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倒是挺有个性的嘛,当着人王境强者面前,说话也丝毫不留情面,本郡主倒是挺欣赏这小子的性格。 ”高台之上,九郡主凝望着擂台上峭立的年轻身影,轻笑一声道。

    一直站在身后的许昌,在瞧见九郡主嘴角的笑意之后,脸色却是变得越加的阴沉,他可是第一次看见九郡主露出这种欣赏的笑容,更加让他不爽的是,九郡主的这抹笑容竟是为那卓文而起的。

    砰!

    应血罗猛地一拍旁边的茶几,双目之中蕴含着暴怒之色,若不是此次名额之争有着规定,老一辈的强者不准出手的话,现在他恐怕已是忍不住出手将擂台上那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击毙了!

    “父亲,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鬼就交给我吧!我会替你好好教训他的。”应强华阴柔的声音缓缓响起,旋即来到了应血罗身前。

    “强华,不需要留手了,给为父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废了!”应血罗神色阴沉之极,嘴角一裂冷冷的说道。

    “那是自然的,要知道这小鬼可不仅仅骂了父亲您一个人,连我和姐姐可都是骂进去了,待会儿我会好好教育这小鬼一番的。”应强华翘着兰花指,掩嘴一笑道。

    说完,应强华便是脚掌轻轻一踏,整个人犹如轻盈的燕子一般,落在了擂台之上。

    “小鬼,以为自己有着二品精神力,你就认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要知道你们城主府最强的古心也不是我的对手,你以为你上来就能够击败我?”应强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卓文,掩嘴冷笑的道。

    “你这不男不女的人妖还真的挺自信的呢,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是个软蛋,你觉得老子会怕你这货色?”卓文静静站立,不动声色的道。

    而此时台下也是由于卓文主动出现在擂台之上,而重新沸腾了起来,不少人皆是有些疑惑的望着卓文的背影,在他们认为,城主府最强的古心都是被打败了,难道派这修为还不如古心的少年上去有用吗?

    “看来城主府这是自暴自弃了,居然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吗?”

    “虽然这少年有着二品奥术师的实力,但应强华修为可是达到了半步昭王境的程度,这样的修为即使是二品奥术师也不太可能是其对手吧!”

    “真的搞不懂城主府到底在想些什么?古心的惨败已经说明了一切了,现在派这少年上去,不是送死吗?”

    一道道议论之声,刹那在整个台下爆发开来,随着议论声的不断扩大,无数道带着质疑的目光,猛地投向擂台之上,那静静俏立在台上的少年身影。

    不过,当台下的质疑声上涨到最高点的时候,一些来自藤甲城主城内的势力却是开始反驳,在这道反驳之声中,关于卓文最近在藤甲城内的传闻也是由此抖了出来。

    “你们这些家伙懂什么?认真说起来,卓文少爷才是我们藤甲城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他可是有过击杀人王境武者的记录的,这等成就阴罗宗的那几个杂种能做到吗?”

    不知是谁嘶声喊出了这一句后,台下瞬间便是变得寂静了下来。

    唰唰唰!

    在寂静过后,无数道目光又是重新汇聚在擂台之上,少年人的背影之上,眼前这年纪轻轻的少年曾经击杀过人王境武者?这是否太过于荒谬了点啊!

    擂台之上,应强华也是听见了刚才之人所说的话语,阴柔的面庞上也是瞬间呆滞了一下,旋即便是掩嘴大笑了起来。

    翘着兰花指的右手一指卓文,讥笑的说道:“看来城主府还真的没落了,现在眼看要输了,居然编造出这等荒谬的谎言,你们还真的天真的以为,凭借着几句谬论就能取得胜利?”

    而在应强华此言一出,台下也都是发出一阵阵的哄堂大笑,不少人皆是对着卓文的背影指指点点,其目光中却是蕴含着不屑。

    无视台下无数道讥讽的目光,以及对面满脸嘲弄的应强华,卓文对着擂台边上神色冷漠的灵雎一拱手,淡淡的说道:“这位大人,现在比斗可以开始了吗?”

    灵雎一怔,他倒是没想到,眼前这少年面对一名半步昭王境武者,居然丝毫不惧,他可以看出少年脸上的淡然之色并不是故意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淡漠。

    “两位若是没有异议的话,比斗自然能够开始!”说着,灵雎一挥手掌,神色淡漠的说道。

    “胆识倒是不小,不知道待会儿我拧下你的脑袋后,你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舔了舔嘴唇,应强华狞笑的道。

    “小子,能在我手下撑下一招,就算是你有本事!不过在我看来,你应该一招都是撑不下来吧,所以你还是乖乖的去死吧。”

    应强华冷笑一声,脚掌猛地一踏,整个人便是直掠而去,刺耳的破风声犹如闷雷一般,在整个擂台之上轰鸣炸起。

    而当应强华犹如狂风暴雨一般,朝着卓文直掠而去的时候,台下的无数人也都是将目光投射向那不远处的卓文身上,不过当他们看见卓文的刹那,便是目光露出一丝奇异之色。

    因为站在擂台之上的卓文,此时竟然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既不躲也不攻击,好像整个人吓傻了一般一动不动。

    “这小子怎么回事?刚刚还很嚣张,不可一世的样子,怎么现在一动不动了?难道是被吓傻了?”

    “看来果然是个外强中干的小子,耍嘴皮子谁都会,不过这小子嘴巴这么毒,恐怕应强华下手可不会留情吧!”

    在看见卓文呆愣的情景,台下都是响起了一道道的哄然大笑,以及无数道满是讥讽的议论之声。

    但是卓文真的如同他们所说的吓傻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而是此时的卓文正在聚精会神催动冰炎圣符而已。

    经过上次与柳城殇战斗之后被其认出手背上的圣符印记之后,卓文发动圣符可就小心许多了,若是他大摇大摆的使出冰炎圣符的话,或许某些识货的家伙会将其认出来。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冰炎圣符暴露的话,恐怕卓文的下场就是举世皆敌了,到时候不仅卓家要面临灭顶之灾,甚至连容身之地都难找了。

    卓文可是很清楚圣符对于那些至强者有着怎样的吸引力,所以没到达迫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暴露出身上的圣符的。

    而掩盖手背的圣符印记的方法,自然依靠着小黑的帮助,刚才卓文呆愣的那瞬间,其实是小黑在暗中施法掩盖其手背上的圣符印记。

    而就在这一瞬间,应强华已是瞬间来到了卓文的头顶上方,瞥了一眼下方依然处于呆滞中的少年,略微有些无趣的自语道:“原本还以为你能陪我多玩一会儿,现在看来你也只是银枪蜡头而已,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送你一程吧!”

    说到这里,应强华双手猛地一挥,无尽的元力顿时从其体内暴涌而出,而随着元力的不断汇聚,只见巨大的犹如山岳般的血色巨爪在其身后凝聚而出。

    “永别了哦!”

    最后望了一眼下方的少年,应强华手爪猛地下压,接着巨大的血色之爪便是猛地倾泻而下,无尽的罡风在其下落过程中猛地席卷开来,在擂台之中形成了巨型的龙卷风,直通天际。

    “血撩爪,杀!”

    轰隆!

    犹如无数道巨雷降落般的巨响,顿时在整个擂台响起,无形的涟漪也是伴随着巨响,不断地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台下不少的武者在这股涟漪之下皆是不由自主的朝后飞退而去。

    “好恐怖的威力啊!此次应强华所施展的血撩杀比刚才击败古心的时候还要强上一些,看来那卓文此时已是尸骨无存了。”

    “城主府倒也真的失策,居然会派出这种弱者上场,真不知道古城主是怎么想的?”

    “哎!没想到这一届阴罗宗又是大败城主府啊,难道这预示着阴罗宗的实力会超过城主府了吗?”

    一道道叹息声在血撩爪落下之后,便是纷纷响了起来,名额之争可不仅仅关系着荣誉的问题,还有资源分配的问题。

    参加元气塔之争,一旦有弟子在最终排名之中,进入前一千名的话,会得到幕秦侯府一定的资源作为奖励。

    而恰好上一届阴罗宗在取得三个名额之后,所派出去的弟子有一位竟是奇迹般的进入元气塔前一千名,最终获得了幕秦侯府的奖励。

    这也是为什么阴罗宗能够培养出两名半步昭王境的原因。

    高台之上,古越天双手一紧,他也是没想到卓文会傻傻的站在原地,让应强华攻击,这种事情已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了。

    “卓文他不会有事吧?”古月玉手轻掩樱唇,脸色唰的一声变得苍白无比,颤声道。

    “哎!这家伙恐怕凶多吉少啊!”坐在最边上,伤势颇为严重的古心也是微叹的说道。

    他很清楚应强华血撩爪的威力,那等威力即使是低级灵宝金刚环都是有些难以抵挡啊!

    “还真是轻松呢?这小子还真是不堪一击啊!”应强华缓缓的落在擂台上,扭了扭脖颈淡笑的道。

    “应强华,你的攻击果然够软的,打在我身上好像不痛不痒啊!”

    就在应强华的笑容越加的灿烂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是缓缓传来,而他脸上刚要绽放的笑容顿时枯萎了下来。

    猛地一转头,瞳孔猛缩的望着灰尘中,一步步走来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