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乘龙号上虎视眈眈的吕元华几人,卓向鼎只得硬着头皮,上前一拱手道:“这位大人,卓文确实是我们卓家的弟子。不过他年岁不大,修为不高,应该不可能有能力摧毁大人的灵宝才是,或许是大人你认错了吧。”

    吕元华目光微凝,冷冷的说道:“老头,你也不需要狡辩了,本座口中的卓文就是一名十六岁的少年,本座明确的告诉你,我要找的人就在你们卓家,今日若不交的话,你可不要怪本座无情了。”

    卓向鼎脸色一白,目光闪烁一番,一丝狠意从其脸庞闪过,卓文乃是他们卓家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天才,而且卓家能够发展到今日这种繁盛程度,从某种意义上,基本都是卓文的功劳,所以卓向鼎是不可能会交出卓文的。

    “父亲!我们该怎么办?”卓悲天和卓鼎天两人皆是来到卓向鼎身旁,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老夫是不可能交出卓文的,看来此战避免不了了。老二,待会儿有机会你偷偷溜走,前往交易会所,卓文就在那里,你带着他速速离开藤甲城吧。我们卓家是避不了此劫了。”卓向鼎低声吩咐了卓鼎天几句,旋即挺直脊梁,凛然不惧的望着上空的吕元华。

    吕元华双目虚眯,望着下方凛然不惧的直视着自己的卓向鼎,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嘿嘿的道:“看来是不交喽!听说你是那卓文的爷爷,不知道本座将你杀了的话,那卓文是否也选择不现身呢?”

    说着,吕元华瞥了一眼身后一队卫兵,对着站在最前面的卫兵长说道:“刘胜,杀了这不知所谓的老不死。”

    刘胜大约三十多岁,面色刚毅,身穿巨型的厚重铠甲,此人修为在人王境圆满之境,乃是此次吕元华带来的直系下属,统率甲板上的全部卫兵。

    “是!”刘胜单膝而跪,右手轻轻按在胸口,一丝不苟的说道。

    说完,刘胜丝毫不拖泥带水的纵身一跃,犹如流星一般猛地朝着下方坠去。

    轰!

    强大的冲力直接在地面砸出了一个巨型深坑,刘胜缓缓的从深坑内步出,面色淡漠的望着卓向鼎,冷冷的说道:“无知小人,居然胆敢违抗三爷的命令,杀无赦!”

    语罢,一股强大的气息顿时从刘胜体内爆发出来,随即一轮巨大的阴阳轮从其背后虚空冉冉而生,强大的气魄甚至连空气都是凝固了。

    “人王境圆满武者?”望着刘胜体内强大的气魄,卓向鼎目光一凝,面色难看的自语道。

    “老二,记住老夫的话,老大,随我一起迎敌!此刻我们多拖延一刻钟,卓文也就安全一分。”卓向鼎面色一沉,便是从乾坤袋中取出重力塔。

    右手一挥,强大的元力顿时输入重力塔中,而重力塔也是猛地鼓胀了起来,化作了数十丈巨型塔楼。

    “恩?居然是中级灵宝,真是没想到这小小的卓家竟然还拥有这等灵宝,这还真是让本座有些吃惊呢!”甲板上,吕元华盯着下方巨大的楼塔,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不过即使拥有中级灵宝,这卓向鼎也不可能是刘胜的对手!”吕元华很快便是恢复了瓶平静,阴冷的道。

    下方,刘胜也是颇为惊异的望着悬浮在面前的巨大楼塔,显然他也是没想到藤甲城一个小小的家族中,居然会拥有中级灵宝,不过这丝惊异只是存在一霎那便是烟消云散。

    “看来不能小觑你了,不过即使你拥有中级灵宝,对我来说也只是一招的事情,因为……”

    说着,刘胜猛地向前一踏步,一杆黄金长枪便是被他从乾坤袋中掏了出来,双手指尖猛地一拨动,长枪便是呈现螺旋状旋转了起来,一道金芒猛地闪掠而出。

    “因为我也有中级灵宝,所以此局的你已是注定输定了,而输了的代价就是……死亡!”

    砰!

    脚掌猛地一踏地面,刘胜手持黄金长枪,整个人犹如蛟龙一般,步伐连动,瞬间便是来到了卓向鼎的上方。

    右手紧捏枪尾,左手微微一松,长枪便是犹如疾驰的鞭子一般,猛地对着卓向鼎甩了过去。

    呼呼!

    强大的力道,就连空气都仿佛撕裂了一般,发出急促的气爆声,而黄金长枪则是化作了金色的鞭子瞬间的到达了卓向鼎的上空。

    望着急速而来的枪影,卓向鼎脸色剧变,双手元力凝聚,随即向里合拢,其上空的重力塔顿时黑光闪烁,一股巨大的重力顿时浮现在其身体周围。

    而枪影在进入他身体一丈左右,便是受到这股重力的影响,速度猛地下降,而卓向鼎则是颇为从容的避过这道枪影,右手一缩,巨大的重力塔顿时犹如陨石一般,朝着不远处的刘胜猛砸过去。

    “竟然能够控制重力,倒是颇为奇异的灵宝呢?”刘胜颇为奇异的望着速度减缓的枪影,随即右手一挥,黄金长枪金芒迸射,狠狠的撞在了重力塔之上。

    轰隆!

    剧烈的声音凭空炸起,其碰撞的余波甚至将下方多处地面砸出了巨大的坑洞,气浪随着挟裹着灰尘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仿佛飓风一般风卷残云。

    铿!

    一声轻微的脆响蓦然响起,旋即卓家族人便是发现,虚空之上原本对峙相碰撞的重力塔和黄金长枪中,重力塔居然猛地一颤动,其表面的光华竟是迅速的暗淡了下来。

    噗嗤!

    卓向鼎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蓦然一白,整个人便是犹如凋零的落叶一般,猛地朝着后方倒飞而去。

    “果然与人王境圆满的武者差距很大啊!此人的实力比那柳城殇还要强上许多啊,不过老夫也不会就此认输的。”

    半空之中,卓向鼎强行一扭腰身,强忍着体内伤势的反噬之力,猛地催动元力欲要控制那同样倒飞的重力塔阻拦越加接近的刘胜。

    不过当他使用意念控制重力塔的时候,却是惊骇的发现,重力塔居然没有丝毫的反应。

    “怎么回事?怎么重力塔没有一点反应?”疑惑间,卓向鼎猛地一偏头,朝着重力塔所在的方向望去。

    只见原本一直站在甲板上的吕元华,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重力塔上方,此时吕元华右手拿着一个碗状的灵宝,一股极强的吸力从碗状灵宝中传出。

    在这股吸力之下,重力塔竟然一时之间无法动弹,即使卓向鼎意念控制也根本无法奏效。

    “卓家老头,你这灵宝倒是有些意思!反正你也是将死之人,所以这重力塔本座就收下了。”吕元华冷冷的望了卓向鼎一眼,旋即右手打出一道法决,其手中的碗状灵宝的吸力顿时激增,而重力塔也终于是在这股吸力之下,彻底的被碗状灵宝吸了进去。

    噗!

    眼见重力塔被收,卓向鼎怒火攻心,双目赤红,睚眦俱裂,竟是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吕元华,还我灵宝!那是我们卓家祖上传下来的信物。”卓向鼎此时犹如疯了一般,竟是不顾身上的伤势,猛地朝着吕元华的方向直掠而去。

    重力塔虽说仅仅只是中级灵宝,但却是卓家祖上流传下来,作为卓家家主的信物,对于卓家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卓向鼎身为卓家家主,是不可能让重力塔落入他人之手。

    “哼!不自量力的蝼蚁,本座既然拿了你的灵宝,那也是看得起你!”吕元华淡漠的瞥了卓向鼎一眼,带着碗状灵宝重新回到了乘龙号的甲板之上。

    而卓向鼎在掠出十几米的时候,一道金芒便是拦住了前者的去路,刘胜淡淡的望着面前狼狈之极的老者,冷淡的道:“胆敢冒犯三爷者,杀无赦!”

    说着,刘胜右手紧捏长枪,猛地一甩便是狠狠的击打在卓向鼎的胸膛之上,在这股长枪的力量之下,卓向鼎再次倒飞而出,在地上擦出十几米的凹陷之后,才堪堪的停了下来。

    此时,卓向鼎十分的狼狈,全身衣服破破烂烂,头发蓬乱,脸上也是沾满了血污,双眼更是暗淡了下来。

    “父亲!”卓悲天脸色猛地一变,便是来到了卓向鼎的身边将其扶起来。

    “家主!”

    “家主!”

    “……”

    而演武场上的卓家族人,在见到卓向鼎被打得如此狼狈,脸上皆是露出一丝恐惧之色,不过却没有一人退缩,反而一群人围在卓向鼎的身前,目光敌意的望着不远处的刘胜。

    “真是无知的一群人,这就是你们不愿告知卓文下落的下场,不过既然你们一心求死的话,那我就成全你们吧!”望着挡在卓向鼎的一群卓家族人,刘胜嘴角露出一丝不屑。

    “金龙枪决!”

    说着,刘胜便是将手中的长枪一抛,右手猛地一推枪尾,黄金长枪在前者元力的支持下,竟是化作了数十丈的巨大枪影,炽烈的金芒遍布枪身仿佛金龙一般,划破虚空朝着前方卓家族人直掠而去。

    “还真是一群硬脾气的人呐!不过硬脾气的人都是活不长久的,而这卓家便是最好的例子。”吕元华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淡淡的说道。

    其身旁的九郡主俏脸上露出一丝不忍,她没想到仅仅因为一件可以修复的灵宝,她的三哥居然就要灭掉对方的家族。

    “嘿嘿!卓家完蛋了!”许昌意味深长的说道。

    嗖!

    长枪化作长空,在其即将到达卓向鼎上空的时候,一颗微不足道的五彩能量团划破虚空,最终轰在了金色长枪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