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腰肢纤细若竹,卓文右手顺势一揽,便是将其抱在怀中。

    软香在怀,本应是心神旖旎,但卓文却没有丝毫这方面的想法,原因是经过少女的这么一耽搁,远处那滔天的雷海已是近在咫尺,只是眨眼间便是能够将卓文吞噬进去。

    “真是倒霉!”

    一咬牙,卓文一拍乾坤袋,取出九轮焚天鼎,右手猛地一挥,便是将其祭出。

    嗡嗡!

    清脆的嗡鸣声从鼎内传递开来,九轮焚天鼎共有九个通火口,也就是代表着九种地火的位置,此时从其中的两个通火口中,猛地窜出两种汹涌的火焰。

    其中一种幽蓝火焰,在熊熊燃烧的焰心中,蕴含着无尽雷霆闪烁,雷与火相互交织出极具侵略性的爆炸能量,正是九天焱雷炎;另一种青色莲花火焰,在莲花盛开周围五尺范围,飘落着数以千计的青色火星,乃是从裘老和少女那里交换而来的三千碧莲炎。

    两种威力绝伦的地火暴涌而出,在上空形成一片雷电与青莲交织的火海,猛地将前方狂涌而来的雷海拦截下来。

    轰隆!

    雷海与火海轰击在一起,周围空气都是仿若蒸发了一般,目光所及之处竟是彻底扭曲了起来,一道道沉闷的爆炸轰然炸响,震耳欲聋。

    瞬间,火海竟是直接被雷海压制的不断震颤,仿佛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会熄灭。

    噗嗤!

    一口鲜血猛然吐出,卓文面庞上流露出惊骇之色,没想到两种地火交织而成的九轮焚天阵,居然在雷海面前,显得如此的勉强。

    怀中赤足少女也是回过神来,望着环绕在自己腰肢上的臂膀,凝脂般的肌肤上竟是浮现出点点的樱红,洁白如雪的俏脸上更是已经绯红无比。

    赤足少女从小到大还从未与一位异性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更不用说现在自己竟然被一名陌生男子抱在怀里,这让少女心中感受到一丝异样和羞恼。

    “你太放肆了!赶快放开我,不然你会后悔。”

    由于刚才虚影分身的雷海冲击,少女体内已是受了不弱的伤势,此时全身软绵绵使不上劲,所以虽然她很想挣开卓文的怀抱,但根本就挣脱不了。

    望着怀中乱动的少女,卓文内心也是气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若是抵挡不了面前的雷海的话,他们两人都要死,哪还顾得了这种事情。

    “安静点!你再这样挣扎的话,我们两人都要死!你最好配合点。”

    此时卓文脸色颇为难看,现在已是到了生死关头,他可不管少女身份背景有多么庞大,直接粗鲁的右手一紧,将少女整个紧紧的抱在怀里。

    此时少女整个背部都是贴在卓文的胸膛之上,挺翘的臀部更是被卓文的大腿顶住,让得前者不要乱动。

    “你……”少女精致的面庞终于彻底的红透了,犹如熟透的红苹果,她也是没想到眼前少年竟然如此粗鲁。

    “你会后悔的!”冷冷丢下这句话,少女果然不敢再乱动了,她怕卓文为了稳住她,会做出其他出格的事情。

    “先躲过这一劫再说吧!若是死了,岂不是连后悔的机会都没了?”

    卓文同样冷冷的回了一句,同时心神极力的控制着上空的火海,艰难的抵挡着无尽的雷海的侵袭。

    “小姐!”远处,裘老望着瞬间被雷海覆盖的卓文和少女两人,脸色顿时大变,大喝一声,便是脚掌一踏,犹如离弦之箭般,猛地朝着雷海直掠而去。

    “哼!”

    虚影分身自然不可能让裘老如愿,只见其冷哼一声,山岳般的左手挟裹着无尽的雷电,猛地对着裘老轰去。

    砰!

    空间散落环形的气浪,裘老脸色一变,不得不反身抵挡虚影分身的攻击,两人一交手,裘老毫不例外的闷哼一声,整个人朝着后方倒飞而出。

    撕拉!

    布帛撕裂的声音骤然响起,在九天焱雷炎和三千碧莲炎包围中的卓文脸色大变,只见他上方的火海居然瞬间被雷海撕裂了开来,露出一大道的口子,随后无尽的雷霆爆涌而入。

    “不好!九轮焚天阵被撕破了,小黑,你还不帮忙!”望着汹涌而入的雷海,卓文瞳孔猛缩,顿时大叫道。

    卓文此话一出口,其体内顿时暴涌出无尽的墨黑色雾气,雷海轰隆炸响的撞击在墨黑色雾气之上,却是犹如泥入大海一般,竟然全部被雾气的力量腐蚀掉。

    “小子,快走!本龙爷支持不了多久。”脑海中顿时传来小黑焦急的叫声。

    闻言,卓文目光一凝,便是搂着怀中的少女,脚掌猛踏虚空,犹如离弦之箭般,朝着雷海上方的缺口直掠而出。

    雷海之外,裘老目光中充满了愤怒之色,几乎拼命般的与虚影分身拼斗在一起,他知道若是赤足少女此次真有什么不测的话,恐怕他逃脱不了巨大的责任,到时候上面怪罪下来,他很有可能难逃一死,毕竟少女的身份实在过于特殊了。

    “小姐若是死了,老夫就彻底毁了你的洞府,该死的风雷神君!”裘老脚踏虚空,不断的使出眼花缭乱的招式轰在虚影分身上,口中毫不客气的咒骂道。

    轰隆!

    裘老话音刚落,一道巨响蓦然从不远处响起,随即他转头望去,目光中顿时浮现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

    因为他看见卓文竟然正抱着少女,猛地撕破雷海屏障,速度飞快的朝着殿宇入口直射而去。

    “这小子居然可以撕破虚影分身的雷海,明明只有人王境的实力,这小子是怎么办到的?”裘老愣了一会儿,便是喃喃的自语道。

    “王殿重地,不可擅入!”眼看着卓文又要接近王殿,虚影分身再次暴虐了起来,硕大的右手猛地一挥,无数奔雷席卷开来,朝着卓文射去。

    “靠!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不就是进个大殿吗?用的着这么激动?看来还得靠那东西了!”望着身后的奔雷,卓文不由得低声咒骂道。

    咒骂了几句,卓文猛地一拍储物袋,从其中取出一块凝脂般的玉牌,在玉牌的中央刻着一个挪字,这块玉牌正是林轩重临走前赠送的挪移牌。

    此牌虽然仅仅只是中级灵宝,但却拥有着独一无二的瞬移功能,其价值已是远超过中级灵宝,完全可以媲美高级灵宝。毕竟此牌的效果是,一日之内可以瞬移到千丈范围的任何地方。

    想到这里,卓文猛地双手打出印决,随后元力骤然灌入手中的挪移牌,只见挪移牌表面散发着炽烈的光芒,随后卓文便是被这团光芒包裹,接着卓文竟是直接消失在原地。

    待到卓文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殿宇的入口处。

    这一刻,不仅是裘老,就连虚影分身也是不由得愣住了,他们也是没想到少年竟然可以做到瞬移,随后裘老和虚影分身都是眼睁睁的看着入口处的少年,脚掌一踏,便是消失在了入口处……

    裘老在呆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赤足少女还在卓文的手中,不由得大喝一声,也要跟着卓文身后进入殿宇,不过虚影分身自然不可能让裘老轻易通过的。

    轰隆!

    虚影分身只是一拳便是将裘老击退,在分身的强大攻势之下,裘老只得暂避锋芒,目光略有不甘的望着后方的殿宇。

    进入大殿之后,便是一条颇为幽深的通道,来到里面,卓文也是轻嘘一口气,正待要说话的时候,一只凝脂般的玉手猛然映入眼底,随后玉手竟是狠狠的轰在了卓文的胸膛之上。

    猝不及防之间,卓文顿时被这只玉手打了个正着,哇的一声便是吐出一口鲜血,靠在墙边目光微冷的望着眼前的少女。

    “终于肯放手了么?”

    少女玉手一挥,皎洁的玉足一踏红莲,便是缓缓的悬空而起,目光冷淡的望了眼前的少年,在其美眸深处甚至蕴含着一丝杀意。

    想起刚才眼前的少年,居然粗鲁的横抱着自己的娇躯,少女内心早已羞愤不已,要不是刚才确实是情况危急,她打出去的可不是简单的一掌了,而是直接要了少年的命。

    “咳咳!”少女的内伤显然很严重,在挣脱了卓文之后,竟然再次咳了一口血,娇躯微颤,便是软倒在通道墙壁上,颇为警惕的望着面前的少年。

    耸了耸肩,卓文颇有些无奈的望了一眼身前的少女,随即一拍乾坤袋,从其中取出一枚翡翠色的丹药,将其抛给少女,道:“受了如此重的伤,还逞强吗?这枚丹药名为养元丹,乃是四品灵药养元草所炼制,应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你的伤势。”

    接过养元丹,少女黛眉微蹙,目光闪烁一番,却并没有吃下丹药,而是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卓文。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你死了对我可没有丝毫的好处,能够拥有帝权境强者的保镖,显然你的身份不同寻常,若是你死在这里的话,就算我取得这里面的宝贝,恐怕也出不了洞府!毕竟外面那帝权境的老者就不会放过我。”卓文一摊手,颇有些光棍的道。

    听得此言,少女眸子中终于有所意动,冷冷的道:“那我就信你一次!”

    说完,少女便是将手中的养元丹吞入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