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瞬间便是被卓文砸入深坑内的刘胜,甲板上的吕元华等人皆是目光一滞,他们也是没想到已是人王境圆满的刘胜竟然瞬间被弄得如此狼狈。

    而演武场上的卓家族人,则是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刘胜到底有多强,他们刚才可是切切实实的见识过的,毕竟就连拥有中级灵宝的卓向鼎都不是其对手。

    但现在,那刚才还强悍无比的刘胜,此时居然被眼前的少年,一招给打趴下了,这种结果顿时让得不少的族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但更多的却是目光中充满狂热的盯着那俏立在远处的挺拔身姿。

    “看来老夫还是有些小看了卓文!”在卓悲天的搀扶下,卓向鼎也是看见了刚才那震撼人心的一幕,望着卓文的背影,他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骄傲之色,因为眼前那少年就是他卓向鼎的孙儿。

    “该死的小子!我要你死。”一道嘶吼之声顿时从巨坑之内汹涌而出,随即刘胜挣扎的欲要从巨坑之中出来。

    不过卓文可不会给刘胜任何机会的,他很清楚,刚才他能够侥幸得手全靠刘胜没将他放在眼中,所以没有防备卓文忽然释放的精神力攻击。

    若是刘胜早有防备的话,恐怕卓文是很难得手的,那么也就没有卓文刚才的那一系列攻击了。

    轰!

    刘胜一拳轰破地面,面目狰狞的盯着前方的少年,口中更是发出犹如野兽般的嘶吼,随即脚掌猛地一踏,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般,朝着卓文直掠而去。

    就在刘胜即将接近卓文的时候,他惊愕的发现后者嘴角竟是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旋即刘胜便是清晰的听见卓文的声音在其耳畔响起。

    “我的精神力攻击可是比其他奥术师不同哦,因为我的精神力拥有两份,所以存在于你眉心处的还有一道精神力还没触发!”

    刘胜双目猛地一突,瞳孔在这一瞬间缩成了针状,随即他蓦然发现耳畔处不知何时,竟然开始发出一丝尖锐的耳鸣,这一瞬间他头痛欲裂,竟是在距离卓文一米左右,再次停顿了下来,而目光也是瞬间变呆滞了起来。

    “此次你输就输在大意之上,若是你对我有所防备的话,便不会被我的精神力趁虚而入,但是现在嘛,你死定了!”轻轻呢喃一句,卓文的目光顿时变得凌厉了起来。

    随即卓文手法熟稔的启动冰炎圣符,迅速融合出了一颗能量四溢的冰火爆,在刘胜清醒过来的刹那,卓文手中冰火爆毫不客气的对着刘胜的躯体丢了过去。

    轰隆!

    巨大的爆炸声,汹涌响起,随即这片空间犹如无数烟花释放一般,迸射出无数的光华,巨大的波动甚至在演武场之上掀起了剧烈的罡风,仿佛无数刀刃一般撕裂一切所在范围的物体。

    砰!

    当光华逐渐敛去,一道身影犹如折翼的蝴蝶一般,猛地倒飞而出,最终在百米开外猛然坠落,在厚实的地面狠狠的砸出了一个巨坑。

    噗嗤!

    躺在巨坑内,刘胜全身上下鲜血淋漓,狼狈之极,其身上厚实的铠衣此时已经四分五裂,露出了里面伤痕累累的伤口。.

    蹬蹬蹬!

    缓缓的走到巨坑面前,卓文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仰躺在坑内的刘胜,脸上满是冷漠之色。

    “我说过你见不到明日的太阳,现在我说到做到。”卓文右手一伸,便是毫不客气的捏着刘胜的脖子,将其提离地面,随即面朝着乘龙号上的吕元华冷冷的道。

    刘胜满脸血污,头发蓬乱,此时还不断的咳血,目光神采暗淡,显然其身上的伤势颇为严重,此时被卓文单手提在空中,苍白的脸颊已是涨红了起来,目光中更是露出一丝屈辱之色。

    想他堂堂的人王境圆满武者,同时还是幕秦侯府卫兵队长,此时竟然败在一名乳臭味干的小子手中,他高傲的尊严无疑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望着刘胜被卓文单手提起,毫无反抗之力,现场再次寂静了下来。

    无论是演武场的卓家族人还是乘龙号上高高在上的吕元华等人,皆是目光投射向卓文身上,一时之间现场气氛顿时变得诡异无比。

    “卓文!我一定会杀了你,杀了你!”刘胜此时双目赤红,状若疯魔,被一名乳臭味干的小子单手提在手中,已是严重践踏了他的尊严,所以刘胜此时也是丧失了理智,疯狂的咆哮道。

    “是么?既然你这么想要杀我,那么我也不可能会放虎归山,所以我只好先将你杀死了。”卓文目光顿时阴寒了下来,右手微微一用力,顿时惹得刘胜干咳不已。

    “住手!卓文,刘胜乃是本座麾下卫兵长,若是你胆敢杀死他,你还有你们卓家本座都不会放过的。”吕元华一脸惊骇,他也是发觉了卓文眼中的那丝阴狠之意,恐怕是对刘胜动了杀意。

    刘胜算得上是他为数不多的心腹,同时也是他的得力干将,他可不想因此而失去这员大将。

    “卓文!快住手,现在没必要将事情闹大,不然到时候真的闹得不死不休,那就真的没必要了。”九郡主此时忽然开口道,凝望着下方的少年,九郡主美眸满是复杂之色,事情发展到这等地步,即使是她也是没预料到。

    “咔擦!”

    一道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倏地从刘胜脖颈中传来,而刘胜的脑袋,突然诡异的往后垂了垂。

    所有人皆是一脸骇然,不可置信的望着将刘胜脖子捏碎的卓文。

    全场落针可闻!

    当着所有人的面,卓文一脸冷漠,猛力甩手,将刘胜的尸体,直接扔了出去。

    “啪嗒!”

    刘胜的尸体,恰好落在吕元华身前三米处,脑袋诡异的扭曲着,双目圆瞪,死不瞑目。

    冷冷的瞥了一眼处于呆滞中的九郡主,卓文淡漠的说道:“郡主说的倒是好听,在吕元华出手欲要灭我卓家之时,已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当这刘胜出手的时候,敢问郡主可曾出言制止?现在看见自己人生命受威胁了却是出言制止,是不是太过于偏袒了?”

    九郡主一听,双颊顿时涨红了起来,一对粉拳紧紧捏着,如水般的眸子竟是噙着一丝雾气,却是出奇的没有反驳。

    她知道造成今日这样的局面,归根到底皆是她的责任,若是当初她没有取出紫金门与卓文打赌的话,就不会有今日的这般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卓文,你成功的惹怒了本座!居然敢在本座面前杀本座的卫兵长,今日本座不杀你,我就不姓吕。”吕元华双目充盈着愤怒和阴寒,望着卓文一字一句的说道。

    当其最后一个字吐出之时,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蓦然从吕元华体内爆发出来,这股气息远超刘胜,仿佛千丈大山一般,猛地对着卓文镇压而去。

    “哼!”威压临身,卓文脸色大变,闷哼一声便是连退十几步,望着乘龙号那神色冰寒的吕元华,卓文惊骇的道:“地王境圆满?”

    而在卓文惊呼出声的刹那,演武场卓家族人也纷纷脸色大变,惊骇的望着乘龙号那道高高在下的身影,以及这道身影所释放出来的那股几乎让人窒息的气息。

    “嘎吱!”

    在这等强悍的气息威压下,卓文膝盖骤然一弯,旋即他眼瞳赤红,硬生生抵抗着那股压迫,全身骨骼,不断的发出那种如受重压的嘎吱之声。

    “还真是硬骨头!”

    见卓文竟然能够在他的气息压迫下未曾下跪,吕元华目光中的寒意更盛,而那股气息压迫却是越来越强,甚至,连卓文所站的那块地面,都是碰的一声,被生生的压爆。

    卓文体内元力疯狂运转,死死的抵御着那种让得他动弹不得的气息压迫,到的现在,他方才彻底明白,人王境与地王境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现在的卓文,即使加上身上冰炎圣符的底牌,满打满算也就只能媲美一般的人王境武者,而刘胜之所以如此简单的被他解决,那也是由于他的精神力出奇制胜,再加上刘胜对他轻视没有防备,从而吃了大亏。

    此次他算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地王境武者的实力了,这股压迫的让人窒息的气息,即使是卓文也是心中暗暗的吃惊。

    “小子!需要本龙爷帮忙么?借用复灵骨花,本龙爷灵魂本源也是恢复了不少,现在借你一点力量自然也可以。”脑海中小黑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先不必出手,我要看看现在我与地王境武者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若是真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的话,那也只能靠你了,但现在不行!”一丝丝汗水自其额前流下,卓文目光坚定的道。

    他知道两年后的元气塔之争,如同吕元华这样的年轻高手,一定有着不少,所以卓文想要见识见识他与吕元华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真是倔强的小子啊!不过也随你,能够多经历这种困境,对你来说未必不是坏事。”脑海中传来小黑无奈的声音。

    “还不跪下么?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去死吧!”吕元华目光闪烁不已,随即一咧嘴露出一排森白的牙齿。

    右手朝下轻轻一拍,一张巨大的金色手掌顿时从天而降,随即狠狠的击打在了少年的头顶处……&26825;&33457;&31958;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