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木大师见绿裙少女提起卓文,面色先是一怔,旋即其脸上顿时露出和蔼和自豪的神色,恭敬的一弯身,微笑道:“多蒙九郡主看得起,卓文这小子确实有着奥术师天赋,此子的天赋比老夫要高上不小啊!”

    “卓文?原来那小家伙是叫卓文啊,本郡主倒是没想到,你那弟子天赋竟然比你这个师傅还要高。  那岂不是说,你那弟子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够达到四品奥术师的程度喽!”

    从仓木大师口中可以知道,眼前的绿裙少女竟然是一位郡主,也就是说绿裙少女应该是幕秦侯的亲生女儿了,这样的身份,在郡都都是极其显赫,却是没想到这位九郡主竟然会前来藤甲城这样的小地方!

    绿裙少女此话一出,其身后的蓝衣青年和老者,目光微凝,以他们的地位,三品奥术师自然不放在他们眼中,不过若是四品奥术师的话,即使是他们也是不敢有丝毫怠慢!

    “我说仓木,你真的确定你那弟子天赋在你之上!你要知道藤甲城出现你这样一位三品奥术师,已是有些不可思议了,若是再出一名四品奥术师的话,恐怕你们藤甲城会直接晋级成为中级城池了吧!”

    满头银发的老者,轻捋白须,目光凝视着后面的仓木,淡淡的说道,其语气之中有着浓浓的质问之意。

    仓木大师神色一滞,面庞顿时有些涨红,虽然对于眼前老者的质疑,他心中有些恼怒,不过他却是不敢出言反驳!

    因为面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银发老者,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天王境巅峰的强者,若是一朝顿悟的话,或许就能够直接晋级到皇极境了。

    要知道古越天的实力也就在地王境大成而已,比眼前老者要差上一级,况且此老还是九郡主的贴身侍卫,专门负责九郡主的人身安全,这样的身份,即使仓木也是不敢随意得罪。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一直沉默不语的古越天,瞥了一眼身边面色颇为难看的仓木,轻叹一声,便是笑道:“灵雎大人应该还不知道吧!卓文那小家伙乃是仓木亲自测量的精神力天赋,其精神力达到了高等,此子天赋确实不弱!”

    古越天此言一出,现场刹那有了片刻的凝固,即使是名为灵雎的老者,面色不由得一滞,捋胡须的手甚至有了片刻的停顿!

    “精神力高等?此事千真万确?”灵雎目光爆出精芒,直视着古越天,严肃的道。

    就连一直表现的不在乎的蓝衣青年,手持折扇的右手,也是不由得停顿了下来,目光同样盯着古越天。

    而九郡主则是美眸流转,其目光中却是更多了一丝兴趣之色,就连她也是没想到,在藤甲城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能够出现一位精神力天赋达到高等的天才,要知道这等天才,在幕秦郡郡都都是不多见的啊!

    古越天微一低头,轻声道:“此事千真万确,毕竟可是仓木亲自测试的,应该不会有错的!”

    “哈哈!若是真的如同你所说的话,这样的天才可不能被埋没了啊!这样的天赋,应该带到郡都的奥术公会进行发展才是,不然一直呆在藤甲城的话,这样的天赋岂不是浪费了吗?”

    灵雎目光也是变得柔和了起来,若是卓文真的如同古越天所说的,精神力天赋高等的话,那么这样的天才必须要得到最好的资源才行!而这样的地方,自然就是非奥术公会莫属了!

    “我也正有这种想法,不过卓文毕竟修炼时日过短,一年不到的时间,精神力恐怕还未到一品,所以在下才没带他前去奥术公会。等这小子精神力达到一品后,我就会带他前往奥术公会进行一系列的测试,从而注册奥术师的标志!”

    见到灵雎几人态度的转变,仓木心情才有些回转,同时心中也是充满了自豪之感,毕竟他一个三品奥术师能够收到天赋如此高的弟子,已是足够幸运了!

    “哦?还不到一品啊,你说的倒也对,等此子精神力达到一品后,再送去奥术公会更为妥当。”

    灵雎一听,目光中的精芒缓缓褪去,虽然精神力天赋高等确实很高,不过既然连一品都是未达到的话,那么也没有那般惊艳了,顶多让人称奇而已,毕竟天资绝艳的天才在中途陨落的,他倒是见过不少!

    蓝衣青年脸上的怔然消失,只是嘴角一撇,脸上再次露出一丝满不在乎的神情,他的想法与灵雎相差不多,毕竟天资再高的天才,若是没有成长起来的话,那么一切都是白搭!

    而九郡主美眸中的兴趣之色,也是变得有些淡薄了下来。

    面前三人的神色变化,都被仓木大师看在眼中,虽然他心中略微有些不舒服,不过毕竟面前的三人,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皆是在他之上,他可不敢在他们面前说三道四,所以也只能将这份郁闷,往肚子里咽。

    砰!

    一丝细微的震动,缓缓从整个方舟内传来,旋即方舟开始缓缓的下降,很快便是落在了地面上!

    “看来藤甲城已经到了,我们也都下去吧!”

    灵雎淡淡的凝望了方舟外,聚集的无数人影,一挥手便是打出一股澎湃的元力,其脚下巨大的乘风号,顿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缩小,最终化作一个巴掌大小的小船,置于他的掌心。

    灵雎等人所落下的地方,正是藤甲城的神石广场,由于乘风号的降落,广场中几乎聚集了藤甲城所有的武者,这些武者都是目光奇异的凝望着忽然出现的几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忽然出现的几人中,居然有着城主古越天和仓木大师,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而且更加让得他们有些吃惊的是,古越天和仓木大师貌似对站在他们身前的三人,颇为恭敬。

    所有人都是知道,恐怕这出现在广场上的三人,身份应该不低,不然城主古越天和三品奥术师仓木大师,不会对这三人如此毕恭毕敬的。

    神石广场的尽头,身材壮阔的古裂,早已带着一队人恭候多时,此时见到古越天几人之后,目光顿时发出精芒,几个大步,便是带着身后的队伍,来到了古越天面前,单膝行了一礼。

    “古裂恭迎城主回来!”

    古越天轻轻扶起古裂,旋即右手一指身前的灵雎三人,说道:“这三位可都是郡都而来的贵人,其中绿裙少女乃是幕秦侯第九女,为九郡主,那位公子则是百川侯次子许昌,剩下的一位则是幕秦侯府的侍卫长,身份皆是尊贵无比!”

    古裂一听,便是身形一抖,望着灵雎三人的目光,顿时变得恭敬了起来,他也是没想到三人的身份竟然都是这般的非同寻常。

    幕秦侯可是整个幕秦郡的主宰者,可以说是整个幕秦郡的第一强者,据说实力已是达到了诡异莫测的四尊境程度。

    而百川侯也是幕秦郡的一位封侯级的强者,虽然实力不及幕秦侯,但也是达到了皇极境的程度,在整个幕秦郡都是有着不弱的名望。

    眼前的三人其中两人竟然是幕秦侯和百川侯的嫡系后辈,另一人更是在幕秦侯府内有着不弱的地位,这等尊贵的身份,即使是古裂都是难以得见的,但现在却是一下子见到了三人,倒是让得古裂心中有些发虚。

    凝望着面前微微发虚的古裂,古越天倒是有些好笑,他倒是第一次看见天不怕地不怕的古裂,今日居然会露出这种发虚的表情。

    “古裂!我离开的这一个多月时间,藤甲城应该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吧!”古越天一拍古裂肩膀,微微一笑的问道。

    古裂一听,面色上顿时露出一丝迟疑的神色,最终还是一咬牙的道:“城主大人,你不在的这段时间,王家和陈家已经被灭了!”

    古越天原本只是随便问问的,在他看来短短一个月时间,藤甲城不可能会发生太多的大事才是,不过此时一听,顿时一愣,掏了掏耳朵,再次问道:“你说什么?王家和陈家都被灭了?是谁干的?”

    古越天的声音也是引起了灵雎几人的注意,他们三人并不认识王家和陈家,对于这两家被灭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不过仓木大师却是神色骤变。

    王家和陈家可是藤甲城三大家族啊,藤甲城内又有哪个势力有着这样的势力,同时灭掉这两大家族呢?

    “是卓家!”古裂犹豫再三,还是说出了实情。

    “卓家?不可能啊!卓家实力在三大家族中,只是排在末尾,怎么可能灭的掉王家和陈家呢?而且王元兴不是在一个月前突破达到了人王境小成了吗?这样的实力,难道卓家有人是他的对手!”

    古越天神色更是疑惑了起来,不过古裂接下来的话语,却是真正的让这位一城之主给震撼到了。

    “城主大人,陈家家主陈胜,王家家主王元兴,还有柳川镇柳家始祖柳城殇三人皆是被卓文一人所杀,其中陈胜乃是半步阳实境,而王元兴则是人王境小成,至于柳城殇更是人王境大成!这三人全都死在卓文一人之手。”

    古裂苦涩一笑,说出了一句让得古越天呆滞的话语,即使是仓木大师,脸色也是在此刻凝固了下来。

    场中一下子变得有些诡异的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