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拒绝了?”

    “卓文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如此丰厚的条件居然也拒绝了?”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会满口答应才是,这可是一飞冲天的机会。 ”

    在许久的寂静之后,便是无数的哗然声,在整个空地上爆发开来。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凝聚在少年身上,在这些目光之中,充斥着的满是不解、疑惑以及讥讽等种种情绪。

    其身边的古越天也是一愣,旋即微偏头,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身边的少年,神色颇为激动的说道:“卓文,这可是你以及你们卓家一飞冲天的机会,你为何要拒绝?你可不能意气用事啊!”

    此时,卓文十分冷静,平静的凝视着古越天,道:“城主,此时的我很冷静,我也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这是我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干涉,而且我之所以拒绝,自然有着我自己的考虑。”

    古越天一滞,卓文所说的倒是很有道理,毕竟这乃是人家的事情,他一个外人确实不好开口,微叹一口气,古越天有些无奈的说道:“现在九郡主可是在所有人的面前邀请你,显然是打定主意要招揽你,但你现在拒绝的话,恐怕九郡主不会善罢甘休吧。”

    “九郡主那边的事情,我自会应付!”卓文轻声的道。

    话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古越天自然也无话可说,只是他眉宇间的愁云,却是代表着他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高台之上,无论是九郡主、灵雎还是许昌,在得到卓文拒绝的回复后,皆是不由得一愣,在他们看来,九郡主刚才所提出的条件,只要是个傻子都是不会拒绝的。

    但让的他们不可思议的是,眼前的少年居然拒绝了,而且还拒绝的那般理直气壮。

    九郡主美眸虚眯,嘴角的笑容缓缓凝固了下来,反而有些阴沉了下来,冷冷的道:“卓文,你的胆子还真的挺大的,居然敢拒绝本郡主两次!本郡主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九郡主下面的话还未说出口,卓文猛地一踏步,目光毫不避讳的望着高台上的少女,朗声道:“不必说了,在下的答复不会变,不会加入幕秦侯府!”

    被卓文这般一打断,九郡主白皙的面庞上,顿时染上诱人的绯红,这是给气得……

    “大胆!竟然敢违抗郡主的命令。”

    灵雎眼见情势不对,便是霍的站了起来,森立的目光猛地将台下的少年给盯着,与此同时,一股犹如汪洋大海一般的气息,猛地从其体内爆发出来。

    这股气息一涌出来,便是犹如山岳一般,猛地朝着卓文覆压过去。

    砰!

    强大的压力,犹如背上忽然增加一座山岳一般,猛地压在卓文的身上,旋即卓文整个人都是一沉,双脚竟是在这股压力之下,将地面踏出了两道极深的凹陷。

    而卓文整个人也是在这股压力之下,缓缓的佝偻着身躯,一丝丝冷汗从额前不断的流了下来。

    灵雎不愧是天王境的强者,就单单这气息压迫,便是让得卓文有些承受不起。

    “还不跪下认错!”灵雎怒目圆睁,一股更为强大的气息,便是猛地倾泻在面前少年身上。

    这一下,他可是使用了他体内七层的力量,他自信就算是人王境大成的武者,在他现在这股威压之下,也必须被压制的双膝跪地,那么更不用说现在的卓文了。

    不过让得惊骇的是,面前的少年居然没有如他所愿双膝跪下,反而全身挣扎,那原本佝偻的腰背,在这般挣扎之下,居然缓缓的挺直了起来,而他的面庞却是露出一丝倔强的微笑。.

    此时的卓文状况并不太好,在灵雎气势的压迫下,他体内的内脏竟是有了一丝破裂,其嘴角更是流溢出刺眼的鲜血。

    但即使身受重伤,口吐鲜血,眼前的少年脸上依然露出一丝倔强的笑容。

    望着少年脸上的笑容,所有人都是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众人皆是目光复杂的望着空地上苦苦挣扎的少年,他们实在无法想象,到了这般的地步,眼前的少年为何还笑得出来?

    古越天脸色大变,猛地一踏步,一拱手说道:“九郡主,卓文并没有丝毫冒犯的意思,希望郡主能够……”

    不过古越天的话还未说完,灵雎右手轻挥,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席卷而来,古越天猝不及防之下,竟是在这股力量作用下,连连倒退,在地面划出两道十几米的凹陷之后,才堪堪停住,旋即一口鲜血便是吐了出来。

    “古城主,此事你最好还是不要插手,不然到时候丢了性命可就不值得了!”灵雎淡漠的瞥了古越天一眼,冷冷的道。

    面色微微涨红,古越天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但却是难得的陷入了沉默之中。

    眼前的灵雎实力实在太强了,他丝毫不怀疑,以灵雎的实力,只需要一招便是能够让他毙命。

    九郡主脸上早已没了笑容,取而代之的则是深切的冷漠,静静的望了一眼台下苦苦挣扎的身影,她再次开口道:“本郡主实在有些诧异,明明我提出的条件应该是没有理由拒绝的才对,但你偏偏拒绝了,这让本郡主有些匪夷所思啊!”

    说到这里,九郡主忽然嫣然一笑,道:“本郡主很好奇你拒绝的理由呢?能说一下给本郡主听听么?”

    此时卓文全身的元力都是调动了起来,甚至刚刚凝聚而成的实铠,也是由于巨大的压力,而自觉触发浮现在了体表,但即使是这样,卓文抵挡的依然没有那般轻松。

    现在的他,即使是抬一下头,都需要使出全力才行,而且还汗流不止。

    微抬头,卓文目光中依然没有丝毫的其他情绪,有的依然是平静,忽然他咧嘴一笑的道:“理由?难道拒绝还需要理由吗?难道拒绝不是每个人的权力吗?还是说你们王侯之家的人,连我拒绝的权力也要剥夺掉么?这未免太过于霸道了点吧。”

    卓文此言一出,空地再次陷入了一片的寂静之中,所有人的听得卓文此言,目光中皆是浮现出沉思之色。

    九郡主也是神色一怔,原本她以为眼前少年在这种生死关头,会选择低头屈服,但让得她真正震惊的是,少年不仅没低头,反而给出了理直气壮的答案。

    凝望着台下神色倔强的少年,九郡主内心忽然有了一丝触动,仿佛心中有着一扇大门在此时逐渐的打开了。

    身为王侯后裔,九郡主从小到大过得便是锦衣玉食,金屋玉瓦的奢侈生活,而其身边的人,皆是对其毕恭毕敬,百依百顺,从来没有人胆敢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而现在眼前那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少年,居然两次三番的拒绝了她,这种感觉乃是她第一次体会到的,虽然心中有些恼怒,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新奇。

    卓文目光紧紧盯着高台上的九郡主,双脚犹如陷入泥沼一般,猛地向前一踏步,眸子中满是无畏无惧,大声喝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自由,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

    “拒绝或是接受,全是我的自由,为什么我非要在你们的威逼之下,接受我所不愿意接受的结果呢?这就好比笼中之鸟,一只展翅高飞的鸟儿,若是被囚禁在笼中的话,那活着比死还要难受!”

    卓文一步步往前踏去,声音洪亮,神色凛然,一股难掩的气势从其体内散发开来,居然略微抵消了灵雎所施加的威压,就这样卓文脊梁挺直站在空地,傲然而立。

    “这小子……”灵雎也是感受到自己的威压,竟是被卓文身上所散发的气势,抵消了不少,这让得他瞳孔微缩,喃喃的道。

    九郡主忽然沉默了下来,过了片刻,便是再次抬头凝视着卓文,说道:“既然你拒绝加入幕秦侯府的话,那本郡主也就不再强迫于你,不过本郡主却是要和你打个赌。若是你赢了,那么一切随你;不过你输了的话,那么你必须加入幕秦侯府,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

    说着,九郡主也没等卓文回应,便是玉手一招,一道绚丽的紫金之色,从其手掌心飞射而出,随后在半空之中化作了一座犹如山岳一般的巨大紫金门。

    轰隆!

    巨大的紫金门,猛地朝着下方空地坠去,无尽的气爆声也是因此响起,最终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无数狂乱的气浪猛地席卷而起,最后紫金门在灰尘弥漫之中,傲然挺立在所有人的面前。

    一股仿若远古洪荒般的古老气息,刹那从紫金门之上,缓缓的流露而出。

    “此乃高级灵宝紫金门,里面有着九道大门,分别是红、橙、黄、绿、蓝、靛、紫、黑以及紫金九道不同颜色的大门,现在你进入里面,若能够闯过九道门,那么本郡主就不再强迫你;但若是你闯不过的话,那么你便要加入幕秦侯府,这是本郡主最后的底线了。”

    九郡主淡淡的望着下方的卓文,淡漠的说道。

    而在九郡主此言一出,满场震惊,所有人目光惊骇的望着,傲然挺立犹如山岳一般的紫金大门,他们没想到这扇大门竟是一件高级灵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