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忽然空间变幻。

    之前还在殿堂中的众人,却是突然陷入了茫茫的虚空之中难以辨别东南西北,就连上下也是无法分辨。

    轰隆!轰隆!

    犹如山崩地裂般的巨响蓦然传来,十八座山岳般的巨大雕像,迈着擎天柱般的双足,狠狠的朝着中间聚拢,手持各式武器,目光冰冷的凝视着阵法中的众人。

    “阵法禁制!”吕元华脸色大变,“看来九轮焚天鼎表面的光幕仅仅只是假象,这才是殿堂的真正阵法禁制。”

    “果然如此,既然洞府主人能够如此堂而皇之的将地阶灵宝置于此殿,那便是说明了此地绝不简单。”清莲美眸流转,柳眉轻皱的道。

    “不过看来某人应该是白忙活了一场,原以为能够得到九轮焚天鼎,却是没想到乐极生悲,成了现在这幅样子。”秦桧一摇羽扇,一双桃花眼幸灾乐祸的望着不远处的深坑,嘿嘿冷笑的道。

    轰!

    一道人影猛地从深坑中窜出,抚胸咳嗽了几声,脸色却是变得极其阴沉,这道人影正是刚刚还洋洋得意的许穆。

    此时许穆脸色发白,胸膛急剧起伏,呼吸急促,显然刚才所受的一击不低,没有理会秦桧的讥讽,只是一言不发的聚拢在众人的包围圈中,目光极其忌惮的望着四周缓缓靠拢的十八座巨石雕像。

    原本身处于角落的卓文,也是由于十八座巨石雕像的聚拢,不得不朝着以吕元华为中心的队伍聚拢。

    “各位,在下卓文!现在大家一同身处险境,多一人便是多一份力量,还望各位能够让在下加入你们。”靠近中心的队伍,卓文知道他已不能站在一边看戏了,想要在阵法中活命的话,唯有与这些人联合才行。

    单单看那十八座巨石雕像便是知道,此阵法的厉害之处。

    卓文此话一出,也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原本一开始卓文的到来,他们自然也是注意到,只是感受到卓文仅仅只是人王境的修为,觉得如此单薄的实力对他们根本造成不了丝毫的威胁,所以都是下意识的将其忽略。

    现在大家都是困在阵法中,也算是一根线上的蚂蚱,能够多一份力量,众人自然也不会拒绝。

    不过就在众人有所意动的时候,身处队伍中心的吕元华,目光中闪过一丝阴寒,嘿嘿冷笑的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你那低微的修为,在我们队伍中只能是个累赘。”

    听得吕元华此言,卓文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前进的身形也是因此而停顿了下来,冷冷的盯着不远处的吕元华。

    队伍也是因为吕元华此话而变得有些寂静,众人目光闪烁一番,视线落在了吕元华和卓文两人身上,他们知道眼前的两人之间恐怕有些恩怨,不然吕元华不可能如此针对卓文。

    队伍中原本有几人有意向将卓文招揽进来的,不过听得吕元华此话之后,顿时将说出口的话语给咽了下去。

    毕竟吕元华身后可是幕秦侯府这样一个巨大的势力,而且此次吕元华身边可是带着灵雎这样的天王境巅峰的武者,可以说算是队伍中实力最强,所以吕元华的话语无疑在队伍中的份量最重。

    “还不快滚么?难道非要本座出手你才舍得走?”吕元华双目虚眯,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意顿时弥漫开来,似乎在预示着卓文不走的话,他真的会暴起杀人。

    脸色骤变,卓文心中也是充满了恼怒之色,他能够感受到向中间靠拢的十八座巨石雕像傀儡,实力皆是在天王境以上,以他一人的力量,即使面对一座巨石雕像傀儡,恐怕都是没有丝毫胜算,更何况还有着十八座。

    就在卓文欲要发作的时候,小黑的声音蓦然传入脑海中:“小子!别冲动,以你现在的实力可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既然这杂种不留你,我们就走,本龙爷拥有一种秘法,可以帮你暂时躲避阵法的锁定,从而隐匿身形。”

    卓文一听,心中的怒火也是稍稍的平息了一番,深深望了不远处的吕元华一眼,冷冷的道:“吕元华今日之仇,我卓文记住了!他日必然百倍奉还。”

    说完,卓文脚掌猛地一踏,便是朝着远离队伍中心直掠而去,而那方向正是巨石雕像的包围圈……

    “不知所谓的蠢货,居然还想着报仇,以你那低微的实力,在这等阵法中还有活路么?”吕元华望着卓文远去的背影,冷冷的低笑道。

    许穆、清莲、广陌和秦桧四人对于吕元华的行为到没有丝毫的表示,只是冷眼旁观,在他们看来卓文这种人王境武者,对他们来说恐怕就相当于跳梁小丑一般的存在,只能在他们面前蹦踏几下,根本掀不起丝毫的风浪。

    “吕兄与这小子认识?”秦桧此时颇有些好奇的道。

    “有过几面之缘,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吕元华颇为阴冷的笑道。

    “不过这小子脑子有些问题呢?居然还朝着巨石雕像冲去,若是本少所料不错的话,这十八座巨石雕像,个个都有着天王境武者的实力,这小子过去根本就是找死。”许穆此时也是开口了,盯着卓文的背影,颇有些怜悯的道。

    “咦?那巨石雕像怎么没有攻击那卓文呢?”原本冷眼相看的清莲忽然惊呼道,稀薄的轻纱之下,能够朦胧的看见那樱红性感的红唇微微张开,一副惊容。

    “清莲姑娘,莫不是你看错了吧!巨石雕像怎么可能不会攻击那小子呢?难不成那小子还是洞府主人不成……”

    说到这里,吕元华目光也是投向远处的卓文身影上,当他看见卓文确实与巨石雕像错身而过的时候,嘴角笑容戛然而止,瞳孔猛缩。

    唰唰唰!

    许穆、广陌、秦桧等人也是闻言,将目光投向前方,发现那道身影确实与巨石雕像错身而过,仿佛若无其事的信步闲庭的走到巨石雕像后方后,脸上的表情比之吕元华更加的精彩。

    只见远处,卓文转身望着巨石雕像包围圈的众人,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嘲弄的笑容,仿佛在嘲笑着众人刚才的驱逐行为。

    此时,卓文周身都是笼罩着淡淡的黑雾,这丝黑雾乃是小黑本源之力所化,可以很大程度上隔绝阵法的封锁,相当于融入阵法中一般,这也是为什么巨石雕像不会攻击卓文的原因。

    虽然刚才卓文在经过巨石雕像时,显得颇为从容,实则早已提心吊胆了,生怕巨石雕像会停下来给他一击,以巨石雕像的威力,真要挨上一击的话,恐怕不死也要重伤啊。

    不过小黑的这种秘法并持续不了多久,此阵法又是将四周空间封锁住了,所以卓文依然出不了阵法之外,若是等时限到了的话,阵法还没被破掉,卓文就要露馅了。

    “嘿嘿!破阵法的任务就交给他们了!”盘膝坐于地上,卓文颇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吕公子,看来你赶走了一个关键的人物,巨石雕像既然不攻击此子,也就说明此子很可能懂得破阵之法。”清莲美眸微沉,皱眉有些不悦的道。

    清莲此话一出,顿时引得队伍中不少人的不满,纷纷将目光汇聚在吕元华的身上。

    “吕兄,这次你真的把我们害惨了,此子刚才过来明显是想要帮助我们,而你却是简单的一句话便是将其打发走了,你是什么意思?”许穆说话最冲,此时毫不犹豫的便是开口道。

    秦桧和广陌等人虽然没说什么,不过他们虚眯的目光已是说明了他们的不满,显然他们的想法也是与许穆一样。

    一时之间,队伍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微妙了起来,所有人皆是盯着吕元华,目光中隐隐有着质问之意。

    如此众多目光的注目,吕元华目光也是缓缓阴沉了下来,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原本他刚才的行为是想要借此阵法来解决掉卓文这个曾经冒犯过他的小子。

    但他却是万万没想到,卓文居然有方法躲过巨石雕像的攻击,甚至还表现是若无其事,这不仅让得吕元华心中惊怒交加,更让他恼怒异常。

    毕竟赶走卓文的可是他,现在众人将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他,他也是有点下不了台了。

    “侵入者!死!”

    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声音此时蓦然传递而来,巨石雕像每踏一步都犹如泰山压顶一般,惹得大地震颤不已。

    咻!咻!咻!咻!咻!咻!

    与此同时,四周靠近的巨石雕像,庞大的躯体内顿时露出无数的孔洞,随后密密麻麻的寒冰箭矢,凭空射出,直接朝着吕元华一群人笼罩而去。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巨石雕像已经发动攻击了!我们必须齐心合力渡过此劫再说,不然的话,我们都要死在这里面。”望着上空密密麻麻的寒冰箭矢,吕元华大吼一声,体内便是爆发出强大的元力,在身前释放出厚实的金色墙壁。

    其他人也都是知道,此时不是追究此事的时候,纷纷施展出各自的防御手段,开始抵御接踵而来的无数寒冰箭矢。

    “嘭!”无数寒冰箭矢瞬间抵达,猛地灌入吕元华身前的金色墙壁之上,顿时爆出无数的涟漪,而吕元华也是在这股巨力之下后退几步。

    而吕元华也是惊骇的发现,金色墙壁表面在刚才的一番攻击下,居然浮现出一丝丝的裂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