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目虚眯起来,卓文右手一捏,手中的碎石顿时变得粉碎,在确认慕辰雪不知道他的异状之后,卓文悄悄的低语道:“看来这里面确实不存在风雷圣符,那风雷神君看来是将圣符藏在别处了。   .  ”

    “既然秘密在洞府地图之中,那么地图中应该会有线索才对!看来此次进入这里,倒也并不是全无收获。”脑海中小黑的声音也是逐渐响了起来。

    “嗯!此地不方便拿出地图,等出了洞府之后,再研究洞府地图,希望那地图不要让我失望啊!”拳头微微紧捏,卓文心中倒是充满了期待之色,他倒是很想见识见识风雷圣符的模样。

    就在卓文思绪万千之时,忽然大殿一阵猛颤,卓文脸色大变,转头望向不远处的慕辰雪,只见后者也是一脸的茫然之色,只不过其前方墙壁有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块凹陷进去。

    “机关?”

    感受着大殿的震颤,卓文脸色微变。

    慕辰雪也是黛眉微蹙,她也是没想到刚才只是随意的碰了下墙壁,竟然就触发了机关。

    “不好!青铜大门要关闭了。”卓文眼尖,一眼便是看见远处的青铜大门竟然在缓缓的闭合。

    嗖嗖!

    卓文和慕辰雪顿时脸色大变,两人当下便是展开身法,朝着青铜大门直掠而去,可惜的是,青铜大门的门缝实在太小,只是眨眼间便是完全闭合在了一起。

    “该死!”

    望着完全闭合的青铜大门,卓文不由得咒骂了一句,而身边的慕辰雪柳眉却是越皱越紧,不由得转头望向卓文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没办法!现在我们只能联手,看看能不能轰开这座大门。”微微摇头,卓文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这办法恐怕不太行!”哪知慕辰雪摇摇头,走到青铜大门前,玉手拂过门上的纹路,“这座青铜大门乃是用星辰陨石所炼制而成,坚硬程度,足以抵挡帝权境武者全力一击!即使随着万年岁月的流逝,其坚硬程度有所下降,但也不是我们能够击破的。 ”

    闻言,卓文面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他刚刚才发现一丝风雷圣符的线索,现在反而被困在大殿中,难道这就是乐极生悲么?

    嘶嘶!

    一道犹如风吹过树叶的簌簌声蓦然传来,随后两人蓦然发现周围空间居然猛地扭曲了起来,原本古香古色的大殿竟然荡然无存,四周空间扭转,根本辨别不了东南西北。

    一股股粉色的雾气逐渐的氤氲开来,遍布整个空间,与此同时,伴随着粉色雾气还有着一股甘甜的香味,在不断的弥漫着整个空间,让人闻之不由得口内生津。

    “这是怎么一回事?大殿怎么忽然不见了?难道是阵法禁制不成?”

    想到这里,卓文脸上顿时变得颇为难看,上次争夺九轮焚天鼎之时,他便是陷入过一次阵法禁制。当时要不是吕元华使用了四品元阵,实力大涨的话,恐怕他们还真的要困在阵法之中。

    所以对于这些阵法禁制,卓文也是颇为头疼。

    “小子!这种阵法禁制很不一般啊,竟然是一种幻阵,若是本龙爷所料不错的话,此阵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香阵。嘿嘿!这等阵法可是十分阴毒,一旦陷入里面可就犹如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此时小黑已经出现在卓文的肩膀上,满脸凝重的道。

    “香阵?难道比那十八巨石雕像的阵法还要厉害吗?”听得小黑此言,卓文脑海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两者并不是一个档次的,这香阵比那十八巨石雕像要强大和阴毒许多!说白了,若是陷入此阵之中,武者便会欲火焚身,里面会出现形形色色的幻觉,从而将武者引入更深的深渊。若是意志不坚定的话,很容易沉溺于其中,最终身上的精气会被此阵吸收,从而让得阵法威力变得更强。”小黑目光微凝,有些沉重的说道。

    卓文一阵恶寒,此阵确实如同小黑所说的颇为阴毒,竟然是引起人体中的来制造幻觉,而且更加让得卓文胆寒的是,此阵竟然会吸收武者精元从而增强威力。

    “还真是阴毒的阵法,看来这风雷神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在洞府内布下这等下流的阵法禁制。”全身一颤,卓文颇有些无语的道。

    “风雷神君在远古的时候,本就是亦正亦邪的人物,性格更是乖张,做事不拘一格!在自己洞府布下这等阵法也没什么稀奇,不过若要破此阵的话,唯有保持心智稳定,只要撑过三日,此阵便会因为得不到精元而自行消散。”

    说着,小黑右手一挥,一股墨黑色雾气顿时化作无数根黑针,密密麻麻的插在卓文的周身穴道之上。

    “想要保持清醒,唯有锥心的疼痛才能维系!所以,以防万一,本龙爷先用黑针封住你的周身穴道,若是你的心智一旦不清醒的话,你穴道之上的黑针便会震动刺激你的神经,可以极大程度保持你的清醒。所以小伙子要努力挺过三日,本龙爷就先睡了。”

    小黑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竟然真的躺在卓文肩膀上睡过去,惹得卓文白眼不止。

    粉色雾气越加的浓郁,空气中散发出的甘甜香味也是越加的诱人,卓文不由得喉咙耸动一番,在雾气和香味的双重刺激之下,卓文的目光也是闪过一丝迷离。

    耳畔骤然传来无数犹如黄莺般清脆的笑声,只见在粉色雾气的周围,居然开始出现几道高挑的身影,双目虚眯,卓文终于看清这几道身影的真面目。

    只见三道身着宫装,发髻如瀑的美艳女子款款而来,女子唇红齿白,肌肤胜雪,在那雪白的肌肤中透着点点的粉红,仿佛雪地中散落的樱花。

    三名宫装少女,皆是倾国倾城、美艳不可方物,如水般的秋眸流露出醉人的柔媚,让人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三名宫装少女虽说美艳绝伦,但与慕辰雪那等妖孽般的美,却也是有着一段差距,虽然卓文在粉色雾气的影响之下,眼神有些闪烁,但依然还能保持着一定的心神。

    见过慕辰雪那张犹如谪落凡尘的仙女一般的绝美容颜之后,卓文对于美女自然也有着一定的抵抗力,深吸一口气,卓文默默的盘膝坐于地上,压根就不瞧一眼三名宫装美女的诱惑。

    耳畔的调笑声越加的清晰,只见三名宫装美女嘴中发出诱人的声音,惹得卓文眼皮不由得一颤,心神险些失神。

    不过,这还仅仅只是开始,只见三名宫装美女见卓文不动声色,如水般的秋眸顿时幽怨的凝视着卓文,随后便是开始宽衣解带……

    耳畔的声音越加的频繁,卓文呼吸忽然急促了起来,双目也是在此刻变得赤红无比,就在卓文即将失去理智之时,其周身穴道上的无数黑针顿时嗡鸣了起来。

    一股钻心般的疼痛顿时充斥着全身,这种疼痛犹如万针钻心一般,顿时让得心神即将失守的卓文,顿时回过了神来。

    “靠!小黑,这也太猛了吧!没想到会这么痛,就算我兴致高涨,在这股疼痛之下,也要彻底的熄灭掉吧!”

    此时清醒过来的卓文,也是暗自庆幸了一番,若是刚才沉沦下去的话,恐怕就真的危险了,还好有着小黑的黑针提醒。

    周身穴道无数黑针竖立,每当卓文即将沉沦之时,黑针都会猛刺穴道,刺激神经,让得卓文瞬间便是清醒了过来……

    于是如此不断的在迷醉和清醒之间往复切换,持续着这种状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晃眼便是过去了两日……

    在这两日内,卓文一直承受着万针刺心的剧痛,好几次都差一点就要疼昏过去,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幻觉的强度也是变得越加的强烈起来,但卓文依然靠着坚定的意志,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此时,他的全身早已经被冷汗湿透了,这是黑针刺穴所刺激出来的冷汗。

    “还真的恐怖的阵法,即使意志再坚定的人,恐怕也很难在此阵中坚持三日吧!若不是黑针刺穴的话,恐怕我连一日都是坚持不下来。只要再坚持一日,便能够破阵了。”胸膛不断的上下起伏,卓文脸色发白的自语道。

    簌簌!

    一道轻微的脚步声缓缓从身后传来,随后卓文能够清晰的听到身后传来压抑不住的急促喘息声。

    “又来这一招么?看来这香阵也没有丝毫的新意啊!”

    感受着身后急促的娇喘和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卓文嘿嘿冷笑一声,便是坐在地上岿然不动,压根就不鸟后面的动静。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一双犹如精雕细琢般的玉手猛地探过他的脖颈,从后面将卓文紧紧抱住,如兰般的热气轻轻的吹在卓文的脖颈上,竟然传来酥酥麻麻的异样感觉。

    “幻觉应该不可能碰触到我才是,怎么会……”

    忽如其来的变故,顿时让得卓文全身僵硬了起来,随即他缓缓的转头,竟是瞧见了一张绝美的熟悉面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