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擂台之上,有着三道特别强横的气息,在此刻暴涌而出,其中两道正是城主府的古心和阴罗宗的应强华和应华兰两兄妹所散发出来的,而剩下的一道,则是那虎贲门下的大弟子胡无影一方。.

    三道强悍的气息,在整个擂台之上,占据着三方掎角之势,分别占据着擂台的三个方向,并且以他们所占据的区域不断的驱逐其他势力的参赛者。

    在擂台外围无数人的吆喝声之中,擂台之中,不断有着人影倒飞而出,最终狠狠的摔在空地之上。

    阳实九重境的实力,在这个擂台之上,可以说是最顶峰的实力了,所以占据三个方向的三大势力,在擂台之上,几乎处于碾压般的趋势,不少实力不济的选手,皆是被这三大势力的选手给提出擂台之外。

    在这个过程之中,卓文则是显得颇为低调,而且古心显然是想要在他面前表现自己强大的实力,所以他们所在的区域的敌人,几乎都是古心驱逐的,偶尔古月也能帮上一些,唯有卓文则是完全插不了手。

    感受着身后有些无所事事的少年,古心目光却是有着一抹失望和高傲闪掠而过,虽然他也是听说过前几日王家与陈家被灭时,眼前这少年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而卓文击杀人王境武者的传言,更是让得当时听说的古心大惊失色,原本在他看来,卓文的修为已是达到了一种高深莫测的程度,至少也是人王境的程度。

    不过今日在见到少年修为仅仅只是半步阳实境的时候,他心中的那丝期待感却是石沉大海,取而代之的,却是失望之色,现在更是看见少年在擂台之上,帮不上丝毫的忙的时候,其心中的失望却是转化成了不屑。

    “看来传言这东西果然不能信,我可是听说卓家有着一件中级灵宝,而且卓向鼎也是晋级到了人王境的境界!而王家和陈家被灭应该是卓向鼎一人所为才是吧,至于卓文的传言,很可能是卓家为其造势吧!”

    想到这里,古心再次瞥了一眼,身后悠然自得的少年,再次无奈的一摇头:“只是若是此子真的没有实力的话,就算造势又有什么用呢?最终还有可能起到反作用吧!”

    而古月的美眸中,此时也是浮现出一丝疑惑,对于卓文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即使是她心中也有着疑虑重重,以及一抹说不清楚的复杂之色。

    身处后面的卓文,自然对于古心和古月两人的神色看在眼中,对于两人脸上的怀疑之色,卓文倒是不置可否,在他看来,第一轮的大混战,即使他不出手,以古月和古心两人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松的解决掉才是。

    不过他也是没想到,他的这种举动落在古心和古月两人的眼中,反而成了一种胆怯的行为,和没有实力的表现。

    卓文也懒得解释,毕竟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修为,实在有些低微,只有半步阳实境的程度,这也难怪古心和古月对他会有所怀疑。

    不一会儿,古心所负责的这一块区域,大部分的武者皆是被他驱逐出擂台,还剩下四名武者神色紧张的所在擂台最边缘的地方。

    这四名武者在这块区域内,是除了古心三人以外,最强的一个团队,听说乃是一个名为天啸门的宗派弟子,这四名武者中,领头一人竟是达到了阳实七重境,还有一名则是阳实五重境,剩下的两名与古月相当,皆是阳实三重境。

    “局势已是很明朗了,若是你们天啸门主动退出,我们城主府就不会动手,我想现在退出应该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吧!”

    古心双手负于背后,淡淡的凝望着面前的天啸门的四名选手,淡漠的道。

    “那倒不见得,你们城主府也就只有你古心实力较强,而剩余的两名我可不敢恭维!嘿嘿,只要我们将你拖住,速度解决掉你身后的两个累赘,然后我们四人联手,即使你的阳实九重境的武者,那也不一定是我们四人联手的对手。”

    天啸门领头之人,乃是一名面色颇为苍白的青年,此时他的目光越过古心,瞥向后面的古月和卓文,嘿嘿冷笑的道。

    古心目光微凝,冷笑的说道:“看来你们还没有足够的觉悟啊!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即使你们四人联手,我也能够将你们击溃,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再做无用功了!”

    “是不是无用功可不是你说了算!老二,你与我一起将古心拖住,老三、老四你们两人速度解决那两个碍事的家伙。”

    领头青年不再与古心废话,招呼一声身边有些沉默寡言的青年后,两人便是脚掌猛地一踏,便是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猛地朝着古心直掠而去。

    在掠去的刹那,两人也皆是释放出最是拿手的铠技,猛地对着古心猛轰而去。

    与此同时,在领头青年两人动手的瞬间,其剩下的两名武者也是不约而同的绕过古心,朝着古月和卓文直冲而去。

    “有我在,你们还敢绕过我,简直找死!”望着欲要绕过他的两人,古心冷哼一声,便是欲要出手将其阻拦住。

    不过在他出手的刹那,天啸门的领头青年和另外一名修为已是阳实五重境的武者,瞬间便是来到了古心之前,而随之而来的便是极其强悍的攻势。

    面对两者的攻势,古心只得无奈的出手抵挡,而趁着古心抵挡攻势的瞬间,那另外两名武者已是犹如豹子般,猛地绕过古心,直奔向后面的古月和卓文两人。

    望着越来越近的两人,古月贝齿一咬的说道:“卓文,以你现在的实力,恐怕很难是这两人中任何一人的对手,所以我来负责这两人!而你千万不能被这两人逮住空隙而给淘汰掉,不然你的名额之争的资格就会被取消掉!”

    古月说完这句话,便是主动挡在卓文身前,一双纤纤玉手顿时交织出反复的手印,与此同时,澎湃的元力由此猛地倾斜而出,最终在其面前形成了一座巨大的金钟。

    听得此言,卓文不由得一怔,原本他以为自己刚才糟糕的表现,会在古月的心中留下坏印象,从而对自己不管不顾。

    不过现在的情况却是大大出乎了卓文的意料,古月竟然挺身而出为他阻挡两名阳实三重境的武者,要知道古月本身也才阳实三重境,对付一名阳实三重境的武者顶多平手,若是以一敌二的话,那最终的结果毫无意外,绝对是有输无赢。

    轰!

    元力犹如飓风一般,猛地在擂台之上席卷开来,直掠而来的两人的攻势,最终还是狠狠的撞在了金钟之上,犹如闷雷般的响声也是扩散开来。

    咔擦!

    不一会儿,清脆的声音缓缓的响起,旋即巨大的金钟表面,竟是在那两人的强大攻势之下,浮现出了一丝丝犹如蛛网一般的裂痕,密密麻麻的扩散至整个钟身。

    噗!

    一口樱红的鲜血吐出,古月犹如凋零的花朵般,猛地倒飞而出,就在她即将跌出擂台之外的时候,一道黑影鬼魅般的出现在其身前,随即一只有力而强劲的臂膀,将古月那纤细的小蛮腰握在手中。

    手中微微一用力,这只臂膀便是带着古月重新掠回了擂台之上。

    “小月……”

    擂台另一边正与天啸门领头青年两人缠斗的古心,也是注意到了古月那边的战况,当他看见古月竟然被打伤了,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恼火。

    “该死!竟然敢伤我妹妹,你们胆子还真的不小啊!”

    心中越发的窝火,古心手下却是越加的狠辣了起来,只是几招之间便是将领头青年打得口吐鲜血。

    不过虽说领头青年两人完全不是古心的对手,但两人却是犹如牛皮糖一般,即使被古心打伤,他们依然悍不畏死的缠住古心,不让其离开。

    一时之间,即使是古心也是脱不开身,眼看着另一处天啸门的另外两名选手,距离古月越来越近后,他的心中满是无奈和着急。

    不过当他看见卓文将古月接住后,心中的忧虑也是稍微淡了一些,不过很快他内心又是揪了起来,他有些怀疑实力仅仅只是半步阳实境的武者,有可能在两名阳实三重境武者的攻击下,支撑下来吗?

    “不行!这场还是得靠我,我必须速战速决才行!”

    虽然古心内心颇为着急,不过他头脑倒是十分清醒,他知道只要他这里一旦脱开身的话,那么古月和卓文在他的援救下自然能够安然无恙。

    “古心!你那两个累赘只能就此淘汰了,你也不用着急,等下我们四人联手后,你的命运也会和那两个累赘一般被淘汰掉的。”

    领头青年也是瞧见了另一边的战况,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想到他们小小的天啸门居然淘汰掉城主府的选手,他的内心就被一种怪异的满足感所充斥着。

    砰砰!

    不过领头青年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太久,只听两道沉闷的倒地声刹那响起,旋即两道身影便是犹如死狗一般,倒在其脚下。

    低头望去,领头青年眼角顿时一抽搐,因为倒在他脚边的两道身影不是别人,竟然是他的老三和老四。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丝惊骇的神色在其脸上缓缓攀升,偏头望去,一道挺拔的身影便是静静的站立在不远处,与此同时,一股犹如汪洋大海般的精神力,刹那在整个擂台上蔓延开来……

    “这是……精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