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所有人望向卓文的目光变得颇为的忌惮,毕竟卓文现在所拥有的力量已经不弱于他们任何一人,甚至还要超越他们之中的许多人。

    “各位!在下卓文,我原本并无与各位结怨,奈何却全是吕元华这厮,一直从中挑衅,所以才逼得在下不得不爆发!若是刚才在下给各位造成什么麻烦的话,在下先在这里道个歉。不过在下希望我与吕元华之间的恩怨,各位不要牵扯进去。”

    缓缓的走来,卓文脸上无悲无喜,满是平静之色,打量着周围其他四大势力的人马,微微一拱手,颇为客气的道。

    清莲、许穆、广陌等人一听此言,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轻松之色,现在卓文身边有着天王境圆满的傀儡,单单就这一个傀儡就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所以此时的他们根本就不想与卓文为敌。

    况且现在卓文甚至还给了他们台阶下,他们自然就顺水推舟的接下来,这样对他们来说可没有丝毫的损失。

    虽然卓文夺得九天焚天鼎,他们有些不甘,不过他们也是清楚,即使卓文不出手,九轮焚天鼎也只会落在吕元华手中,依然轮不到他们,所以九轮焚天鼎此时到底花落谁家,他们倒也没怎么介意。

    “既然这是卓公子和吕公子之间的恩怨,我们玉女星苑也就不好插手了。”清莲原本便是冰雪聪明的女子,此时听得卓文的话语,哪里不知道卓文的打算,轻笑一声后,便是带着自己人走到一边,表明自己不插手的立场。

    “我们御剑门也不会插手此事。”广陌颇为干脆,对着卓文一拱手,也是让开了道路。

    剩下来的许穆和秦桧两人相视一眼,随即脸上皆是浮现出一抹苦笑,他们知道此时若是为吕元华强出头的话,恐怕他们还真的有可能岌岌可危了。

    “百川侯府不参与此事!”

    “永盛侯府也不管此事!”

    说完,许穆和秦桧侧过身,为卓文让开一条道路,纷纷沉默了下来。

    “你们……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家伙,难道你们不想要这小子身上的地阶灵宝了吗?”吕元华见其他势力竟然在这个时候撒手不管,顿时气得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吕兄,我们可不是你们幕秦侯府的奴才,我们该怎么做好像还轮不到吕兄来教吧!至于地阶灵宝……”

    许穆说到这里,目光颇为忌惮的望了卓文身后的傀儡一眼,继续道:“那也要有命在才能享受啊,若是连性命都没有了,夺过来又有何用?”

    其他几人也都是深以为然的一点头,毕竟他们身边可没有像吕元华那样,带着一位货真价实的天王境巅峰的武者保护,毕竟地王境与天王境的差距可是十分巨大的。

    “此子好心计啊!竟然几句话便是使我们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状态,此次与卓文作对,或许真的是少爷最错误的决定吧。”灵雎目光复杂的望着远处的卓文,心里却是颇为的杂乱。

    “灵老!帮我牵制住卓文身后的傀儡,今日我一定要杀了此子,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抹去嘴角的血痕,吕元华重新站起来,脸上满是疯狂之色的道。

    “少爷!我们还是收手吧,老夫能够感觉到那卓文身上还有着一些底牌没用,他远没有表面上那般简单。因为一开始的小事,而彻底得罪这样的一位天资绝艳的天才,实在不太明智。”

    “况且此子身边有着天王境的傀儡,想要彻底拿下他,所要花费的代价实在有些巨大,根本就不值得。”灵雎有些皱眉的望着面前有些疯狂的吕元华,不悦的道。

    他能够感觉到,吕元华此时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这样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吕元华双目赤红,冷冷的瞪着面前的灵雎,一字一句的道:“我命令你去牵制住卓文的傀儡,这是命令!身为我们幕秦侯府的奴才,难道连你也敢违抗我的命令吗?”

    灵雎一滞,微叹一声,只得点头应下来。

    “卓文!虽然我很不想对付你,但少爷的命令不得不违抗,所以得罪了!”

    转头,灵雎望了不远处的卓文一眼,随即脚掌猛地一踏,犹如离弦之箭般,朝着卓文直射而去。

    “去!”

    目光微凝,卓文右手对着灵雎一指,心念一动,其身后的逆灵傀儡顿时化作一道黑芒,便是朝着灵雎直掠而去,最终两者相撞,在半空中爆发出惊人的光芒,一时之间,无尽的元力不断的在半空中飙射而出。

    “小畜生!这次看还有谁会帮你,你这卑微蝼蚁般的存在,竟然几次三番的破坏本座的事情,你早该死上成千上万次了。今日本座不仅要废了你,还要将你们卓家连根拔起,让你们卓家从世上消失。”

    吕元华眼中猛地爆发出浓郁的杀意,一拍乾坤袋,从中取出一把宽背大刀,大刀表面光华流转,异常炫目,从其身上所散发的气息可以看出,此刀竟然也是一柄高级灵宝。

    “我最讨厌别人拿家族来威胁我了,今日你既然说出了这种话,那么你就不用活着走出洞府了,给我彻底的留下来吧。”

    卓文脸上戾气一闪而过,右手朝天一伸,一杆墨黑色的长枪,猛地旋转而出,出现在他的手中,随后脚掌猛踏地面,整个人犹如鬼魅般,朝着吕元华直掠而去。

    瞬间抵达吕元华身前,卓文长枪犹如蓄势待发的毒蛇一般,猛地在前方连续点出三下,三点刺目的光点成三角形的形状,嗖的一声发出刺耳的破空声,朝着吕元华的胸膛刺去。

    砰砰砰!

    “小畜生,你以为单打独斗,你会是我的对手?”

    吕元华狞笑一声,人在半空中,侧身横刀一挥,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圆弧,便是瞬间挡住了卓文瞬间点出的三枪。

    “今日我就让你看看,地王境圆满武者的真正威力!”

    说着,吕元华握着刀柄的手一紧,顺势轻轻一划,只听一声刺啦的声音响起,刀光犹如半夜的月华一般,闪过一道寒芒,直直的朝着卓文的脖颈只扫而去。

    “哼!”

    卓文一言不发,脚掌落地,便是猛地一旋,整个人犹如陀螺一般,倒转了半圈,其手上的长枪接着旋转的力道,狠狠的甩了出去,恰好挡在了直掠而来的刀光。

    轰!

    两者相触的一瞬间,一道剧烈的闷响便是汹涌而起,一丝丝的火星从交触的地方迸射而出,随后破风声骤起,两者一触即分。

    蹬蹬蹬!

    两者各自倒退十几步,站在对面遥遥相对。

    吕元华此时眉头微微皱起,他没想到刚才的那一下,他竟然没有彻底解决掉眼前的卓文,反而平分秋色。

    “怎么可能?这小子的实力,什么时候强到这种地步了?”吕元华瞳孔紧缩,嘴中不由得低声喃喃的道。

    他还记得几个月前,藤甲城中,眼前的少年即使是使出浑身解数,也仅仅只能伤到他的一根手指而已,当时的他,只需要稍微认真点,便是能够将眼前的少年彻底的击杀掉。

    不知不觉间,当初在他眼中犹如蝼蚁般的存在,现在居然成长到能够与他抗衡的程度,这种结果吕元华根本就无法接受,也根本不能接受。

    以他高傲的个性,原以为对上卓文的结果会是压倒性的碾压,却是没想到现在交手之际,竟是平分秋色。

    站在一边观战的清莲、许穆、广陌和秦桧四人,也是由于卓文与吕元华两人平分秋色的结果,而微微一凛。

    他们很清楚修为已是达到了地王境圆满,而且身上还有着高级灵宝的吕元华到底有多么的强,但即使如此,吕元华却仅仅只能和卓文打了个平手。

    “此子名叫卓文么?看上去年纪仅仅才十六、七岁,实力竟然达到这种程度,连吕元华都是无法奈何他!我还听说此子是藤甲城卓家的子弟,真没想到在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竟然会出现如此的天才。”清莲美眸微闪,有些惊异的道。

    “听说吕元华与此子的恩怨也是由于一件高级灵宝而已,吕元华怎么也没想到,因为一时的冲动,竟然会惹下这样一个麻烦人物吧!”许穆颇有些幸灾乐祸的道。

    秦桧和广陌两人则是一言不发,只是从他们两人颇为波动的目光中,也是显示着他们内心也是不太平静。

    吕元华此时也是恢复了一些理智,目光颇为忌惮的望了对面卓文一眼,心中暗暗的道:“真没想到,此子天赋如此惊人,短短时间内居然成长到这种程度!既然已经彻底的与其撕破脸皮了,那么此子绝对不能留。”

    想到这里;吕元华眼中的杀意更加的浓郁,随后他双手握住刀柄,举过头顶,无尽的元力源源不断的从双手传递到大刀之上。

    “能够逼我使出这一招,说明你这小畜生有些本事!”

    说着,吕元华猛地朝着前方一踏,口中猛地低喝道:“断浪分涛诀!”

    说完,吕元华那举过头顶的巨大宽背大刀,猛地散发出耀目的金芒,随后双手猛地朝下挥去。

    只见空气顿时沸腾了起来,无尽的气流在整片空间都是掀刮了起来,随后海浪拍打的声音响起,只见以吕元华整个人为中心,一片汪洋大海忽然浮现。

    宽背大刀越过无尽的大浪,化作擎天般的刀影,挟裹着滔天的威势,竟是将汪洋大海斩断,最终狠狠的在卓文的头顶劈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