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也就不必墨迹了!现在我们必须先破掉九天焱雷炎才行。   .  ”

    见到众人都同意,吕元华颇为满意的点点头,随即一拍乾坤袋,便是从其中取出一个漏斗状的玉壶,玉壶表面晶莹剔透,散发着一丝丝彻骨的寒气。

    “冰玄壶?看来吕公子还真的是准备充分啊,居然连这种克制奇火的灵宝都是准备好了。”清莲美眸流转,直直盯着吕元华手中的玉壶,颇为惊异的道。

    其他人也都是由于清莲的声音,而不约而同将目光汇聚在吕元华手中的冰玄壶中,皆是发出一阵的哗然声,显然其手中的这冰玄壶颇有些名气。

    “又是一件高级灵宝么?”卓文瞳孔微缩,盯着吕元华手中的冰玄壶,喃喃自语的道。

    他以为吕元华手中只有紫金门这一件高级灵宝,却是没想到后者身上居然还有一件高级灵宝。

    “还好当初没有真的和这家伙对上,不然后果还真的有些不妙啊!”想到吕元华身上有着不止一件高级灵宝,卓文也是额前浮现冷汗,恐怕即使是现在的他对上吕元华应该也没有多少胜算吧。

    “清莲姑娘倒是好眼力,此冰玄壶乃是万年玄冰炼制而成,乃是至阴至寒的灵宝,极其克制炎火!不过九天焱雷炎毕竟乃是地阶火焰中都是极为强大的奇火,所以即使冰玄壶有着克制炎火的效果,恐怕也撑不了太久,希望各位能够快点破阵。”

    说完,吕元华倒也没有再罗嗦,而是双手猛地打出一道颇为繁复的印决,口中吐出晦涩难懂的字符,接着右手往上一托,其掌心的冰玄壶顿时发出一道刺耳的嗡鸣声,朝着上空的九天焱雷炎直掠而去。

    在其飞掠的过程中,冰玄壶的体积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了起来,最终由巴掌大小胀大到了数十丈巨大,与此同时,一股森冷的寒气猛地从冰玄壶内暴涌而出,居然将殿堂内的高温驱散了不少。

    此时,吕元华目光微凝,右手并作剑指,强大的元力顿时化作一道细小的光线打入空中的冰玄壶之内。

    刺啦!

    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随即半空中的冰玄壶顿时散发出耀目的蓝色光芒,随即其壶口刹那喷发出无尽的寒气,在上空形成了无尽的寒气飓风,猛地朝着九天焱雷炎直掠而去。

    轰隆!

    强大的寒气猛地碰撞在蕴含着无尽雷霆的蓝色火焰中心,随即无数的电闪雷鸣蓦然在上空爆发开来,一道道水桶般粗的巨大霹雳划破虚空,竟是直接四溢开来,甚至有几道霹雳直接降落在殿堂地面,竟然直接将地面轰砸出了深不可测的深坑。

    “好恐怖的威力,这九天焱雷炎居然这么恐怖?”

    望着不远处那仿佛望不到底的深坑,卓文面色微变,他也是终于领会到九天焱雷炎的恐怖威力,这等威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涅盘魔炎,甚至他目前糅合出来的冰火爆,恐怕都是比不上九天焱雷炎散发出的雷火之力。

    上空,无尽的寒气和强大的雷火之力在此时形成了僵持之势,竟是将虚空都是分割成了两块区域一般,一时之间,整个殿堂之中的温度变得颇为诡异,时冷时热,反复无常。

    而冰火能量的相碰撞间,也是瞬间引起了连锁爆炸,五彩缤纷的能量不断的在上空逸散开来,不时的爆发出一圈圈的能量团,其产生的能量余波,犹如涟漪般在整个殿堂都是扩散开来。

    在这等涟漪波动之下,偌大的殿堂竟也是猛烈的震动了起来,仿佛此刻天崩地裂一般。

    “灵老,助我一臂之力!”吕元华闷哼一声,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顿时对着身边的灵雎喝道。

    灵雎微微一点头,脚掌猛地一踏,天王境的势力猛地释放出来,随即右掌贴在吕元华的后肩,一股强大的元力犹如江河入海一般猛地灌入后者的体内。

    得到灵雎的元力支持,上空的冰玄壶猛地嗡鸣一声,竟是冒出一股剧烈的蓝芒,随后其壶口顿时爆射出更加剧烈的寒气,隐隐有着将上空遮掩住的趋势。

    轰隆!

    威力大增的寒气,犹如尖锐的长枪一般,竟是勇往直前的将横隔在上空的九天焱雷炎捅了个窟窿出来,而在窟窿的另一头,便是静静悬浮着的九轮焚天鼎,而在九轮焚天鼎的身前,有着一层五彩的光幕笼罩着,显然有着一层禁制阻挡。

    “大家速破禁制!冰玄壶支持不了多久。”望着上空那片火海中的一个窟窿,吕元华脸上流露出狂喜之色,大喝道。

    “破的好!老子先上了。”望着上空破开的窟窿,许穆哈哈大笑一声,便是猛地抽出背后的长柄大刀,脚掌猛地一踏,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般,飙射向窟窿内,双手倒提刀柄,便是狠狠的对着光幕砸去。

    “我可不能落后于许穆兄啊!”秦桧一摇羽扇,空气中的元气顿时沸腾起来,最终形成了滔天的浪潮,猛地席卷而去,冲入窟窿的光幕之中。

    广陌也不甘示弱,取出背后的绿離剑,手捏剑诀,其手中的绿離剑便是化作绿芒,划破虚空,轰向了光幕之上……

    最后,清莲玉足踏着星云,洁白的皓腕轻轻伸出,一点点的星芒犹如无数的暗器一般,猛地飞射而出,朝着窟窿中的光幕直射而去,最终狠狠的印在了光幕表面,清脆的碰撞声也是随之而起。

    轰隆!

    剧烈的爆炸声猛然掀起,随即整个殿堂再次震颤了几下,随之那窟窿中的五彩光幕竟是迅速弥漫开一丝丝的裂缝出来,当这丝裂缝蔓延到最边缘之时……

    咔擦!

    清脆的声音随之而起,然后五彩光幕嘣的一声就碎成了粉末……

    “这层禁制这么不经打?就这么攻击一下就破了?”手提长柄大刀的许穆,有些惊疑的望着已是破碎的光幕,低语道。

    原本在他看来,九轮焚天鼎起码也是地阶灵宝,其表面设置的禁制绝对比那九天焱雷炎还要更加的难办才对,现在却是没想到只是随意的合力一击就是将其击破了?

    就连一直控制着冰玄壶的吕元华也是为之一怔,他也是没想到焚天鼎上面的禁制居然如此脆弱,甚至有些不堪一击。

    “嘿嘿!早知道如此容易,我也不用多费力气了。”许穆目光闪烁一番,脚掌猛地已踏空,整个人竟是直接钻入窟窿之内,竟是想要直接去抢夺九轮焚天鼎。

    “许穆!你这混蛋。”

    “该死!”

    “这家伙真卑鄙!”

    吕元华、广陌、秦桧三人见许穆的行为,皆是不由得惊怒交加的咒骂起来,甚至就俩清莲也是俏脸大变。

    由于许穆所处的位置距离九轮焚天鼎最近,所以当在场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许穆已经来到九轮焚天鼎身前。

    “你们也不必怨我,吕兄可是事先说过,抢夺九轮焚天鼎可是各凭本事的!本少把握住机会,便是本少的本事,嘿嘿,九轮焚天鼎注定属于我们百川侯府的。”许穆仰天一笑,脸上满是快意的笑容。

    殿堂角落,原本一直默默关注的卓文,望着那焚天鼎旁边的许穆,脸上也是露出奇异的神色。

    许穆此人外表看起来颇为粗犷,但此人却是粗中有细,心中城府绝对不低。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卓文早在许穆发动攻击的时候,便是看出其打算,毕竟这家伙在攻击之时可是故意靠近窟窿,其他人看不出他的意图,作为旁观者的卓文却是已经隐隐猜到了。

    “看来这九轮焚天鼎也是有所归属了,此次我来此处也是捞不到什么好处了!不过虽然得不到九轮焚天鼎这等地阶灵宝,但能够获取九天焱雷炎的本源的话,那倒也不亏啊。”

    喉咙耸动一番,卓文目光炽热的望着上空那雷火交加的九天焱雷炎,脸上流露出一丝渴望之色。

    九天焱雷炎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灾祸,但对于拥有冰炎圣符的卓文来说,那便是最好的养料,一种能够增强实力的养料。

    “小子!情况不对,那九轮焚天鼎的禁制并不简单啊!”就在卓文心中思绪万千之时,小黑的声音蓦然在脑海中响了起来。

    卓文一怔,正想要问问哪里不对劲的时候,殿堂上空的许穆双目充斥着贪婪,双手迫不及待的去抓巨鼎。

    轰!

    只见巨鼎表面刹那射出炽烈的金芒,随后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猛然轰在许穆的胸口,猝不及防间,许穆竟是被这股力量打了个正着。

    噗嗤!

    一口鲜血猛然吐了出来,许穆的身形犹如无力的蝴蝶般猛地朝着下方坠落,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了深坑。

    这一变故,顿时让得吕元华几人一怔,随即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上空的巨鼎之上。

    只见此时巨鼎竟然急速的旋转起来,鼎身上无数缠绕的黑铁锁链,居然犹如无数游蛇一般猛地蠕动了起来。

    咯吱!咯吱!

    刺耳的声音刹那响起,鼎身上顿时飞射出十八条巨大黑铁锁链,分别刺入殿堂四周横列着的十八座巨大雕像,与此同时,一股股奇异的能量从鼎内通过锁链纷纷传入十八座雕像身上。

    这十八座雕像表面开始浮现金芒,这些金芒不断地额融入雕像之内,渐渐地,这些雕像表面开始渐渐的清晰起来……

    “啪!”其中一座雕像猛地睁开双目。

    那是一双金光流转的眼睛。

    “啪!”“啪!”“啪!”“……”

    一座座雕像尽皆睁开的双目,他们的眼睛肿尽皆是冰冷,只见他们一个个站了起来,庞大的身躯几乎遮蔽整个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