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与林轩重四人分别后,卓文便是马不停蹄的朝着天煞冥眼直掠而去,凭着对于湮灭森林的熟悉,卓文终于是在一天后便是抵达了天煞冥眼所在的空地上。   .

    不过当卓文到达天煞冥眼后,却是被这里的火爆所震慑住了。

    天煞冥眼前的空地足有数千里之大,面积可谓是空旷之极,不过现在如此广袤的空地上,竟然遍布着密密麻麻的营帐,而在营帐周围则是一望无际的人影,看上去犹如无数蝗虫过境一般。

    望着密密麻麻的人影,卓文也是不由得咂咂嘴,看来远古洞府的吸引力真的很大,居然吸引了如此众多的势力,卓文在这里面倒是看见了不少是藤甲城本土的势力,但也瞧见了许多不认识的势力,显然这些势力应该便是从郡都赶来的。

    卓文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毕竟像卓文这种势单力薄的独行侠,自然不会得到其他势力的重视,在他们看来独行侠都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

    不过在距离卓文不远处的一处营帐,一道阴寒的目光却是直直的盯在出现在空地上的卓文身上,在其目光深处更是蕴含着深深的杀意。

    这道阴寒目光的主人,乃是一位神色阴翳的中年男子,若是卓文看见此人的话,恐怕便是会认出,此人竟是上次名额之争所遇到的阴罗宗宗主应血罗。

    应血罗此处的营帐颇为偏僻,此时已是聚集了数十人,一位满头白发的七旬老者,来到应血罗身边,顺着后者的视线,也是瞧见了刚来的卓文。

    老者低沉的道:“宗主,这小子就是那位帮助城主府赢得名额的卓文么?”

    “对!老夫倒是没想到,这小子胆子这么大,居然敢独身一人来闯远古洞府,不过这样也好,这小子毁掉了老夫的子女,老夫会让他付出代价的。”应血罗阴沉着脸,冷冷的道。

    “宗主!要不我们现在就将这小子给解决掉?”白发老者低声征询道,其目光的寒意更盛。

    “此处人多眼杂不好下手,而且此子能够以阳实境的实力,硬抗人王境武者,恐怕此子身上有着不少的秘密!等进入远古洞府之后,我们有的是机会,到时候这小子的命老夫要取走,连他身上的秘密也要一并的取走。”应血罗冷哼一声道。

    此时,卓文还并不知道他已经被应血罗盯住了,他只是随意的找了一块偏僻的岩块上盘膝而坐,开始默默的打量起了空地上的各大势力,同时也是侧耳倾听着周围各大势力的交谈之声。

    从这些交谈之中,卓文倒也知晓了不少关于远古洞府的事情,原来远古洞府隐藏在天煞冥眼的最深处,在那无尽的寒气深处,便是存在着一层远古强者所设置的禁制。

    这层禁制虽然随着岁月的流逝,威力已是大不如从前,但也不是一般武者可以破解的,唯有皇极境武者才有这样的实力,凭着一人之力硬生生破掉此等禁制。

    不过此次幕秦侯已是明确规定,不允许皇极境武者插手此事,所以郡都几大势力倒是各自派出天王境巅峰武者,打算联手破掉天煞冥眼的禁制之力,而上次随九郡主一起来的灵雎便是此次破封的主力人员。

    而郡都能够派出天王境巅峰这等强者的势力无外乎便是郡都三侯、御剑门以及玉女星苑这五大超级势力。

    听得周围武者的议论声,时间也是逐渐的流逝而去,而卓文则是一边听着议论声,一边在思索着进入远古洞府后该如何去寻找血气幽冥草,毕竟现在额前的血勒印对卓文来说可是需要首要解决的问题。

    当烈日当空,升到最顶点之时,那遥远的天际之边,骤然响起了轰隆隆的破空之声。

    就在破空之声响起的刹那,这片天地的元力顿时汹涌了起来,隐隐有着沸腾的迹象。

    卓文抬头望天,在那天际之处,一艘巨大的犹如山岳般的龙头船舰,宛如破空流星一般御空而来,其所过之处气爆之声轰隆震耳。

    “乘龙号么?”卓文双目虚眯,目光紧紧盯着天际边疾驰而来的龙头船舰。

    他知道吕元华等一众幕秦侯府的人全在这艘高级灵宝船舰上,而卓文自然不会忘记吕元华在藤甲城给他们卓家所带来的耻辱。

    而当乘龙号划破虚空,出现在虚空上时,空地之上所有人都是有所察觉,当下一道道惊奇的目光便是投射过去。

    嗖!

    在那众多好奇目光的注视下,乘龙号以一种极为迅猛的速度破空而来,当乘龙号庞大的船体最终出现在所有人的上空时,所有人都是为乘龙号这等庞大的船舰所震撼。

    在巨大的乘龙号面前,空地之上的所有武者犹如蝼蚁一般渺小。

    当乘龙号彻底停留在空地上空之时,众人的目光便是纷纷汇聚在龙头之上,那里,一道紫色长袍,背负双手的青年稳稳的站立着,清风拂来,长发飘动,显得洒脱而不失华贵,这般气质看得不少人为之折服。

    龙头之上,紫袍男子微低头,平淡如水的目光俯视着空地上的诸多势力,然后便是收回了目光,那里,并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东西。

    “幕秦侯府的人到了,那便是此次幕秦侯府的领头,幕秦侯第三子吕元华,听说年纪轻轻便是达到了地王境圆满的程度!”

    望着龙头上的紫袍男子,空地上所有人便是爆发出一阵阵的哗然之声,不少人目光之中都是噙着少许的火热。

    “吕元华!”

    卓文直直的盯着龙头之上的紫袍男子,他能够从吕元华的目光中看出他对下方所有人的平淡,或者说是一种另类的无视。

    当然以吕元华的实力,确实有着这样的资格,能够在如此年纪达到地王境圆满的武者,在整个幕秦郡都是为数不多的存在。

    即使卓文对于吕元华颇为不爽,不过心中确实还是承认他的实力,毕竟当初卓文在藤甲城的时候,便是与前者交过手,而结果自然让得卓文有些沮丧。

    即使卓文糅合出真正的冰火爆,居然也仅仅只是伤到吕元华的手掌而已,而那已是卓文最强的招式了。

    “小子,看来你很不甘心呢?不过现在你年纪尚轻,而且你那冰火爆的威力最多只能对人王境武者造成巨大的伤害,而对上地王境武者的话,恐怕就有些力有未逮了,那么也就更不用说更加强悍的天王境武者。”小黑似乎也是感觉到卓文心情的沮丧,忽然开口道。

    “我知道,我终有一天会击败吕元华,并且从其手中夺得家族失去的重力塔!还有冰炎圣符的威力也要提升一下了,看来需要去重新去找更加高级的冰火能量才行,现在的涅盘魔炎和天煞寒气已是无法带来太多的帮助了。”深吸一口气,卓文轻声道。

    “其实归根到底还是你的冰炎圣符乃是残缺的,若是完整的冰炎圣符的话,里面的冰火能量可以随着通过吞噬其他能量,从而不断的进化到更加高级的能量!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还需要你去找冰火能量。”小黑的声音也是有些无奈的道。

    “吕元华,你还是来的这般早啊!”

    就在众人为乘龙号所震撼的时候,突然一道犹如惊雷般的大笑声,轰隆隆的从天际响起,然后众人便是一抹金光破空而来,一股强悍的气势,也是在天地间荡漾开来。

    金芒破空,天地元力震荡,最后金芒悬浮在天际,化作了一条巨大的金色鸾鸟,鸾鸟之上也是站立着一众的人影。

    在这群人影的领头处,一道身材壮硕,双臂,背负巨型长柄大刀的青年,遥遥而立,身躯挺直,犹如耸立在天地间的长枪一般。

    “百川侯府许穆!”卓文双目微眯,盯着鸾鸟之上的狂傲青年,喃喃低语道。

    许穆卓文也熟悉,当时在藤甲城的时候,许穆便是在吕元华的乘龙号上,卓文倒是没想到,几天没见,许穆竟然还搞了一只坐骑。

    望着许穆脚下的鸾鸟,卓文目光微缩,因为他发现这鸾鸟竟然是一只三级元兽,也就是说,单单这只元兽便是不弱于一般的人王境武者了。

    “许穆,你来的不也挺早的么?我前脚刚来,你后脚就跟来了。”吕元华背负双手,平淡的扫视了许穆一眼道。

    “哟!幕秦侯府和百川侯府居然都到了,哎,怎么都这么早啊!”一道有些戏谑的声音,蓦然从远方缓缓传来,随即一道黑影蓦然从远方直掠而来,瞬息间便是来到了空地之上。

    下方的目光也是由此投射而去,只见一头足有数十丈的背生双翼的巨蟒,正扇动双翼缓缓的停在上空,一股极强的气息从巨蟒身上席卷开来。

    巨蟒之上同样有着一队人,巨蟒的头顶处,一位蓝衫男子微笑而立,男子面目俊美妖异,论起面貌比一些少女都要漂亮许多,其手中摇着羽扇,缓缓扇动,透着一种高贵优雅。

    “那是永盛侯府的世子秦桧,也是一等一的天才!”

    凝望着巨蟒上那漂亮近妖的男子,空地上也是再次爆发出一丝哗然,同时男子的身份也是由此托出。&26825;&33457;&31958;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