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少年全身遍布金色的光芒,犹如龟壳般的金色圆盾将少年的躯体皆是笼罩了进去,犹如金甲战神一般,看上去颇为威武。

    不过此时金色圆盾的数量已是从八层锐减到了一层,显然前七层金色圆盾应该是在刚才洞穴塌陷的威力消耗掉了。

    望着少年体表依然还留存着一层金色圆盾,黑贤老者面庞猛地一抖,脸色却是越发的阴沉了下来,他也是没想到眼前看上去平平凡凡的少年,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惊人的战力,就连人王境小成的黄林,居然都是栽在了他的手中。

    他很清楚,他的实力也就与黄林不相上下,既然眼前的少年能够将黄林击成重伤,那么想要击败他也是不在话下。

    想到这里,黑贤老者额前的冷汗却是冒了出来,他终于是知道自己所惹到的人物是多么的棘手了。

    此时他心中满是悔意,若是刚才他放卓文走的话,现在就不会有这档麻烦事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名一开始便是被他们所忽略的阴虚境武者,竟然是隐藏修为的强者,而且更是当面将黄林斩杀掉了。

    “此人不可力敌!”黑贤老者知道既然他的精神秘技金光剑无法洞穿卓文体表的金色圆盾,那么他对上卓文根本没有丝毫的胜算。

    想到这里,黑贤老者忽然一拱手笑道:“这位小兄弟,老夫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没看出来你居然有着如此强大的实力!刚才多有冒犯,希望小兄弟别见谅。”

    “小兄弟不是说不想多管闲事吗?刚才的事情错在我,所以小兄弟能够看在我们黄家的面子上,希望不要管我们的事情了,而我们自然也不会再阻拦你们了。”

    黑贤老者此言一出,林美玉三姐妹顿时大惊失色,其中性格稳重的林美玉更是心中不由得骂黑贤老者无耻。

    林美玉也是没想到,卓文居然拥有着这么强大的实力,甚至连黄林都是在其手下吃了大亏,她那原本暗淡绝望的眸子中,也是重新泛发了异样的神采。

    她知道以卓文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想要救出她们根本易如反掌,甚至将黄家所有人马剿灭也完全能够做到。

    脸色冰冷的林钗玉,一对美眸却是怔怔的盯着那洞穴入口处的少年身影,眸子中的冰冷此时已被惊骇和复杂所充斥。

    她想起几日前,她出手救下少年的时候,少年虽说礼貌性的感激了一番,不过其目光中并没有多少感激的成分,现在她终于是明白了少年目光中的意味,原来他的实力这么强,当初她的出手很显然已是多余了。

    想到这里,林钗玉嘴角却是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

    而先前一直看卓文不顺眼的林瑕玉,此时却是完全傻眼了,凝望着不远处深坑内,已经渐渐失去气息的黄林,她终于是发觉她现在所看到的并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

    而眼前那一直不被她看起的少年,却是忽然间展现出让人为之色变的实力,甚至连人王境小成的黄林都不是少年的对手。

    “卓文!能不能帮我们一把,若是你能够帮助我们击溃黄家人马,你能够得到我们林家的友谊,甚至我们林家还会赠予你丰厚的报酬。”林美玉忽然开口道,语气显得有些急迫。

    黑贤老者一听,脸色微变,体内精神力如水波般扩散出去,顿时将林美玉的嘴给封住了,随后便是忌惮的望着卓文道:“老夫相信小兄弟是一个明智的人,想来不会为了这几个林家人而得罪我们黄家吧!你可要知道我们黄家可是郡都五大家族之首,而林家却是排名末尾……”

    说到这里,黑贤老者忽然顿住了,虽然他颇为忌惮卓文的实力,但他的身后可是黄家这个庞然大物,所以他认为眼前的少年在听到黄家之后,便不会傻傻的选择与黄家作对才是。

    不过黑贤老者很显然想错了,卓文最不喜欢的便是被别人威胁,而且之前黑贤老者对他的态度可称不上好,所以……

    砰!

    体表金芒猛地旺盛,金色圆盾顿时厚实了几分,随即卓文脚掌猛地一踏地,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黑贤直射而去。

    “很抱歉,在下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所威胁,所以你选择威胁这个方式可不是明智的选择!”

    望着直掠而来的卓文,黑贤老者瞳孔一缩,嘴中咒骂一声,竟是立马转身掉头逃掠,速度犹如流星一般瞬间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黑贤老者果断逃掠的行为,顿时让得所有人都是为之一愣,众人皆是没想到黑贤老者居然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显然他刚才是被卓文干净利落的解决掉的黄林给吓住了,而他的实力又是与黄林相差无几……

    “哼!你跑得了么?”卓文冷哼一声,便是先将林家三姐妹身上的精神禁锢给解开,随即脚掌一踏便是朝着黑贤老者直奔而去。

    感受到身上的禁锢消失,林美玉三女顿时展开身法,紧随卓文身后。

    而黄家人马则是在黑贤老者逃离之后,便是犹如失去了主心骨一般,顿时树倒猢狲散。

    嗖嗖!

    浓密的树丛中,两道身影一追一逃,所过之处,顿时激起了不少的飞鸟,在这两道身影后面,又有着三道倩影紧紧的跟随着。

    “该死!此人决不能放走,不然的话,让其回郡都的话,必然能够查出我的身份,到时候卓家可就不妙了!”

    望着前方狼狈逃窜的身影,卓文目光中满是阴寒之色,他知道以黑贤三品奥术师的身份,在黄家的地位绝对不低,既然已经与此人彻底结下了仇怨,那么唯有斩草除根才是最好的方法。

    不然的话,放黑贤回去的话,恐怕还真的会想方设法的对付他们卓家也说不定,毕竟卓文的身份很容易就能够查出来。

    见到身后紧追不舍的少年,黑贤脸上满是狰狞之色,怒喝道:“卓文,老夫记住你了,今日之仇他日老夫必会百倍奉还。”

    “我说过,你活不过今日,所以今日你必须死!”卓文脸上满是无情之色,脚下速度确实更加的迅捷了起来,一下子便是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卓文,黑贤顿时吓得不敢再回头,而是专心在前方逃掠……

    就在几人如此一追一逃的时候,距离此处不足百里的地方,一名身材高大,双臂的中年男子却是缓缓的行走在林间,其微翘的剑眉轻轻皱起。

    “林轩重这老不死的,居然身上还留有一手,竟然在关键时刻祭出拥有位移的灵宝,不然的话,我早就能够让这老不死提前进棺材了。”中年男子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竟然正是黄宗。

    原本黄林带领黄家人马追踪林美玉等人后,黄宗与林轩重两人的战斗也是越加的激烈,最终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虽然两者修为皆是人王境圆满的境界,但奈何林轩重的年纪实在太大,体力方面终究不及黄宗,最终稍逊一筹,被黄宗逮到破绽,硬受了前者的全力一击,从而林轩重最终败于黄宗之手。

    若不是靠着手中的一件能够短时间位移的灵宝的话,林轩重很可能会被黄宗击毙。

    “有血腥味?嘿,看来这老家伙就在这不远了,这次若是逮到这老家伙的话,我会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感觉,竟敢浪费老子时间!不过算算,黄林和黑贤长老应该也差不多将林家三姐妹给逮住了吧。若是此次将林轩重杀了,那么此次任务就完美了……”

    说着,黄宗便是顺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展开身法便是直掠而去,在绕过几个树丛之后,便是来到了一处空地之上,而此刻血腥味便是达到了最浓郁,他知道林轩重就是在此地了。

    果然,在空地的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上,林轩重斜靠在树干上,气喘吁吁的望着缓缓走来的黄宗,嘴角露出一抹苦笑道:“看来老夫今日是真的难逃一死了。”

    “林轩重老爷子,我说过你的辉煌早就已经逝去,所以死在我的手里也不算辱没了你曾经的威名吧。”黄宗一步步缓缓的走向林轩重,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急迫之色,犹如朋友之间交谈一般的说道。

    “真是可惜啊!老夫只要再踏出一步,便是能够晋级到地王境,到时候寿命便是能够增加十年,到那时候,那还容得了你这蚂蚱在老夫面前蹦踏?”林轩重有些无奈的回道。

    “可惜有什么用处?现在的你终将死去,所以记住我的名字,杀你的人名叫黄宗!”

    说到这里,黄宗脚掌猛地一踏,便是朝着斜靠在树干上的林轩重直掠而去,其双手间更是凝聚着无尽的元力。

    “黄宗!快点救我!”就在黄宗即将出手击毙林轩重的时候,一道熟悉而又惊慌失措的声音蓦然从不远处传递而来。

    微偏头,黄宗顿时看见黑贤老者正仓皇的逃窜而来,而且还一边逃一边不住的朝着后方张望,犹如夹着尾巴的猫一般。

    望着不远处犹如丧家之犬的黑贤老者,黄宗脸上的疑惑之色更加的浓郁了,他很清楚黑贤老者的实力,那可是三品奥术师的境界啊!

    以黑贤老者的实力,林家队伍中除了林轩重之外,就没有人可以威胁到前者才对,而且黄家队伍中还有着人王境小成的黄林协助,在黄宗看来,抓拿下林家其余人根本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只是现在黑贤老者仓皇而逃的景象,却是让他内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目光微移,黄宗便是将视线投向黑贤老者身后,他倒要看看能将黑贤老者弄成这样子的家伙到底是谁。

    “是他?怎么可能?”很快,黄宗便是将目光定格在黑贤老者身后的年轻身影之上,脸上顿时露出怔然的神色。&26825;&33457;&31958;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