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

    脚板与脸颊撞击的声音,此时在空地上显得如此的清脆而悦耳,以至于所有人都是头脑不由得发晕,只是愣愣的望着那被少年踩在脚下,脸颊不断被践踏的吕元华,现场的气氛刹那变得分外的诡异。

    九郡主微张着嘴巴,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几乎难以入眼的一幕。

    “他真的是卓文吗?三哥居然被这个家伙给踩在脚下……”

    吕元华,身为幕秦侯府的三世子,位高权重,仪表堂堂,而且更是幕秦侯府数一数二的天才,但现在却是被一名平平无奇的少年踩在脚下,而且还不断的被践踏。

    此时,吕元华心中却是惊怒交加,他没想到卓文竟然会忽然出现在他的身后,所以才吃了个暗亏,不过当他想要起身的时候,卓文的脚下竟然传来一股连他都有些难以抵抗的力量,这股力量远远比上次遇到卓文时,还要强大。

    “这杂种竟然也晋级地王境了,怎么可能?几日前这家伙实力也才人王境,这短短的几日间,他是怎么达到的?”感受着卓文脚下的力量,吕元华心中终于感到一丝恐惧了。

    眼前的少年,晋级速度实在太恐怖了,他还记得一个月前,眼前的少年实力仅仅只是阳实境,那时候根本就是仰望他的存在。

    当时若不是仓木大师出面阻拦的话,此子早已被他挥手干掉了,但现在,以前那蝼蚁般存在的少年竟然将他狠狠的踩在脚下,任意的践踏,这让的吕元华屈辱之外,更多的却是恐惧。

    “地王境小成?短短几日不见,卓文竟然又晋级了!”感受着卓文身上强大的气息,灵雎老脸上也是不由得露出震撼之色。

    灵雎此话一出,其身边的九郡主、许昌和许穆三人脸色大变,连他们也是没想到卓文竟然不知不觉达到了地王境的程度。

    噗嗤!

    一脚狠狠的蹬下去,吕元华脸颊顿时高高隆起,血水混着牙齿猛地吐了出来,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道血柱。

    “卓文!已经够了,再打下去对你根本没好处,只会让你与我们幕秦侯府对立起来。”灵雎实在看不下去了,虽说他对于吕元华也没什么好感,但毕竟后者乃是幕秦侯府的三世子,他不能坐视不管。

    “哼!我自有分寸,用不着你来教。”

    冷冷一笑,卓文右脚脚尖猛地踢在吕元华的胸口,强大的力量猛地让得吕元华腾空而起,随后犹如凋零的落叶般,猛地朝着灵雎所在的地方直飞而去。

    一把接住,灵雎望着怀中奄奄一息的吕元华,微微一叹的道:“三少爷,卓文现在已经成了气候了,我们根本就对付不了他,我想我们还是放弃吧。”

    吕元华目光中满是羞愤之色,再次吐出一口血,便是干脆利落的昏过去了,这是给气得。

    望着周围缓缓聚拢的数千武者,卓文目光变得越发的冷漠,淡淡的道:“你们也想要地阶灵宝么?有种的话,那就过来拿啊!”

    刚才卓文干脆利落的击败吕元华,虽说有着一定的震慑效果,使得周围的武者脚步停顿了几下,但地阶灵宝的诱惑实在有些巨大,即使卓文实力很强,但毕竟只是一个人,而他们却是有着数以千计……

    “大家们上!这小子势单力薄,而且只有他一人,而我们却有着这么多人,一起上,杀了他,夺得他手中的地阶灵宝。”

    “对!这小子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我们可是有着数千人,我们联手起来,这小子根本就不够看。”

    人群中,顿时有人开始起哄,原本有些退缩的人群,在这一刻心中的恐惧再次被贪婪所取代。.

    嗖嗖嗖!

    破空声骤起,随即人群中顿时飞射出十道身影,这十道身影个个气息饱满,气势蓬勃,体内隐隐散发出来的元力,更是让得空气都是沸腾起来。

    这十道身影竟然皆是地王境武者,十大地王境武者此时联手欲要拿下眼前的少年。

    轰轰轰!

    少年站立在原地,微抬头,淡漠的望着四周的十道身影,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惧色,却是没有丝毫出手的意思。

    见卓文如此托大,其中一道身影狞笑一声,手中化掌为爪,猛地拍向卓文的天灵盖,冷笑道:“小子,未免太狂了吧!难道你这意思是不屑出手吗?”

    不过这道身影脸上的笑容很快便是凝固了下来,只见眼前少年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弧度后,一道黑影刹那挡在少年身前,这是一名神色刚毅,面容呆滞的中年男子,正是卓文的逆灵傀儡。

    逆灵傀儡面无表情,如钢铁般坚硬的臂膀猛地轰在这道身影的手爪之上,只听咔擦一声响起,强大的力量势如破竹般将这道身影的手骨粉碎。

    噗嗤!

    这道身影还未反应过来,便是感觉手臂上剧烈的疼痛,整个人便是猛地倒飞而出,口中鲜血狂涌而出。

    逆灵傀儡瞬间击退这道身影之后,脚下连点,整个人犹如黑色闪电般,冲向另外九道身影,攻击方式简单而粗暴,仅仅只是一拳,便是将九道身影彻底的废掉。

    砰砰砰!

    惨叫声响起,原本气势如虹的十名地王境强者,此时竟然犹如死狗一般,不断地在地上打滚,叫声凄惨而悠远,让得周围不少的武者一阵的胆寒。

    虽然周围武者足有数千,但实力达到地王境的也只有十几名,现在瞬间便是被卓文废掉了十名,里面还留存的地王境武者几乎用一巴掌就能数的过来。

    不过真正让得这些数千武者胆寒的,却是忽然出现在卓文身边的高大中年男子,若是他们没预料错的话,这中年男子刚才所展示出来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天王境巅峰,这等实力除了现场那灵雎以外,还有谁能阻挡。

    “竟然是天王境强者,没想到这卓文身后居然还有这等强者保护,怪不得能够从五大势力手中夺得地阶灵宝。”

    “看来踢到铁板了,地阶灵宝也不是那么好抢的。”

    原本将卓文团团围住的数千武者,心中终于是感到一丝心悸,他们知道有着天王境武者的存在,即使他们有着绝对人数上的压制,也根本无法夺得眼前少年手中的地阶灵宝。

    想到这里,这些武者目光中的贪婪之色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丝清明,摇摇头,竟是打算就此散去,不再围着卓文,反而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我让你们走了吗?刚才见我势弱,个个犹如疯狗一样,想要杀我夺宝,现在见不是对手却想要一走了之,你们真以为我卓文如此好欺负么?”没有理会众人让出的道路,卓文环顾四周,目光冰寒之极,淡漠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响起。

    卓文知道,若是今日他手无缚鸡之力的话,恐怕早已死于非命,卓文知道若不展现出手段的话,恐怕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

    想到这里,卓文目光中充斥着浓浓的杀意,此时他实力大增,更是有着九轮焚天鼎、冰炎圣符这两件至宝当做底牌,看来是时候提升他的威慑力的时候了,而提升威慑力最好的方法,那便是杀戮。

    “嗯?好狂妄的小子,虽然你有着天王境武者的保护,我们无法伤到你,但你一人想要留下我们千人,恐怕根本就不可能。”人群中,仅剩下的几名地王境武者,其中一名冷冷的说道。

    “是么?”卓文冷冷一笑,一拍乾坤袋,一座巴掌大小的铜鼎顿时出现在他的手掌心。

    随后,卓文脚掌一跺,右手一抛,左手打出几个印决,随后其手中的铜鼎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最终化作数百丈的巨鼎。

    “既然你们都这么想要地阶灵宝,那么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他的威力吧!九轮焚天阵,开!”

    大喝一声,卓文右手并作剑指,隔空对着铜鼎一指,焚天鼎九个通火口的其中两个,顿时喷射出一蓝一青两种奇异的火焰,蓝色火焰雷霆混杂,奔雷滚滚,雷火交融,一阵阵的爆炸能量不断的迸发而出。

    青色火焰化作青色莲花,缓缓盛开,无数青色火星入流星一般猛地坠落,一瞬间,方圆十里空地,几乎被三千碧莲炎和九天焱雷炎所笼罩。

    无尽的气浪,炽烈的高温,几乎要将空气都是要蒸发了一般,松软的泥土此时也是干裂了开来,周围满是炽热的空气和温度。

    轰隆!

    卓文脚掌一踏,双脚踩着两片青火莲花,静静的悬浮在半空,目光淡漠的望着下方变得惶恐的众人。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火焰怎么威力这么强悍?”

    望着四面八方都是一片火海,所有武者脸上浮现出恐惧之色,他们发现无论他们如何攻击,居然都无法洞穿眼前的火海,那些攻击都是犹如泥牛入海一般,根本毫无作用。

    恐惧在所有人的心中慢慢升腾起来,他们终于体会到眼前的少年到底有多恐怖了,而少年刚才所说的话语也没有丝毫虚假,因为他确实有实力将他们所有人彻底的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