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虚空上血爪和金刚环最终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紧接着无尽的罡风在擂台之上兴起,随即炽烈的血芒和金光混合的爆裂了开来,让得不少围观的人,都是下意识闭上了双目。

    咔擦!

    清脆的声音顿时响起,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见虚空之上,金光灿灿的巨大金刚环表面居然浮现出一丝丝的裂痕出来,而且随着清脆声音逐渐扩大,这丝裂痕也是变得越加的深厚。

    最终巨大的金刚环,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下,轰然崩溃。

    砰!

    一道身影猛地倒飞而出,最终在擂台坚硬的青石板中,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一丝丝的灰尘顿时因此席卷开来。

    高台之上,古越天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无比,望着深坑中那道气息萎靡的身影,他知道古心已败!

    “大哥,他输了!”古月俏脸上也满是苍白,她也是想不到古心居然会失败,她知道此战过后,或许她那心高气傲的大哥会难以接受吧!

    古心的天赋和实力在整个藤甲城内都是数一数二的,一直以来他都被藤甲城所有人奉为年轻一辈第一人,在众多光环的笼罩下,古心的性格自然变得冷漠和高傲了起来。

    而此次古心的失败,却是所有人都是未曾预料到的,而且正如应华强所说的,古心是被他一招所解决的,这般有些碾压般的失败,恐怕心高气傲的古心会难以接受吧!

    “哟!古心公子,你怎么这么不经打啊!刚才不是很狂妄的说要解决我的吗?怎么现在连我一招都是接不下了呢?”

    一道身影缓缓从灰尘中走来,来到深坑之前,应华强掩嘴一笑,讥讽的声音也是由此响彻整个擂台之上。

    “看来人家下手有点重了啊!让人家看看公子你伤到哪里了?”

    应强华做作的一笑,旋即右手闪电般的探出,一般捏住古心的脖颈,犹如提着公鸡般将其提在手中,很明显应强华此举乃是刻意的侮辱。

    将古心提在手中,应强华示威般的向着四周转了一圈,将古心那张痛苦混杂着屈辱的表情尽情的展现给台下所有人看。

    古心此时脸色毫无血色,由于脖颈被应强华提在手中,窒息的感觉让得他额前青筋直冒,看上去异常的狰狞。

    望着古心此时狼狈的样子,城主府这边的高台顿时陷入了一片的寂静之中,不少人的眼中皆是露出一丝屈辱之色,毕竟古心乃是他们城主府派出最为强劲的选手,而且身为古越天的长子,他也是代表着城主府的一定荣耀。

    但这样一名代表性的人物,此时竟然被人犹如提着公鸡一般捏着脖子,根本无法反抗。

    “应强华,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一口血痰从古心口中吐出,恰好落在应强华的脸上,古心神色阴寒的说道。

    “啊!该死,你居然敢弄脏我娇弱的小脸蛋,看来你是找死!”

    应强华一声尖叫,目光也是阴寒了起来,一丝丝杀意渐渐攀升,只见他右手化拳为爪,速度如流星般迅速在古心四肢猛地连点。

    刺耳的骨裂声顿时响起,紧接着古心一声惨嚎,四肢顿时无力的垂落,显然四肢骨头已是被粉碎了。

    “应老狗,还不让你家的杂种住手,我们城主府这场认输!”古越天嗖的一声站了起来,其双目顿时变得赤红了起来。

    古心可是他最器重的儿子,同时也是他城主之位的继承者,他可是在古心身上寄托了许多的心思,现在眼看自己的儿子四肢被无情废掉,即使古越天为人稳重,此时也是不由得有着暴走的冲动。

    “古城主说话还真不客气啊!这场赌斗的主人可没有认输呢?即使你自己说认输,那也做不得数吧!除非古心少爷主动认输。”

    应血罗缓缓的站起身,目光颇为戏谑的凝望着对面的古越天,不慌不忙的说道。

    “应老狗,若是你还不让你儿子住手的话,那你就别怪老夫代表城主府对你们阴罗宗正式开战!若是心儿真有的好歹的话,即使拼的两败俱伤,老夫也要把你们阴罗宗夷为平地。”古越天双目赤红,大声的嘶吼道。

    应血罗一听,神色顿时一变,他也是没想到古越天居然如此有魄力,为了古心竟然敢发动城主府的力量,与他们阴罗宗开战。

    虽说他们阴罗宗的实力并不比城主府差多少,不过一旦他们两大势力开战的话,那必然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到时候很可能会被其他势力趁虚而入。

    思量再三,应血罗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强华,既然古城主已是主动认输了,那么就收手吧,你也应该打爽了吧!”

    应血罗此话一出,擂台之上面目狰狞的应强华顿时停止了动作,望着应血罗尖利的叫道:“父亲,这混蛋居然弄脏人家的小脸蛋,这绝对不能忍,我一定要杀了他!”

    应血罗眉头微皱,目光顿时一凝,寒声的说道:“难道你连为父的话都是不听了吗?”

    应强华闻言一滞,再次望了一眼应血罗,最终还是妥协了,一脚踹在古心胸口,冷冷的说道:“既然是父亲下令,此次就姑且饶过你吧!要知道人家的脸蛋,即使是你十条命都是不够赔。”

    古心的身体犹如凋零的落叶般,猛地朝着台下倒飞而去,不过就在落在地上的瞬间,便是被古越天一把接在手中。

    望着怀中几乎奄奄一息的古心,古越天心中的怒火越加的旺盛,阴罗宗根本没有丝毫手软的想法,若不是刚才他阻止的话,恐怕古心此时已是凶多吉少了。

    “父亲!我对不起你,此次我败了!”蜷缩在古越天怀中的古心,苍白的脸上露出灰败的神色,凄然的说道。

    “别说话,此次输了就输了吧!只要你没事就好了。”古越天嘴角露出一丝牵强的笑容,旋即带着重伤的古心,重新回到高台之上。

    高台之上,望着奄奄一息的古心,卓文神色却是微沉,刚才应强华的种种作态实在让卓文颇为不爽,虽说古心与他仅仅交情不深,而且为人颇为高傲,不过他至少还是一个重情义的人,这从刚才卓文救下古月后,他对卓文态度转变便是可以看出。

    望着古越天怀中奄奄一息的古心,高台上所有人都是陷入了沉默之中,古心毕竟乃是城主府第一年轻高手,被所有人都是寄予了深切的厚望,但现在古心惨败却是让所有人心中颇不是滋味。

    “城主大人,古心少爷都被打败了!难道我们城主府在这一届名额之争中又要铩羽而归吗?”忽然一道声音响起,紧接着便是引起了不少人的附和。

    深吸一口气,古越天目光炯炯的盯着不远处的少年,有些苦笑的说道:“卓文,若是你的话,你有把握击败那应强华吗?”

    而古越天此话一出口,高台上其他人的目光也皆是汇聚在卓文身上,他们知道这次城主府胜利的关键已是落在面前的少年身上了。

    就连古月也是美眸微闪,氤氲的眸子中也满是热切的望着少年。

    “击败那个娘娘腔,我有八成把握!”缓缓的站起身,卓文淡淡的笑道。

    卓文此言一出,场中顿时变得有些寂静,在这份寂静持续了片刻,古越天目光顿时露出精芒,郑重的一低头,诚恳的说道:“卓文,接下来的战斗全靠你了,我知道你身上有着不少的底牌,不过接下来你还是要小心点。”

    卓文微微一点头,转头望着应血罗所在的高台之上,嘴角露出一丝森寒的笑意。

    与此同时,应血罗哈哈一笑,旋即望着对面的古越天,淡淡的道:“古城主,你们城主府最杰出的天才也是败落,那么接下来的比斗也就不必比了吧,以免浪费时间,而你们城主府的名额老夫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老匹夫,别太小看人了!你家爷爷还没登场呢,你这么着急干嘛?接下来比斗照样进行。”一道清越的声音蓦然响起,打断了应血罗的话语,旋即一道年轻的身影,刹那在众目睽睽之下,猛地掠向擂台之上。

    望着擂台上出现的身影,应血罗脸上的笑容逐渐褪去,目光中却是攀升一丝丝寒意,古越天称呼他老匹夫他到不在意,毕竟古越天的修为比他高上一些。

    不过眼前的少年竟然也敢如此称呼他,这让应血罗眼角不由得一抽搐,怒极反笑的道:“好没教养的小鬼,老夫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你家爷爷称呼你这孙子,难道还需要什么敬语吗?我也不想听你废话了,城主府可还没输呢,若是你家两个杂种能打败本大爷,那你们阴罗宗才算胜利,懂不懂?”擂台之上,卓文说出的话丝毫不留情。

    而卓文在说出这话的瞬间,台上台下顿时变得有些寂静了起来,所有人都是没想到,一名少年居然敢对应血罗这等人王境强者如此大呼小叫,说话丝毫不顾忌。

    卓文这话也算是绝了,不仅骂了应血罗,连带着应强华和应华兰两人也一起给骂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