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莲贝齿紧咬下唇,坚定的道:“落星师姐,那卓文虽然仅仅来自低级城池,但其表现出来的天赋和实力却已经比得上我们郡都大多数的天才了!而且此子岁数仅仅只是十六岁,以这样的年纪便是能够击败吕元华,已经说明了卓文身上的强大潜力了。  ”

    “才十六岁么?竟然可以击败吕元华?”落星如星辰般的眸子微闪,颇有些惊异的自语道。

    “而且卓文身上有着不少的底牌,我能感觉两年后此子在元气塔之争中必会大放异彩,进入前百名绝对没有问题,甚至还能闯入前五十也说不定。”清莲美眸微闪,脑海中却是不由得想起当日卓文歼灭千人武者的那等狠辣场面。

    “没想到你对此子的评价如此之高?幕秦郡地域广大,其中城池数以万计,即使是那超级城池都有着数百之多,天才数量足有数十万之多,如此众多的天才中,能够进入前百名已算是天资绝艳之辈,若能进入前五十已经能被称为妖孽天才了!”

    “我们玉女星苑能够进入前五十的也就五六名左右,你真的如此笃定此子有着进入前五十的实力?”

    “嗖!”

    落星猛地转过身,美眸含煞的凝望着面前有些倔强的少女,语气之中颇有些沉重之色,同时一股若有若无的强大威压,自其体内骤然迸发而出,让得整个宫殿都是有着摇晃的趋势。

    “落星师姐!我相信卓文有这样的潜力,若是他到时候无法取得前五十名,清莲自愿承受门规处理。”

    如山岳般的威压猛地倾泻而下,清莲闷哼一声,膝盖微弯,其嘴角流溢下一丝鲜血,不过她却毫不在意,只是神色倔强的凝视着面前的落星,不发一言。

    “哎!这次就相信你一次吧,希望你口中的那卓文在两年后,真的能够帮到我们玉女星苑!否则的话,我会亲自将其击毙。”落星轻叹一声,其身上如山岳般的威压顿时潮水般褪去。

    感觉到身上压力退去,清莲神色一松,随即一拱手颇为恭敬的道:“多谢落星师姐理解!”

    “行了!你也好好努力吧,距离元气塔之争也就只有两年时间,若是你能在这两年突破到半步皇极境的话,此次元气塔之争进入前百完全没问题。”落星脸上再次恢复了冷漠,一挥手淡淡的道。

    “多谢师姐提点,清莲会努力的,既然此事已了,清莲就先退下了!”清莲微微弯腰,再次恭敬的道。

    “去吧!你也算是我们玉女星苑颇有天资的天才,接下来可不要懈怠。”落星没有过多挽留,而是一挥手便是转过身不在看清莲。

    待到清莲退出房间之后,落星美眸中才虚眯起来,在其眸子深处有着一丝深切的寒意,喃喃自语的道:“卓文么?希望你真的能够如清莲所说,让我满意,不然的话,我不介意先将你解决掉。”

    “……”

    距离星峰玉女星苑万丈之远的东面,一座犹如黑龙般的巨大城堡蓦然伫立在天地间,仿佛盘着的巨龙随时都有可能直冲云霄。

    数丈的青石城门前,幕秦侯府四个大字笔走龙蛇的镌刻在城门顶端,一股恢弘的气势猛地散发而出。

    这座犹如巨龙蛰伏般的城堡正是幕秦侯府,侯府内亭台楼阁林立,无数宫殿山峦般异峰突起,占地面积之大,几乎是藤甲城的数百倍之多,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的城市。

    幕秦侯府内,一座颇为豪华的楼阁内,吕元华坐在茶几旁,脸上涂满了狗皮膏药,看上去十分的滑稽可笑。

    “二哥,那卓文实在太嚣张了,竟然敢如此藐视我们幕秦侯府的权威,众目睽睽之下竟敢将我打成这样,若是不将他抓起来千刀万剐的话,根本难解我心头之恨啊!”吕元华一拍茶几,脸色愤恨的对着对面的一名青年说道。

    青年身着青绿罗绸长袍,散落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膀上,俊逸白皙的脸庞上竟是浮现着淡淡的笑容,仿佛如沐清风一般。

    这名青年便是吕元华的二哥,幕秦侯府的二世子吕永胜,同时也是青皇榜的强者,实力在一轮皇极境巅峰左右。

    别看吕永胜表面上和蔼可亲,笑容如沐清风就以为此人是老好人,其实此人是一个笑里藏刀的家伙,或许他在背后捅你一刀的时候,脸上也是带着笑。

    吕永胜脸上满是漫不经心的神色,淡淡的道:“不过只是低级城池的小人物而已,对付这种小人物根本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三弟,你觉得我会为了一个小人物千里迢迢的赶去追杀那卓文么?”

    吕元华脸色顿变,有些不甘心的道:“二哥,我就是不甘心,卓文这杂碎敢在如此众多的人打我,真的是胆大妄为,难道就这样让他逍遥的活着么?”

    “你不是说那卓文也会参加两年后的元气塔之争么?两年后,只要进入元气塔,我们有的是机会搞死这小子,何必急于这一时么?毕竟这两年的时间可是十分珍贵,若是我能够顺利突破到二轮皇极境的话,元气塔之争的前十名额根本就不再话下。”

    吕永胜说到这里,目光中爆发出一丝精芒,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哦?二哥,你也要突破了么?若是你能突破的话,必然能够进入前十,那么此次我们幕秦侯府前十就占了两个名额,必然可以让我们幕秦侯府名声大震。”吕元华听得此言,颇为惊喜的道。

    哪知吕永胜却是微摇摇头,淡淡的道:“前十的名额并不是那般好夺得的,毕竟玉女星苑的落星、御剑门的朱赤、百川侯府的许天良以及永盛侯府的秦霸天可都是青皇榜上的人物,除此以外,那些排名靠前的超级城池也有一些青皇榜的强者,恐怕这一届的元气塔之争会变得分外激烈呢。”

    说到这里,吕永胜望着吕元华道:“连大哥都是开始闭死关了,所以我也不能懈怠!三弟,报仇一事就先放下吧!以你的天赋,在这两年内应该能够达到半步皇极境,到时候进入前百名完全没问题,所以还是先准备好元气塔之争后,在说报仇的事吧!”

    吕永胜说完,便是脚掌一踏,消失在了阁楼之中。

    吕元华却是陷入了沉思,一会儿后,他便是冷哼一声自语道:“二哥说的没错,元气塔之争乃是重中之重,哼,那就再让卓文这杂种蹦跶两年!待到两年后,我会让这杂种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

    “……”

    清晨洒下一片柔和光辉,藤甲城依然如同往常一般空阔寂静,此时卓家宅院内,一道少年身影静静的盘膝而坐。

    “嗖!”

    只见少年猛地睁开双眸,其清澈的眸子中无喜无悲,随后其腰身一扭,脚掌轻踏地面,便是跃向半空,离地十丈。

    半空中,少年双手瞬间打出几个印决,其空灵的瞳孔中刹那闪过一道雷霆。

    “风雷六翼之雷蛇翼!”

    一声低吼从少年喉咙间发出,随后无数的雷霆顿时从少年体内迸射而出,密密麻麻的雷霆竟是化作了无数的巨大雷蛇,雷蛇缠绕间便是在少年的背部凝聚,最终一张延伸足有三丈的巨大雷翼出现在少年的脊背之上。

    轰隆隆!

    犹如晴天霹雳般的巨大轰鸣,在院落的空地上炸响而起,少年悬浮半空,三丈巨大的雷翼之上隐隐有着无数雷蛇缠绕迸发,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倾泻而出。

    雷翼轻轻一闪,少年身躯顿时在原地落下阵阵的虚影,无数的虚影重叠在一起,仿佛有着无数分身一般,这是速度达到极致所产生的残影,与此同时,无尽的雷光在道道虚影之间迸射而出。

    眨眼之间,少年的身影便是出现在院落的另一端,此时少年转头甚至还能看见后方残留的残影。

    少年正是卓文,此时卓文脸上流露出狂喜之色,兴奋的大笑道:“雷蛇翼终于是炼成了,现在我的速度完全可以称得上是风驰电掣了,恐怕即使是天王境武者都无法捕捉到我的身影,甚至我有自信,这等速度可以在皇极境的强者手下逃脱。”

    这一个月的时间,卓文过得颇为的充实,早上修炼雷蛇翼,下午前往仓木大师那儿炼制元晶,而晚上则是利用乾坤袋内收集的材料炼制傀儡。

    一个月时间下来,卓文不仅能够熟练的炼制三品元晶以外,连颇为难以修炼的雷蛇翼都是练到了小成的地步,最为卓文惊喜的则是傀儡方面。

    有着万衍真经的教程指导,卓文炼制出了一百零八具傀儡,乃是一种合击的傀儡阵法,名为天罡地煞。

    其中天罡傀儡三十六具,实力皆是在地王境,地煞傀儡七十二具,实力则是在人王境;一百零八具傀儡有着独有的合击之技,能够发挥出的实力,可以直逼半步皇极境。

    “有着天罡地煞坐镇卓家,恐怕此时的卓家真的会是固若金汤,寻常势力若是胆敢冒犯卓家的话,根本就是找死。此次断岩城之行,我也能够放心了。”卓文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喃喃自语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