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一道身影犹如流星一般直掠而来,最终在演武场上空停顿了下来,抬起头望着吕元华说道:“吕公子,还请手下留情,卓文乃是我们奥术公会的成员,看在我们奥术公会的面子上,希望吕公子放过卓文。 ”

    这道身影身材颀长,两鬓花白,白色长髯随风飘荡,竟是紧随卓文而来的仓木大师,而且此时仓木大师身上穿着黑白相间的长袍,在长袍的胸口处有着三条金色的条纹,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卓文目光微凝,仓木大师此时身上的长袍,乃是正是奥术师的制服,只有通过奥术测试的奥术师,便是能够获得奥术公会颁发的这件特殊长袍。

    这种长袍可不是普通的衣服,乃是一种特殊的灵宝,其防御力几乎不弱于武者自身凝聚的铠衣,甚至其功效还要更加丰富,而长袍胸口的条纹则是代表着奥术师的等级,仓木大师长袍上绘制的乃是三道条纹,那么便是三品奥术师。

    “三品奥术师?”吕元华目光微凝,也是注意到仓木大师长袍上的条纹,眉头随之皱起,继续道:“此子虽说有着不弱的精神力,不过若说他是奥术公会的成员的话,那便是要拿出相应的证明才行,毕竟口说无凭。”

    望着悬浮在上空的仓木大师,卓文也是知道他过来是帮自己解围,只是他确实有些困惑的是,仓木大师仅仅只是三品奥术师,恐怕吕元华很难会给他面子才是,若是一名四品奥术师过来的话,吕元华倒是有可能会给面子,而三品奥术师则是不够。

    不过当卓文听到仓木大师提到奥术公会的时候,他便是明白了前者的打算。

    幕秦侯府乃是幕秦郡最为强大的实力,无论是卓家还是藤甲城根本就得罪不起这样的庞然大物,而唯一能够让幕秦侯府忌惮的也只有最为神秘的奥术公会了。

    卓文没记错的话,仓木大师好像就是奥术公会的成员,只是让得卓文不解的是,他还没见过奥术公会,更没有经过奥术测试,现在的卓文,应该还不算是奥术公会成员才是。

    不过仓木大师既然开口了,卓文就知道前者必然有后手。

    果然,在吕元华问话出口后,仓木大师便是从乾坤袋内掏出了一块玉牌,淡淡的道:“吕公子还认得这玉牌么?”

    “恩?这是……断岩城奥术公会的副会长身份玉牌?你一个小小的三品奥术师,怎么会有这种玉牌?”吕元华瞳孔一缩,好似认出了仓木大师手中的玉牌,不由得惊骇的道。

    “吕公子就不必管这块玉牌是怎么来的?既然这块玉牌在老夫手中,那么老夫便是代表着断岩城奥术公会副会长,既然身为副会长,任命一位奥术师成为公会成员的这种权力还是有的。”

    说到这里,仓木大师忽然停顿了下来,泛着精芒的目光直视着吕元华,淡漠的道:“还是说,吕公子宁愿与我们奥术公会为敌,也要就地击杀卓文呢?身为幕秦侯府的子嗣,吕公子应该很清楚,若是无缘无故杀害一名正式奥术师会承担怎样的后果吧?”

    吕元华闻言,面色一滞,脸色顿时变得颇为难看,他知道现在事情一旦扯到奥术公会的话,即使是他是幕秦侯的直系子嗣,恐怕都变得复杂和难办了起来。

    “卓文,你的运气还真的不错!竟然能够和奥术公会扯上关系。今日本座就暂且放过你,不过听说两年后你也要参加元气塔之争吧,两年后我们再见,到那时候或许就没有人可以庇护的了你了。”

    再次瞥了一眼仓木大师手中的玉牌,吕元华知道今日欲要灭掉卓文是不太可能了,只得冷哼一声,便是带着九郡主几人离开了卓家。

    而九郡主则是在临走前,再次瞥了一眼,其目光中满是复杂和一丝歉疚之色。

    望着最终选择离去的吕元华等人,卓文以及卓家族人也是轻吁了一口气,卓文知道虽然他还有着小黑的力量可以借用,不过即使他依靠小黑的力量击杀吕元华,最后只会让他得罪整个幕秦侯府。

    以他现在的实力以及根基,对于幕秦侯府来说根本就犹如蝼蚁一般,幕秦侯府想要捏死他和他的家族根本犹如捏死蚂蚁一般容易。

    “实力还是太弱了!这一次要不是仓木大师利用奥术公会解围的话,恐怕我真的要和吕元华开战了!而这一战无论是输还是赢,都是要彻底的得罪幕秦侯府,到时候卓家都有可能因此而灭族啊。”

    双拳紧捏,卓文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他知道之所以今日会落得如此的境地,归根到底还是他实力太弱,根基太薄了。

    “小子!你也不必太泄气,两年后的元气塔之争便是你飞黄腾达的机会。据本龙爷所知,只要你能进入元气塔之争前百名,那么便是能够得到幕秦侯的重视,到那时即使吕元华对你怀恨在心,恐怕幕秦侯也不会允许的,毕竟损失一名天才对他们幕秦郡来说可是一大的损失啊!”

    “而且你的目的可是进入嘉神学院啊!若是你真的能够顺利进入嘉神学院的话,不用说是小小的幕秦侯府了,即使是青玄皇朝的主宰者青帝都不敢得罪你吧!所以唯有你的实力越强,你的家族待会越安全。”

    脑海中小黑也是知晓卓文此时情绪有些低落,颇有些安慰的道。

    卓文微微一点头,其双目之中顿时迸发出一丝坚定之色,小黑所说的没错,只要他的实力越强,他们卓家的安全才会越保障。

    “卓文!你没事吧。”仓木大师缓缓的从上空降落,一步便是来到了卓文身边,神色颇为紧张的说道。

    与此同时,卓向鼎、卓悲天等一干的卓家族人也都是围拢过来,目光中皆是露出关切的神色。

    微微摇了摇头,卓文微笑的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一点小伤而已。”

    仓木大师颇为紧张的检查了一下卓文的伤势,在确认后者伤势确实不太严重之后,才轻吁了一口气,随即皱眉的道:“你小子怎么会惹到幕秦侯府的人了,这种庞然大物可不是你们卓家惹得起的。”

    卓文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便是将此次事情的前因后果简单的说了一遍,仓木大师听完之后,微叹一口气道:“看来这事还真不怪你,还好老夫身上有着这块玉牌,不然即使老夫出面干涉,也不可能让得吕元华就此退去。”

    望着仓木大师手中的玉牌,卓文颇为好奇的道:“仓木师傅,难道你真的是断岩城奥术公会的副会长?”

    “你觉得以老夫区区三品奥术师可能成为奥术公会分部的副会长吗?实话跟你说吧,这块玉牌乃是老夫的一位已故的挚友留下来的……”说到这里,仓木大师眼睑微垂,竟是露出一丝失魂落魄之色,显然想起了什么伤心往事。

    见仓木大师这样子,卓文也不再多言,他知道恐怕这块玉牌上面有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吧。

    “既然你没事的话,老夫也不多留了,不过你还是要小心点吕元华此人,虽然此次老夫使用奥术公会来压住他,不过以此人的性格,恐怕很难善罢甘休,还有明日开始,你就来老夫的交易会所吧,老夫开始教你制作元晶的技巧。”

    轻轻拍了卓文的肩膀,仓木大师长袖一挥,强大的精神力便是将其整个人托起,嗖的一声便是化作一道虚影,消失在了原地。

    仓木大师一走,早在一边等候的卓向鼎才靠近卓文,卓向鼎在卓悲天的搀扶之下来到了卓文面前,老脸颇有些惭愧的说道:“卓文!都怪爷爷没用,每次家族有事都要靠你解决。”

    望着面前脸色憔悴的老人,卓文内心却是一软,柔和的道:“爷爷!你这是哪里的话,我也是卓家的一份子,难道卓家有难的时候,我不应该挺身而出吗?”

    “好好!不愧是我的好孙儿,原本爷爷准备在几日后就将家主之位传给你的,不过你爷爷无能,竟然将家主信物重力塔都是被人夺走……”说到这里,卓向鼎长叹一口气,脸上满是惭愧和无奈。

    “重力塔么?放心吧,爷爷,孙儿定会将重力塔重新夺回来的,而且今日我们卓家所受之辱,到时候会一并还给吕元华的。”

    说到这里,卓文偏头望着远方上空那逐渐离去的乘龙号,目光中满是坚毅和不屈的神色。

    ……

    深夜,漆黑的夜幕犹如遮日的乌云一般,蔓延整个天际。

    城主府,一处宽阔的阁楼中,吕元华猛地砸碎手中的茶杯,冷冷的道:“真没想到,最后还冒出个断岩城奥术公会的副会长出来!若不是忌惮奥术公会的话,本座早就亲手废了卓文这狂妄的小子了。”

    “不过也罢!两年后,元气塔之争中,我会让这小子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的,胆敢违抗本座的贱民,本座会让你知道得罪本座的决定,会是多么的不明智。”&26825;&33457;&31958;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