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辰雪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喜色,美眸瞥了一眼身后沉默不语的少年后,她忽然开口道:“裘老,你先到风雷神府的雷海之地,在那里等我!现在我有话和这位卓公子说。 . ”

    裘老一怔,眉头微皱的望了卓文和慕辰雪两人一眼,他能够感觉到眼前的两人,自从进入殿宇之后,便是变得有些怪怪的。

    不过裘老倒也不担心慕辰雪的危险,毕竟卓文修为低微根本不放在他的眼中,在他看来以卓文的实力根本就上不了慕辰雪,所以微微一点头,倒也干脆的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了。

    裘老一走,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

    “我要走了!”忽然,慕辰雪转身,如水般的秋眸直直的望着卓文。

    望着眼前脸色冷淡,但依然不掩其惊艳的风采的容颜,卓文目光闪烁,干笑道:“哦!这样啊!”

    “难道这就是你想要对我说的话吗?或者你现在心里想得话就是这句吗?”慕辰雪眸子中忽然浮现出一丝嗔怒,声音略大的质问道。

    望着眼前忽然间变得嗔怒的少女,卓文不由得一怔,不过内心却满是苦笑,他的心里话自然不是那样的,他很想少女留下来,也很想对其表明心迹,但少女身后的势力却是让得卓文内心十分犹豫、矛盾和苦恼,因为他知道两人是不太可能的。

    少女此次一走,两人在殿宇中的那一丝旖旎的牵绊也就随风消逝了,如同梦一般,无声无息。

    “对啊!我想说的话就是这句。”艰难的一点头,卓文苦笑的道。

    就在此时,一阵香风袭来,卓文神色一怔,便是感觉软香在怀,慕辰雪不知何时竟是扑在卓文怀中,精致的琼鼻顶在卓文的脖颈处,软声道:“你能割舍大殿中的那丝牵绊,但我不能,也不想!”

    “你本可以在香阵彻底要了我,但你没有,即使拼着内伤出血,你依然遵守着承诺!但是,既然你真的要割舍掉这份牵绊的话,那为何又要在香阵被破后吻我呢?”

    慕辰雪的话语很轻柔,也很细腻,但却犹如雷霆般在卓文心中炸响,有些僵硬的望着怀中的少女,卓文苦笑的道:“原来你早就醒了,我还以为你那时没醒,所以……”

    “所以当做破阵的报酬么?你不觉得这样的报酬,有些太沉重和珍贵了么?”慕辰雪蓦然打断卓文的话语,枕着卓文的肩膀,有些嗔怨的细声细气的道。

    深深凝视着怀中的少女,听着少女轻柔的话语,闻着娇躯沁人心脾的幽香,凝视着少女温柔的秋眸,卓文忽然觉得心中的那点顾虑有些画蛇添足。

    “既然太珍贵了,那么我就用一生来偿还!”深吸一口气,卓文猛地俯下身,狂野的将唇印在少女的唇瓣之上……

    慕辰雪没有拒绝,眸子微闭,仰着头承受着卓文粗重的吻……

    “卓文!我在嘉神学院等着你,我知道你身上有许多秘密,我也相信你有着莫大的潜力,总有一天你会鱼跃龙门,破茧化蝶!我等着那一天,你能够堂堂正正的迎娶我。”

    当卓文回过神来后,慕辰雪已经飘然而去,只是卓文脑中却是不断回响着慕辰雪临走时的话语,以及那深情而甘甜的红唇。

    “慕辰雪!我卓文向天发誓,总有一天,我会站在大陆的最巅峰,为你扯下九天霞云,摘下漫天星辰,来当做我迎娶你的嫁妆。”此时卓文豪气冲天,仰天大吼,洪亮的声音几乎在这片空间回荡不已。

    “哟!小伙子,挺有豪情的么!”小黑颇为老气横秋的拍了拍卓文肩膀,不过随即脸色一正,“不过本龙爷却是没想到,这小妞居然会是嘉神学院的人,看来和你原本的目的并不冲突啊!”

    微微一点头,卓文咧嘴一笑道:“进入嘉神学院原本便是我们的目的,毕竟那里可是藏着真正的冰炎圣符。 ”

    “话虽如此,不过想要进入嘉神学院,难度可是不小哦!你不仅要参加元气塔之争,并且从里面脱颖而出,随后再进行九郡大战,最终取得大战的第一名,从而得到青帝亲自封侯,这样你才有资格参加嘉神学院的入学测试!所以你面前的路还很长呢。”

    小黑背负双手,摇头晃脑的嘿嘿傻笑道。

    “那就等着吧!无论是元气塔之争还是九郡大战,我都会取得最终胜利的,谁阻挡我,我就杀谁。”说到这里,卓文目光中闪过一丝狠色,他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进入嘉神学院了。

    “那么本龙爷就拭目以待你两年后的表现喽!不过话说回来,此地最珍贵的东西应该就是慕辰雪所取得的圣元了,而风雷圣符的线索又藏在洞府地图中,所以我们也没必要在继续待着此处了。”小黑懒洋洋的道。

    “嗯!是时候离开了!”

    语毕,卓文脚掌猛地一踏,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当慕辰雪利用圣元,让得风雷神君的分身自行消失之后,原本封闭的远古洞府入口,又重新出现了。

    由于郡都三侯、玉女星苑和御剑门这郡都最强大的五大势力插手,所以大多数势力都是有着自知之明,并没有太深入洞府,仅仅只是在洞府外围寻找宝贝。

    他们很清楚,洞府深处极其危险,进入里面很可能有着性命之危,而且就算成功进入深处,也很难在五大势力手中强大好东西,所以这也造成大多数势力都是提前离开洞府。

    而在洞府封闭之前,洞府内除了五大势力以外,便只剩下卓文和慕辰雪裘老三人……

    洞府之外的空地上,此时已经密密麻麻的聚满了无数人影,这些人影大多都是目光期待的望着空地上方的黑色漩涡,此漩涡正是远古洞府的入口处。

    目前还没出现的唯有郡都三侯、玉女星苑和御剑门这五大势力了,所有人都是知道,恐怕远古洞府内最为珍贵的宝物,很可能是被这五大势力所瓜分,他们倒是很想见识见识,这五大势力到底在洞府里面得到了什么好东西。

    “呼!洞府入口终于再次开启了,虽说不知道先前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关闭的,既然能够开启,三哥和灵老两人应该就能安全出来了。”

    眼见上空的漩涡重新出现,九郡主也是轻嘘一口气,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

    “哼!此次等大哥出来后,我一定要让大哥帮我教训教训卓文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动了我们百川侯府的人,想要轻松就这样揭过,没那么容易。”许昌眼见漩涡出现,脸上也是一阵轻松,随即目光闪过一丝阴翳,低声冷冷的道。

    许昌到现在还忘不了,当时在远古洞府中,卓文那双森冷布满杀意的目光,显然卓文是真的想要杀他,若不是本身护体灵宝触发,而且九郡主及时赶到的话,恐怕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一具死尸了。

    九郡主略微有些不满的瞥了一眼身后神色阴翳的许昌,许昌的言行举止越来越让得她厌恶了,他也是想不到堂堂百川侯府的世子,竟然如此卑劣!

    不过听得许昌的话语,九郡主也是不由得想起洞府内,那道气息中满是压迫的少年身影,就连她也是没想到,当初实力仅仅只是阳实境的无名少年,今日竟然能够将许昌这等人王境圆满的武者击败。

    而且她能够感觉到,当时的卓文并没有用尽全力,恐怕那家伙手里还有着更加恐怖的底牌呢!

    “不过空地上一直都没有见到卓文那家伙,难道这家伙也还在洞府中吗?难道他也进入洞府深处了不成?”九郡主四处张望了一番,并没有发现想要见得身影,柳眉微蹙的低声喃喃自语道。

    身后的许昌闻得此言,脸色越发的阴森,嘿嘿冷笑的道:“那个不自量力的杂种,深入洞府也只有死路一条!果然是井底之蛙,以为自己有着几分实力,就自以为天下无敌了么?也不想想自己几斤几两。”

    “人家几斤几两关你何事?你觉得败在卓文受伤的你,有资格对他品头论足么?”九郡主偏头冷冷的瞪了许昌一眼,不屑的冷哼道。

    许昌闻言一滞,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不过却是没有反驳,而是低着头,目光阴沉。

    轰!

    就在这时,上空的漩涡顿时一阵晃动,随即两道身影蓦然在漩涡的另一头窜出,出现在人影的上方。

    出现的两道人影,一老一少,老的灰衣长衫,目光精芒闪烁,气息悠扬绵长,显然老者实力极其的不俗。

    少的紫色长袍,身材修长高大,比例匀称,单看其身影,便是知道此人长得器宇轩昂,仪表堂堂。

    不过当众人的目光纷纷凝聚在紫衣男子脸上时,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的寂静之中,随后所有人都是捂着嘴憋着笑。

    因为紫衣男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两颊腮部更是高高的隆起,竟是犹如被人狠狠的揍过一般。

    望着下方人群中不少人哄笑,紫衣男子目光中闪过一丝屈辱之色,脚掌猛地一跺,无尽的气浪顿时散发开来,将下方不少武者都是震得连连后退。

    “本座看谁还敢笑?”男子冷冷的说道。

    “地王境圆满?此人是谁?竟然实力如此之强?”

    “他好像是幕秦侯府的吕元华,他身上的衣服我记得就是紫袍,而且他身边跟随的老者乃是天王境巅峰强者灵雎。”

    “什么?这个家伙是吕元华?怎么他的脸被人打成这样?到底是谁干的,竟然可以将地王境圆满的强者打成这样?”

    空地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随即不少人也都是认出了紫衣男子的身份,不过在看到紫衣男子那犹如猪头般肿起的脸颊,下方再次变得骚动和嘈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