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洞府的吸引力确实很大,即使有着石门的筛选,武者数量已是削减了许多,但相对于庞大的基数来说,真正进入洞府内的武者依然不少。 .

    而卓文所处的通道也是十分混乱,不少地方皆是人影涌动,甚至还不时的传来嘈杂的喧闹与谩骂声,显然也是有着一些人找到了好东西。

    当然,由于人多,难免会惹来不少人的眼红,那导致的最终结果,便是当宝物得到手的时候,立即爆发惨烈的交手,各自呼朋引伴,争得头破血流。

    在搜刮了上万皇元丹后,卓文便是显得颇为低调,沿途中若是没有真正让得他出手的东西的话,卓文绝不自找麻烦。

    好在小黑的感应能力在这种交错纵横的通道内,派上了极大的用场,它可以即使的通知人流的方向,以及石室内是否有特别珍贵的东西,这样一来,卓文少走了许多的弯路,直接朝着通道深处直掠而去。

    “小黑!我们必须快点找到血气幽冥草,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血勒印在不断的抽取我的精血力量,若是不尽快找到的话,时间拖得越久,我的实力就会降得越快。”

    通道中,卓文右手轻抚额前的血色印记,目光中有着浓浓的担忧之色。

    小黑狗瞥了一眼卓文额前的血勒印,面色也是变得颇为凝重,低声道:“看来这东西确实是个大麻烦?不过这座宫殿面积实在太大了,里面通道更是四通八达,想要在如此复杂的地形找寻一株灵药的话,恐怕也是颇为困难啊!”

    闻言,卓文脸上也是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不过就在这时,肩膀上的小黑忽然轻咦了一声,黑溜溜的目光蓦然直视着前方的一道平平无奇的墙壁上。

    “怎么了?”瞥了一眼前方的墙壁,卓文颇有些疑惑的问道,他有些奇怪小黑的反应怎么变得如此奇怪。.

    “这块墙壁有些古怪,竟然能够阻隔本龙爷的神识探查。”小黑目光微凝,有些奇异的道。

    “哦?连你的神识都无法透过这堵墙?”

    卓文一听,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惊诧之色,小黑的本体乃是远古真龙,其神识的探查范围几乎达到数千里之广,凡是在小黑神识的探查下,基本都是犹如透明一般,在它的探查下一览无余。

    这还是卓文第一次见到,小黑的散发的神识无功而返。

    “小子!这堵墙的材质本质上与其他地方的墙壁要不同,而且还能阻隔神识的作用,显然这是洞府主人故意设计的,那么也就是说,这堵墙后面肯定有着不一样的地方。”

    说到这里,小黑的目光顿时变得炯炯有神了起来,双目虚眯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墙壁。

    听得小黑的话语,卓文内心也是一动,洞府主人既然别出心裁的在这种地方设计了这么一块奇怪的墙壁,那么里面必然隐藏着某种好东西。

    四处张望了一番,发现四周并没有人注意到他这里的异状后,卓文才颇为小心翼翼的靠近前方的墙壁。

    咚咚!

    轻轻敲了几下墙壁,一道犹如金铁交鸣般的脆声响起,惹得卓文不由得紧张兮兮。

    “果然不同寻常,这种声音可不是一般墙壁能够发出来的。”小黑摩挲着下巴,淡淡的道。

    “我来轰破这堵墙试试,看看在另一边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说着,卓文便是丝毫不拖泥带水,只见其脚步一错,腰胯合一,脚掌猛地朝前一踏,蓄势待发的右拳犹如炽烈的金芒一般,狠狠的轰在了墙壁之上。

    轰!

    一道低沉的声音顿时扩散开来,随即卓文便是惊骇的发现,其拳头下的墙壁居然纹丝不动,甚至一股同样的反冲力作用在他的身上。

    蹬蹬蹬!

    猛地后退几步,卓文眉头却是微皱了起来,颇为凝重的道:“好硬的墙壁,我的攻击居然没有一点效果。”

    卓文这边的轰隆巨响,也是引起了不远处一些武者的注意,随即这些武者相视一眼,皆是朝着卓文这边直掠而来。

    不过当他们看见卓文正对着一堵墙壁发呆的时候,这些武者目光顿时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显然他们以为有人找到了珍宝了,却是没想到看见眼前单调的画面。

    暗暗咒骂了几句,这些武者再次分散开来,开始搜索其他的石室,看看是否有一些珍宝之类的东西存在。

    望着再次分散开来的那些武者,卓文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这堵诡异的墙壁够硬实,不然他真的轰破墙壁的话,恐怕这些闻声而来的武者会像疯狗一样来争抢了吧。

    “小黑!这堵墙只能靠你了,我可打不破这么坚固的墙壁。”耸了耸肩,卓文反而将目光投向肩膀上的小黑狗道。

    “交给本龙爷吧!我倒要看看,这堵墙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

    小黑嘿嘿一笑,随即黝黑的小爪子虚空一划,一道墨黑色的雾气顿时氤氲开来,旋即便是变得越加的粘稠犹如液体一般。

    小爪子一招,黑色粘稠液体便是黏在了墙面之上,只听轻微的呲呲声响起,随即卓文惊异的发现,那看上去坚不可摧的墙壁,居然在黑色粘稠液之下缓缓的融化掉了,最终被腐蚀出了人头大小的洞口。

    “过去看看!”

    眼见墙壁已被腐蚀出一个洞口,卓文便是迫不及待的走近一看,很快他发现墙壁后面的空间并不大,顶多也就一个人站着的那般大的空间,而且里面更是黑漆漆的一片。

    不过有着精神力的辅助,卓文自然将里面的情况探查的一清二楚。

    “这是……”卓文轻咦一声,随即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之色。

    只见卓文心神一动,在精神力的牵引下,洞口处顿时飞射出两道黑影,伸手一接,便是接住这两道黑影。

    “这里面记载的不会是远古洞府里面的地图吧!”

    拿起一张有些泛黄的纸张,卓文双手一摊便是将其展开,望着纸张上面有些复杂的构造图,卓文目光猛地爆发出精芒。

    此时小黑也是重新回到卓文的肩膀处,黑溜溜的眼珠子直直的盯着后者手中的纸张,激动的道:“果然是远古洞府的地图,地图入口标志便是一座石门,所以这无疑便是这座洞府的构造图。”

    “小子!看来你运气很不错啊,竟然能够误打误撞的找到洞府地图,有着这张地图,我们在这座洞府中无疑要少走许多的弯路啊!”

    卓文也是瞧见了地图里面标记的石门,以及地图标记的复杂的宫殿线路,显然这张地图必然是洞府的地图。

    甚至他还在地图上看见了远古洞府的整体构造,以及一些隐藏的陷阱。

    “那么这把钥匙会不会是洞府里面某座密室的钥匙呢?”轻轻合起地图,卓文又是拿起一把足有巴掌大小的钥匙,喃喃的道。

    钥匙表面布满白色的斑纹,看上去根本就是用石头雕刻出来的一般,而且一股隐晦的波动不时的从石钥匙中透露出来,显露了其不凡之处。

    “能够和地图放在一起的钥匙,绝对不同寻常,或许这把钥匙是用来打开藏宝殿的大门也是说不定呢?”小黑咂咂嘴,嘿嘿一笑的道。

    微微一点头,卓文自然也是知道,手中的钥匙不一般,很可能在远古洞府深处有着大用,毕竟洞府主人可不会无缘无故的将一把无用的钥匙藏在这么不起眼的地方吧!

    “既然有着地图,那么我们可以先去洞府的药园所在处,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血气幽冥草再说,不然血勒印一直黏在体内,总是觉得不舒服。”

    说完,卓文便是收起钥匙和地图,扭身便是朝着通道深处直掠而去,刚才他大略看了地图的内容,已经确定他自己现在所在的方位。

    在地图的介绍上,洞府内的药园共有两块,一块药园处于洞府最深处,面积足有数千里之广,里面药材无数,数不胜数。

    而另一块药园则仅仅只是试验地,面积不大,仅仅只有百里左右,但里面的药材也不少,想来里面应该会有卓文所需的血气幽冥草。

    而卓文现在打算去的,便是那实验药园,毕竟从地图上来看,那块药园距离他现在的位置要近许多,而且危险性也要低上不少。

    毕竟越是深入洞府,里面的陷阱也是越发的繁多和危险,甚至还有可能会出现一些强大的远古异兽也说不定。

    嗖嗖!

    就在卓文离开此地不久,又是两道身影出现在原地,这两道身影,其中一道便是神色阴翳的中年男子,其眉宇间更是有着一丝戾气存在,竟是阴罗宗宗主应血罗。

    另一位则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身着白色长袍,看上去颇有些仙风道骨,不过其脸上时不时显露出的狠辣之色,却是将这股气质硬生生的扭曲掉了。

    “这小子身上有着一股隐晦的灵魂波动,刚才若不是老夫提前施展秘法的话,很可能会被这股灵魂波动所察觉到,看来这小子还真如宗主你所说很不简单呢!”老者轻捋长须,有些皱眉的道。

    “哼!我们大意不得,从刚才的话语中,这小子好像找到了洞府的地图,运气还真的是够好呢!我们追上去,找机会将这小子给彻底废了,然后将其身上的所有好东西都夺过来。”

    应血罗嘴角流露出残忍的笑容,随即两人便是瞬间消失在了原地……&26825;&33457;&31958;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