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术公会,乃是一个十分神秘而又强悍的组织势力,这股势力的成员基本都是奥术师所组成,势力几乎遍布整个天铠大陆,其分布之广即使是东土主宰者青龙殿都是比不上。

    不过由于奥术师数量实在过于稀有,所以即使奥术公会遍布整个大陆,但个体数量实在太过于稀少了,对上青龙殿这等庞然大物却有些力有未逮。

    不过奥术师的优势可不是在这点上,而是那恐怖到极点的人脉,无论是高等级的元晶还是强大之极的元阵,这两种可都是战争利器,无论是哪个势力,可都是无法拒绝。

    毕竟奥术师随意布置的高级元阵,那等威力都是以一敌千的,所以没有哪个势力会拒绝元阵这种强大的武器。

    而想要得到元阵,自然是需要和奥术公会打好关系,所以虽然奥术公会人数十分稀少,但其影响力恐怕比青龙殿还要广的许多,不少强大的势力可都是受过奥术公会的恩惠。

    在这种影响力之下,即使是青龙殿都是不敢随意动奥术公会。

    青玄皇朝地域广阔,其中倒是分布了许多奥术公会的分布,而在幕秦郡内,距离藤甲城不远处的一座超级城池便是有着一座奥术公会分部。

    “卓文,断岩城乃是距离藤甲城最近的超级城池,那里面便是有着一座奥术公会分部,实话跟你说,那里的分部部长可是老夫师兄,等你对于元晶的知识学有所成之后,老朽就带你去那里测试,以你的天赋绝对会受到公会的重视的。”

    仓木大师说到这里,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自豪之色,就连卓文也是听得心中颇为触动,听了仓木大师的介绍之后,卓文也是再一次发现奥术师的影响力居然会达到这种地步,这也让得卓文对于元晶的炼制充满了渴望。

    “这玉简中乃是介绍元晶以及元阵的基础知识,你可以先回去看看,明日开始你就到老夫这里学习炼制元晶吧,在老夫看来,以你的资质,应该短时间内就能掌握炼制元晶的秘诀才对。”仓木大师说着,便是从袖中取出一枚玉简,随意的抛给卓文说道。

    卓文一把接过玉简,神色中也是难掩激动,元晶的强大威力和丰厚的利润早就让得卓文颇为眼馋,现在能够正式学习元晶之法,即使是卓文内心也是颇为不平静。

    咯吱!

    紧闭的房门忽然被打开,随即一道倩影便是急匆匆的进入了房间内。

    房间内的两人也是开门声给惊醒,不过当两人看见来人的面貌之后,才轻吁了一口气。

    其中仓木大师略微有些不悦的望着面前的身影,说道:“古月,你怎么也不敲门,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进来了?”

    此时古月香汗淋漓,她一进来便是直奔卓文,二话不说便是拉住卓文的手,说道:“卓文,你果然在这里,快跟我走!现在你马上逃离藤甲城,越远越好。”

    卓文被古月的话语弄得有些糊涂,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了?我为什么要逃?”

    古月此时也是缓过了气,随即认真的说道:“幕秦侯的第三子吕元华此时正在卓家找你呢,好像是因为你将他的紫金门损坏掉了,所以前来找你麻烦了。你听我说,吕元华此人性格残忍,反复无常,若是让他找到你的话,恐怕你就有危险了。”

    卓文一怔,旋即双手紧紧抓着古月的肩膀,喝道:“你说吕元华前往卓家了?不好了,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吕元华此人反复无常的话,若是他在卓家找不到我的话,恐怕我们卓家就危险了,现在我要赶快赶回去。”

    说着,卓文便是展开身法,猛地朝着外面直掠而去。

    “卓文!你回去根本就是送死。”瞧着逐渐离去的背影,古月一跺脚娇声喝道。

    而仓木大师则是眉头紧蹙,他也是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若是真如古月所说的那样的话,卓文此次回卓家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

    身为卓文的师傅,仓木大师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喃喃自语道:“那吕元华桀骜不驯,恐怕很难以理服人,看来还是要用到老朋友的东西了,老夫绝不会让卓文有事的。”

    说着,仓木大师顿时释放出精神力,强大的精神力顿时让得他悬空而起,随即便是化作了一道黑影,猛地朝着门外直掠而去,现场只留下干瞪眼的古月愣在当场。

    卓家上空,巨大的乘龙号静静的悬浮,一股强烈之极的气势顿时压迫下来,甲板之上吕元华几人静静的站着,面色倨傲的俯视着下方的卓家众人。

    此时卓家演武场已是聚集了所有的人,几乎所有的卓家族人都是聚集在此地,面露迷惑之色的抬头望着上空的巨大龙头大船。

    他们也都认得这艘龙头大船乃是幕秦侯府的乘龙号,只是让的他们疑惑的是,幕秦侯府的人为何会找上他们小小的卓家呢?

    卓家人群中,很快一位双鬓花白,面色庄严的老者走了出来,其所过之处,卓家族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路,而这位老者正是卓家家主卓向鼎。

    卓向鼎来到人群前方,仰头望着上方的乘龙号,一拱手,朗声道:“鄙人是卓家现任家主卓向鼎,不知道幕秦侯府的几位大人,来我们卓家到底有何事?”

    望着庞大之极的乘龙号,以及乘龙号甲板上面色倨傲的吕元华等人,卓向鼎心中顿时浮现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幕秦侯府这等庞然大物可不是他们卓家可以比的,不客气的说,幕秦侯府只需要动一动手指便是能让藤甲城烟消云散,那么更不用说仅仅只是小小的卓家了。

    “这下方便是卓家,如此一群乌合之众都能够称之为家族?还真是笑掉了本座的大牙了。许昌你说的那破掉紫金门的卓文就是出自这种家族的,你觉得这样的家族能够培养出一名能够冲破紫金门九道大门的天才?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吕元华望着下方的卓家族人,冷笑一声的道。

    许昌有些紧张的擦了擦额前的汗,连忙赔笑道:“三爷,我可不敢欺骗你。那卓文确实是破了紫金门,当时灵雎大人也在场呢,不信您可以去问他。”

    “哦?灵雎,许昌所说的是真的么?”吕元华偏头望着后面一言不发的灵雎问道。

    “确实如此。”灵雎一拱手,答道。

    “那倒是有些奇怪了,这卓家的家主也仅仅只是人王境小成的境界,这样的家族所培养的那个卓文,天赋真的有那么恐怖吗?”吕元华嘿嘿一笑的道。

    “三哥!我们没必要专门对付卓家啊!那卓文的天赋确实很强,此人以后定然是一位至强者,即使我们幕秦侯府无法将其收入麾下,那也可以与其打好关系,这样等其成长起来后,我们幕秦侯府也能有好处的。”九郡主一咬牙,颇有些不是滋味的道。

    原本她是不想闹大的,但现在事态发展却是事与愿违。

    “九妹,你不必说了!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紫金门乃是父亲大人赏赐给我的灵宝,我可不想让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损坏掉,而且我还得花费精力将其修复,这等损失可不能就这样算了。”吕元华一挥手,冷哼的说道。

    说完之后,吕元华目光望着下方的卓向鼎,淡漠的说道:“你们卓家是不是有个叫卓文的少年?现在叫那小子出来,本座有些事情想要与他讨教讨教。”

    吕元华此话一出,下方的卓家族人顿时纷纷变色,他们没想到这些幕秦侯府此次过来居然是为了卓文。

    卓向鼎一怔,旋即眉头却是紧蹙了起来,他能够感觉到刚才说话的人语气略微有些不善,他知道幕秦侯府此次来人应该是来者不善。

    “父亲!怎么办?此人好像是幕秦侯第三子吕元华,不知道他找卓文有什么事情?”卓文大伯卓悲天忽然来到卓向鼎身边,轻声道。

    “此人来者不善,此次找卓文恐怕不是什么好事!还好卓文今日一大早就已经出门了,所以我们万万不能将卓文的情况说出去。”卓向鼎也是低声说道。

    “怎么不回话了?实话与你们说吧,你们家族的卓文,将本座的一件喜爱的灵宝弄坏了,所以现在本座心情很差。而本座心情一旦变差了,那么做出什么事情来,就连本座都无法预料,所以你们最好还是交出卓文。”

    说到这里,吕元华语气蓦然加重了起来:“若是你们不交的话,你们卓家就给那小子陪葬吧。”

    吕元华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了下方卓家族人的恐慌,所有人脸上皆是浮现出恐惧之色。

    乘龙号上的人数并不多,但实力都是异常的强大,卓家族人不少人都是发现乘龙号上有好几个实力比卓向鼎这个家主都要强大好多,而且那些排列在吕元华身后的卫兵实力基本都在阳实境以上。

    这样的势力和实力,对上卓家所有族人也都是碾压般的结果,若是开战的话,他们卓家无疑是被屠戮的一方,而最终结果无疑就是被灭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