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的精神力犹如惊涛骇浪一般,猛地从少年有些瘦削的体内暴涌而出,在整个擂台之上蔓延开来。

    而这股精神力暴涌而出的刹那,整个擂台也是为此瞬间寂静了下来,旋即便是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汇聚在精神力的源头……

    待到这些目光发现,刚才那股强大的精神力源头,让得这些目光怔然的是,那源头处竟是一道颇为不起眼的少年身影。

    不过当这些目光上移,看清少年的面容之后,脸上怔然之色却是转化成了呆愣,因为这道少年身影竟是那擂台之上,唯一一位修为仅仅只是半步阳实境的卓文。

    静静站立在擂台另一端的应强华姐弟两人,也是由于这股精神力而偏头看去,望着那道挺直的身影,娘娘腔的应强华微抿嘴唇,惊诧的说道:“这个不起眼的小鬼,原来竟是一名二品奥术师,真是没想到啊!”

    “确实如此,看来是我们看走眼了!怪不得城主府会派出一名仅仅只是半步阳实境的小鬼参加,原来这小鬼竟还是一名二品奥术师。”高大壮实的姐姐应华兰,阴厉的三角眼微眯,低沉的说道。

    而那虎贲门的胡无影也是诧异的瞥了卓文这边,待到发现精神力源头竟是卓文,目光之中却是露出一丝思索之色,喃喃自语道:“怪不得能够轻易瓦解我的拳势,原来这家伙竟是一名二品奥术师啊!”

    高台之上,九郡主秀气的琼鼻微皱,凝望着擂台之上的少年,难得有些严肃的自语道:“看来仓木所说的不假啊!这家伙的精神力还真的达到了二品的程度,灵雎,你觉得以这家伙现在表现出的实力,有可能取得此次的名额吗?”

    “这小子的精神力大概在二品大成左右,距离圆满还有着一段的距离,若是单单就他的精神力水平来看的话,此子实力应该是在阳实七重境左右,这种实力想要取得名额倒是有些困难。 不过老夫看此子并不简单,身上应该还有着不一般的底牌,所以结果倒是有些难以预料。”

    灵雎微低着头,沉吟了片刻,颇为恭敬的回答道。

    “看来你对这小子评价挺高的嘛,嘿嘿,这也正合我意呢!若是这家伙就这么点本事的话,岂不是太过于无聊了吗?毕竟本郡主连三哥的紫金门都还没用呢。”九郡主嘴角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娇笑的说道。

    听得九郡主此言,灵雎的目光却是露出一丝怜悯之色,他很清楚每当郡主露出灿烂的笑容的时候,必然会有一人会倒霉,现在很显然那名为卓文的少年很可能就要倒霉了!

    高台另一处的位置上,原本悠然而坐的应血罗也是有些惊疑的望着擂台上的那道少年身影,同时他也是注意到不远处的古越天嘴角的一抹笑容,眉头却是微微皱起。

    “真没想到城主府居然又是出了一名奥术师,而且此子年纪轻轻便是达到了二品奥术师,这天赋还真的是恐怖啊!不过就算是如此,也别想阻止我们阴罗宗夺得此次名额之争的全部名额,既然我们阴罗宗上次能够让城主府一个名额都得不到,此次自然也能。”

    说到这里,应血罗嘴角却是露出一丝阴寒之色,他也是看出来卓文的精神力仅仅只是大成的程度,还没达到圆满的程度,所以他倒是没有那般的忌惮,而且就算卓文的精神力达到圆满的程度,他也不惧,毕竟他还有着后手存在。

    擂台之上,天啸门被卓文直接解决两名选手之后,剩下的两名斗意全无,他们也是知道此次的名额之争他们天啸门已是没有一点希望了,所以只是几个回合便是被古心解决掉了。

    而在古心驱逐最后一名选手之后,另外两块区域的进度也基本差不多,自此擂台之上恰好剩下三个势力的选手,而这三个势力自然便是城主府、阴罗宗和虎贲门。

    解决掉天啸门的最后一名选手后,古心也是有些急切的来到了古月身边,在发现古月便没有丝毫大碍之后,他脸上也是露出一丝轻松的神色。

    撇过头,古心颇为正式的注视着卓文,旋即便是在卓文惊愕的目光中,微低头,一拱手说道:“卓文,此次倒是多谢你了,若不是你的话,恐怕小月就不是受伤这么简单了。”

    卓文微摆手,倒是重新打量了古心一眼,在他的印象中,古心是一个极其高傲的人,很少向别人低头才是,现在他却是为了古月而向自己低头,看来古心对于自己的这个妹妹颇为疼惜啊!

    第一混战在决出三大势力之后便是自然结束,此时无论是擂台上的选手还是台下的观众,皆是将目光投向高台最顶端的九郡主所在处,他们倒是很想知道,接下来的比斗,这位郡主会怎样安排。

    在如此众多的目光注视下,九郡主倒是丝毫不胆怯,俏脸上挂着一丝淡笑,再次开口道:“第一场还真的够无聊的啊,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激情嘛!”

    说到这里,台下不少人都是颇为无语的望着台上的少女,这比斗的规则可都是你定的,现在倒好,直接抱怨起选手来了!

    “好在三大势力也是选出来了,第二轮就是可以决出名额的归属了!这样吧,藤甲城不是一共有三个名额吗?那么这三个名额平均分配给三个势力,不过若是三个势力还想更多的名额的话,那么就要提出赌斗,若是一方胜了的话,便是能够得到败者手中的名额。”

    说到这里,九郡主自顾自的点了点头,嘴角的笑容也是更加的灿烂了起来。

    九郡主此话一落下,高台之中的古越天和应血罗便是目光一凝,两人的视线也是同时交汇了起来,一股有些诡异的气氛便是在两人视线交汇的刹那,缓缓的弥漫了开来。

    望着针锋相对的两人,不少人也都是知道九郡主此举想要挑起阴罗宗和城主府之间的矛盾,毕竟他们都是知道两大势力之间可是有着不小的矛盾,现在比斗的规则更是以一种赌斗的形式出现,这两大势力恐怕会有些毫无顾忌。

    “不知道本郡主这个主意怎么样?”就君主也是瞧见古越天和应血罗两人目光中的火花,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起来。

    “自然没有异议!”古越天淡淡的道。

    “乐意之至!”应血罗咧嘴冷笑的道。

    不过就在这时,虎贲门门主虎啸忽然站了起来,对着九郡主一拱手,恭敬的道:“尊敬的郡主,不知道赌斗是否可以弃权,我们虎贲门只需要一个名额就行了!”

    九郡主一怔,沉吟了一会儿,便是答道:“若是其他两大势力也同意的话,自然可以弃权,不过若是另外两大势力不同意的话,即使你们虎贲门主动弃权,也是不被准许的。”

    听得此言,虎啸再次恭敬一点头,旋即便是对着古越天和应血罗抱拳道:“古兄、应兄,我们虎贲门并不像参与你们之间的斗争,不知你们是否能给虎某一个面子。”

    古越天爽朗一笑道:“既然虎兄如此说的话,那么古某自然不得不给面子了!”

    应血罗略微迟疑了一会儿,最终也是对前者一拱手,说道:“虎兄的面子自然也是要给的。”

    得到古越天和应血罗的答复,虎啸微松一口气,感激的对着两人道了一声谢,便是带着胡无影三人离开擂台回到高台上。

    原本他们虎贲门能够取得一个名额,虎啸便是满足了,毕竟他们虎贲门的底蕴比城主府和阴罗宗要差上一些,能够培养出胡无影一个阳实九重境的武者便是极限了,即使有两个名额放在他们面前,那也只能是浪费而已。

    在进行第二轮的比试之前,有着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这是为了让那些在第一轮消耗颇大的选手有充足恢复的时间。

    回到高台之上,古心、古月和卓文三人皆是坐在位置之上,开始调养生息,期望尽快恢复刚才所消耗的元力。

    不过,卓文仅仅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毕竟在第一轮他几乎没怎么出手,也就在最后的时候使用精神力收拾了那两名天啸门的弟子而已,几乎根本没什么消耗。

    “月儿已是受伤了,所以第二轮你就不用参加了,第二轮的比斗只能靠你们两人了!”古越天望了脸色苍白的古月一眼,颇为叹息的说道。

    古月也是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确实有些差,而且就算她实力无损,也不可能是阴罗宗的应强华和应华兰两人的对手,毕竟那两人可都是阳实九重境的实力。

    “古心、卓文!希望你们能够在接下来的赌斗加油,阴罗宗自从上一届赢得我们城主府后,便是变得越发的嚣张了,若是此次我们城主府再输了的话,恐怕阴罗宗甚至连我们城主府都要不放在眼里了,所以此次比斗一定要赢。”

    古越天凝重的望了眼前的两人一眼,慎重的说道。

    古心微微一点头,目光中满是认真之色,身为城主府的一份子,他自然会不遗余力的赢得比赛。

    至于卓文,则是有些懒散的一点头,对于城主府的荣誉他倒是不怎么关心,他只关心的是名额的归属,此战必然躲不过,毕竟城主府手中只有一个名额,而古越天对于古心的重视他也是能够感受到。

    若是只有一个名额的话,那么仅有的一个名额八成不会落在他的手中,所以他必须再为城主府夺一个名额才行,故而此战他是无法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