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围的议论声中,卓文也是知道那从甲板上下来的紫袍男子名叫吕元华,乃是幕秦侯第三子,听说实力已是达到了地王境圆满的境界,只差一步便是能够达到天王境了,此人的天赋即使是在幕秦侯府也算得上是天才绝艳之辈。

    而吕元华身旁的身材高大,背负长柄大刀的青年名为许穆,乃是郡都百川侯的长子,也就是那一直跟在九郡主身旁的许昌的大哥。

    身为百川侯长子,许穆更是有着继承百川侯的权位的资格,同时其天赋也是异常的恐怖,此人年岁比吕元华还要小上一岁,但其实力却是与后者相当,深得百川侯的器重和宠爱。

    两人身后则是跟随着一队身披厚重铠甲的卫兵,这些卫兵个个气息饱满,昂首挺胸,实力基本都在阳实境之间,其中的卫兵长的实力更是达到了人王境的程度,不得不说幕秦侯府所派出的卫兵也是藤甲城所有武者仰望的存在。

    “还真的够气派的啊,看来郡都三侯的势力果然不一般,此次进入远古洞府还得小心这几人了。”深深的望了广场上的吕元华和许穆,卓文低语几句,便是悄悄的离开了人群。

    神石广场中,吕元华和许穆两人神色倨傲,迎接着广场周围所有人的注目,缓缓的走下石梯,来到了九郡主三人身前。

    “三哥,你来的还真够慢的!都过去好几天了,你才姗姗来迟。”一道清脆的娇哼声蓦然传来,旋即一道倩影便是直掠而来,吕元华还未反应过来,便是感觉自己的右手被人抱住。

    低头望着身边那张犹如瓷娃娃般精致的面庞,吕元华脸上的倨傲也是消散,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丝宠溺和无奈之色。

    “你以为你三哥和你一样是大闲人啊,当时我手上还有不少的繁重任务需要处理呢?要不是父亲大人的命令的话,恐怕我到现在都空不出手来呢。”吕元华勾了勾九郡主挺翘的琼鼻,微笑的道。

    这番举动也是惹得后者黛眉微蹙,九郡主嘴角微微一翘,道:“既然三哥你已经来了,那就快点打开远古洞府吧!这几日灵雎可是去那天煞冥眼探查过了,已经确认远古洞府的确切位置,我想里面肯定有好玩的东西。”

    “哦?已经找到位置了么?”吕元华也是瞧见九郡主身后的灵雎点头,知道前者所说的应该没错,继续道:“父亲大人已是算过了,远古洞府外的禁制在一个月后才是最为薄弱的时候,所以打开远古洞府只能放在一个月后,而且永盛侯府的人还没到,此时我们不急。”

    “这样啊?”九郡主一听,便是有些无精打采了起来。

    此时许昌也是来到了九郡主身边,礼貌的对着吕元华行了一礼,随即便是来到许穆的身边,与之轻声交谈了起来。

    “九妹!为兄在三日前感应到紫金门好似被人击破了,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到底是什么人胆子如此大,居然胆敢击破本座的紫金门。”见到九郡主有些无精打采,吕元华忽然开口问道。

    “啊?那紫金门可能出故障了吧,这几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九郡主此时一听,犹如踩了尾巴的猫,整个人有些遮遮掩掩了起来。

    看着面前九郡主这般模样,吕元华却是眉头微皱了起来,从前者的表情他便是看出九郡主明显不太想提起此事。

    “紫金门拿出来给我看看。”吕元华一伸手,淡淡的道。

    “哦!”九郡主颇有些不情不愿的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紫金门,只是这块紫金门表面光华有些暗淡。

    嗖!

    吕元华手指一勾,紫金门便是飞射到他的掌心,望着掌心越发暗淡的紫金门,他的脸色却是越发的阴沉了下来。

    “哼!九道大门皆是被破,想要修复的话,至少也需要耗费本座三个月的时间。没想到藤甲城居然还有如此胆大包天的家伙,敢破本座的紫金门。九妹,到底是谁将紫金门弄成这样的?”吕元华脸色已是变得颇为难看,双目也是变得极其严厉了起来。

    而九郡主则是低着头,双手搅在一起,仿佛做错事的孩子一般,那对如水一般的眸子,此时已是氤氲着浓厚的雾气,看去颇有一种我见犹怜的娇弱,让人不忍心继续责骂。

    见到九郡主这幅模样,吕元华却是忍不下心了,微叹一口气,正打算说几句好话,不去追究紫金门的事的时候,那一直站在许穆身边的许昌忽然开口说话了。

    “三爷!我知道是谁破坏了紫金门。”

    “哦?你知道,说说看。”吕元华忽然兴趣盎然的望着许昌道。

    “许昌,你敢说出去?你信不信本郡主以后不理你?”九郡主忽然偏头,狠狠的瞪着许昌,冷冷的道。

    被九郡主这么一说,许昌倒是话语一滞,不过他的目光中却是充斥着一丝嫉妒和恼怒。

    一想到九郡主缄口不言是为了卓文那家伙,许昌心里就十分不舒服,他是第一次看见九郡主第一次对一名男子如此袒护,这让的他心中妒火冉冉而生。

    “九妹,你别插话。”吕元华狠狠的瞪了九郡主一眼,随即平静的望着许昌说道:“你继续说。”

    微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许昌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是一个叫卓文的少年干的,紫金门便是被那家伙破坏掉的。”

    “卓文?我根本就没听说过。”吕元华颇为疑惑的说道,在他看来能够破掉紫金门的起码也是赫赫有名的武者,不过卓文这个名字他却是没有丝毫印象。

    许昌也没有隐瞒,开始将关于卓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其中还包括名额之争的一些事情,许昌对于卓文可没有什么好感,诉说过程或多或少的将其事迹抹黑了一部分,这让的九郡主颇为气恼,不过有吕元华在,她也不好发作。

    而吕元华一开始倒也没怎么在意卓文这个名字,毕竟这名字他根本就没听说过,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无名之卒而已。

    不过随着许昌的诉说,吕元华却是越听越吃惊,虽然许昌在诉说中故意抹黑卓文,不过吕元华可是幕秦侯之子,可不是那般好糊弄的,以他的头脑,瞬间便是能够判断出许昌话里那些是正确的,哪些是故意抹黑的。

    而原本毫无兴趣的许穆,在听到许昌说道卓文仅仅只是十六岁少年的时候,前者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惊色,若是真的如同许昌所说,那击破紫金门的竟然是一名十六岁的少年?

    “有意思,没想到藤甲城这种小地方,居然还会出现这样的一位天才!而且听你所说,这小子狂的没边,竟然三番两次的拒绝了九妹的邀请么?我倒要见识见识这狂妄的小子到底怎么样?”吕元华嘴角露出一丝残热的弧度,嘿嘿冷笑的道。

    望着吕元华嘴角残忍的笑容,九郡主内心一突,她知道卓文那家伙要倒大霉了,连忙说道:“三哥,紫金门的事情也是因我而起,这件事根本与卓文毫不相干。”

    “九妹,你不用说了,我只是想去见识见识那狂妄的小子而已,又不会动手。”吕元华嘿嘿一笑,其嘴角所露出的残忍笑容,已经预示着他所说的不动手八成不靠谱。

    “反正现在无事,去卓家看看那小子吧!”说着,吕元华便是脚掌一踏,整个人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望着已是消失的吕元华,九郡主则是一跺脚狠狠的瞪了许昌一眼,也是朝着卓家直掠而去。

    “有些意思,二弟,我们也去看看热闹吧。”许穆嘴角扯起一丝弧度,也是脚掌一踏,消失在了原地。

    灵雎望着消失的几人,微微一摇头自语道:“卓文这小子要倒霉了,被三爷盯上的人可都没什么好下场啊。”

    语毕,灵雎也是消失在了原地。

    对于吕元华几人的对话,身为主人公的卓文自然丝毫不知情,若是他知道的话,恐怕就不会如此优哉游哉的进入交易会所了。

    交易会所的一处宽大阁楼中,卓文和仓木大师相对而坐。

    望着面前笑容满面的仓木大师,卓文颇为疑惑的问道:“仓木师傅,你这次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呵呵!你小子的天赋还真的是有些恐怖啊,这才几岁啊,就已经是二品奥术师了。当初老夫原本是想要等你达到一品奥术师时,就传授你关于炼制元晶的技术,但没想到的是,这一眨眼功夫你就直接窜到了二品,这确实我没有料到的。”仓木大师捋着长须,满脸笑容的道。

    “炼制元晶的技术么?”卓文一听,顿时目光中精芒一闪。

    奥术师最大的作用可不仅仅只是精神力攻击,而是利用精神力制作元晶这种拥有着诡异力量的晶体,正是这种技术才使得奥术师的地位如此崇高。

    其实卓文早就想要学习了,不过碍于面子,不太好开口询问,现在仓木大师主动开口,卓文倒是精神抖擞了起来。

    “以你现在二品精神力的强度,若是学会了炼制元晶的技术的话,可以直接制造出二品元晶了,到时候为师就带你前往奥术公会进行测试,这样你就能够成为正式的二品奥术师,到那时候,你就能够享受到不同以往的待遇。”仓木大师呵呵一笑道。

    卓文一听,目光深处顿时掠过一丝精芒,其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