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水般的秋眸,挺翘的琼鼻,微翘的峨眉,以及那如瀑布般的青丝散落,入眼的绝美少女不正是慕辰雪么?

    只是此时的慕辰雪已是没有了原先的平静与淡然,那双清水般的秋眸,此时已是被迷醉和火热所取代,樱红的小嘴微张,一道若有若无的呻吟缓缓飘来,如兰麝香般的热气随之从那樱红小嘴中呼之而出,吹在卓文的脖颈上,升起一阵的酥麻之感。

    一双犹如莲藕般的玉手,突然挽住卓文的脖颈,慕辰雪那道仿若无骨的娇躯,犹如水蛇一般扑进卓文的怀中,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

    轰!

    犹如甘露般的幽香,仿若那点燃炸药的引线一般,让得卓文瞬间双目赤红,鼻息刹那粗重了许多。

    “卓文!你若是敢动我,待我清醒后,必取你性命。”

    慕辰雪无力的躺在卓文怀中,秋眸中迷醉和清明时不时交替,显然慕辰雪在香阵内还保留一丝理智,不过这丝理智此时也是犹如大海中的孤舟一般摇摆不定,随时都有可能被倾覆。

    闻得此言,卓文嘴角却是露出一丝苦笑,他倒是忘了陷入香阵的可不只有他一人,还有慕辰雪这等绝世美人。

    “慕姑娘,现在可不是我动你,而是你动我啊!”望着怀中犹如水蛇般扭来扭去的娇躯,卓文强行压抑着心中的冲动,苦笑道。

    慕辰雪闻言,犹如瓷器般的俏脸顿时添上点点樱红,雪白的肌肤此时变成诱人的绯红,虽然她很想保持理智,但香阵的威力越加的强大,即使慕辰雪性格淡然,也禁不住香的诱惑,最终沉沦其中。

    她能够在此阵中坚持两天,已经说明此女的意志有多么的坚定,但人力中有穷尽,更何况是更为脆弱的意志呢!

    所以第三日,慕辰雪终于是陷入了香阵的陷阱之中,在此阵的引导下找到了卓文所在的位置,从而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慕辰雪并没有答话,在粉色雾气的强烈刺激下,她终于是彻底的沉沦了。

    感受着怀中不断扭动的娇躯,卓文目光中仅存的理智也是终于崩溃了,就在卓文欲要飞扑向怀中的少女之时,其穴道数百根黑针顿时齐声嗡鸣了起来,钻心般的剧烈疼痛感,再一次将卓文拉回了现实……

    刺啦!

    少女的轻纱,直接撕碎,裸露出凝脂般的玉肌,雪白的肌肤中此时已是变得绯红,如兰般的香气变得愈发浓郁了起来。

    喉咙内发出野兽般的吼声,卓文额前满是冷汗,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在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水渍。

    此时,卓文在极致的欢愉和极致的痛苦中不断的徘徊,一边是万针钻心的痛楚,一边却是倾城美人的诱惑。

    噗嗤!

    卓文终于是在这两种矛盾的刺激之下,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神色变得萎靡不已。

    “妈的!两天都忍下去了,老子就不信我连这最后一天都是忍不下去。”目光中猛地冒出一丝凶光,卓文干脆闭上双目,强忍着心中的冲动,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卓文在这种煎熬中不断的忍耐之时,他的全身穴道竟忽然传来清凉之感,随后那股钻心般的疼痛如潮水般褪去,接着卓文蓦然感觉全身四肢百骸的穴道的清凉感越加的清晰,仿佛这些穴道内灌入了冰水一般。

    轰!

    低沉的闷响,在卓文的体内响起,卓文只感觉全身在这一刻变得极其的轻松。

    茫然的睁开双目,卓文感觉此时体内竟然充满了力量感,这种从所未有的充实感,让得卓文心中有些诧异!

    “我居然突破到地王境了?”握了握双手,卓文有些不可置信的自语道。

    “香阵虽说十分阴毒,但若是能够撑过此阵三日的话,那么此阵便是彻底被破,而此阵以往所吸收的精气便会传入破阵者的体内!你小子能撑过三日,自然也得到了此阵中的全部精气,能够突破倒也很正常。”

    肩膀上的小黑狗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嘿嘿一笑的道。

    闻言,卓文微喜,低声喃喃道:“看来陷入香阵倒也不是坏事,此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

    “你小子确实是得了眼福,那小美人现在还躺在你怀里呢!”小黑忽然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对着卓文怀中一努嘴道。

    望着怀中衣衫不整的少女,卓文嘴角却是露出一丝苦笑,此时慕辰雪身上的衣衫几乎被撕扯碎裂了无数片,大半的雪白肌肤裸露在外,看上去颇为的诱人。

    慕辰雪此时犹如慵懒的小猫咪一般,蜷缩在卓文怀中,沉沉的睡着,精致的琼鼻此时颇有规律的张合着,显得安静而恬然,显然香阵对慕辰雪的伤害颇大,阵法一破,她便是彻底的昏睡过去了。

    望着怀中如此美景,卓文竟是不由得看呆了,慕辰雪本就是那种绝美容颜,无双气质的完美女人,任何男人在遇上如此美人,都会情不自禁的为之倾倒,为之迷醉,卓文自然也不例外。

    而且这样的绝世美人,现在还蜷缩在自己的怀中,即使卓文再清高,内心也是不由得变得火热之极。

    静静的凝视了怀中美人许久,卓文忽然俯下身去,在少女红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轻声道:“此吻就当做我帮你破开香阵的报酬吧!”

    感受着嘴唇中传来的幽香和甘甜,同时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一日前此女媚眼如丝的美态,卓文内心竟是不由得跳动了几下,他竟然在这一瞬间对此女心动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么?”轻轻搂着怀中的少女,卓文却是一阵的失神。

    “小子!此女背景很大,或许青玄皇朝在其背后的势力面前都是蝼蚁般的存在,可以说你们两人根本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你们想要走在一起的话,恐怕很难。”

    眼见卓文陷入失神的状态,小黑脸上却是难得露出严肃之色。

    “这我知道,毕竟能够拥有一名帝权境强者贴身保护,已经说明了慕辰雪背后的势力恐怖了。”想到裘老那恐怖的实力,卓文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丝苦笑。

    “还是先等慕辰雪醒来再说吧!毕竟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或许,此次一出大殿后,我们便是再也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吧!”

    脱下外套,卓文轻轻的将其披在怀中少女的身上,只是目光中却是蕴含着一丝感慨以及淡淡的愁绪,将少女轻轻放在地上,卓文起身仔细打量着四周的大殿,由于卓文破开了香阵,青铜大门也是随之开启了。

    卓文没注意到的是,当他将外套披在少女的身上之时,少女那纤细的睫毛微微动了下,其裹在外套中的玉手微微紧捏着,竟是缓缓的睁开双眸。

    如水般的秋眸,复杂的注视着面前的少年背影,在其眸子深处甚至还蕴含着一丝幽怨。

    虽然在香阵内,她神智有些不清,但依然还是记得眼前少年,宁愿忍受痛苦,身受内伤吐血,也遵守承诺不动她分毫。

    想到这里,少女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绯红,一丝未曾感受过的情愫,猛然在内心深处迸发而出,充斥着她的整个心房。

    一刻钟后,慕辰雪假装醒来,脸上满是冷淡之色,披着卓文的外套,便是默默的走出青铜大门,顺着通道朝着殿宇外界走去。

    对于慕辰雪此时的态度,卓文倒也不在意,苦涩一笑,便是沉默的跟在少女身后,两人相顾无言,就这样缓缓的走出通道。

    当外界的一缕光芒洒下之后,卓文虚眯着双目,待到适应了光线之后,便是打量着外界的环境。

    只见外界无数的殿宇废墟之上,那道数千丈的虚影分身依然存在,此时虚影分身也是瞧见了出现在殿宇入口的卓文和慕辰雪,怒吼一声便是直奔而来。

    卓文脸色微变,不过慕辰雪却是不慌不忙,只见她玉手一招,便是从乾坤袋内取出金光灿灿的圣元,展露在虚影分身面前。

    见到圣元,虚影分身的身形蓦然一怔,脸上竟是流露出一丝悲怆之色,单膝跪下,对着圣元遥遥一拜,虚影分身仰天一声怒吼,便是化作无尽的雷光消失掉了。

    “没想到风雷神君的分身居然会惧怕他自己的圣元。”奇异的望了一眼不远处消失的虚影分身,卓文喃喃自语道。

    “小姐!你没事吧!”

    虚影分身一消失,一道流光猛地直射而来,在殿宇入口化作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是裘老,此时裘老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裘老,放心吧!我没事,这枚圣元是我在殿宇中找到的,你先拿去,等回到宗内便交给父亲大人吧,这枚圣元对父亲大人应该很有帮助。不过风雷圣符却是没找到。”慕辰雪微微摇头,便是将手中的圣元递到裘老的手中,轻声道。

    “竟然是圣元,大姐,此次你立了大功了!这枚圣元虽然价值比不上风雷圣符,但依然是无价之宝,此次宗主大人恐怕会重重奖赏你的。”

    接过圣元,裘老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老脸上洋溢着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