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呜!

    凄厉的兽吼在大殿中回荡不已,随即那通天彻地的巨大石柱,全部都是崩裂了开来,随即一道道数百丈巨大,犹如山岳一般的巨兽猛地从石柱中窜了出来。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应血罗脸色已是变得苍白不已,凝视着周围破柱而出的巨兽,颤抖的说道。

    他能够感受到,这些数量足有数百的巨兽身上的强大气息,这股气息就连他都是有些战栗,况且还是数量如此众多的巨兽聚集在他的周围,所形成的强大气魄犹如万丈大山覆压在身上一般。

    “死……”

    一道死寂般的声音蓦然在石柱中传递开来,随即这些巨兽瞪着灯笼般大小的双目,紧紧的将应血罗和白发老者给盯着。

    “快退!”

    极度的危机感,让得应血罗大喝一声,脚尖猛点地面,身形化作鬼魅一般,朝着身后急速退去,他知道只要逃出石柱的范围,那么他便安全了。

    轰!

    不过应血罗的想法显然有些天真,只听身后一阵狂风呼啸而过,一张硕大的兽爪竟是毫不客气的狠狠的朝着他的后背击打过去。

    “可恶!”

    咒骂一声,应血罗双手迅速打出一块印决,在其身前形成了一块血色屏障。

    咔擦!

    让得他惊骇的是,血色屏障在兽爪的作用下,犹如纸糊一般瞬间支离破碎了开来。

    噗嗤!

    一口鲜血顿时从最终喷涌而出,应血罗犹如折翼的蝴蝶般,猛地倒飞而出,最后重重的砸在地上,出现了一个深坑。

    而与应血罗一同前来的白发老者更惨,在众多巨兽的围攻下,直接被撕扯的不成样子,已是直接断气。

    “卓文!老夫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深坑中,应血罗艰难的抬起头,凝望着对面至始至终面色冷酷的少年,怨毒的怒喝一声,便是被一张巨大的兽爪直接盖了下来,随后了无生息……

    望着已经彻底失去气息的应血罗,卓文目光中并没有丝毫的怜悯之色,喃喃自语的道:“自作孽不可活,既然想要杀我,那么便要做好被我反杀的准备。”

    说完,卓文脚掌一踏,丝毫不留恋的离开了前殿,朝着大殿深处直掠而去……

    当卓文循着地图的标记,最终到达实验药园的时候,眼前一亮,竟是不由得呆愣住了。

    药园位于前殿南面的一处小山谷里,地方颇为偏僻,而且山谷周围更是杂草丛生,土地荒芜,若不是地图上的标记的话,卓文根本就想不到,如此荒芜贫瘠的地方,居然还存在着一座药园。

    四处张望了一会儿,确定四处没有其他人后,卓文才颇为小心的拨开诸多杂草,进入了山谷之中,而药园便是坐落在山谷的最深处。

    望着眼前的药园,卓文目光中充斥着浓浓的欣喜之色,因为他能够在山谷外面便是能够感受到那浓郁的药香,显然药园里面的灵药数量不菲,不然药香根本飘散不了如此之远。

    药园足有百里之广,一望过去皆是种满了元气逼人的灵药,甚至山谷里面的元气比之外面也要浓郁许多。

    “我们发了!没想到仅仅只是一块实验药园便是有着如此众多的灵药。”望着面前满地的灵气逼人的灵药,卓文双目顿时散发出一丝精芒,不由得大笑的道。

    “哼!真是没见识的小子,这么小一块药园就把你开心成那样,真是没出息!不过,你要小心点,本龙爷总感觉此药园怪怪的。”小黑目光闪烁的道。

    “恩!”慎重的一点头,卓文自然也是知道远古洞府里面危机重重,任何一处都不能掉以轻心。

    当卓文距离药园还有十米左右,一股无形的屏障顿时浮现而出,将卓文阻隔在外。

    “果然有防护禁制存在么?看我破了它。”小黑沉吟一会儿,便是一挥小爪子,墨黑色的雾气顿时汹涌而出,将身前的禁制屏障腐蚀出了一块足有一人多大的空洞。

    嗖!

    卓文脚步一错,便是进入了药园之中,一股浓浓的药香便是扑面而来,深吸一口气,卓文脸上顿时露出陶醉的神色,与此同时,他感觉体内的元力也是因此而蠢蠢欲动了起来。

    卓文并没有急着收集药园的药材,而是目光警惕的环视了四周,随即便是将目光定格在药园尽头,那里竟然出现了一座破败的草房,而在草房的面前有着一块不小的空地。

    让得卓文颇为疑惑的是,那块空地中居然还有着一座木制的秋千,诡异的是,四处并没有丝毫的风声,但那秋千却自然的摆荡了起来,不时发出有些渗人的咯吱咯吱的异响。

    眉头微皱,目光闪烁一番,卓文最终还是迈动脚步,朝着草房走去,只是心里却是有些疑惑起来。

    “我记得刚进入山谷的时候,药园里好像根本没有草房的才是,怎么现在进入药园之后,却是莫名出现了?”一边走,卓文眉头却是更加的紧锁了起来。

    “确实没有,这座草房好像是在我们破开药园禁制后,才突然出现的,而且出现的十分突兀。”小黑忽然面色凝重的道。

    听得小黑此话,卓文的眉头越锁越紧,同时心中也是感受到一丝强烈的不安浮现。

    当卓文走到空地上时,抬头望去,只见那原本不断晃动的秋千忽然停止了,随即一道阴森森的笑声蓦然在耳畔骤然响起,仿佛有人在耳边狞笑一般。

    “桀桀……桀桀……”

    阴森的笑声忽然响了起来,充斥在卓文的整个脑海之中。

    “小黑!你有没有听到笑声?”心中不安的感觉越加强烈,甚至卓文的额前都留下了冷汗,而卓文也是不由得转头望着肩膀上的小黑。

    让得卓文惊骇的是,原本站在他肩膀上的小黑狗居然不见了,反而是一只惨白惨白的枯瘦手臂搭在肩膀上,卓文甚至能够在这只诡异的手臂上,看见那无数凸起的黑色经络路径。

    “该死!”

    猛地一甩肩膀,卓文脚步猛地一错,便是连退十几步,转身望去想看看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没有人?”

    望着身后空空如也的药园,卓文脸上疑惑之色更浓,不过在疑惑的同时,更是能够感觉到一丝战栗的感觉,这个地方太诡异了,从刚才开始他就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桀桀……桀桀……”

    又是一阵刺耳的狞笑声响起,与此同时,荡秋千所发出的咯吱声也是响了起来,惹得卓文不由得将目光投向秋千所在的空地上。

    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秋千上,此时竟然正坐着一位老妇人。

    老妇人布满皱纹的脸庞上,竟是苍白如雪,一双仿佛要凸出眼眶的眼珠直直的盯着卓文,嘴角露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你是谁?”一转头便是看见这位诡异的老妇人,卓文也是不由得心头一颤,朝后倒退几步。

    不过回应卓文的却是老妇人嘴角越加诡异的笑容,现场气氛顿时变得诡异之极。

    “这地方太诡异了,现在先找到小黑再说!刚才小黑明明就在我的肩膀上,怎么一晃眼就不见了呢?”望着秋千上的老妇人,卓文缓缓的后退,同时暗自戒备着四周。

    不过当卓文退后十几步后,耳朵微动便是听见身后居然有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猛地一回头,一张惨白,带着诡异笑容的脸庞,骤然出现在卓文的眼中。

    这张脸庞距离卓文只有一寸距离,惨白的脸庞以及眼中的死寂完整的印在了卓文的眼中,惊得卓文不由得后退几步。

    这时,卓文才看清这张蓦然出现在眼前的脸,居然正是那一直坐在秋千上的老妇人。

    “桀桀……桀桀……”几许阴笑声骤然响起,老妇人就这样直直的盯着卓文,仿佛卓文脸上有东西一般。

    “装神弄鬼!”

    冷哼一声,虽说对于眼前忽然出现的诡异景象让得卓文有些心颤,但卓文倒不会真的被吓到。

    一个箭步向前,汹涌的元力猛地汇聚在手掌心,便是毫不留情的击打在老妇人的躯体上。

    噗!

    让得卓文诧异的是,老妇人的躯体居然瞬间便是被击穿,不过其躯体中并没有流出丝毫的血液,卓文反而感觉一股吸力竟然在老妇人的躯体内传来,随后他那洞穿其躯体的右手,竟然牢牢的被其吸住。

    “桀桀……你……逃不了的!”森寒的声音蓦然响起,侧头看去,卓文再次看见了老妇人那惨白的脸庞,距离他只有一寸的距离,就这样盯着。

    再去看老妇人的躯体时,卓文发现老妇人的脖颈居然犹如橡皮一般伸长,凑近他的眼前,冷冷的盯着卓文的眼睛,嘴角的笑容依然诡异森寒。

    “你的眼睛很漂亮……看起来很好吃啊!”老妇人咧嘴一笑,露出一排尖锐的长牙以及那垂至胸前的长舌,一股恶心的腥气顿时传递而来,让人为之作呕。

    说着,老妇人那双惨白的双手,居然缓缓的靠近卓文的脸庞,随即上移,尖锐的白色指甲最终停留在卓文的眼眶处,停留片刻,便是直接狠狠的对着卓文的双眼刺了进去……&26825;&33457;&31958;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