当院子外围的武者,将目光汇聚在不远处的深坑中时,皆是不由得喉咙滚动了一下,只见深坑之中,千殇整个躯体都是变得伤痕累累,甚至还不停的抽搐了起来,气息更是萎靡到了极点!

    众人知道,千殇显然是活不了了,而院子中的少年,目光却是平静之极,脸上没有丝毫的异样。

    淡漠的望了四周脸上满是畏惧的武者,卓文面无表情,随后身形一闪,便是朝着外面掠去,几个闪掠间,便是彻底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而院子外围的武者面面相觑良久,在经过一阵短暂的沉静之后,掀起了一阵阵有些疯狂的哗然之声,他们知道从现在开始柳川镇的两大势力,柳家和佣兵联盟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仅仅只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以一人之力,将柳川镇的这两大庞然大物,给一锅端掉了。

    而这样震撼人心的消息,即将以一种疯狂的速度,扩散到柳川镇的每个角落,让得小小的柳川镇都要为此而震动,而柳川镇也将永远记住卓文这个名字……

    藤甲城,卓文议事大厅内,卓向鼎目光凝重的端坐在大厅首位。

    在其下面则是依次坐着卓家的重要人物,其中就包括卓悲天和卓鼎天,与此同时,卓魅雪、卓天、卓香儿等卓家小辈也是聚集在大厅之中。

    大厅的气氛凝重的有些可怕,所有人眉头皆是皱起,偌大的大厅内,竟是没有一人开口说话。

    “王家实在欺人太甚!这几日竟然不断的派遣人,过来我们卓家坊市捣乱,态度不是一般的嚣张!”坐在下方的卓鼎天忽然一拍案几,有些气恼的说道。

    “王家最近几日有些反常啊!平时,即使王家气焰同样嚣张,但也不会来我们卓家坊市捣乱,这已经犯了坊市之间的规定了!”卓悲天不愧为卓家老大,气度颇为沉稳,冷静的分析道。

    “悲天说的很对!近几日王家的举动越来越反常了,而且据探子传来消息,这几日王家好像来了一些不速之客,王家好似与这些不速之客在商量着什么似得。”

    端坐在首位的卓向鼎,眉头微皱,脸色颇为凝重的说道。

    “不速之客?父亲可知道那些不速之客的来历吗?”卓悲天眉头紧凝,慎重的说道。

    “王家的人十分警惕,即使是老夫所派去的探子,所能够打探的消息也是十分的有限。”卓向鼎有些无奈的说道。

    卓向鼎此话一出,大厅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一时之间大厅的气氛又是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哎!现在我们还是先别去理会王家了,我们只要时刻警惕着,量那王家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悲天,卓文那小子的踪迹你找到了吗?”卓向鼎深吸一口气,最后望着卓悲天说道。

    卓悲天一听,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说道:“自从四个月前两大强者降临我们藤甲城后,卓文这小子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这段时间,我已经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卓悲天的话语,也是让得卓向鼎目光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他已经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卓文身上了,在他看来,以卓文的天赋,未来很可能就是一名绝世强者,而卓文也是卓家有史以来,最有可能带领他们家族重新走向辉煌的希望。

    “父亲,你也不必太担心了!虽然现在卓文的踪迹无从得知,但好在他的命牌却是完整的,那就说明卓文依然还活着,只要他没死的话,我们总会找到他的。. ”卓悲天连忙微笑的说道。

    “哎!这小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悲天,你继续派人前去寻找,卓文乃是我们卓家千百年来都难以一出的天才,他决不能有事!”卓向鼎轻轻敲了敲桌面,最终一挥手吩咐道。

    卓悲天正要答应的时候,大厅外蓦然响起的脚步声,顿时引起了大厅中众人的注意。

    当众人目光凝聚在门口的时候,一名青衣小厮缓缓的来到大厅内,而在小厮手中却是拿着一张红色的请帖。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青衣小厮却是显得落落大方,脸上根本没有一丝的紧张感。

    “你是何人?”卓向鼎目光有些疑惑的凝视着,蓦然出现在大厅中的青衣小厮问道。

    “小人只是王家的一名奴仆,此次小人是奉家主之命,为卓家送来一份请帖,希望卓家主能够接受这份请帖。”青衣小厮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旋即双手托着请帖,说道。

    “呈上来吧!”卓向鼎眉头微皱的道。

    他有些搞不懂王家此举是何意?自从坊市之争之后,他们卓家与王家就已经势同水火了,恐怕一见面,就有可能打起来,那么王家为何还要他们卓家发请帖呢?

    接过请帖之后,青衣小厮也是恭敬的一礼,旋即离开了卓家。

    “父亲!王家此举到底是何意?还有他们为何要送来请帖?”卓鼎天忽然问道。

    取过请帖,翻看了一下,卓向鼎的目光却是凝重了起来,最终冷哼一声的道:“王家准备与陈家联姻,因此才发来请帖,而且此次还邀请了藤甲城许多的势力,这般的动静弄得倒是挺大的。”

    “联姻?没想到王家竟然会和陈家联姻,难道他们想要联手起来对付我们卓家了不成?此次送来请帖是来挑衅的?”卓悲天目光微凝的说道。

    “恐怕确实如悲天所说的,王家此举绝对是一种挑衅!而此次发来请帖,恐怕不是一次简单的邀请,反而是一种战书吧!看来王家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对付我们卓家了。”卓向鼎冷笑的道。

    “那我们怎么办?去还是不去?”卓鼎天问道。

    卓向鼎手指轻点桌面,目光有些阴沉,片刻说道:“去!这个时候,若是我们卓家再次固步自封的话,恐怕真的会被藤甲城其他势力耻笑,而且老夫前几日也是最终突破了瓶颈,达到了新的境界,就算此次王家有阴谋,我们卓家也是不惧!”

    “父亲!你突破到了昭王境?”卓悲天和卓鼎天异口同声的问道,两人脸上皆是露出欣喜的神色。

    要知道一名昭王境武者,对于家族的帮助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而家族的实力也是无疑要提升一大截。

    卓向鼎微微一点头,脸上带着一丝云淡风轻的笑容。

    “太好了!若是真的这样的话,此次我们卓家完全不惧王家,即使王家与陈家联手,以父亲现在的实力,恐怕这两家也是讨不到什么好处吧!”卓悲天目光略微激动的说道。

    “吩咐下去,整顿人马,两日之后,前往王家参加婚宴,我倒要看看王元兴那老匹夫到底想要干什么?”卓向鼎冷笑道。

    “嗯!”

    卓悲天等人重重一点头,旋即眼中涌上一抹火热,他们知道此次前往王家,很可能就是彻底展示他们卓家的真正实力了!

    王、陈两家的联姻的事,无疑是藤甲城这几日最轰动的事情,作为藤甲城三大家族之二,若是两家联手的话,实力必然突飞猛进,恐怕在整个藤甲城都很难找得到可以媲美的势力了!

    也正是因为此原因,对于王家的邀请,不少的势力都是不敢怠慢,一时间,藤甲城再度变得热闹了起来。

    然而,一些敏感之辈却是能够感觉到在这股热闹之下,王陈两家的联姻,恐怕不是表面上的那般平静……

    “咚咚!”

    清脆而泛着喜庆的锣鼓声,在整个藤甲城内响起,在那王家的庄园外,来来往往的各方势力,络绎不绝,道贺的声音,响个不停。

    作为藤甲城底蕴最厚的家族,王家所举办的婚宴,的确颇有些气派!

    “卓家到!”

    在那众多的道贺声中,突然有着迎接的仆从朗喝出声,旋即在这热闹的大门之外,便是为之静了静,接着一道道目光唰唰的投向后方,只见那不远处,轰隆隆的马蹄声不绝于耳,旋即将近上百匹骏马长啸而来,最后在那最前方之人一挥手,尽数在王家大门之外停下,那般人马,将大路都是堵了一半,气势极足!

    “是卓家!他们竟然也来了!”

    “听说自从坊市之争后,王、陈两家就与卓家的关系极差,没想到卓家居然还真的来了,嘿嘿,看来此次有好戏看了!”

    “哎!这卓家可是自己往墙头上撞啊!”

    不少人的目光在卓家人马中扫过,互相窃窃私语的道,一些以往与卓家有所往来的势力,也是迟疑着不敢前来打招呼,如今王、陈两家联手,实力越来越强,与他们做对,卓家后果堪忧。

    对于这些见风使舵的家伙,卓向鼎倒没怎么在意,翻身下马,面色颇为平淡。

    “呵呵,卓老爷子可还真是老当益壮啊,此次能够前来参加我王陈两家的联姻,王勇先行谢过了。”在卓家人马抵达时,那王家大门中,一道身影也是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快步走出,目光在卓家那一大批人马上扫过,笑眯眯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