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红色倩影一闪而过,空气中顿时迸发出六道强悍的劲气,猛地朝着刀疤男六人直射而去。

    “什么人?”刀疤男最先反应过来,阴沉着脸,低喝道。

    不过回应他的是,六道犀利的劲气,右手轻扬,刀疤男脚步一错便是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把重剑,双手紧握便是猛地一挥,便是精准的敲击在劲气之上。

    刺啦!

    些许火星在重剑和劲气之间迸发而出,旋即刀疤男瞳孔一缩,竟是在劲气的碰撞下,闷哼一声,连连后退,直到在地面擦出两道十几米的划痕后,才堪堪的停了下来,脸上露出惊骇的神色,凝望着忽然出现的那道红色倩影。

    身为六人的首领,刀疤男实力无疑是最强的,但即使是这样,也是在这股劲气攻击之下落了下风,那么更加不用说他的五个手下了。

    啊!

    不一会儿,五道颇为齐整的惨叫声便是响起,刀疤男便是看见自己的五个手下,在劲气的攻击之下,口吐鲜血,身形犹如凋零的落叶一般,猛地朝着后方倒飞而去,最终撞在不远处的大树上,方才停止住了身形。

    嗖!

    在刀疤男六人同时被劲气击退后,那蓦然出现的红色倩影,便是轻飘飘的落下,刚好停在卓文身边不远处。

    出现在卓文面前的是一名少女,年纪与卓文相仿,身着红色衣裙,皓白的玉颈下,竟是流露出大半的香肩,犹如万花丛中的一抹残雪,凝脂般的肌肤更是引人无限的想象。

    此女的容貌虽说没有九郡主那般惊艳,但身上自然有一股淡雅冷傲的气质,颇为的吸引人,不过其凝脂般的脸上透露出的一丝冷漠和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却是无形之间让得别人有些难以接近此女。

    不过让得卓文颇为惊异的倒不是此女的容貌,而是此女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竟是达到了半步昭王境的程度,只差一步便是能够晋级人王境了。

    此女年纪与卓文相仿,其境界居然比藤甲城第一年轻强者古心还要强大,这已经说明了此女的天赋颇为恐怖,恐怕想要培养出如此年纪的天才,也唯有郡都势力才能做到了。

    少女目光冰冷,淡淡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卓文后,便是直接无视后者,而是盯着面前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刀疤男,冷淡的说道:“本小姐最看不惯,你们这种仗着人多欺软怕硬的家伙,你们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成为一名武者。”

    刀疤男也是感觉到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少女身上散发的恐怖气息,这股气息已是远超过他,他知道若是真的斗起来的话,恐怕他要吃大亏。

    悄悄抹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干笑的道:“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既然姑娘是这位小兄弟的朋友,那么在下便不多打扰了,就此告辞!”

    “想走?没这么容易!”少女黛眉含煞,修长的轻踏,整个人犹如轻盈的蝴蝶一般,猛地朝着刀疤男直掠而去,一双如玉般的手掌更是凝聚着深厚的元力。

    见少女不依不饶,刀疤男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怒色,他知道对方执意要留下他,现在他想走都是走不了了。

    “这可是你逼我的。”

    怒喝一声,刀疤男猛地一踏步,双手紧捏着重剑,体内澎湃的元力猛地灌入重剑之中,顿时重剑表面散发出炽烈的火红色,与此同时,其周围的空气温度都是因此而缓缓的升高。

    “爆炎剑诀!”

    低沉的喝声从刀疤男口中缓缓的传出,旋即其手上的重剑顿时被炽烈的火焰包围,而且一股股沉闷的爆炸声不断的在重剑之中纷纷响起,仿佛此刻的重剑中隐藏着无数的炸弹一般。

    砰砰砰!

    缓缓的将重剑举在头顶,随即便是猛地朝下一甩,一道长达数丈的剑影蓦然朝着少女劈去,而且这道剑影的表面更是聚集着无数的火焰之力,同时还伴随着一道道沉闷的爆炸之声。

    少女清丽的面庞上,并没有丝毫的惧色,依然冷若寒冰,只见其玉手一招,其腰间秀气的乾坤袋便是飞射出一柄小弯刀,接住弯刀,少年朝着前方微微一划。

    刺啦!

    刀刃所过之处,竟是响起了布匹撕裂的诡异声响,接着一道数丈的刀气便是凭空升起,对着剑影直射而去。

    轰隆!

    一眨眼,刀气与剑影便是相撞,不过让得刀疤男面色惊骇的是,他的剑影居然只是持续了片刻,便是被刀气蛮横的撕裂,而刀气的余威速度不减反增的轰然而出,对着刀疤男射去。

    嘶!

    刀气一闪而过,刀疤男直愣愣的站在原地,随即他的衣裳纷纷碎裂了开来,一股血雾从其体内迸射而出,轰的一声便是直直的倒在了地上,毫无气息。

    望着干净利落便是击杀刀疤男的少女,卓文目光不由得微凛,看来这刚出现的少女也不是好惹的主,杀起人来竟是面不改色,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而且让得卓文颇为忌惮的是,少女手中的弯刀绝对是一件灵宝,而且还是中级灵宝,不然其轻轻划出的刀气,不可能威力如此巨大。

    “多谢姑娘出手相救!”卓文颇有些无奈的望了一眼,面若冰霜,站在一边的少女,只得一拱手感激道。

    虽说这六人并不放在卓文眼中,即使是卓文也能轻易的解决,但既然人家好心出手帮忙了,卓文自然要做出一副感激的样子。

    斜睨了卓文一眼,少女微皱黛眉,道:“你的实力连阳实境都是未达到,便是闯进湮灭森林之中,这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现在湮灭森林危险重重,以你现在的这种状况,进入里面根本就是死路一条,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去吧!”

    由于为了隐蔽行踪,卓文身上的气息已是被小黑掩盖过去了,所以他表面上所表露出的气息也仅仅只是阴虚境左右,这也自然落入了少女的眼中。

    卓文一怔,嘴角却是露出一抹苦笑,虽说少女所提的建议十分明智,若卓文真的是一名阴虚境武者的话,自然会对其感恩戴德。

    不过卓文却不是,而且在他看来,少女的援助对他来说根本等于没有,不过就在卓文欲要开口的时候,四周的树丛中又是响起了簌簌的声音,惹得卓文暗自戒备,刚欲说出口的话,也是被憋了回去。

    “二姐!刚才你好厉害啊,居然一刀就把那讨厌的刀疤男给解决了。”一道清脆的娇笑声蓦然传来,旋即从树丛中走出了四道人影。

    四道人影分别是两男两女,其中两女中的一女,年纪居然比卓文还要小,大约只有十四岁左右,另一女的年纪稍大,大约十九岁左右,俏丽的面庞颇为稳重。

    而且刚才发声的便是那年纪较小的少女,卓文望去,倒是发现这忽然出现的两女,其面貌上竟是与红裙少女有些相似,显然三人应该有着血缘关系。

    目光微移,卓文便是将注意放在了另外两个男子身上,两名男子分别是一老一少,特别是那老者,其体内隐隐散发出的气息颇为浩瀚,犹如汪洋大海一般无垠。

    “人王境圆满?”眉头微皱,卓文能够感觉,这名老者身上的气息与那刘胜颇为相近,显然也是一名人王境圆满的武者。

    而剩下的青年则是平平无奇,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修为也仅仅只是阳实九重境左右,在这支队伍中倒是有些普通。

    望着忽然出现的四人,红裙少女将手中的弯刀收进乾坤袋内,颇为歉意的对着老者道:“三叔,真的很抱歉!因为我而将你们的行程给耽搁了。”

    老者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一摆手道:“二小姐这是哪里的话,我们也是知道二小姐嫉恶如仇,最看不惯这种仗着人数多便是肆意胡为的人渣,而且时间也没耽搁太久。”

    说到这里,老者便是转头望着卓文,道:“这位小兄弟,老夫有些好奇你小小年纪,而且修为又如此低微,为何独自一人闯入湮灭森林中呢?要知道此地可是十分危险的啊。”

    卓文挠了挠头,腼腆的一笑道:“原本我只是进来采药的,不巧却是在这森林里遇上元兽了,被元兽追的深入森林,所以小子我并不是有意闯入此地的。不知道各位可否让我加入队伍,毕竟此地危机重重,以我现在的状况,一个人在这森林中怕是难逃一死。”

    原本卓文是打算一走了之,不过想到刚才的遭遇,他知道若他依然还是独自一人的话,恐怕今日这种打劫的事情会接踵而来,而现在避免这种麻烦的唯一方法应该就是加入一支实力颇强的队伍才是良策,而眼前这支队伍正和卓文的意愿。

    “不行!小子,你不要得寸进尺了,我二姐才刚刚救了你一命,你就顺藤摸瓜的想要加入我们队伍寻求庇护,你想的美。就以你现在这种连我都是不如的实力,加入我们根本就是累赘。”

    老者还没发话,那待在红裙少女身边,年纪最小的女子却是双手叉腰,指着卓文大声说道,其言语之中蕴含着满满的讥讽以及高高在上的不屑。&26825;&33457;&31958;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