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门外的空地上,九郡主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伫立在空地之上的巨大门第。

    此时紫金门的颜色已经开始变化了,变成了犹如鲜血般的红色,在空地上显得颇为耀眼。

    “这么快就找到了红门了吗?”高台上,九郡主望着已是变成红色的大门,喃喃自语道。

    “红门乃是最为脆弱的一道门,即使是阴虚境武者,都能轻易的击破,这并不算什么。”一直没说话的许昌,此时却是插口道。

    九郡主瞥了许昌一眼,旋即再次无视后者,搞得后者颇为尴尬。

    ……

    在进入红门的刹那,卓文便是感觉到四周压力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仿佛身上多了几块铅块一般。

    “这里便是红门里的世界么?而且精神压力也是增加了许多。”望着四周皆是红色的景象,卓文颇为咂舌的道。

    这里面除了红色,就没有其他的颜色,仿佛带着红色的眼镜在世界一般。

    “不过在这股精神压力之下,泥丸宫中的精神力倒是得到了些许的锤炼呢?”卓文淡淡一笑,泥丸宫的精神力倾泻而出,将他的体表包裹住,身上的精神压力也是减弱了不少。

    “这种地方倒是一个锤炼精神力的合适场所,不过现在你的时间可没那么多,快点找到第二扇门吧!”肩膀处的小黑狗懒懒的说道。

    微点头,卓文便是在这红色的空间中,认真的搜索了起来,很快便是找到了橙色之门,旋即顺利的进入了里面。

    时间逐渐过去,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卓文几乎过关斩将的闯过了前六道门,而也正如九郡主所说的,里面的大门确实一道比一道坚固。

    一开始的红门,卓文随意一拳便是能够将其打裂,不过当他来到第六道门靛色之门时,此门的坚固程度已是红门的千百倍了,即使卓文使出浑身解数,最终还是靠着冰炎圣符的力量勉强将其摧毁。

    一踏进靛色之门内,强大的压力犹如潮水一般猛地倾斜而来,卓文也是不由得膝盖微弯,在稍微适应了一番后,卓文才缓缓的挺直身体。

    “此地的精神威压,居然达到如此骇人的地步,看来硬抗倒是有些不明智呢!”

    喃喃自语了一番,卓文全身猛地窜出无数的血线,旋即这些血线将他全身的肌肉都是扩张了开来,一股雄浑的力量感,从体内不断的涌了出来。

    “暴走二重天!”

    施展了暴血兽体之后,卓文明显感觉到体表的压力消散了许多,微微活动了下手脚,卓文偏头对着肩膀上的小黑狗说道:“小黑,拿东西在这一层吗?”

    此时小黑狗颇为装逼的右手握拳顶着下巴,做出一副思考者的模样,随后便是微微摇头道:“不在这儿,不过应该快了!我能够感觉那东西距离此地不远了。”

    苦笑一声,卓文凝望着前方的紫色大门,无奈的道:“这紫色大门的坚固程度,应该比那靛色大门还要恐怖吧!看来寻常的攻击已是不能对其造成伤害了,只能使用冰火爆了。. ”

    说到这里,卓文目光微凝,一丝冷酷的神情,顿时从眸子中迸发而出,旋即他的双手手背的冰火符纹猛地闪烁了起来。

    从乾坤袋中取出阳元石,将其捏爆,炼化出火柱,随后在释放出虚铠内的万年玄冰寒气,接着卓文熟练的将这两种冰火能量糅合在了一起。

    伴随着呲呲声响,不一会儿,气息恐怖的冰火爆便是静静的躺在卓文的手掌心内。

    “小子!这种程度的冰火爆,恐怕一枚根本就不够,至少也需要两枚才行啊!”小黑狗爪子一伸,很恰当的提醒道。

    “哼!我当然知道了。”

    冷哼一声,卓文如法炮制的糅合出了另外一枚冰火爆,旋即轻喝一声,便是将双手中的冰火爆猛地朝着前方投掷而出。

    两枚冰火爆犹如流星一般,以一种螺旋状的旋转方式互相环绕,最终狠狠的撞击在了紫色大门之中。

    轰隆!

    一声滔天的巨响,猛地兴起,旋即滔天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席卷开去……

    只听咔擦一声,清脆的声音清晰入耳,卓文面色一喜,旋即便是见到那巨大的紫色大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寸寸崩塌了下来,最终露出了门后的紫色漩涡。

    而在紫色大门被卓文蛮力轰开的瞬间,外面的空地上,此时也是猛地掀起了剧烈的震动,不少武者在这股震动之中,站立不稳了起来,甚至一些更是狼狈而倒。

    空地之中,原本呈现靛色的大门,此时已是变成了紫色。

    “果然闯入了第七道门中了,不过也到此为止了,这家伙是绝对不可能闯过第八道黑门的。”高台之上,九郡主神色一凝,旋即便是冷笑的道。

    “听说三爷也曾闯过紫金门,不知道三爷当初是否闯过九道大门呢?”许昌望了一眼紫金门的异状,旋即又是将目光放在九郡主身上,有些没话找话的说道。

    “三哥确实闯过紫金门,以三哥的天赋和实力自然闯过九道大门,正是通过了九道大门的考验,所以父亲大人才将紫金门这件威力极强的灵宝赠送给三哥。”九郡主淡淡的回道。

    “原来如此,不愧是三爷,无论是天赋还是实力都是那般的强悍!即使是这紫金门都是全通关了。不过这卓文相比较之下,就显得相形见绌了,到达紫门也就是极限了。”许昌一摇折扇,颇为风度翩翩的微笑道。

    九郡主颇为厌恶的瞥了一眼许昌,虽说许昌乃是百川侯的次子,不过此人平日里为人嚣张,欺男霸女,在郡都的名声十分不好,一看便是典型的纨绔之流。

    若不是百川侯的安排的话,九郡主根本就不想带着这么一个讨厌的家伙在身边,看着就觉得心烦。

    “卓文已是很不弱了,能够在这样的年纪达到闯到紫门,天赋可是极强的。不然本郡主为何会邀请他成为幕秦侯府的种子弟子呢?若你这么一说,岂不是变相的说本郡主的眼光差喽。”九郡主颇为讥讽的说道。

    许昌一听,面皮一僵,随即讪讪一笑,便是不再说话了。

    望着沉默不语的许昌,九郡主嘴角流露出一丝嘲弄,旋即便是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

    “咦?紫金门好像变成黑色了!”

    而就在九郡主正端起茶,抿了几口的时候,台下忽然传来一道惊呼声,这道声音,让她惊了一下,旋即端茶的双手微微一抖,茶杯不由得落了下去。

    砰!

    茶杯碎裂的清脆声音,蓦然响了起来,不过九郡主并没有理会碎裂的茶杯,而是美眸急转,投向空地上紫金门所在的方位。

    在瞧到紫金门表面的深紫色果真缓缓的褪去,随即一抹深沉的黑色便是在大门表面攀升而上,她的瞳孔猛地缩成针状,整个人目瞪口呆了起来。

    “黑……黑门?这家伙居然进入了第八门黑门之中?”九郡主目光瞪着,愣愣的说道。

    原本沉默下来的许昌,也是随着那道惊呼声转头望去,待到看见紫金门果真变成黑色的时候,脸上也是露出惊讶之色。

    “看来卓文此子真的不简单啊,能够在这种年纪闯过紫金门中的黑门,可见此子的天赋已是不弱于王侯后裔了,郡主你选择此子进入幕秦侯府倒也不失是一种正确的决断。”灵雎也是瞧见了变黑的大门,惊诧的道。

    “看来本郡主还是低估了这家伙的潜力了,不过这家伙天赋越强,那就说明本郡主的决断越是英明。此人若是好好栽培的话,恐怕两年后的元气塔之争,又是我们幕秦侯府的一大主力哦!”

    微微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惊讶,九郡主微微一笑的道:“而且这家伙的年纪还这般年轻,其潜力可见有多么的深厚,不过他也就到此为止了,当初三哥也是在十九岁的时候,才闯过紫金门的最后一道大门。这家伙天赋虽然不错,不过和三哥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现在也该将他传送出来了。”

    “说的也对,郡主能够为侯府找到如此的天才,恐怕侯爷也会十分高兴的,毕竟侯爷可是求贤若渴的啊!”灵雎此时也是微笑的附和道。

    两人对于紫金门都有着深切的了解,紫金门前七道大门并不是很困难,但一旦达到了黑门,那困难的程度,即使是前面七道大门合起来都是无法媲美的。

    而第九门紫金之门的坚固程度,更是恐怖,即使前八道大门合起来,都无法和紫金之门相比。

    在他们看来,卓文在击破黑门的时候,应该就差不多精疲力竭了,毕竟卓文再逆天也不可能打破最后一道门的,因为紫金大门的坚固程度,即使是天王境武者想要打破都是有些困难啊。

    说着,九郡主便是打出几个印决,在掌心凝聚出一道紫金光印。

    轰隆!

    就在这时,一声犹如无数雷霆降落般的巨鸣骤然而至,旋即傲然挺立在空地上的巨大紫金大门居然猛地震动了几下。

    旋即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高耸入云的紫金巨门,竟然在震颤了几下后,表面浮现出一丝裂痕,接着便是寸寸崩裂了开来……

    原本还在凝聚紫金光印的九郡主,也是瞧见了碎裂的紫金巨门,玉手微微一僵,掌心中的紫金光印便是缓缓的褪去,而她则是樱唇微张的望着已经碎裂的紫金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