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的微风,轻轻吹过,掀刮起满地昏黄的落叶,显示着此时已是入秋的季节。

    呼呼!

    卓家偌大的演武场中,此时已是有着许多的少年,不断的挥舞着双臂,阵阵的拳风犹如撕裂空气般呼啸而出,声音齐整而悠远,在演武场之中仿佛交响乐般响彻而起。

    演武场之内,一道身姿挺拔的中年男子,傲然而立,微凝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的冷冽望着演武场之内,呼啸拳风,摆着姿势的众多少年。

    中年男子便是卓家排行老大,也就是卓文的大伯卓悲天,自从卓家卓文横空出世之后,在藤甲城内便是掀起了无数的事迹和轰动,整个藤甲城的少年武者皆是以卓文为榜样,想象着某一天也能够如同卓文那般惊才绝艳。

    而卓家族人的热情自然最是高涨,族中无数的小辈皆是掀起了修炼的狂潮,即使一些从不曾修炼的小辈,也都纷纷的提出修武。

    毕竟每一个少年的心中,都有着一个英雄梦,而卓文正是他们心中最渴望成为的英雄。

    十五岁,从外门弟子横空出世,强势击败卓家第一人卓天;坊市之争,以一人之力,对付王家五人联手,强势赢得最终胜利;王家战役中,卓文更是力战两大人王境强者,最终生生的将王家和陈家从藤甲城中抹去。

    如此辉煌的战绩,已经让得许多同龄人,甚至老一辈都是颇为汗颜了,短短一年间,卓文这个默默无闻的卓家小辈,一跃成为了藤甲城中一流的强者,更是坐稳了年轻一辈第一人的位置。

    所以卓家一度掀起了修炼的狂潮,几乎所有的小辈皆是聚集在演武场中,一招一式的学习着武道基础,而身为卓家老大,卓悲天自然也就被卓向鼎推出来,教导这些热血的少年。

    蹬蹬蹬!

    急促的脚步声,骤然打破了演武场的气氛,卓悲天眉头微蹙,略微有些不悦的望着演武场的入口处。.

    只见那入口处,蓦然走进来了三人,望着忽然闯入的三人,卓悲天脸上的不悦顿时凝固了起来,随即被一抹惊骇所取代。

    因为出现在入口处的三人,竟然是藤甲城城主古越天、副城主古裂以及地位崇高的仓木大师,在藤甲城内最有威望的三人,竟然都来了。

    脸上的不悦瞬间敛去,卓悲天立马满面春风,快步迎上去,有些恭敬的道:“城主、副城主还有仓木大师,没想到三位大人会有时间来我们卓家,不知所为何事呢?”

    三人脸上有着一丝紧迫之色,以卓悲天察言观色的本领,自然第一时间便是注意到,心下不由得一疙瘩,心中隐隐有着不太好的预感。

    “悲天啊!你们家主在不在?我们现在有重要的事相商。”古越天脸上满是凝重之色,颇为严肃的道。

    “家主一直都在战魂阁?三位大人如此着急前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卓悲天心中一突,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走!带我们前去战魂阁,此事牵扯重大,必须要卓家主相商才行!”仓木大师双眼虚眯,慎重的说道。

    “好!我这就带三位大人去战魂阁。”

    见三人语气严重,卓悲天也是知道三人口中的重要的事情,绝对非同凡响,所以卓悲天随意的招呼了演武场的少年一声,便是急匆匆的带着三人朝着卓家深处赶去。

    “没想到城主、副城主和仓木大师,都来到我们卓家了,真没想到我们卓家的面子这么大!”

    “我们卓家现在已是成为藤甲城第一家族了,其他势力根本就无法与我们卓家比肩,其实力已是隐隐赶上城主府了,能够得到城主的重视,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你们可别忘了,我们卓家之所以有着今日的地位和势力,这一切可全靠卓文师兄才得到的!不然我们卓家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面子,让得这三个藤甲城内最为强大的三人,同时聚集在卓家!”

    “对!卓文师兄那可是我们卓家的骄傲,而且年纪还如此轻,如果我能够有卓文师兄百分之一,不,千分之一的实力的话,我也是心满意足了啊!”

    望着匆匆离去的四人,演武场中的众多少年,也是闹哄哄的谈论了起来,当他们谈起卓文的时候,脸上无一不流露出崇敬和敬佩的神色,他们很清楚,卓家之所以能够变得如此昌盛,卓文才是最为关键的人物。

    战魂阁,位于卓家最深处,乃是一座十分庞大的院落,院落的中央则是一座颇为宏伟的楼阁,此时楼阁顶层,一名两鬓花白的老者缓缓的睁开双目,精芒闪烁的目光直直的盯着院落之外。

    “没想到古越天、古裂和仓木大师三人同时前来拜访,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而且这件大事还与我们卓家有关?”老者正是卓家家主卓向鼎,卓向鼎低声喃喃几句,便是脚掌一踏,整个人便是消失在楼阁之内。

    古越天三人在卓悲天的带领下,终于是来到了战魂阁内,此时在战魂阁之前的院落上,卓向鼎已是昂首挺胸的站立在原地,面带微笑的望着前来的四人。

    “无事不登三宝殿,三位忽然前来我卓家,应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吧!”卓向鼎微微一笑,屈指一弹,一道金光闪掠而出,在其面前便是出现了一张石桌和五张石凳。

    “卓家主果然老谋深算,此次我们确实有着极其重要的事情要说,而且此事更是牵扯到卓文身上。”待到几人坐稳位置后,古越天脸色极其严肃的道。

    “关于卓文?卓文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记得他在半个月前便是离开卓家前往远古洞府了,难道他在远古洞府里遇到危险了吗?”一听到是关于卓文的事情,卓向鼎骤然身体紧绷,神色紧张的说道。

    古越天、古裂和仓木大师三人相视一眼,脸上却是露出一丝苦笑,道:“你觉得以卓文那小子的性格,有可能会随随便便陨落吗?你大可放心,卓文这小子活得好好的,不过那小子却是闯了大祸了。”

    听古越天的意思,卓文并无大碍,卓向鼎这才放心下来,不过古越天后面的一句话,又是让得卓向鼎的心狠狠揪了起来:“卓文闯祸了,他到底干了什么?”

    “据我的探子所打探的消息,卓文应该是得到了远古洞府内最为珍贵的宝贝,一件地阶灵宝。”

    嘶!

    “地阶灵宝?”卓向鼎和卓悲天闻言,顿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整个卓家甚至藤甲城连高级灵宝都不曾拥有,而品阶在高级灵宝之上的地阶灵宝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是传说中的东西。

    “怎么可能?听说此次远古洞府之行,郡都不少的势力都是派去了强者前去,甚至连郡都三侯、玉女星苑和御剑门这五大超级势力都是派出高手,在如此众多的高手中,卓文怎么可能有机会夺得洞府中的地阶灵宝呢?”

    震惊过后,卓向鼎脸上顿时露出不信的神色,他很清楚那些郡都势力派来的高手,那可是个个都有着人王境的实力,甚至还有着不少的地王境,每一个人都完全可以碾压他们卓家存在。

    “其实我也有些不可思议,据说卓文甚至将那幕秦侯府的吕元华,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的暴打了一顿,现在的卓文,恐怕实力已经达到了深不可测的境界了。”古越天颇为苦涩的说道。

    轰!

    卓向鼎和卓悲天两人顿时脑袋中一阵炸响,双目一突,目光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卓向鼎嘴唇哆嗦的道:“你说的吕元华可是幕秦侯府三世子,实力已是地王境圆满的那个吕元华?”

    “就是那个吕元华,这件事情绝不是谣言,而是众人亲眼看到的!”古越天嘴角的苦涩越发的浓郁,卓文的战绩实在太耀眼了,耀眼的让古越天恨不得卓文就是他儿子一般。

    “居然连地王境圆满的吕元华都是击败了,卓文进步怎么变得如此神速?”卓向鼎双眼无神,低声喃喃的道。

    “这还仅仅只是开始,据说当卓文走出远古洞府后,便是被数千强者包围,这些武者个个皆是郡都势力所派来的高手,实力最低都在人王境以上,最高更是达到了地王境圆满……”

    古越天此话还未说完,便是被卓向鼎不由自主的打断了,只见卓向鼎双目赤红,怒声道:“数千武者围堵一名少年,这些郡都势力的高手真是好素质!古城主,最终结果怎么样了?卓文有没有从这千人围剿中逃脱了?”

    “父亲!古城主刚才已经说过了,卓文并没有死,显然这小子绝对是从数千武者的围剿中逃脱了!看来这小子在远古洞府里面收获颇丰啊,居然能够在数千人王境的武者围剿下逃脱。”卓悲天忽然笑道。

    “说的也对!看来古城主要说的大祸,应该是来自那数千名武者的威胁,毕竟若是那些武者找不到卓文的身影的话,很可能会那我们卓家来威胁卓文。”卓向鼎也是恢复了瓶颈,沉声道。

    古越天三人望着面前两父子自圆其说,脸上满是怪异之色。

    卓向鼎也是察觉到了古越天三人的神色有异,眉头微皱,问道:“古城主,难道结果不是这样吗?”

    古越天干笑一声,道:“卓文并没有逃,而是最后以一人之力,将这数千武者全部歼灭于洞府入口处……”

    古越天话音刚落,院落忽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一时之间,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