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不远处双手叉腰,俏脸上满是愤恨和厌恶神色的林瑕玉,卓文眉头微皱,回道:“我根本就不认识黄家,甚至在此之前,连你们林家都是不认识,我又怎么可能是你所说的奸细呢?而且如果我是黄家的奸细的话,恐怕当时我就不会跟在你们身边吧。  ”

    说到这里,卓文淡淡的望了林瑕玉一眼,冷冷的说道:“还是说你认为我现在跟在你们身边,还会有什么好处吗?”

    卓文此话一出,林瑕玉顿时面庞一滞,望着眼前少年云淡风轻的神色,不知为何,她的内心总是十分的不舒服。

    “我说你是奸细,你就是奸细!你这小小的阴虚境武者,居然还敢在本小姐面前嚣张!看本小姐不撕烂你的嘴。”

    娇哼一声,林瑕玉脚掌一踏地面,居然不由分说的朝着卓文直掠而去,竟然直接想要动手。

    卓文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原本林瑕玉一开始无缘无故针对他,他也就不当回事,顶多将其当做杂耍的猴儿罢了,但现在却是变本加厉,竟然将这件事情直接推到他的头上,即使卓文脾气再好,也是不由得有些恼怒。

    嗖!

    林瑕玉身影一闪而过,犹如优雅的蝴蝶一般,对着卓文直掠而去,其双手之中满是澎湃的元力,竟是丝毫不留手。

    砰!

    就在卓文欲要暴起出手的时候,一道俏影蓦然出现在卓文身前,随即这道倩影玉掌轻推,便是轻而易举的将林瑕玉的攻击,尽数接了下来。

    “二姐!你……你怎么这么护着这个小子啊!昨日这小子被打劫你就出手相救,现在此人很可能就是黄家的奸细,你还阻拦我,你是不是跟这小子对上眼了!”

    林瑕玉凝望着出现在卓文身前的少女,一跺脚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而且前者在说话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卓文一眼。

    听得林瑕玉如此口无遮拦的话语,林钗玉俏脸微红,不过很快便是恢复了先前的冰冷,淡淡的道:“现在我们不是起内讧的时候,而是应该想办法摆脱黄家队伍的追踪才行。”

    “三妹,现在口说无凭!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最好还是不要乱冤枉好人。而且卓文兄弟所说的不无道理,若他真的是黄家的奸细的话,那么在黄家队伍来临的时候,便是马上临阵倒戈了,而不是跟着我们一起逃亡。”稳重的林美玉也是开口道。

    见自己的大姐和二姐都是出来说话了,林瑕玉冷哼一声,狠狠的剐了卓文一眼,道:“希望你真的不是黄家的奸细,若真的是的话,本小姐可不会轻饶你的。”

    说完,林瑕玉便是潇洒的转身,坐在洞穴角落内生闷气去了。

    卓文倒是有些好笑的瞥了林瑕玉一眼,以卓文现在的实力,连他们队伍里最强大的林轩重都是不怕,难道还会怕林瑕玉这个区区阳实五重境的武者不成。

    “多谢钗玉姑娘的再救之恩!”虽说林钗玉又是帮了多余的忙,不过这基本的礼数,卓文自然不会丢。

    林钗玉显然不太喜欢说话,冷冰冰的望了卓文一眼,微微一点头,便是头也不回的走回原来的位置。

    望着林钗玉的背影,卓文一撇嘴,耸了耸肩,也是寻了一个座位默默的坐下。

    刚坐下,脑海中便是传来小黑的声音:“小子!你们被包围了,黄家的人马已经把这个山洞出口包围住了。”

    “什么?被围了?怎么可能?我们明明已经将黄家人马甩远了,而且此处的洞穴十分偏僻,理应不可能被发觉的才是。”卓文闻言一惊,有些奇异的道。

    “理论上来说,你所说的倒也不错!不过本龙爷可以肯定,你们现在的队伍中,绝对有内奸,在本龙爷的感应中,那黄家的人马根本就没有搜寻这一带,便是直接朝着洞穴而来,显然他们一开始便是知道你们就躲在此处洞穴之中。”小黑的声音再次在脑海中响起。

    “果然有内奸么?”轻声低语一番,卓文将目光锁定在那一进入洞穴内,便是沉默不语的林泽昌身上。

    轰!

    洞穴蓦然间便是震动了起来,随即整个洞穴内犹如天崩地裂一般开始不断地晃动,顶部更是滚落了许多的石块。

    “怎么回事?”林美玉最先站了起来,美眸中满是惊疑不定。

    林瑕玉和林钗玉也是跟着林美玉站起身来,两人目光中也是充满了疑惑之色。

    “怎么回事?嘿嘿,当然是黄家的人攻进来啦!”就在众人有些惊惶无措的时候,一道颇为阴冷的声音蓦然传了过来,声音之中更是有着一丝尖锐。

    循声而去,顿时瞧见林泽昌不知何时已是站起身来,目光颇为戏谑的凝望着林家三姐妹,至于一边的卓文,则是直接被无视。

    显然卓文所展现出的阴虚境实力,根本就引不起他的注意。

    “林泽昌,你怎么知道此时外面攻进来的就是黄家的人,还有此处洞穴如此隐秘,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黄家的人找到呢?难道我们的消息都是你透露的?”林美玉美眸微凛,望着忽然态度大变的林泽昌道。

    “不愧是林家大姐,洞察力和反应都挺不错的,事到如今我也不用拐弯抹角了,你猜的不错,你们的行踪和消息都是我透露的!林瑕玉这小丫头猜测队伍有内奸,倒也没错,只不过她怀疑错对象了!”

    说到这里,林泽昌有些轻蔑的望了不远处的卓文一眼,冷冷的笑道:“一个小小的阴虚境废物,你们觉得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消息传出去吗?”

    “竟然是你?林泽昌我们林家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我们林家?”

    林瑕玉此时也是跳了出来,先是冷冷的瞧了卓文一眼,随即直接将后者无视,显然对于刚才的误会之举,没有丝毫愧疚的意思,随即有些恼怒的指着林泽昌。

    “待我不薄么?嘿嘿!既然话都已经挑明了,那么老夫也就不藏头露尾了!”林泽昌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随即其脸上忽然闪过一阵的光华,而其原本年轻的面庞居然急剧的老化了下来。

    眨眼间,一张年轻的面庞浮现出一丝丝的皱纹,最后出现了一道颇为陌生的满头银丝的老者面庞。

    “你不是林泽昌?你到底是谁?还有林泽昌在哪儿?”瞧见林泽昌瞬间变脸,林美玉三人顿时齐齐变色,其中林美玉娇喝的道。

    “老夫名为黑贤,乃是黄家的奥术师客卿,至于此次前来,自然便是剿灭你们林家的队伍。”

    说着,黑贤老者猛地向前一踏步,一股犹如凝固般的精神力,顿时倾泻而出,将整个洞穴都是笼罩在了里面,而在这股精神力的作用下,整个洞穴又是剧烈的晃动了几下。

    “三品奥术师?”感受着这突如其来的精神威压,林美玉三人骤然瞳孔猛缩,随即皆是掩嘴不由得惊呼道。

    角落中,一直被无视的卓文,也是目光微缩,有些皱眉的凝望着不远处,体内散发出强大精神力的黑贤老者身上,虽然一开始他就知道黑贤老者不简单,但却是没想到此老的精神力居然达到了三品之高,这倒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只是三品精神力小成而已,小子,你现在的精神力经过万衍真经的调制,已是分化出了八份精神力,而这八份精神力的强度皆是达到了二品圆满的程度!也就是说,现在的你使出精神力,相当于八名二品奥术师同时攻击一般。”

    “所以就以单单精神力的雄浑的话,你的精神力比这老家伙要雄浑许多,两者交手之下,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小黑颇为不屑的说道。

    卓文微微一点头,并没有多说,修炼过万衍真经之后,卓文越发的感觉这部精神秘技有多么的逆天了。

    这部秘技不仅可以无限分化泥丸宫的精神力,而且借助这套秘技,卓文还能将分化出来的每一份精神力都能修炼出相同境界的强度,也就相当于,卓文一人攻击的威力就相当于数个同个境界的奥术师联手攻击一般。

    而卓文的精神力已是达到了二品圆满,而且还是在即将突破的边缘,所以拥有着八份二品圆满精神力的卓文,其真正的精神力已是不弱于一般的三品小成的奥术师了。

    轰!

    一声巨响升起,洞穴紧闭的洞口顿时被一股巨力所轰破,旋即在洞口的缺口中,顿时有着不少的人影,猛地汹涌而入,而带头之人正是那人王境小成的年轻男子。

    “你们果然在这里,看来黑贤长老所提供的情报准确无误呢!”年轻男子一进来,便是瞧见了洞穴中林美玉等人,嘿嘿冷笑的道。

    “大姐!我们现在怎么办?”望着浩浩荡荡的黄家人马,以及一边虎视眈眈的黑贤老人,林瑕玉俏脸顿时变得煞白无比,来到林美玉身边,有些惊慌的道。

    而林钗玉虽然脸上依然冷冰冰,不过其捏紧武器的双手,却是显示着她此时内心并不平静。

    林美玉此时也真的是慌了,若仅仅只是黄家人马的话,以她人王境小成的实力,倒也能应付,但现在还有一个三品奥术师黑贤老者存在,那么他们现在的阵容就变得有些不妙了。

    黑贤和年轻男子显然也是瞧见了林美玉三人脸上的惊惧之色,两人相视一眼,脸上满是胜券在握的神色,显然在他们看来,此次林美玉三人已是瓮中之鳖了。

    “各位!在下与你们的恩怨并没有关系,你们是不是可以先放在下走,然后再处理你们之间的事情呢?”忽然一道颇为清朗的声音蓦然响起。

    听得这道冷不丁冒出来的声音,洞穴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随即洞穴内的所有人皆是目光猛移,将注意放在了一处角落的少年身上。&26825;&33457;&31958;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