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败了?”

    一道身影猛地从上空坠下,仿若流星一般,轰隆的砸在地上,一阵剧烈的震动响起,旋即巨大的深坑,蓦然出现在大厅之中。

    旁观的众人,目光齐刷刷的汇聚在巨坑内,只见一道颇为狼狈的身影,静静的躺在其中,甚至不断的抽搐,气息萎靡到了极点,而此人正是那修为达到半步昭王境的陈胜。

    一丝丝惊愕之色,缓缓的从众人的目光中攀升,待到他们真正看清坑中身影,真的是那陈家家主陈胜的时候,脸上的惊愕,刹那,变成了呆滞!

    蹬蹬蹬!

    清脆的脚步声,缓缓的从不远处传来,滚滚烟尘褪去,显露出一道瘦削而挺拔的身影,清秀的面庞之中,满是平静若水的神色。

    凝望着出现在视线内,仿佛丝毫无伤的少年,众人的目光再次变幻,残留在目光中的呆滞神色,也是悄悄浮现出一丝恐惧之色。

    步入深坑之前,卓文静静凝视着坑内狼狈之极的陈胜,淡漠的目光中毫无波动。

    “陈家主!我们卓家可不是软柿子,恰恰相反,乃是坚不可摧的玉石!想要捏我们卓家,那么你们就要做好,我们卓家玉石俱焚的后果,不知道这等后果,你们陈家能否承受得起?”

    轻轻提起陈胜的衣领,卓文面庞古井无波的说道。

    “住手!我不管……这件事了,求你……别杀我!”

    神智恍惚间,陈胜也是渐渐的清醒,而少年的面庞,近在咫尺,他甚至能够清晰的看见,少年目光深处,所蕴含着的炽烈杀意,他知道眼前少年是想要杀他!

    “陈家主,晚了,在你们陈家与王家联姻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已经晚了!”

    少年低沉的喃喃声,缓缓传来耳畔,陈胜目光紧缩的发现,一根并拢的双指,缓缓的在他的眼中放大。

    旋即他感觉眉心猛地一痛,一股庞大的力量刹那侵入他的识海,随即他的意识顿时陷入了黑暗之中。

    在瞬间击杀陈胜的瞬间,卓文顺势将其腰间的乾坤袋掏出,毫不客气的将其塞入怀中,接着手臂一震,那陈胜的尸体却是缓缓的瘫软下来。

    “嘭!”

    尸体倒地的声音,在混乱的大厅并不响亮,然后,在这一霎那,不少人的精神仿佛受到了震颤,一道道目光不由自主的投射了过来。

    而当这些目光停留在陈胜尸体之上时,大厅中的空气,刹那间凝固了不少,甚至,外院的喧闹厮杀声,在此时也仿佛悄然消失了一般!

    虽说,一开始卓文与陈胜的争斗吸引不少人的注意,不过两人的大战毕竟不如卓向鼎、王元兴和柳城殇三大昭王境强者的战斗有吸引力。

    直到陈胜倒地被杀,才吸引了大厅中所有人的注意,但现在所出现的结果却是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陈胜死了?”

    望着那瞪大眼睛,死不瞑目的陈胜,所有人的心头,都是在此刻,泛起了惊涛骇浪。

    陈胜贵为藤甲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家主,其半步昭王境的修为,在整个藤甲城中也是属于顶尖的高手,平时基本都是高高在上,但现在这等高手,却是活生生的死在了他们面前,这不得不让得众人心中浮现出一丝不可思议的古怪之色。

    这些目光只是在陈胜尸体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目光猛地转向一旁的少年,望着少年脸上依旧平和的神态,所有人不由得感觉到一股寒气,自脚底涌向天灵盖。

    他们知道,曾经贵为藤甲城巨头的陈胜,就是被眼前这么一名年纪仅仅只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所解决的。

    这一幕实在太过于震撼,震撼的让人无法相信!

    甚至是那刚才被卓文所救的卓悲天和卓鼎天两人,凝望着那道静静俏立在不远处,以及那倒地死不瞑目的陈胜,头脑都是感到一阵眩晕之感,现在所出现的这种结果,即使是他们两人也是无法想象。

    “卓文他……竟然变得如此的强悍了?”两人对视一眼,竟然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同样的话语。

    ……

    大厅中央,三道身影如同旋风一般横扫过去,沿途过处,无人敢于阻拦,三名昭王境武者的交手,即使是余波,都不是寻常武者可以承受的。

    卓向鼎与王元兴和柳城殇三人,苦战许久,原本以卓向鼎人王境小成的修为,仅仅只能与王元兴打个平手,即使是柳城殇一个人,他也不是对手。

    不过凭借着手中的重力塔,他硬生生的以人王境小成,硬抗两大同级强者,甚至其中一人修为还是达到了人王境大成的程度,可见卓向鼎此时所承受的压力有多么的恐怖。

    而经过许久的苦战,卓向鼎即使有着重力塔的辅助,身上也是布满了许多恐怖的伤口,一道道樱红的鲜血,缓缓的从伤口之中,滴落了下来。

    “老家伙,我看你还能支撑多久?即使你手中有着中级灵宝的支持,但我与柳前辈的联手,你也不可能是对手!我劝你,你们卓家还是归顺我们王家,并且交出卓文那个小杂种,或许你们卓家还有着一条生路!”

    大厅中央一边,面色阴狠的王元兴,嘿嘿冷笑的说道。

    “况且你不要忘了,我们还有着一位半步昭王境的陈胜存在,想来现在陈胜也是差不多解决掉你们卓家剩余的余孽了吧!哈哈……”

    王元兴仰天一笑,面容上满是开怀的得色,望向卓向鼎的目光也带着一丝高高在上,即使卓家有着诸多底牌,那又如何?最后的结果,照样不是他们王家的对手!

    “陈胜死了……”

    不过王元兴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多久,一道道有些哗然的惊呼声,蓦然从大厅之外传来,三人眼角余光,猛地朝着外面一瞥,然而一道冰冷的尸体,却是出现在三人的眼中。

    当三人的目光最终看清那道尸体的面容之后,王元兴脸上的笑容,彻底的凝固了下来,与此同时,一抹惊骇的神色,从其眼底缓缓的升起。

    不过,当王元兴从外面的惊呼声中听见卓文两个字眼的时候,瞳孔更是猛地一缩,目光中的惊骇之色,蓦然化作了一抹不可思议。

    “王元兴,你所依仗的陈胜,好像并没有如你所说的,将我们卓家其余人皆是收拾掉,现在看样子,好像还意外身陨了啊!”

    卓向鼎脸上满是讥讽的笑意,眼角轻轻瞥了陈胜的尸体一眼,他的内心也是不由得狠狠的一震颤,从刚才的惊呼声之中,他也是知道杀死陈胜的居然是卓文。

    虽然他知道卓文精神力晋级到了二品,毕竟陈胜乃是半步昭王境,是只需半步就能够晋级进入昭王境的强大存在,他料想卓文能够将其拖住,已是他最期望的结果。

    然而,他却是未曾想到,卓文竟然使用了更为直接的方式,居然将其彻底的斩杀掉。

    “王元兴,老夫早便是说过,我们卓家可不是好啃的骨头,不过谁想要啃两口,都得有崩牙的准备!”卓向鼎冷笑的说道。

    “只要将你这块老骨头踩断,卓家,自然崩溃!”王元兴脸色也是逐渐恢复了平静,虽说卓文独立一人击杀陈胜,让得他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他也是知道卓家核心人物乃是眼前的卓向鼎,只要卓向鼎一倒,那么卓家也就不堪一击。

    即使是卓文,他也没将其太放在眼中,毕竟他可不是陈胜,实力要比后者强大许多,就算卓文实力再强,也仅仅只是二品奥术师而已,绝不是他这种已是昭王境的武者的对手。

    “想要踩断老夫的骨头,只怕你们没这等本事!”卓向鼎傲然的笑道。

    “那便试试!柳前辈,我们不要再拖了,尽早将这老家伙解决掉吧!”

    王元兴知会了身边的柳城殇一声,旋即无尽的元力猛地在其双手之中,疯狂的汇聚,璀璨的光泽,仿若电流一般带着低沉的轰隆声缓缓的四散开来,这般架势,正是王家的最高武学,地阶上级铠技,开山雷霆。

    在王元兴手中施展开来,犹如万雷奔腾,气势骇人!

    “卓文,那家伙确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你所说的也对,尽早解决掉这老家伙,然后在找那卓文。”

    柳城殇微微一点头,双爪猛地探出,对着地面狠狠的一抓,顿时无数的黑气从地面,被他的双爪,猛地扯了出来,接着迅速的在其掌心处,不断的凝聚成一颗黑色的球体。

    强大的能量波动,伴随着无尽的鬼哭狼嚎,从黑球之中呼啸而出,仿佛在黑球之中禁锢着无数的嘶叫的冤魂一般。

    “怨气鬼炮弹!”

    一道阴森的厉啸之声,从柳城殇口中猛地呼啸而出,最终其掌心的黑色球体,在其右手挥动间,竟然猛地朝着不远处的卓向鼎抛去,仿若急速流动的导弹一般,直射而去。

    “开山雷霆!”

    紧接着,王元兴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旋即其双手中奔腾的雷霆,竟是猛地脱手而出,接着在虚空中化作了数十丈的巨大雷霆山岳,猛地朝着下方的卓向鼎镇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