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下养元丹,少女只感觉腹中传来一阵暖流,随即这股暖流沿着奇经八脉循环流转,体内的那股虚弱感在这股暖流的作用下,竟然缓缓的消散了开来。

    美眸中爆发出一抹精芒,少女倒是没想到卓文给出的养元丹,竟然有着如此奇效,在养元丹的药效下,她体内的伤势虽然依然颇为严重,但比起之前的那种虚弱无力,却是好上许多。

    “真没想到你身上居然还有这等丹药,看来你在这座洞府中收获了不少呢!”感受着体内逐渐扩大的暖流,少女内心的戒备逐渐放下,此时反而主动开口道。

    卓文微微一笑,便是转头望着面前幽深的通道,淡淡的道:“外面有着风雷神君的分身守候,恐怕我们是出不去了,现在我们唯一的选择便是进入这座大殿。不过,此殿乃是风雷神君的府邸,恐怕里面危机重重,我们应该联手或许才能闯入深处。”

    “不知姑娘意下如何?”说到这里,卓文转头望着少女道。

    微微一点头,少女淡淡的道:“现在我们也是同一条线上的蚂蚁,理应联手!还有我的名字叫慕辰雪,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

    在放下各自的戒备之后,两人很快便是达成了同盟,毕竟这座殿宇十分的广袤,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会隐藏着怎样的危险,此时多一个人便是多一份力量。

    “走!”

    两人相视一眼,便是化作两道虚影消失在通道之中,朝着尽头直掠而去。

    通道尽头,有着一座巨大的青铜大门,不过这座青铜大门却是虚掩着的。

    望着面前虚掩着的青铜大门,卓文和慕辰雪两人皆是目光一凝,一丝不想的预感浮上心头。

    “青铜大门竟然已经被打开了,难道早就已经有人进入过这座殿宇了吗?只是这座府邸除了我们两人外,便是那还困在外面的裘老了!难不成还有着第四人的存在?”面色变幻,卓文脸色难看的低声说道。

    旁边的慕辰雪也是黛眉微蹙,就连她也是不曾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变故,若是这座殿宇真的被人捷足先登了的话,岂不是里面的东西都已经被人搜刮完了?

    “应该不可能,毕竟风雷神府的通道可是裘老亲自打开了,想要躲过裘老的探查,提前进入风雷神府那根本就不可能!所以说,这道青铜大门应该是很早以前便是被人打开过了,你看那门缝处,积累了厚厚的灰尘,显然此门已是许久未曾关上了。”

    卓文一怔,定睛一看,确实发现门缝中有着厚厚的一层灰尘,颇有些苦笑的道:“看来我们这趟算是白来了,真没想到此殿已经让人捷足先登了。”

    “都已经闯到这里了,说什么也要进去看看才行!”慕辰雪贝齿咬着下唇,略微有些不甘的说了一句,便是飞身进入了大门之中。

    青铜大门前,望着消失在门缝中的慕辰雪,卓文略微迟疑一会儿,也是不甘心就此离去,身形一闪,便是沿着门缝,钻了进去。

    进入青铜大门后,一座安静的石殿,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石殿并没有过多的奢华的布置,反而显得格外的简单,空荡荡的,也没有过多的摆设。

    卓文的目光转了一圈,然后便是凝在了石殿中心,那里有着一道巨大的石棺,石棺上没有盖子,一眼望去,里面空空荡荡的……

    偌大的石殿,里面的布置竟是如此的简陋,卓文猜测恐怕里面的东西应该基本被那捷足先登的家伙给拿光了吧!

    “看来白跑一趟了,原本以为进入这里面会找到风雷圣符的呢?却是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到头来却是一场空。”望着四周空荡的有些凄凉的石殿,卓文嘴角不由得一抽搐,低声喃喃的道。

    而站在最前方的慕辰雪,脸上却是没有显露出丝毫的失望,其如水般的眸子中,竟然闪过一丝欣喜。

    只见慕辰雪玉足轻踏红莲,便是缓缓的飘到大殿中央没有盖子的石棺之上,只见其玉手轻抬,一股澎湃的元力顿时汹涌而出,轰隆一声,偌大的石棺便是在元力之下,寸寸崩裂了开来。

    下方望着慕辰雪身上澎湃的元力,卓文眉头却是紧蹙了起来,一开始他倒是没注意慕辰雪的修为,现在后者一展示体内的元力后,卓文竟是发现此女的气息竟然比那灵雎还要强大不少,显然此女的修为已是进入了皇极境。

    或许由于裘老的实力太惊人了,让得之前的卓文忽视掉了慕辰雪本身的实力,现在感受到后者体内皇极境强者的气息,卓文面色也是不由得微变,毕竟慕辰雪的年纪与卓文差不多,也就十六岁左右,修为竟然能够达到皇极境。

    看来此女不仅身后背景恐怖,连自身天赋都是极其的惊艳!

    无数碎片从石棺中层层剥落,随后一道金芒却是从石棺的碎片中暴涌而出,接着一枚足有巴掌大小的金色圆球静静的悬浮在半空。

    凝望着悬浮在空中的金色圆球,慕辰雪眸子中顿时爆发出一缕精芒,低声喃喃的道:“看来裘老推测的没错,风雷神君的圣元竟然还真的隐藏在石棺之中!虽然此次没有得到风雷圣符,不过能够得到风雷神君的圣元,已经算是最大的收获了。”

    听得慕辰雪的话语,卓文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疑惑之色,对于这所谓的圣元,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正当他满头雾水的时候,脑海中却是响起小黑的声音:“竟然是圣元,真没想到风雷神君那家伙居然还留了圣元在自己的棺材里,倒也颇为狡猾啊!”

    “小黑!圣元到底是什么东西?”见小黑说话,卓文连忙问道。

    “圣元其实就是圣人的精元,同时也是圣人力量的源泉,说白了也就相当于武者的丹田一般,可以源源不断的为圣人提供无穷无尽的力量。这种东西对于一些圣人境界的武者,可都是大补之物,不过对于圣人境界以下的武者却是犹如毒药一般。”

    “毕竟圣人已经区别于一般的武者,圣元之中蕴含着圣人之力,乃是天地法则的至理,境界不到圣人的话,吸收了圣人根本就承受不了这种法则的冲击,从而爆体而亡。看着小妮子一脸欣喜的样子,看来其背后的势力应该有人达到圣人境界,这圣元应该是给别人用的。”

    小黑说到这里,声音中却是带着一丝忌惮。

    卓文一听,脸上倒是露出一丝失望之色,看来这圣元对他来说根本犹如鸡肋一般,只能看不能摸,一旦动用了,还会爆体而亡。

    “卓公子,此乃圣元,唯有圣人才能吸收的东西,这种东西对你并没有用,但对我的长辈却是大有用处,你应该不会与我争夺此物吧!”

    握着手中的圣元,慕辰雪微微退开一段距离,颇有些警惕的望着身前的少年,虽然眼前的少年仅仅只有人王境的修为,但其刚才所表现出来的种种,已经让得慕辰雪不得不重视面前的少年。

    况且她现在身上伤势未愈,若是卓文真有歹心的话,恐怕到时候鹿死谁手到还不一定呢,所以慕辰雪倒是颇为聪明介绍了圣元的功效,表明此物对于卓文并无用处。

    听过小黑的介绍之后,卓文早已对这圣元失去了兴趣,摊了摊手道:“放心吧!圣元这种东西我也知道,这东西对圣人是大补之物,但对于圣人境界以下的武者却是剧毒之物,我还不至于抢这东西找死!”

    慕辰雪美眸微闪,流露出一丝异色,她倒是没想到卓文也知道圣元的用处,毕竟天铠大陆的圣人可是极其稀有,能够知晓圣元的人物大多都是大势力或者巅峰强者。

    但眼前这少年出身背景低微,实力更是微不足道,居然也能知道圣元这种东西,这让的慕辰雪心中除了一丝惊异以外,还蕴含着一丝好奇。

    眼前少年虽然看似普通,但却能够时不时的展露出颇为惊人的实力,现在更是知道常人不知道的圣元,这些种种不由得让得卓文在慕辰雪的心中增添了不少的神秘色彩。

    “既然卓公子不欲争夺此物,辰雪先谢过了!”发现卓文确实不欲争夺,慕辰雪才稍微放心一点,颇为客气的对着卓文一拱手。

    微微一摆手,卓文却是来到了石棺碎片处,目光微凝的盯着下方的一块块碎片,此次险死还生,好不容易进入殿宇,若是就此空手而回的话,卓文实在不甘心,所以他也是开始打起这石棺碎片的主意来了,或许能有所发现也说不定。

    一旁的慕辰雪见卓文开始打量起石棺碎片,也是知道卓文确实不欲争夺圣元,心下也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将圣元收入乾坤袋内,开始打量起四周的大殿起来,显然她也是和卓文打同一个主意,看是否能够再发现什么好东西。

    “小子!翻开你左手边的那块碎石,里面好像有字迹。”卓文正在仔细观察石棺碎片的时候,小黑的声音蓦然在脑海中响彻了起来。

    略微一怔,卓文倒也没有迟疑,直接翻开左手边的碎石,只见碎石下方竟然还真的刻印着细小的字迹,若是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也唯有小黑这等神识庞大的变态能够在如此众多的碎石中,找到这块颇为不起眼的记载字迹的碎石。

    卓文颇为谨慎的瞥了一眼大殿四周,发现慕辰雪正在打量着一堵墙壁的后,轻吁了一口气,便是盯着碎石上的字迹:“风雷圣符不在此处,秘密藏在洞府地图之中……”

    看清字迹之后,卓文顿时一愣,随即目光中掠过一丝精芒,洞府地图不就在他的乾坤袋之中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