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煞冥眼?”

    大厅中,其余势力皆是响起了一阵的哗然,对于湮灭森林中的这等绝境,不少人也都是有所了解,他们知道,既然卓文被逼的进入天煞冥眼的话,恐怕那卓文应该算是活不成了。

    想到这里,不少势力皆是将目光投向不远处,一言不发的卓向鼎,他们可是十分清楚,卓文乃是卓家的百年难出的天才,无论是天赋还是实力,皆是百里挑一,而且更为让人称道的,却是卓文还拥有不弱的奥术师的天赋!

    对于这种近乎全能的天才,所有人都是知道,若是让这等天才真正成长起来的话,恐怕卓家的崛起,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但现在骤然得到卓文,居然被人逼入天煞冥眼的消息,自然让得不少的势力,有些扼腕叹息起来,当然,在这种叹息之中,也有着一丝庆幸,毕竟卓家现在的实力已经够强了,若是还要加上卓文这个天资绝艳的天才的话,以后,卓家真的很难有势力可以压得住了!

    卓向鼎面色忽然阴沉了下来,整个人陷入了一丝诡异的寂静之中,而其身后的卓家人马也是眼中闪过不甘和愤怒的神色。

    他们几乎是看着卓文在卓家,一步一步崛起,并且最终得到了所有族人的认可,所有人都相信,以卓文的天赋,未来绝对会带领着他们卓家创造出一个旷世辉煌出来。

    但现在却是完全成了一场空!

    “你……死!”

    一道压抑的怒吼声骤然响起,大厅中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安静不动的卓向鼎,仿佛瞬移一般,瞬间消失在原地,眨眼之间,便是来到了柳继天的身前。

    “桀桀!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在我的手中杀人,你觉得可能吗?”全身裹在黑袍中的柳城殇,阴冷的怪笑,旋即其头顶的黑色骷髅头,猛地朝着处于暴怒中的卓向鼎,飞掠而去。

    卓向鼎目光中,森冷寒光蓦然略过,旋即他猛地一拍乾坤袋,只见一道黑影猛然从其中飞掠而出,接在在其身侧直接化作了一座巨大的黑铁楼塔!

    黑铁楼塔正是当初卓文等小辈进入试炼的重力塔,此次卓向鼎前来王家赴宴,自然做了多手准备,而这家传的中级灵宝重力塔,他自然是随身携带。

    凭借着重力塔的威力,他知道以他人王境小成的境界,依然可以与人王境大成的强者一战。

    轰隆!

    重力塔一出现,整个空间的重力,瞬间翻了数倍,众人只觉得身体一沉,便是有些站立不稳了起来,甚至一些实力较弱的武者,更是在这股重力的力量之下,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黑色骷髅头最终还是与重力塔狠狠的撞击在了起来,整个空间仿佛在这一刻塌陷一般,竟然猛地震颤个不停,无数爆裂开来的光华,犹如流星雨一般,四溢开来,砸落在地面上,便是砸出一个个深坑之中。

    卓向鼎闷哼一声,借助着重力塔挡住黑色骷髅头的间隙,他脚步一错,整个人犹如游鱼一般,猛地来到了柳继天的面前。

    “其实我该谢谢你说出我孙子的下落,不过既然我的孙子已经不在了,那么你也下去陪他吧!”

    卓向鼎双目顿时变得赤红无比,嘴角浮现出一抹狞笑,旋即他的手掌猛地对着柳继天天灵盖一拍,强大的元力猛地钻入其体内,肆意的破坏了起来。

    噗!

    一口鲜血猛地从柳继天口中吐出,而其七窍更是流出了樱红的鲜血,他死死的盯着面前有些疯狂的卓向鼎,目光之中,有着一丝悔意攀升,他知道真正酿成他死亡的应该是他自己!

    若是他不将卓文的事情抖出来的话,或许卓向鼎也不会如此疯狂的想要击杀自己,只是这世上,却是没有后悔药是可以吃的,一旦做错事的话,所要付出的代价或许就是生命。

    “啊!卓向鼎,你居然敢当着老夫的面,杀人,你是不是太不把老夫放在眼中了?”

    一道惊怒的声音也是从不远处响起,旋即一股澎湃的元力猛地澎湃而出,将上空的重力塔猛地推回卓向鼎的所在处,从而露出颇有些狼狈的黑袍人。

    此时柳城殇外面包裹的黑袍尽数碎裂,露出了里面的真面容,待到所有人看见柳城殇的真面容之后,皆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因为此时出现在他们的人脸,竟然枯瘦到了一种积极骇人的程度,在这张脸上,几乎看不出一点的肉,根本就是骨架外面披着一层人皮一般。

    而且柳城殇的脸上也没有正常人的肤色,反而是一种中毒一般的青黑色,整个人看上去,颇为阴森恐怖。

    即使是卓向鼎,第一次看见柳城殇的真面目后,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惊愕的神色。

    柳城殇凝望了一眼,地上已经七窍流血的柳继天,深陷在眼眶中的眼珠,蕴含着森寒的怒意。

    “好好!你们卓家果然够有种的,居然还敢杀老夫的后人!不过让得老夫想不到的是,你身上居然拥有中级灵宝这等宝物,怪不得在见到老夫显露实力后,依然有些有恃无恐。”

    柳城殇重新整理了身上的黑袍,旋即颇有些凝重的望着卓向鼎手中所托着的黑铁楼塔。

    而柳城殇此话一出,大厅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旋即一道道蕴含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皆是汇聚在卓向鼎的身上,他们怎么也是想不到,原本一直不显山露水的卓家,居然拥有这般多的底牌。

    先是有着一名昭王境武者,现在更是出现了更加珍贵的中级灵宝,这等灵宝即使是王家和陈家也是不曾拥有。

    原本脸上满是得意笑容的王元兴,此时笑容也是瞬间凝固了下来,凝望着卓向鼎的目光顿时变得愕然无比,就连他也是没想到卓向鼎居然还有着这等至宝。

    “好在今日有着柳城殇的帮助,若是没有柳城殇,仅仅依靠我们王家以及陈家的话,恐怕……”

    想到这里,王元兴心中顿时一阵的后怕,望向卓向鼎的身影,目光也是越加的忌惮了起来,眼前这老狐狸隐藏的实在太深了。

    “王家主,老夫也是没想到卓家居然有着中级灵宝的存在,看来此次我们两人不得不联手将其击溃,而中级灵宝的分配,等我们击溃这家伙再说吧!”柳城殇忽然转头,对着王元兴说道。

    王元兴凝重的一点头,他知道,虽然卓向鼎的修为与他相差不多,但人家手里可是有着中级灵宝,有着中级灵宝的辅助,卓向鼎的实力起码更上一层楼,即使是人王境大成的柳城殇也只是旗鼓相当而已。

    若是想要将其打败的话,唯有两人联手才有可能!

    “陈胜兄!卓家其余人就交给你了。”王元兴忽然对着身后不发一言的陈胜说道。

    陈胜一点头,应了下来,虽然他乃是陈家的家主,但他的修为仅仅只是半步昭王境,并没有如同卓向鼎和王元兴那般幸运的突破,所以他也是没资格参与三大昭王境的战斗之中。

    与此同时,王家庄园之外,也是传来了滔天的厮杀之声,显然分散在外面的卓家人马以及提前与陈王两家人马对上了!

    王元兴与柳城殇相互对视了一眼,旋即体内皆是爆发出极其狂暴的元力,接着两人不约而同的,朝着卓向鼎直掠而去,两人所过之处,其周围的桌子皆是,瞬间爆炸开来,那等声势,相当的骇人。

    面对王元兴和柳城殇的联手,卓向鼎并未退缩,手托着重力塔,全身元力爆裂开来,整个人犹如豹子一般,朝着王元兴和柳城殇直撞而去。

    砰砰砰!

    只一霎那间,三人便是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卓向鼎与王元兴猛地拳掌相触,其对轰所产生的强烈罡风,犹如狂风一般席卷开来,刮得人面目生疼,其余波所过之处,就连空气都是升起了激烈的气爆之声。

    而巨大的重力塔也是瞬间狠狠的与柳城殇碰撞在了一起,两者所碰撞所擦出的火星,犹如漆黑夜幕中的流星,刺得人眼生疼。

    昭王境武者的交手,犹如惊天动地一般,让得大厅中其余势力武者,纷纷退避,不过其目光之中却满是惊骇之色。

    而在卓向鼎三人交缠在一起的时候,陈胜望着余下的卓家人马的目光深处,却满是深切的寒意。

    “动手!”

    一声低喝从陈胜口中传出,旋即带领着两家高手,尽数朝着剩余的卓家人马直掠而去。

    卓悲天和卓鼎天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一抹深切的凝重之色,他们知道此刻他们卓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他们绝对不能退缩。

    砰!

    两人化作两道黑影,猛地挡在了陈胜的面前。

    “嘿嘿!你们两人虽然也是阳实境武者,不过我已经达到了半步阳实境,你们两人挡得住我吗?”

    陈胜嘿嘿一笑,双手犹如鹰爪一般,对着两人的咽喉处抓去。

    卓悲天两人目光微凝,略微有些狼狈的躲过陈胜的攻击,正想反击的时候,两人只觉得眼前一黑,只见陈胜的扫腿已经接踵而至,于是连忙仓皇的抵挡!

    噗!

    腿风所过之处,竟是掀起了气爆之声,最终狠狠的击打在两人的肩膀之上,随后两人口吐鲜血,猛地倒飞而出,最终在地上擦出近十米的凹陷,方才停在一个深坑之中。

    “嘿嘿!在我面前,你们就如同蝼蚁一般,现在就解决掉你们!”

    陈胜目光杀意一闪而过,旋即腰身一拱,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猛地朝着卓悲天两人所在处,直掠而去,其双手之中更是蕴含着恐怖的元力波动。

    “难道要死了?”卓悲天和卓鼎天脸上皆是露出苦涩笑容,他们知道他们与陈胜的差距实在有些悬殊。

    砰!

    就在陈胜的双手,即将接近卓悲天两人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力量蓦然出现在其面前,将陈胜的这一致命一击,瞬间挡了下来。

    “精神力?到底是谁?”陈胜瞳孔猛地一缩,旋即抬头,厉喝道。

    而他的厉喝声刚落,一道挺拔的身影缓缓的从上方落下,最终露出一张清秀的少年面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