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秘法即使是本龙爷也未曾听过,不过你所救的那林轩重或许有办法,毕竟那家伙也是郡都五大家族之一,对于同样是五大家族的黄家应该是有所了解才是。 ”

    说到这里,小黑话锋一转道:“不过你现在应该先将那漏网之鱼先解决再说!”

    微微一点头,卓文偏头望着躲在远处的黑贤老者,嘴角露出一丝冷冽的笑容,道:“我也正有此意!”

    说着,便是脚掌一踏,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猛地朝着黑贤老者直掠而去。

    黑贤老者早就已经被卓文所表现出来的强大气势吓破了胆,而且由于刚才冰火爆的巨大冲击,他也是被波及到,受了不弱的内伤。

    所以卓文几下便是将已是黔驴技穷的黑贤老者斩杀,并且顺势将后者腰间的乾坤袋取了过来。

    解决了黑贤老者之后,卓文来到黄宗的尸首身旁,毫不客气的将其乾坤袋也是收入囊中。

    手拿着两个乾坤袋,卓文极快的将乾坤袋内的东西扫视了一遍,竟然在黑贤老者的乾坤袋内找到了精神秘技金光剑,这倒是让得卓文颇为兴奋。

    金光剑的威力,卓文自然也是知道,那可是几乎可以洞穿中级灵宝的强大秘技。

    在洞穴的时候,卓文也是释放出八道精神力凝结出金色圆盾,才将其彻底挡住,但为此也是破掉了七道圆盾,只剩下最里面的圆盾未被破坏,从这一点便是看出这秘法的威力不俗了。

    而且卓文身上更是有着逆天的万衍真经存在,以万衍真经的无限分化的作用,加上其他精神秘技,都能够发挥出极其骇人的威力。

    就拿现在的卓文来说,此时卓文体内共有八道精神力,所以当卓文修炼金光剑之后,便是能够释放出八柄威力巨大的金光剑出来。.

    黑贤老者乾坤袋中的物品,除了这套精神秘技比较珍贵以外,其他都是比较稀疏平常。

    不过黄宗乾坤袋里的东西,却是让得卓文颇为失望,黄宗乾坤袋内的东西不多,对于卓文来说还基本都是一些无用之物,不过在卓文的搜索之下,还是在里面找到了一件防御性的灵宝。

    这件防御性灵宝乃是一块内甲,表面是由雪白的蚕丝所交织而成,摸上去颇为的舒服光滑,从这件灵宝所透露出的气息来看,这件灵宝应该是一件中级灵宝。

    “不愧是郡都五大家族之首,随意派出来的人手,竟然就拥有中级灵宝!看来郡都果然不是我们藤甲城所能够比的。”咂咂舌,卓文手下不停便是对其滴血认主。

    在认主过程中,卓文也是知晓了这件内甲的名称叫做冰蚕丝甲!

    远古洞府对于卓文来说,也是十分危险的地方,想要在里面获得好处的话,唯有实力变得更加强大才行。

    而现在卓文得到的冰蚕丝甲和金光剑秘法,无疑让得卓文的生命又是多了一份保障。

    在卓文查看完乾坤袋后,林轩重也是已经带领着林家三姐妹来到卓文的身边。

    望着深坑内怒目圆睁,死不瞑目的黄宗,四人心中皆是不由得狠狠的震颤,所以刚才他们在远处便是看见黄宗确实是被卓文杀死了。

    不过此时走近看见黄宗的尸首之后,四人心中依然还留存着震撼,毕竟一位半步地王境的强者就这样倒在他们面前,这本身便是足以让人震颤的事情。

    同时,林轩重四人望着卓文的目光,也是变得越发的敬畏了起来,毕竟能够以一己之力击杀半步地王境,可见卓文的实力有多么强大。

    “此次多谢卓文小兄弟出手帮忙了,若不是卓文小兄弟的话,我们几人就真的会被黄家的人剿灭。”林轩重走到卓文身旁,十分客气的道谢。

    林轩重如此客气,自然也是由于卓文展示出的强大实力,以及现在卓文的年纪如此之轻,他知道卓文身上的潜力比他们林家最强的天才或许都不遑多让了吧!

    卓文微微一摆手,微笑的道:“我也是无心插柳而已,多谢就不必了!”

    “卓文,你也不用谦虚了!此次你救了我们四人,那么这份恩情我们自然会记住的!”林轩重慎重的说道。

    语毕,林轩重便是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枚金色令牌,神色庄严的递到卓文手中,道:“老夫这条命是你救的,那么你便是我林轩重的恩人!这块令牌名为挪移牌,虽然仅仅是一件中级灵宝,但其功效却是十分的特殊,那便是能够让你瞬移到千里内的任何一个地方,不过挪移一日只能用一次!”

    当林轩重取出这枚令牌后,林家三姐妹皆是大惊失色,其中林瑕玉有些皱眉的道:“三叔,这枚令牌可是你……”

    不过林瑕玉话还没说完,便是被林轩重给打断了,淡淡的道:“老夫这条命都是卓文小兄弟救的,这东西难道不够偿还老夫的性命么?”

    林轩重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林家三姐妹也都不再言语,只是有些艳羡的望着卓文取过挪移牌,显然这枚令牌应该不同寻常!

    几人的神色卓文自然一一看在眼里,而且从林轩重脸上的庄严表情,他便是知道这枚令牌绝对是林轩重十分重要的东西,对于林轩重的这份执着和重情义,卓文也是颇为好感。

    虽然有心拒绝,不过奈何林轩重颇为固执,硬要卓文接受挪移牌,卓文自然不敢推辞,而且卓文对于挪移牌的瞬移效果也是颇为垂涎,毕竟若是遇到生死危机的话,使用这东西挪移出去的话,恐怕会有奇效。

    收下挪移牌后,卓文心情也是大好,对着林轩重道:“事情已经到达这种地步了,在下也不再隐瞒了!其实我乃是藤甲城卓家族人卓文,此次前来乃是为了远古洞府而来。”

    “你果然是藤甲城卓家的那个天才,原本当初我们遇见你的时候,见你实力才阴虚境,便是以为你只是重名的人,现在没想到你还真的是最近在藤甲城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个卓文。”林美玉忽然道。

    卓文微微一点头,也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同时看向林轩重颇为严肃的问道:“前辈,你可认识我额前的这枚血色印记吗?”

    林轩重望了卓文额前一眼,微叹的道:“你果然是中了黄宗的血勒印!”

    “血勒印?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卓文颇为疑惑的问道。

    “血勒印其实就是一种颇为阴毒的秘法,这种秘法乃是施术者使用毕生的精血修为凝聚成这枚血勒印,随后将其施展在敌人身上的一种拼命手段!也就是说,施术者一旦施展了这等秘法之后,便是必死无疑。”林轩重颇为慎重的说道。

    “而且血勒印会黏附在被施术者的额前,这种印记颇为诡异,会源源不断的吸收被施术者体内的精血能量,直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被施术者便会被吸干精血而亡。”

    卓文一听,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微皱眉的道:“既然前辈知道这血勒印,那么前辈是否知道解除此印的方法?”

    “血勒印乃是黄家不秘传的秘法,十分的阴损!而唯一能够解除这枚血勒印的方法,据说只要服下血气幽冥草,便是能够彻底抹除血勒印,并且血气幽冥草还能帮助你将血勒印内的精气转化到你的体内,有助于你突破修为。”

    林轩重说到这里,便是苦涩一笑的道:“说实话,血气幽冥草乃是五品灵药中都是极为稀少的药材,所以想要找到这株灵药可以说是难如登天!不过据老夫猜测,此次远古洞府之中的药园好像还保存着完整,想来远古洞府之中应该会有这血气幽冥草吧!”

    听得此言,卓文目光微凛,他也终于是知道了这血勒印有多么的难缠了,若是不将其解除掉的话,恐怕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卓文就要一命呜呼了。

    “看来远古洞府是真的非去不可了!前辈,你们此次的目的也是远古洞府,不如我们一起前往天煞冥眼吧!”既然远古洞府里面有着解决方法,卓文心中反而没那么多的担忧,反而对着林轩重四人一拱手邀请道。

    不过让得卓文诧异的是,林轩重却是一摆手,道:“我们就不去了!此次老夫身受重伤,实力已经十不存一,现在进入远古洞府的话,恐怕进去就是送死!而且老夫此次职责乃是保护美玉她们三姐妹,既然老夫重伤未愈,进去根本就保护不了她们三人。”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此分别吧!那么四位,多保重了!”卓文倒也不拖泥带水,一拱手便是朝着森林深处直掠而去。

    “小兄弟也多保重,远古洞府内危险重重,多加小心了!还有若是你有一日来郡都的话,可要来我们林家做客,老夫一定会好好款待你的。”

    望着卓文离去的背影,林轩重大声的呐喊道,只见远处的少年招了招手,算是答应了下来。

    直到卓文的背影消失在四人的视线后,林轩重四人才收回了视线,随后朝着湮灭森林外围行去……&26825;&33457;&31958;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