呲呲!

    一道犹如烧焦般的声音缓缓的在整个擂台之上响起,旋即一道身影缓缓的从灰尘之中步出。

    随着这道身影慢慢的出现,一股难以掩盖的炽热却是猛地在整个空间都是骤升而起,而周围的空气也是犹如蒸汽一般猛地沸腾了起来。

    唰唰!

    一道道目光望着这道出现的黑色人影,待到他们看清这道黑色人影,皆是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他们惊骇的发现这道人影身体周围居然覆盖着浓烈的黑色火焰,而空气骤升的温度,显然也是由于这股黑炎所为。

    “这是……涅盘魔炎?”擂台边缘,原本神色一直淡漠的灵雎,目光盯着人影身上的黑炎,也是不由得神色微动,喃喃自语的道。

    “你是……卓文?”凝望着面前全身包裹在黑炎中的人影,应强华目光微凝,尖声的道。

    “除了老子还有谁,死人妖,刚才你打的很爽是吧!现在该是换我了吧!”卓文微微捏了拳头,犹如火星般的黑炎顿时迸射而出。

    应强华面皮一抖,不知为何,他能够感受到此时卓文身上,有着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虽然现在卓文身上的气息依然只是半步阳实境而已,但依然给应强华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不是来源于卓文本身,而是附着在卓文体表的诡异黑炎。

    “虽然我不知道你身上的黑炎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想要胜我,恐怕你还差得远,你的命运最后和那古心是一样的。”应强华很快便是恢复了平静,冷笑的道。

    “等一下就打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你,你个死人妖!”

    卓文也不想和应强华扯淡,脚掌猛地一踏地,无尽的黑炎顿时从其体内猛地涌出,而脚下的青石竟是在黑炎恐怖的温度下,渐渐融化成了液体。

    嗖!

    此时的卓文犹如流星一般,全身覆盖着黑色的火焰,猛地朝着应强华直掠而去,其所过之处,无数的黑色火星不断迸射而出,仿佛烟花一般。

    听得卓文如此侮辱性的话语,应强华面色顿时变得涨红了起来,这句话实在有些毒,连他妈妈也是给骂了进去。

    而高台之上的应血罗在听得卓文这句骂声之后,脸色也是极其阴沉,不过望着前者体表的涅盘魔炎的目光,也是布满了些许的忌惮。

    “这火焰应该是这小鬼最后的底牌了,真是诡异的小子,不仅有着二品奥术师的身份,连这等奇异的火焰都是能够拥有,而且一看这黑炎不是凡物,这小鬼居然还能将其运用自如,我们都是有些小看这小鬼了!”应血罗冷冷的低语道。

    “不知道弟弟能否挡住这家伙的黑炎,看起来这家伙的黑炎颇为诡异啊!”原本一直神色平静的应华兰眉头微皱,开口道。

    “强华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们还是接下来看着吧!”应血罗微微一摇头,阴沉的说道。

    “该死的小鬼,我一定要宰了你!”

    应强华双目赤红,双手指尖处顿时延伸出一尺多长的指甲,随后双爪在虚空轻轻一划,顿时其周围的元气顿时沸腾了起来,旋即其指甲之中顿时迸发出无数的元力气刃!

    “万爪掏心!”

    一道低吼从应强华喉咙间迸发出来,旋即在其双爪之间顿时凝聚出无尽的细小气刃,这些气刃仅仅只有指甲盖那般大小。.

    一丝寒光从其目光中迸发出来,旋即应强华双爪猛地向前一推,于是其双爪之间的无数气刃顿时猛地朝着卓文直掠而去。

    这些细小的气刃在应强华推出的刹那,竟然瞬间膨胀无数倍,居然化作足有一人之高的巨大气刃,无数道巨大气刃在擂台之上竟是化作了不断旋转的飓风。

    飓风之中满是密密麻麻的巨大气刃,挟裹着无数气刃,飓风猛地朝着卓文直掠而去,竟是想要将其一把吞进去。

    卓文冷哼一声,前冲的身形速度不减反增,以一种在众人眼中看来找死的方式,蛮横的冲入飓风之中。

    轰隆!

    不过让得众人有些惊愕的却是,在卓文冲入飓风之中后,一股滔天的火柱也是冲天而起,瞬间便是将飓风撕裂开来。

    嗖!

    瞬间撕裂飓风,一道全身布满黑炎的身影猛地直掠而出,接着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这道身影右手猛地提起应强华衣领,旋即猛地一甩,将其整个人都是摔在了擂台坚硬的石台上。

    轰!

    应强华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卓文,以一种头朝下的姿势猛地砸入地面,只听轰隆一声,一个足有两米深的巨坑顿时产生,而滑稽的却是应强华的头颅整个镶嵌在了地面之中,只留下下半身还留在石台之上,双脚更是不断的摇摆着,仿佛砧板上的活鱼一般。

    从应强华释放出气刃到瞬间被卓文解决,仅仅只是眨眼之间,当所有人都是反应过来之后,便是骇然的发现,刚才还强悍无比的应强华此时竟然以一种有些屈辱的方式,头朝下的镶嵌进入地面之中。

    望着擂台上那双不断摇摆的双腿,台下不少人皆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在笑过之后,所有人望着擂台上那全身燃烧着黑炎的身影的目光,顿时变得不一样了。

    他们也终于是明白,为何少年一开始能够那般的嚣张,那是因为少年本身有着嚣张的本钱。

    “应强华居然就这般简单的解决掉了?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吧?”

    高台之上,古心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擂台上那双摇摆的双腿,当他望着静静站立在擂台上的那道年轻身影之后,他知道他所看见的并不是幻觉。

    “没想到半步昭王境的武者,他居然如此轻松的解决掉?”

    缓缓的平静了下来,古心望着擂台上的少年,其目光中满是复杂之色。

    他还记得半年前的坊市之争,眼前的少年还仅仅不被他放在眼中,那时他随着父亲古越天来到神石广场,乃是高高俯视着眼前的少年。

    但是半年过去了,少年的实力居然已是增长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此时的他只能仰视当初自己并没放在眼中的少年吧!

    灵雎颇为惊异的望了擂台上的少年一眼,他也是没料到眼前的少年居然如此干脆利落的就将应强华解决掉了。

    淡淡的瞥了一眼,不远处依然胡乱摆动的双腿,灵雎淡淡的道:“此局城主府胜!”

    灵雎此话一出,古越天那边的高台上顿时一阵的欢呼,几乎所有人都是站起身来,兴奋雀跃着,卓文的这一战胜利无疑扳回了刚才古心失败时的面子。

    “我果然没有看错卓文这小子,当初我听说此子击杀王元兴和陈胜还有所不信,现在看来那件事情应该不是虚言。”古越天猛地站起身来,满脸兴奋地说道。

    而其身边的古月也是跟着站起来,其如水般的眸子,却是直直盯着擂台上那道万众瞩目的少年身影。

    咔擦!

    应血罗猛地捏爆手中的茶杯,双眼猛地突出眼眶,满脸不可置信的盯着擂台上,喃喃自语的道:“居然只用了一招便是击败了强华,这小鬼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隐藏着这么强大的实力?”

    “父亲,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我的实力仅仅只是比强华高上一点,以那小鬼表现出来的实力,即使我使出全力,恐怕也是难以取胜!”应华兰此时脸上再也难以平静,如大腿般粗的手臂猛地一握拳,有些颤声的道。

    “此次名额之争我们阴罗宗可是筹备了许久,我绝对不允许有失,华兰,只能用阴阳双凝诀,此次你作为载体。”应血罗沉声的道。

    “父亲!若是使用了阴阳双凝诀的话,恐怕弟弟他……”应华兰面色一变,有些迟疑的道。

    “哼!此次名额之争绝对不能让城主府胜利,不然的话,城主府的势力会将我们阴罗宗越拉越远的,为了宗门,强华牺牲一下那是应该的。怎么?难道你不愿意?”

    应血罗双目赤红的望着身边的应华兰,阴森森的说道。

    应华兰神色一凛,最终低下头,轻声道:“谨遵父亲安排!”

    “此局我们阴罗宗认输,将强华放出来吧!”淡淡瞥了一眼应华兰,应血罗猛地站起,冷冷的凝视着擂台上的卓文说道。

    “既然认输了,那么自然是要放的!”

    擂台之上,卓文淡淡一笑,旋即猛地将应强华从地面之中拔了出来。

    “卓文,你这混蛋,你是故意打我头部的吧!我不会放过你的。”应强华一出来,便是嘶吼一声就要飞扑上去。

    “看来教训不够啊,那我就替你老子再好好教训你一下吧!”

    卓文微侧身躲过应强华的飞扑,旋即右手猛地抓住其后领,狠狠一拽,便是将其拉到面前,接着拳头对着应强华的脸就是砸了下去。

    “啊!我的鼻子流血了!”

    应强华捂着鼻子,缓缓的退后,声音却是叫的更加凄惨,那声音就相当于七旬的老妪被强上了一般,让人一听都有些毛骨悚然。

    “既然答应过你,打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你,那我就履行承诺吧!”卓文冷笑一声,猛地向前一踏步,对着应强华的小白脸就是拳打脚踢。

    不一会儿,应强华原本白皙的面庞此时竟是完全肿了起来,犹如猪头一般,而应强华仿佛也是麻木了,也不再挣扎,显然已是认命了。

    “够了!”应血罗猛地一声大喝,拳头更是捏得咯吱响,表明他此时心中的怒火,不过他却是不敢出手,毕竟对面还有着古越天虎视眈眈呢。

    “够了,这家伙还给你们吧!”揉了揉拳头,卓文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旋即脚下一踢,应强华便是朝着应血罗所在的地方倒飞而去。

    此时台下许多人皆是寂静了下来,望着那犹如猪头一般的应强华,所有人心中都是不由得闪过一丝寒意。

    擂台上那笑的颇为灿烂的少年,下起手来可一点也不含糊啊,其手段之狠辣即使是一些老资格的武者都是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