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瞧见卓文面庞上的疑惑,其身边的古月耐心的解释道:“这三人皆是属于阴罗宗,阴罗宗虽然不在藤甲城主城内,不过其实力几乎与城主府相差不大,若不是眼前这阴罗宗宗主应血罗修为比父亲大人差上一分的话,阴罗宗甚至能够超越城主府。”

    “而且上一届名额之争,城主府与阴罗宗对决中吃了暗亏,导致当时城主府一个名额都没有占据,而阴罗宗却是占据了两个名额。而且你也要小心点,阴罗宗一向与城主府不对头,待会儿比斗的话,很可能会针对我们城主府的人。”

    卓文眉头微蹙,他倒是没想到这刚出现的阴罗宗,居然还大有来头,其实力竟然与城主府相差不大,而且上一届的名额之争,城主府都是在其手中吃了暗亏!

    在蹙眉的时候,卓文目光微移,便是在将目光汇聚在应血罗身后的两人身上,他知道这两人应该就是此次阴罗宗所派出来的弟子。

    这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不过让得卓文有些怪异的是,其中的男子手捏兰花指,双颊更是涂着绯红的胭脂,目光扫视间,竟是露出一副小女儿的姿态!

    若是这般姿态显露在一名少女身上的话,或许是一件赏心悦目的景象,但偏偏面前的却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男子,这让的卓文心中充满了怪诞的情绪。

    而娘娘腔男子身边的女子,却是与其恰恰相反,此女身高马大,犹如大腿般的双臂更是肌肉虬根盘结,此时双臂抱胸,一副闭目养神的表情。

    在旁边古月的介绍下,卓文也是知道了这两名有些怪异组合的名字,那娘娘腔的男子名为应强华,女的则是名为应华兰,两人皆是应血罗的亲生子女,乃是应血罗从小便是培养起来的天才。

    虽说这两人组合有些怪异,但所显露的气息,却是让得卓文心中一凛,因为两人的修为居然丝毫不在古心之下,也就是这两人也是阳实九重境的修为。

    看来阴罗宗实力不比城主府差,也不是空穴来风啊,竟然能够同时培养出两名阳实九重境的武者,即使是城主府也就仅仅培养出古心这么一名而已。

    “咚!”

    在阴罗宗到来没多久,又是一些势力降落在高台之上,不过剩余前来的势力,比之城主府、虎贲门以及阴罗宗这三大势力,底蕴明显要差上不少。

    卓文知道,此次名额之争的三个名额,必然是在这三大势力中产生。

    而当所有势力都是到齐以后,古越天也是自高台之上站了起来,他身为藤甲城第一强者,又是藤甲城的城主,此次名额之争,自然就是他主持的。

    不过就在他欲要开口的时候,一道银铃般的笑声,便是在整个空地响彻开来。

    “古城主,此次比斗不如让本郡主主持怎么样?”

    这道犹如鸟啼般的笑声,顿时牵动了空地上所有人的目光,旋即所有人便是将目光凝聚在高台最上方的一名绿裙少女身上。

    “郡主,这好像不太合规矩吧!毕竟这是藤甲城……”

    古越天话还未说完,便是被九郡主所打断,只见九郡主双手叉腰,樱唇微撇的道:“你是看不起本郡主是吗?”

    见到九郡主这般模样,古越天只得无奈的一点头,道:“既然九郡主欲要主持此次比斗的话,那么在下自然没有意见!”

    见古越天答应下来,九郡主嘴角微翘,露出一丝娇俏的笑容,不过空地上不少势力却是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

    其中虎贲门门主虎啸以及阴罗宗宗主应血罗,两人目光并没有放在绿裙少女身上,而是在其身后的那名满头白发的灵雎身上。

    他们能够感受到,灵雎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一股莫名的强大的气息,那等气息甚至比古越天还要强大不少,再结合古越天对少女的称呼,他们知道这几人应该就是近几日传的沸沸扬扬的,从郡都而来的势力。

    虽然虎贲门和阴罗宗两大势力,对于九郡主的身后势力有所猜测,从而不敢轻举妄动,不过其他势力显然没有两大势力那般高山远瞩。

    很快便是有一势力站了起来,一名看似首领的中年男子,双手抱胸,目光颇为不屑的瞥了高台上的九郡主,嘿嘿冷笑的道:“哪里来的乳臭味干的小丫头,难道你说你来主持名额之争,我们就一定要让你主持吗?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或许你给大爷我暖床倒是来的更加实际一点!”

    说到这里,这名中年男子,凝望着九郡主的目光,便是慢慢攀升出一丝之色,显然其脑中在动不好的念头。

    不过这名中年男子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是感到一丝不对劲了起来,因为周围原本密集的人群,不知何时,居然纷纷远离他,仿佛在躲避瘟疫一般。

    卓文有些怜悯的望着不远处,还有些不知所以的中年男子,这名中年男子明显消息比较封闭啊,竟然还不知道九郡主的身份。

    而且此人脑子也是不太行啊,刚才古越天明明称呼九郡主为郡主了,难道他还看不出九郡主的身份不一般嘛,看来猪一样的队友便是指的就是这种人吧!

    只见高台之上,九郡主脸上的笑容竟是越加的灿烂,仿若一朵盛开的玫瑰一般,如水般的眸子紧紧盯着下方,依然有些不明所以的中年男子,淡笑的道:“很久没人对本郡主说过,如此无礼的话语了,现在想想倒是有些奇异呢?”

    “郡主,如何处置此人?”身后的灵雎缓缓的站起身,无情的目光凝望着中年男子,仿佛在看一名死人一般。

    “断掉四肢,扔入猪圈养个七七四十九天,然后在宰了!”九郡主脸上的笑容依然颇为灿烂,不过那双眸子中却是充满了浓厚的冰寒之色。

    灵雎微微一点头,右手微抬,四道螺旋般的元力气旋,便是朝着中年男子直射而去。

    中年男子甚至还不清楚状况,便是眼睁睁的望着,四道气旋犹如无情的刀刃一般,狠狠的射向其四肢,他只觉得一股剧痛从四肢传来,旋即他便是不由自主的朝后仰倒而去。

    其突出的眼眶便是清楚的看见,他的四肢不知何时,竟然此时分离了开来。

    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整个空地上缓缓的传开,不少人听见心中更是攀上一抹惊骇之意。

    眼前断掉四肢的中年男子,修为已是达到了半步昭王境的实力,但如此的实力,高台上的灵雎竟然仅仅只动了下手指头,便是轻松断掉其四肢。

    与此同时,两名士兵便是按照九郡主的话语,将中年男子抬走,想来就是送往附近的猪圈之中。

    高台之上,望着那眼都不眨一下,便是下令断人四肢的少女,即使是卓文也是不由得心中感到一丝寒意。

    眼前的少女,虽说年纪与自己相差不大,但其表现出来的冷漠和心机,皆是让得卓文也是有些心中发寒,看来身为王侯的子女,没有一人是简单的货色。

    好似注意到卓文的目光,九郡主偏头,如水的眸子刚好直直盯着卓文,其雪白的俏脸之上,竟是露出一丝俏皮的笑容,仿佛刚才下令断人四肢的事情与她无关一般。

    经过方才的震慑之后,空地上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的寂静,不少人皆是目光忌惮的凝望着高台上的少女和其身后的灵雎。

    “那么现在谁还对本郡主主持此次名额之争有意见的?若是有的话,尽管提出来哦,本郡主可都会虚心接受的哦!”

    再次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九郡主俏皮的一眨眼说道。

    不过其身后的灵雎,却是猛地一挺身,一股极其厚重的气息,刹那从其体内爆发开来,犹如山岳一般,重重的压在了整个空地上。

    不少人在这股压力之下,都是不由得跪伏了下来,呼吸变得极其的急促。

    “天王境巅峰的实力?”虎贲门门主虎啸和阴罗宗宗主应血罗,感受到灵雎身上的强大气势,皆是瞳孔猛缩。

    虽然他们对于高台上的灵雎已是有些一些猜想,不过却万万没想到,灵雎修为竟然达到了天王境巅峰的程度,这种实力不说是藤甲城了,即使是在郡都,都是不弱的高手了。

    望着下方忽然沉默的众人,九郡主才满意的一点头,说道:“既然大家没意见的话,本郡主就却之不恭了!既然是本郡主主持此次名额之争的话,那么就要按照本郡主的规矩来进行比试哦!”

    “所以第一轮的比试不需要一对一的比试了,还是痛痛快快的大混战来的痛快!当然这种大混战是以各自势力为整体的,也就是说是势力之间的对抗!唯有最终留下来的三大势力,才有着争取最终三个名额的资格哦!”

    说到这里,九郡主对着身后的灵雎一点头,旋即灵雎脚掌轻轻一踏,整个人犹如矫健的鹰隼一般,朝着空地上的擂台直掠而去。

    而在其掠去的瞬间,强大的元力从其体内爆发开来,八只巨大的元力手掌,从其背后猛地凝聚而出。

    八只元力手掌朝着四面八方直掠而去,分别抓取空地上的八个青石擂台,接着狠狠一拽,八个青石擂台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半空中猛地聚拢在了起来。

    轰!

    灰尘缓缓散去,一座方圆足有百里的巨大青石擂台,便是从半空中猛地坠下,浮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