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向鼎与古越天寒暄了一会儿,便是在古越天的介绍下,卓家人马一一参见了九郡主,不过在卓文经过九郡主的时候,后者的目光却是直直的将其给盯着,愣是卓文脸皮再厚,也是有些吃不消!

    不知为何,卓文能够感觉到九郡主的目光,仿佛猎人在盯着自己猎物一般,其中满是戏谑和高高在上,这种目光让得卓文有些不爽。

    来到古越天身后的队伍中后,白衣习习的古心也是不由得多看了卓文一眼,对于卓文最近的传闻,他也是略有所耳闻,特别是卓文居然击杀人王境武者这种有些荒唐的传言,即使是他内心也是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半步阳实境么?”喃喃自语了一番,古心的目光中却是充斥着疑惑和质疑!

    卓文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气息,仅仅只是半步阳实境而已,虽然他也是知道卓文精神力达到了二品,但就这种实力,真的能够击杀人王境武者吗?

    古心却是不知道,卓文主要的实力,还是在于冰炎圣符,以及圣符中所蕴含的冰火能量,那才是他最终的底牌!

    古月则是在卓文出现的刹那,复杂的目光便是一刻不停的停留在卓文的身上,最近关于卓文的种种事迹,她也是听说了,她也是没想到才半年不见,卓文居然成长到了这种程度。

    卓文默默地站在队伍的后面,虚眯着双目,仿佛在小憩,不过很快一道清脆的声音,却是从其耳畔响起。

    “卓文,陈胜和王元兴真的是你所杀的吗?”

    偏头望去,卓文正好看见古月一脸笑容的凝望着自己,略微一愣,卓文便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嘿笑的说道:“只是侥幸而已,其实当时的过程也没有传闻中那么夸张!”

    美眸流转,古月紧紧的将卓文盯着,从卓文的表情中她倒是看出,眼前的少年并不像过多的诉说当时的情况,所以古月也是微低眼皮,刻意不去谈那个话题,而是与卓文闲聊起一些其他的事情。

    在闲聊中,卓文也是注意到古月的修为竟然达到了阳实三重境,不过让得卓文更加惊骇的是,一直站在古越天身边,沉默不语的古心,后者的修为更是达到了阳实九重境。

    卓文可是记得,半年前古心好似也才半步阳实境吧,这才半年不见,修为居然就连跳了这么多级,这倒是让卓文重新见识到了城主府的底蕴,由此可见古越天在古心身上,下了血本了!

    队伍面前的古越天,也是见人都是到齐了,于是吆喝一声,便是带着身后一队人,浩浩荡荡的朝着郊外走去。

    距离藤甲城十里之外,有着一块颇为偏僻的空地,空地乃是荒废的田地,其中杂草丛生,不过面积却是颇大。

    这三天里,古越天早已派人将空地上的杂草割除了,并且还在空地上搭建面积颇大的擂台。

    擂台是由坚硬的青石台所筑,四方各有两台,总共八台,横亘在空地之上,倒也显得颇为齐整威武。

    此时,擂台周围早已聚集了许多的武者,其中更是不乏一些佣兵打扮,毕竟藤甲城中的佣兵数量也是不少。

    聚集在擂台周围的武者,基本都是藤甲城本土的势力,至于那些郡都而来的势力,自然对于藤甲城中,这种争夺名额的比斗提不起任何兴趣,所以九郡主几人应该就是唯一一个郡都而来,且愿意前来观看名额之争的势力了。

    当古越天一行人,出现在空地之上时,现场众多的武者皆是议论纷纷,主动为他们让开一条路。

    擂台周围有着临时搭建而成的高台,高台上有许多的空位,古越天带着一行人,便是来到了高台上,纷纷入座,开始等待其他参加名额之争势力的到来。

    坐在高台上,卓文微微打量着四周的武者,待到发现四周武者实力皆是良莠不齐之后,便是兴趣缺缺的微眯着双目,闭目养神了起来。

    不过他的这种闭目养神,并没有持续太久,突然间一道刺耳的破风声响起,而后数道身影便是出现在高台之上。

    这群赶来的仅仅只有四个人,领头一人乃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只不过老者脸上却是带着和蔼慈祥的笑容,让人一看便是觉得这位老者和蔼可亲。

    虽说这名老者笑容颇为亲切,不过其身上的气息却是犹如汪洋大海一般浩瀚,这股气息已是超越了阳实境巅峰,卓文能够感受到眼前老者身上的气息比他爷爷卓向鼎还要强上一分,与那死去的柳城殇相差不大。

    “人王境大成!”

    卓文瞳孔一缩,他倒是没想到,这刚出现的一方势力领头,实力便是达到了人王境大成的程度,这倒是让得卓文有些讶异,看来藤甲城境内卧虎藏龙的势力,倒是有不少啊!

    “那是虎贲门的掌门,虎啸!虎贲门乃是藤甲城境内,实力十分强悍的一方势力!其总体实力仅仅比城主府差上一线。”在卓文观察那位老者的时候,古越天的声音,便是从身后响起。

    听得此话,卓文目光游动,看向老者身后的黑发青年,青年面貌颇为粗犷,人高马大,全身肌肉虬根盘结一般,看上去颇为恐怖。

    “那是虎贲门掌门虎啸的大弟子,胡无影!听说此人尽得虎啸的真传,一手崩裂虎贲拳更是练得出神入化,实力恐怕也是达到了阳实九重境了!”

    在介绍老者之后,古越天倒是也不忘介绍老者身后的那位壮硕青年。

    在卓文注视着黑发青年的时候,后者若有所觉,偏过头来,视线与卓文交织,顿时一股犹如滔天呼啸的嗡鸣声,刹那在卓文脑海中掠过。

    这声虎啸并不是黑发青年主动施展的,而是将崩裂虎贲拳修炼到极致之后,躯体内不由自主的释放出来的气势。

    卓文面色平静,身体一动不动,那股呼啸般的气势,临身之后,一股弥漫的寒气便是自卓文眼中闪过,轻而易举的将黑发青年所散发出的气势抵消掉。

    “咦?倒是有意思,一名半步阳实境的武者,竟然可以抵消崩裂虎贲拳内的拳势,而且这家伙看起来还丝毫不吃力的样子……”气势消散,黑发青年目光中掠过一丝惊诧,旋即微笑的道。

    “半步阳实境的武者,居然可以抵消你的拳势,倒也有些意思。看那小子所站的位置,恐怕应该就是此次城主府所派来的选手之一了!看来城主府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居然会派出一名半步阳实境的小子来参加名额之争!”

    那白发老者虎啸也是注意到,胡无影与卓文刚才小小的摩擦,捋了捋白须,淡笑的道。

    黑发青年胡无影微微一点头,旋即将目光汇聚在卓文身前的古心身上,冷静的道:“看来此次的劲敌应该就是古心了,看其气息应该也是达到了阳实九重境吧!”

    随着虎贲门的到来,不一会儿,又是前来一些藤甲城境内的其他势力,不过这些势力的底蕴明显比虎贲门要差上不少,领头之人没一人修为超过阳实境的,而其带来的后辈的实力也都是参差不齐,卓文甚至还看见几名修为只是阴虚境的选手。

    很明显,这些势力也只是过来充充场面罢了,同时也为了见识见识这场名额之争。

    随着不少势力的陆续到来,整块空地也是变得越发的热闹了起来,擂台周围的高台上也坐上了不少的人。

    就在这种热闹达到顶点的时候,又是一道剧烈的破风声,刹那从远处响起,旋即有三道身影傲然出现在高台之上。

    不过在这三道身影出现的刹那,现场却是忽然陷入了一丝短暂的寂静,甚至卓文身前的古越天也是沉默了下来,其目光紧紧的盯着刚刚出现的五道身影。

    细心的卓文,甚至观察到,在这五道身影出现的时候,古越天的身形居然蓦然一颤,仿佛身体被人推了一把一般。

    对于古越天如此反常的表现,卓文心中也是有些疑惑,于是重新将目光汇聚在,刚刚出现在高台上的三道人影。

    三道人影前方的领头之人,是一位身穿黑色长袍,目光阴冷的中年男子,一股犹如腊月冬天般冰冷的气息,从中年男子体内弥漫开来。

    这股气息弥漫开来的刹那,整个擂台周围,都是陷入了阴冷的氛围之中。

    感受到中年男子身上,所散发出的阴冷气息,卓文也是不由得瞳孔一缩,他能够感受到中年男子体内的气息居然比那虎贲门的虎啸还要强大一些。

    很明显,眼前的中年男子,应该是一名人王境圆满的强者,他只需要一朝顿悟,便是能够达到地王境的境界,也就是藤甲城第一强者古越天现在所在的境界。

    “阴罗宗宗主,应血罗!”古越天阴沉的声音,缓缓的在整个擂台周围传了开来,其目光更是紧紧的盯着刚出现的黑袍中年男子。

    “嘿嘿!原来是古城主啊,每次名额之争你都来的这般早,不过就怕你又要失望而归了!”应血罗阴冷的目光盯着古越天,阴冷的笑声也是响彻而起。

    “应血罗,你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不要到时候乐极生悲啊……”古越天淡淡一笑,其目光却是越发的不善了起来。

    望着一开始,便是针锋相对的两人,卓文心头却是疑惑了起来,不知道这两人之间有着怎样的恩怨,竟是一开始便是如此针锋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