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元华此话一开口,其身体周围的八枚金色晶体顿时发出耀眼刺目的光芒,随即便是化作八道金芒射入了吕元华的体内。

    铿!

    金铁交鸣的声音顿时传来,旋即吕元华的躯体外面竟是披上了一副金色的铠衣,铠衣不断的散发着刺目的金芒,犹如不断释放者光芒的太阳一般。

    轰!

    一股犹如山岳般的巨大的气息,蓦然从吕元华的躯体内释放出来,场中不少人在这股气息作用下,猝不及防的双膝微弯,差一点就要跪在地上。

    “好强大!这股气息竟然远远超过了天王境,难道这就是皇极境武者的气息吗?”

    原本主持红星罗纱防御的清莲,也是注意到吕元华这边的动静,在感受到吕元华体内居然散发出的气息就连她都是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心,内心更是震颤不已。

    要知道她的实力可是达到了天王境小成的地步,在五大年轻强者中,就属她的实力最强,这也是当时吕元华在看见玉女星苑派清莲过来后,脸上流露出忌惮的神色。

    但即使她拥有着天王境的实力,竟然在此时的吕元华面前,生出一种渺小的感觉。

    “好强大的气息,吕元华这家伙使用了四品元阵之后,实力果然猛涨到了皇极境的修为。”原本骂骂咧咧的许穆,也是发现了吕元华身上的变化,略微嘀咕一句道。

    其他几人的表情自然也比许穆好不到哪里去,有羡慕、有敬畏、有嫉妒……

    咔擦!

    一声巨响传来,随即笼罩在外围的红星纱布表面,顿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痕,犹如蛛网一般扩散开来,最终红星纱布在无数裂痕的遍布下,碎裂成无数的光点……

    红星纱布的碎裂,直接导致里面的众人不由自主的口吐鲜血,朝着后方退开十几步,目光惊骇的望着无数光点之外的十八座山峰般的巨石雕像。

    “来得好!害我使出了金甲将帅阵,你们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大喝一声,吕元华身体周围环绕着无数的金芒,无比耀眼的金色铠衣披在其体表,远看之下,犹如金甲战神一般,只见他双腿猛地一弹,整个人犹如弹簧一般,以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朝着外面的巨石雕像直掠而去。

    “这股气息……难道是皇极境强者?那是吕元华,这股皇极境强者的气息是这个家伙散发出来的?”原本在一边看戏的卓文,也是看见那犹如烈日一般,全身散发着金芒的身影,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色的道。

    “不用这么惊讶,小子!吕元华这家伙可是使用了四品元阵,从而短时间内将实力提升到皇极境的程度,而且也仅仅只是一轮皇极境而已,这在众多皇极境强者中属于垫底的存在。”

    小黑双爪抱胸,瞪着死鱼眼,颇为没心没肺,以它的强大神识,刚才红星罗纱内所发生的事情,它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即使是一轮皇极境,破阵也绰绰有余了,毕竟那十八座巨石雕像实力也就在天王境左右吧!”

    卓文对着小黑翻了一个白眼,脸上颇有些无奈,与小黑接触了也有一段的时间,卓文的眼界也是扩大了不少,对于武者的一些境界也是知道了不少。

    众所周知,昭王境共有三大境界,那便是人王境、地王境和天王境,而武者一旦突破天王境便是会达到皇极境的程度,而皇极境的实力在青玄皇朝内乃是达到封侯的最低标准,也就是说那些王侯的实力最低都是皇极境。

    皇极境共分九个小境界,分别是一轮皇极境到九轮皇极境,在这种境界,每一轮的差距,那都是犹如天堑一般巨大,打个比方,二轮皇极境与一轮皇极境的差距就犹如阴虚境和阳实境两者的差距,正是这种巨大的差距,所以皇极境的突破尤为的困难。

    许多天资绝艳的天才,甚至一辈子都是卡在皇极境中,到老了都不一定能够达到四尊境这种强大的境界内。

    小黑颇为促狭的望了卓文一眼,嘿嘿的道:“本龙爷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不过你尽管放心吧!那家伙的这种状态可持续不了多久,而且十八座巨石雕像联合一击可不是那般容易突破了,到最后还是吕元华那家伙吃大亏才是。”

    “还有这也是你的机会,经过十八座巨石雕像的消耗,那些家伙不少人都受了严重的内伤,即使是那天王境巅峰的灵雎,在刚才的碰撞下,体内也留下了不少的伤势。嘿嘿,待会儿等阵法突破之后,你小子找准机会抢夺那九轮焚天鼎,那东西可是好东西啊。”

    卓文一怔,脸上浮现出一丝错愕,偏头望着不远处灵雎等人萎靡的神态,一抹狂热顿时从其眼底腾腾燃起。

    一开始卓文确实没有丝毫抢夺九天焚天鼎的意思,毕竟在场的可都是郡都最强大的五大势力,里面基本都是地王境武者,甚至还有着灵雎这种天王境巅峰的绝顶强者,在如此众多的强者中夺宝,那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

    但是现在不同了,经过刚才十八座巨石雕像的消耗,这些武者基本都是伤的伤,残的残,实力大不如之前,这正好就是卓文的机会。

    拥有妖月龙脊枪和逆灵傀儡这两大底牌,卓文的实力已是能够媲美地王境武者,若是出其不意的话,夺宝并非不可能。

    轰隆!

    金芒一闪而过,只见吕元华从天而降来到最近的巨石雕像之上,右手猛地一捏,一张数百丈巨大的手掌在虚空显化,随后巨大手掌猛地捏住巨石雕像的肩膀,犹如捏小鸡一般,将其猛地一提。

    数百丈犹如山岳一般的巨石雕像,在巨大的金色手掌的怪力之下,竟然猛地悬空而起,旋即猛地朝着下方一砸,巨石雕像竟然吭都不吭一声,就化作了一堆的碎石。

    嗷呜!

    见其中一尊巨石雕像被损毁,其他十七座巨石雕像顿时狂暴了起来,纷纷挥舞着手中的巨型武器,狂轰乱炸的朝着吕元华轰击而去。

    “哼!雕虫小技。”

    吕元华双手负于背后,装逼的摆出一副高手风范,仰头鼻孔朝天,不屑的说出这句活后,双手猛地打出一道印决,其背后虚空顿时裂开了一块巨大的口子。

    “我以我血荐天地,凌度虚空金甲神!金甲战神,临!”

    轰隆!

    虚空的口子越加的扩大,最终一声巨响,一只犹如山峰般的巨大手脚从虚空口子内刺啦的钻了进来,巨大手脚一探,后面的整个身躯也是猛地从虚空内钻了出来。

    身披金色铠甲,全身披带烈日金芒,足有数千丈的身躯遮天蔽日,亦步亦趋之间犹如天崩地裂。

    金甲战神一出现,大地猛地震颤了起来,身处在原地的众人仰望着那庞大的金色人影,一时之间也是陷入了寂静之中,脸上皆是流露出震惊莫名的神色。

    轰轰轰!

    金甲战神一出现,便是大刀阔斧的迈着巨大的步伐,其一举一动之间,便是能够引起滔天巨浪,只见其手掌轻轻一挥,巨石雕像犹如玻璃一般纷纷碎裂开来。

    在数千丈的金甲战神面前,巨石雕像犹如河边小石子一般渺小,金甲战神只需要一挥手便是能够轻易将巨石雕像彻底的解决掉。

    一息之间,金甲战神犹如砍杂草一般,瞬间便是将剩余的十七座巨石雕像崩碎开来。

    迅速解决掉巨石雕像之后,金甲战神一拳猛地轰出,空气的气流逆流,无数的气爆砰砰的响彻了起来,最终轰在了这片封锁的空间中。

    轰隆!

    刺耳的声音犹如无数炸弹爆炸一般,在封锁的空间内不断的响了起来,随后整个空间都是震颤了起来,随后周围的黑色顿时支离破碎了开来,犹如砸碎的玻璃一般,露出了殿堂原本的模样。

    此时,殿堂虚空之上,九天焚天鼎表面的黑铁锁链已经彻底的崩碎开来,化作无数黑色的铁屑,露出了其原本的面目。

    “金甲战神,托我上去!九天焚天鼎非本座莫属。”

    望着上方露出的九天焚天鼎,吕元华目光中爆发出一丝精芒,他知道此阵法一破,九轮焚天鼎的禁制是真正的破除掉了,而这一刻便是取得九轮焚天鼎最佳的时刻。

    轰!

    金甲战神单膝而跪,巨大的手掌猛地一托,吕元华顿时犹如金芒一般飙射而出,朝着上方的九轮焚天鼎直掠而去,而金甲战神则是在托起吕元华之后,化作无数光点消失在了虚空。

    而且吕元华体表的金色铠甲也是消失,化作了八枚暗淡无光的金色晶体,显然金甲将帅阵的增幅时间已是达到了。

    见到吕元华的动作,下方许穆、清莲等人皆是脸色一变,想要上前阻拦吕元华,却是发现已是太晚了,而且他们在刚才的消耗实在太大,即使追上了,恐怕也不是现在的吕元华的对手,况且下方还有着灵雎在虎视眈眈呢。

    “看来此次九轮焚天鼎要落在吕元华手上了。”众人一阵叹息,虽然不甘,但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们体内受了不少的伤,实力大不如巅峰。

    就在吕元华即将接近九轮焚天鼎的时候,一道身影猛地横拦在前者的身前,随后只见这道身影一咧嘴,淡淡的道:“九轮焚天鼎恐怕还轮不到你吧!”

    “妖月秘典:月满楼!”

    轻轻的呢喃声缓缓从这道身影嘴中散发出来,随后只见其双手一甩,其手中的黑色大枪犹如绷直的弹簧一般,猛地朝着吕元华弹射而去,在空中划过银色的光华,犹如一轮勾月一般,最终狠狠的甩在后者的胸膛之上。

    砰!

    吕元华也没想到这时候会有人拦在前面,猝不及防之下狠狠的挨了这一击,犹如流星般,猛地朝着下方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