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旷的大厅中,蓦然陷入了寂静之中,所有人的目光皆是汇聚在,大厅中央,此时气息犹如山岳一般的王元兴,他们也是没想到,王元兴居然突破成功了!

    若是一名半步阳实境的王元兴的话,还无法让得他们畏惧,但若是换成昭王境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昭王境,整个藤甲城也就只有两位,那就是城主府的古越天和古裂,而现在又是多了一位,那就是王家的王元兴!

    而城主府因为从来不插手城内的势力的纷争,所以王元兴此时可以算是,藤甲城内所有势力的第一人了!

    “老夫既然敢开这个口,那么自然有着一些底气,怎么样?各位可相信我们王家的实力?”望着满场震惊的众人,王元兴微笑的说道。 .

    这一次倒也没人反驳,众人面色变幻不定,他们知道,王元兴这般作态,摆明了在炫耀武力,如果配合的话,尚还有路可以走,若是不配合的话,恐怕下场会有些凄惨了!

    一名昭王境的武者,足以震慑住全场的所有人。

    “若是有不愿意的,老夫也不强求,尽管走便是!”

    听得此话,不少人心中咒骂,但谁也不敢就此离开,一时之间,气氛顿时变得诡异和尴尬了起来。

    望着这一幕,王元兴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看来昭王境的震慑,效果非同小可!

    “既然王家有此大宏愿,那么我们卓家就不奉陪了,就此告辞!”

    然而,他的笑容并未持续太久,便是在一道平和的声音之下渐渐凝固了,紧接着,阴狠而冰寒的目光,缓缓的凝聚在那缓缓站起身来的卓家众人。

    望着那自席位上站起身的卓家,不少人目光中皆是露出愕然的神色,他们显然没料到卓家在得知王元兴的修为提升到了昭王境后,竟然依然丝毫不给对方面子。.

    难道卓家疯了吗?这是大厅中所有人心中所冒出来的想法。

    大厅中央,王元兴面沉如水,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喜怒,一对略有些深陷的眼睛,犹如刀锋一般,凝望着不远处的卓向鼎。

    片刻后,他的嘴角蓦然浮现出一抹森寒的笑意,对于现在这种情况,他也是早有预料,所以也并非措手不及,而且,现在的他,正需要这样的出头鸟!

    想要将这些势力绑在自己手下,那么,必须要杀鸡儆猴,而这个所谓的鸡,自然是与他们王家素有仇怨的卓家,最是适合。

    “既然卓家不愿与我们王家为伍,老夫自然不会强人所难!”略有些安静的大厅,王元兴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旋即他的面庞蓦然变得冰寒起来。

    “不过,老夫之所以组成联盟,也是为了让藤甲城内的利益一致化,你们卓家退出自然可以,不过需要交出你们卓家名下所有的产业才行,唯有这样以后才不会出现利益上的冲突,从而避免不必要的冲突!”

    卓向鼎的面色一直平静若水,微抬头,淡淡的凝视着王元兴,道:“若是我不交呢?”

    “不交?那么恐怕你们卓家,今日走不出这大厅!”

    当王元兴最后一个字落下时,一股极强的气势,从其体内暴涌而出,宛如狂风一般,压得周围其他人喘不过气来!

    “终于要动手了!”

    见到王元兴这般举动,所有人心中闪过这道念头,他们早就料到,今日这场婚宴必然有一场争锋。

    “卓家要倒霉了!”

    感受着王元兴体内爆发出来的气势,一些以往和卓家有所来往的势力,却是暗自叹了一口气,他们同样明白,王家此举是为了立威,而这对象也是毫无所料的,就是一直与王家不对头的卓家!

    “不要以为你踏入了昭王境,就可以狂妄无边了,想拿我们卓家立威,你们王家还不够格!”卓向鼎的面色,也是在此刻骤然凌厉了起来,猛地向前一踏步,一股几乎不弱于王元兴的气势,猛地暴涌而出,而其身旁的一方圆桌,也是被这股气势炸成了一堆木屑!

    “又是一个昭王境?”

    就在卓向鼎爆发出气势时,大厅之中,也是顷刻间暴动了起来,一道道惊骇的目光皆是凝聚在前者的身上,到的现在,他们方才明白,为何卓家面对陈王两家的联手,也是依然不惧,原来,卓家也是拥有一名昭王境强者。

    “这卓家隐藏的太深了!”不少人面面相觑,他们这才知道,他们原来小瞧了卓家。

    “这老家伙,也晋入了昭王境?”

    面对着卓向鼎身上澎湃的气势,王陈两家的人马也是内心震撼,显然这种变故,大大出乎了他们意料!

    “我倒是说,你们卓家为何有胆子挑衅我们王陈两家,原来你这老家伙也是晋入了昭王境!”

    王元兴目光紧紧盯在卓向鼎身上,脸庞上,也是多了一份凝重,卓向鼎展露出昭王境的实力,让得他有些措手不及!

    这个时候,就算是他,也是觉得今日所挑选出来的鸡,略微有些棘手。

    不过也仅仅只是棘手罢了,为了今日之事,生性谨慎的王元兴,可是做了多方准备。

    想到自己的准备,王元兴心中这才有些安定下来,旋即眼中掠过一丝狠意,卓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越强,他心中的杀意也是越发的强烈,他明白若是真让卓家做大起来的话,或许,他们王家真的会被前者取而代之。

    “卓向鼎,你真的以为,你晋入昭王境,你们卓家就能够抗衡我们王家?或许你的算盘算是打错了!”

    说到这里,王元兴忽然对着大厅一处角落斜睨了一眼,旋即颇为恭敬的一拱手,说道:“看来此次还是需要柳前辈出手了!”

    听得此话,所有人皆是一愣,就连卓向鼎也是面色一变,瞬间将目光投向那个位置,只见,一位全身皆是包裹在黑袍之中的人影,默默的坐在角落的席位上。

    “桀桀!真是没想到事情居然发展到这个地步,不过正好,老夫也想找卓家,将新仇旧恨一起算了!”黑袍人的声音颇为鬼气森森,让人听了有种毛骨悚然的味道。

    轰!

    黑袍人缓缓站起,忽然无数的黑气从其黑袍中弥漫开来,旋即在其头顶上空形成一具巨大的黑色骷髅头,与此同时,一股甚至比卓向鼎和王元兴还要强大的气势,从其体内暴涌而出。

    强大的气势仿若山岳一般,大厅中所有人皆是在这股压力之下,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所有人目光中皆是闪过一抹惊骇之色,他们也是没想到,大厅中居然还出现了一位昭王境强者,而且这位神秘强者的实力甚至在王元兴和卓向鼎之上。

    “人王境大成强者?”卓向鼎望着黑袍人身上的强大气势,瞳孔不由得一缩,竟是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

    昭王境,共分为三大境界,分别是人王、地王和天王三大境界,而三大境界中,每一境界皆是分为小成、大成和圆满!

    卓向鼎和王元兴由于刚刚进入昭王境,所以仅仅只是达到人王境小成的程度,而眼前的黑袍人不同,竟然达到了人王境大成,虽然仅仅只是相差一个境界,但两者的实力相差可是悬殊很大的。

    若是卓文身在此处的话,定会大吃一惊,他当时在柳继文口中可是听说,他们始祖实力只是在半步昭王境左右,不过现在看来,这等情报实在有所出入!

    眼前这黑袍人正是柳家始祖,修为竟然达到了人王境大成的程度,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半步昭王境的范畴了!

    “桀桀!你就是卓家现任的家主吧,眼界倒是不弱,居然能够看出我现在的境界。本座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臣服于本座,并且将卓家拱手让与本座的话,本座可以考虑不杀你!”黑袍人阴笑的说道。

    卓向鼎目光微凝,眉头却是缓缓紧凝了起来,他也是没想到王元兴,居然能够找到这么强大的帮手过来,看来此次王元兴是真正的下了大本钱了!

    “这位前辈,我们卓家好似并没有冒犯过你吧,为何你要帮助王家来对付我们卓家呢?若是卓家给予你们好处的话,我们卓家同样也能给出!”卓向鼎此话说的不卑不亢,但也颇为的敬畏。

    面对着一名修为比自己还高的武者,卓向鼎自然不敢有所造次!

    “没有冒犯过老夫?嘿嘿,若是真的没有冒犯过老夫的话,老夫或许还真的不会找你们卓家的麻烦,但事实却是,你们卓家已经冒犯老夫了!”

    “实话告诉你,老夫名家柳城殇,乃是柳川镇柳家的始祖!老夫说过,新仇旧恨一起找你们卓家算!旧恨指的就是你们上一代卓家家主卓明浩偷袭老夫一事,害的老夫重伤闭关!而新仇却是与你们卓家那名叫卓文的小杂种有关!”

    卓向鼎一听,面色顿时一变,他没想到他苦苦想要得知的卓文消息,居然会在眼前这黑袍人口中得到。

    “卓文,怎么了?”卓向鼎沉声道。

    “怎么了?那个小杂种将我们柳家的精锐几乎屠戮殆尽,让得我们柳家损失惨重,而且还将我们柳家一件重要的宝物给抢夺了过去,其所作所为可以说是罪大恶极!甚至连修为达到半步阳实境的我的三弟,也是被那小子所杀!”

    黑袍人身后蓦然走出一道人影,脸上满是愤恨的陈列着卓文的种种罪状,仿佛卓文此时成了罪大恶极的恶徒一般。

    这道人影自然就是跟随者柳城殇而来的柳继天,而随着柳继天的不断诉说,大厅上的众人脸上也是变得有些惊讶了起来,他们也是没想到,小小的卓文居然能够将柳川镇的两大势力,逼到那种境地。

    “那么卓文他人呢?”卓向鼎心中越发的有着一丝不祥的预感,忽然狂吼道。

    “嘿嘿!自然被我们追杀的,逼到了湮灭森林的绝地,天煞冥眼之中,那个杂种算是彻底的完了!不过我们柳家可不算完,卓文所犯下的事情,唯有你们卓家来补偿!”柳继天嘿嘿冷笑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