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藤甲城东北方向极远处,一艘巨大犹如山岳般的龙头大船,在万里高空云端之上,急速的朝着藤甲城方向直掠而来,若是仔细看的话,这艘大船竟然与上次九郡主所乘坐的乘龙号一般无二。

    一道身穿紫色长袍,剑眉星目的俊美男子盘膝坐在龙头之上,从男子体内竟然散发出一股股十分恐怖的能量波动,这股波动比之古越天要恐怖许多,不过比之灵雎却是要弱上一筹,显然眼前的紫袍男子修为至少在地王境以上。

    紫袍男子岁数与古心差不多,顶多在二十岁左右,但如此年纪居然就有着至少是地王境的实力,明显此人是一位天资绝艳的人物,不然不可能在如此年纪就是达到了这种恐怖的境界。

    “嗯?紫金门居然被破了?”紫袍男子剑眉微凝,旋即目光微移,凝望着藤甲城所在的方向,喃喃自语的道。

    “元华兄,你倒是好雅致!居然有兴致坐在乘龙号龙头上打坐修炼。”一道粗犷的声音蓦然从龙头后方的甲板上传递而来。

    紫袍男子转过头,朝着后方望去,只见甲板边缘,一名双臂,面色刚毅,后背立着一柄巨大的长柄大刀的高大男子正直视着前者,嘴角噙着一丝张狂的笑容。

    从这位身材高大的男子身上,竟然散发出来的气势,丝毫不弱于紫袍男子,显然应该是与紫袍男子同一级别的强者。

    这两名男子年岁基本都在二十岁左右,但修为竟是连一些老一辈的武者都是比不上,如此年纪便有着如此修为,其天赋可谓是恐怖之极了,这种天赋恐怕即使是放在整个幕秦郡之中,都是属于顶尖的行列了。

    “许穆兄不知找我有何事?”紫袍男子嘴角微弯,不咸不淡的说道。

    “嘿嘿!此次关于远古洞府的事情,可谓是轰动整个郡都啊,想来不少比较难缠的势力都会聚集到那藤甲城之中。我们若是想要获得好东西的话,恐怕联手才是颇为妥当。”粗犷男子双手抱胸,哈哈一笑的道。

    “联手自然是必须的,此次父亲大人本来就打算联合郡都三侯的势力,一起闯入远古洞府。至于郡都而来的势力都不值得一提,我们此次要面对的应该是远古洞府中的一些陷阱和机关。根据父亲大人的推演结果,此次前去的远古洞府虽说是残破的,但其洞府主人貌似是一个狠人,所以里面应该颇为危险。”

    紫袍男子目光微凝,语气颇为慎重的说道。

    “哦?远古洞府看来也不简单啊,不过越危险就表示着里面的东西越是珍贵,恐怕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粗犷男子许穆咧嘴一笑的道。

    “听说舍弟许昌和九郡主已是先一步到达藤甲城了,不知道他们是否已是找到了远古洞府所在的方位。不过此次倒也是有些奇怪,远古洞府这等上古遗迹,居然会出现藤甲城这种名不经传的小地方,这种低级城池我是从来都没听说过的。”

    紫袍男子正是幕秦侯的第九子,也就是九郡主的三哥,吕元华,同时也是紫金门的真正掌控者。

    “藤甲城地方虽小,不过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吧!”吕元华双目虚眯,说出了一句不着头脑的话语。

    “此话怎讲?看元华兄的意思,这藤甲城好像不一般?”许穆一怔,他倒是没想到吕元华竟是露出一丝慎重的表情。

    “实不相瞒吧!刚刚我感应到,紫金门居然被人破开了,我很难想象小小的藤甲城居然还存在着这种人物。”吕元华神色平淡,依然不咸不淡的说道。

    “哦?你的另一件高级灵宝?紫金门威力不弱吧,居然有人在紫金门的禁锢中,将其冲破?而且你就这么确认,冲破紫金门的就一定是藤甲城中人?”许穆挠了挠头说道。

    “哼!只要是郡都前来的势力,没人会不认得我的紫金门。我想还没人有胆子冒着触犯幕秦侯府的威严,而擅自打破我的紫金门。所以胆敢做出这种事情的,也就只有藤甲城中人了。”吕元华冷哼一声,淡漠的道。

    “若你所猜的不错的话,恐怕那打破紫金门的家伙要倒霉喽。”望着面前神色不对的吕元华,许穆幸灾乐祸的笑道。

    紫金门内,卓文望着面前的万化石碑,眉头微皱的道:“若是真如你所说的话,这万化石碑中储存着不少的好东西的话,那么九郡主应该早就将里面的东西取走了,那还轮到我们呢?”

    “小子,你知道万年前万化石碑为何会如此受到大宗派的青睐呢?其中一个原因便是我对你说过的,里面的空间近乎无限,可以储存大量的东西;而另一个原因则是保密,看到石碑表面的符号了没有,这些符号可是有讲究的,里面蕴含着打开万化石碑的密码。”

    “若是密码不正确的话,那么便是会触发石碑里的禁制,从而便会被石碑的禁制攻击。而且这些符号可都是以前那些宗派的宗主使出精血来封印的,其禁制中的力量可谓是惊天动地啊,恐怕即使是皇极境强者,也要被轰成渣,所以这石碑绝对没被人打开过。”

    小黑狗双腿一弹,便是从卓文的肩膀上轻巧的跃上了石碑顶端。

    “这么恐怖?难道这种封印你能解开?”卓文颇为希冀的望着石碑上的小黑狗,说道。

    “嘿嘿!本龙爷可是远古时代最为顶级的存在,万化石碑对本龙爷来说不在话下。”小黑双爪叉腰,颇为装逼的说道。

    “那就快点打开吧!不要磨磨唧唧了!”卓文直接无视正在装逼的小黑狗,迫不及待的说道。

    对于卓文的迫不及待,小黑颇为不悦,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准备打开万化石碑。

    只见小黑双爪微微一扬,旋即一抹黑光从其双爪之间倾泻而出,落在了石碑表面的莫名符号之上。

    呲呲!

    细微的声音传来,旋即卓文惊异的看见,在黑光的作用下,石碑表面的符号此时犹如活了一般,居然开始缓缓的蠕动了起来,仿佛许多小蝌蚪在扭来扭曲。

    随着符号的蠕动,这些符号居然在卓文奇异的目光下,缓缓靠近,最终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块人头大小的黑洞。

    “嘿嘿!看来本龙爷的解锁技术还没退步啊,想当年本龙爷可是靠着这门手艺,拜访了许多宗派的万化石碑……”说到这里,好像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小黑连忙住口。

    而卓文却是听得满头黑线,从小黑的话语中,卓文可以推断出,这家伙当年应该没少祸害那些宗派的宝库啊。

    “咳咳!小子,你就在外面等等,本龙爷进去搜刮搜刮,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小黑干咳了几声,对着卓文说了几句,便是火急火燎的进入了黑洞之中。

    望着石碑上只有人头大小的黑洞,卓文又是瞧了瞧自己的身形,意识到以他这样的身躯却是钻不了这个洞口,卓文才深叹一口气,放弃了进入石碑中的打算。

    不过好在卓文并没有等多久,小黑便是从里面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

    “真是不像话,这万化石碑到底是哪个宗派的啊?远古时代居然还有这么穷的宗派,真是气煞龙爷了。”钻出黑洞之后,小黑又是骂了一句,安静了下来。

    看小黑的表情,卓文也是料到这厮在里面收获不怎样,不过还是凑过去询问道:“你在里面到底找到了什么?不会是一无所获吧?”

    “那倒不是,只不过里面的东西还真的是少得可怜。”小黑再次骂了一句,小爪子一挥,一些零碎的东西便是散落一地。

    这些零碎的东西里,大部分都是一种颜色是墨黑色的晶体,除了这些晶体以外,卓文还在里面找到几株灵药,不过遗憾的是,这些灵药所散发的药力几乎没有,显然在漫长的时光中,灵药的药力也是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渐渐的消逝。

    除了墨黑色晶体和枯竭的灵药以外,卓文倒是从这堆东西角落看见了一枚玉简,信手将其拿起,卓文便是使用精神力探查玉简中的内容。

    不一会儿,卓文缓缓的睁开双眼,其目光中却是迸发出耀眼的精芒,口中喃喃自语道:“居然是精神秘技!”

    “精神秘技?不会吧,你小子的运气这么好,本龙爷随便一拿,就能够拿到一部精神秘技出来?”小黑也是听见了卓文嘴中的喃喃声,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惊异的神色。

    所谓的精神秘技,其实就是一种将无形的精神力,化为有形的攻击的一种技巧。

    精神秘技区别于精神锤炼法,可以说前者比后者要稀有数百倍,整个大陆中能够拥有精神秘技的奥术师,数量也是极为的稀有。

    而且这些拥有精神秘技的奥术师,基本都是有着家族传承下来的,并且绝不外传,正是由于这种规定,使得精神秘技在整个大陆显得十分稀有,能够拥有精神秘技的基本都是那些有背景的奥术师。

    而卓文现在居然能够获得这种即使是在奥术师当中,都是属于稀有的精神秘技,不得不说卓文的运气真的有些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