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刚才那道身影竟然是卓文?”

    “居然是卓文?这实在有些不太可思议啊!我明明看见那道身影可是硬抗王元兴一拳,并且救下了卓向鼎,卓文有那等实力吗?”

    整个空地上,在一片的寂静过后,便是彻底的喧哗了起来,而场中的气氛,也是逐渐的火热了起来。

    嘭!

    在这等火热的气氛之中,又是一道身影,猛地从废墟之中破开,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诡异的是,这道身影全身皆是笼罩在黑色的火焰之中,滚滚的黑炎,犹如浓稠的乌云一般,将其全身笼罩在了里面,让人根本看不清楚里面之人的真面目。

    这道身影的手中,正小心翼翼的提着另外一道身影,而这道身影正是身受重伤的卓向鼎。

    缓缓的落地,卓文轻轻的将卓向鼎安置在一边,旋即重新站了起来,不过,就在他欲要迈开步伐的瞬间,一张手掌却是拉住了他的衣领。

    “卓文!你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的,你还是快逃吧!爷爷,虽然现在深受重伤,不过拼着老命,还是能够帮你拖延一阵时间的!你要记住,你可是我们卓家的希望,只要你不死,那么我们卓家就一定会重新崛起!”

    低沉的嗓音缓缓的传来,卓向鼎目光中满是担忧之色,眼前是他最器重的孙子,而且还是他们卓家天资最高的天才,他决不能让其有丝毫的差池!

    黑炎逐渐的敛去,最终露出了卓文那张清秀中带着一丝不合年龄的成熟的面庞。

    当这张少年的脸庞,浮现在众人的面前的时候,再次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骚动,他们也终于是相信了王元兴刚才的话语,没想到硬撼王元兴,并且从其手中救下卓向鼎的人,竟然真的是卓文。

    卓文没有回头,只是双目虚眯,淡笑的说道:“爷爷!若是现在我让你逃走,而我们卓家族人留下来浴血奋战,你会这样做吗?你能做得到吗?身为卓家的一份子,你觉得我真的有可能抛下族人,独自一人逃离吗?”

    卓文的声音很轻,但却听得很清楚,卓向鼎一怔,却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是卓家的一家之主,身上背负着全家族的责任和义务,同时家族中有着他的亲人、朋友还有许多相识之人,这些都是他心中的牵绊,若是让得独自一人逃离,苟且偷生的话,他办不到!

    “卓文!现在不是谈感情的时候,你是我们卓家有史以来天赋最高之人,你是我们卓家千百年来,最有希望修为达到皇极境的武者,只要你达到了皇极境,那么你便是有着封侯的可能!”

    “而且,除此以外,你还有着强大的精神力天赋,以后你注定会成为高等奥术师,那等地位比之侯爵更是不遑多让啊!卓文,你知不知道,你的前途不可限量,你如果死了的话,那是我们卓家的一大损失,而我也将成为卓家的罪人啊!”

    此时,卓向鼎双目赤红了起来,嘶吼的叫道,他的心中也满是恼怒之色。

    “爷爷!我之所以追求强大的力量,其根本的原因是为了,能够守护一切我应该守护的事和人!若是我什么都守护不了,那么获得强大的力量到底是为了什么?若是族人都死了,即使我的修为达到圣人的境界,那么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

    说到这里,卓文脚步猛地一顿,微转头深深的望了身后的老人一眼,他依然能够看见老人脸上那犹如沟壑的皱纹,以及如雪的根根白发!

    “所以,请您不要让我做出后悔的选择!”

    卓向鼎听得此言,瞳孔猛地一缩,刚想再次脱口而出的话语,却是忽然戛然而止,有些暗淡的目光,在这一霎那,蓦然闪发出耀眼的精芒。

    最终慨叹一声,望着面前渐行渐远的身影,他忽然感觉到,眼前的少年好似在这一刻彻底的成熟了,不过少年离去前所说的话语,却是让得他目光精芒涌动。

    “您身上的伤势看似严重,其实并没有伤及根本,这枚丹药能够在短时间内帮您恢复,所以我会帮你拖延一阵时间的。”

    右手一翻,一枚丹药却是静静躺在他的手掌心,一股犹如滔天骇浪般的药力从丹药中散发出来,这枚丹药是卓文刚才偷偷塞入他的手中的。

    “卓文!爷爷就信你一次,所以你可一定要撑住啊!”望着渐行渐远的少年身影,卓向鼎喃喃自语道。

    凝望着步步而来的少年,王元兴阴沉的目光,越发的阴翳了下来,一丝丝残忍的神色,不断的在其目光深处闪烁开来。

    “卓文!你这杂种倒是好胆量,明知道卓向鼎那老匹夫已败,却并没有选择逃跑,不知道我该说你有骨气,还是该说你愚蠢呢?”

    “王老狗,废话倒是挺多的!若是你伤势完好的话,或许我还真不是你的对手,不过现在你好像身受重伤吧,你能发挥出几成实力呢?你真的觉得,一定能够拿得下我?”

    停在王元兴身前百步之内,卓文斜睨了面前颇为狼狈的王元兴,神色平淡的说道。

    王元兴一怔,旋即其额角顿时爆出青筋,眼角更是狠狠的抽搐了起来。

    “小畜生!你可真的够有种的,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口出狂言,待会等我将你四肢打断之后,看你还能如此嚣张吗?而且,就算我身受重伤,对付你也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说到这里,王元兴蓦然对着身后不远处,站在栏杆之上的黑袍人柳城殇,抱拳说道:“柳前辈!这小畜生就交给在下收拾掉吧,就不必脏了前辈的手了!”

    柳城殇目光虚眯,深深望了王元兴一眼,嘿嘿一笑道:“既然王家主想要亲自收拾此子,柳某自然不会插手!不过此子手中的乾坤袋……”

    王元兴一凛,旋即干笑道:“王某自然不会独吞的,到时候,里面的东西自然会让柳前辈先挑!”

    “王家主果然是个明事理的人,不过柳某希望王家主快点解决掉此子!”柳城殇桀桀怪笑的道。

    王元兴微微一点头,目光再次凝聚在面前的少年身上,淡淡的回应道:“自然会尽快的!此子只需要一招,便是能够彻底解决掉。”

    说着,王元兴脚掌猛地一踏,强大的元力顿时,犹如潮水一般,猛地倾泻而出,使得整个空间都是震荡了起来,而整个人却是犹如灵猴一般,朝着卓文直射而去。

    此时,整块空地上,所有人的目光,也皆是汇聚在遥遥对峙的王元兴和卓文两人身上,此时见到王元兴先发制人,顿时引起了一阵的哗然!

    凝望着越加接近的王元兴,卓文目光微凝,旋即脚尖一点,整个人犹如猿猴一般,朝着身后一个翻身,便是躲过了轰向原地的腿风。

    轰!

    在卓文刚才所站立的地面,顿时轰出了一块深坑,而王元兴的身影也是出现此处!

    “反应倒是不错,不过你能够躲过几次我的攻击呢?”

    王元兴嘿嘿一笑,整个人再次化作了一道飓风,朝着卓文席卷而去,其招式之间,也是越发的狠辣了起来!

    卓文目光之中满是凝重之色,旋即猛地抽出龙纹刀,随后左手对着刀刃一抹,其左手手背处,火之符纹瞬间喷发出黑炎,将龙纹刀整个包裹了进去。

    此刻,龙纹刀表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炎,看上去分外的诡异!

    凝视着布满黑炎的龙纹刀,卓文目光中寒光一闪而过,旋即脚尖一错,整个人原地旋转半圈,双手握着刀柄,以一种蛮横的力道,狠狠的甩了出去。

    龙纹刀挟裹着黑炎,仿若粗大的门板一般,狠狠的朝着王元兴直掠而去。

    眼见龙纹刀急速掠来,王元兴目光之中狠辣之色闪过,旋即他右手化拳为爪,犹如鹰隼利爪般的手爪,竟然想要直接硬撼龙纹刀。

    轰!

    两者相撞之间,无尽的劲风,犹如无数的龙卷风席卷而来一般,在整个空地都是交织出了绚烂的色彩。

    “给我破!”

    让得众人吃惊的是,王元兴的手爪竟然犹如钢铁一般,竟然徒手硬撼龙纹刀,众人都是能够感觉到龙纹刀上的强大威能的,但王元兴却是徒手硬撼不落下风,这一举动,再次让得众人见识到了昭王境武者的强大实力!

    同时也让的众人,对于昭王境武者,有了更加深切的敬畏之色。

    而在王元兴此话刚落,其手爪之中,刹那冒出一团炽烈的金芒,旋即绚烂犹如烈日般的金芒,猛地扩散开来,将整个龙纹刀都是笼罩了进去!

    咔擦!

    一声清脆的声音,刹那在空地上悠远的传开,随即龙纹刀表面的黑炎,顿时犹如潮水一般褪去,随着黑炎的褪去,龙纹刀的刀身竟然浮现出一丝丝裂痕。

    这丝裂痕犹如蛛网一般,逐渐的在刀面周围慢慢的扩散开来,最终在这股力量之下,龙纹刀竟然顿时化作了碎片,散落一地!

    “小畜生,这柄刀应该是一件低级灵宝吧!若是说,你的依仗是这柄刀的话,那么我想你的想法算是落空了!”

    右手猛地一挥,将已是化作碎片的龙纹刀,拍到一边,王元兴阴冷的说道,不过,很快他就感觉到不对劲,因为他并没有看见卓文的身影!

    “老狗!你的脑子不太行啊!你真的以为,刚才的攻击就是我的全部实力了吗!现在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之所以敢与你叫板的底牌。”

    一道清脆的声音,蓦然从身后传来,旋即王元兴猛地一转头,恰好看见,那近在咫尺的,少年面庞!

    此时,眼前的少年,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旋即少年猛地一挥右手,其右手手背的冰之符纹,顿时亮起了剧烈的冰蓝色光芒。

    光芒亮起的刹那,无尽的寒气流,在少年的身后交织成了一只巨大的冰蓝色眼球!

    “这是……天煞冥眼?”

    王元兴凝望着少年身后的冰蓝色巨眼,瞳孔缩成了针状,口中不由自主的尖声大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