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一道道身形挺拔的傀儡,倏忽间便是出现在众人眼前,足有一百零八具,每一具身上皆是散发着极其强大的气息。

    “这些傀儡……竟然有这么多?”卓向鼎感觉自己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只是瞳孔猛缩的紧紧的盯着面前的众多傀儡,喃喃的低声道。

    “这些傀儡名为天罡地煞,其中天罡傀儡共有三十六具,实力皆是在地王境圆满;地煞傀儡足有七十二具,实力皆是在人王境圆满;天罡地煞一百零八具傀儡,本便是有着联合之技,若是联合起来的话,便是能够施展天罡地煞阵,即使是天王境进入里面,都是必死无疑。”

    卓文的声音,缓缓的在院落中响起,一字一句狠狠的敲击着在场所有人的内心。

    “天王境武者进入都是必死无疑?”古越天瞳孔紧缩,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不可置信的叫道。

    “爷爷!天罡地煞由你来掌管,有着这天罡地煞在家族坐镇,在我离开期间,我看有谁敢冒犯我们卓家!”说到这里,卓文目光骤然一冷,一丝若有若无的威压弥漫开来,让得院落中不少人都是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卓文右手一挥,一枚朴实无华的木牌刹那便是射入卓向鼎的掌心。

    颤颤巍巍的接过木牌,卓向鼎骤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是其微红的目光中已是表明了其内心的不平静,嘴唇剧烈的哆嗦一番,卓向鼎依然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卓文,这天罡地煞你真的打算交给老夫掌管?”

    望着面前激动异常的老者,卓文柔和的笑道:“天罡地煞本就是我炼制出来作为守护家族之用,现在交给身为家主的爷爷你,自然再合适不过了。”

    得到卓文的肯定,卓向鼎神色激动,在古越天等人艳羡的目光下颤巍巍的将木牌收入怀中,这可是控制着天罡地煞的中枢啊,他可不能弄丢了!

    “天罡地煞也是交给爷爷你了,那么我也是该走了!就此别过吧!”有了天罡地煞,卓文也算是彻底的放下心来,微微一笑,便是与仓木大师朝着离开了卓家。.

    望着渐渐离去的两道人影,古越天的神色却是颇为的复杂,他认为自己已是高估了眼前的少年,现在才发现自己不仅仅低估了后者,更准确的说,自己根本就一点都看不透卓文。

    “此子便是那深藏于海底的潜龙,一朝出海,便能直入云霄,翱翔天地之间,根本不是藤甲城所能够束缚的。”苦笑一声,古越天最终无奈的叹息一声……

    秋风萧瑟,吹落一地的落叶,飒飒的风声不断的在耳畔回响,传来些许微凉的冷意,一座看上去朴实无华的马车,速度飞快的在满枯叶的大道上前行着。

    “仓木老头!你说过奥术大典的奖励可是有着四品元阵的,不知道那四品元阵名叫什么,有什么功用?”马车中,卓文颇为好奇的问道。

    自从见识了吕元华施展的四品元阵金甲将帅阵的恐怖威力后,卓文对于四品元阵有了全新的认知,心中自然也是对那威力强大之极的四品元阵有着强烈的渴望,这也是为何卓文毫不犹豫就答应参加奥术大典的原因。

    仓木大师瞥了卓文一眼,微微摇头道:“我也只是听说而已,毕竟四品元阵可是压轴奖励的,奥术公会不会过早展露的,不过我知道那四品元阵应该是一种极其厉害的攻击阵法,若你能得到的话,恐怕对你两年后的元气塔之争很有帮助。”

    微微一点头,卓文目光之中却是充满了期待之色,距离离开藤甲城也有半个月时间了,半个月来,卓文和仓木大师几乎马不停蹄的赶往断岩城的路上。

    虽说断岩城乃是距离藤甲城最近的超级城池,不过距离也有数十万里,即使两人请的乃是藤甲城最为熟练的驾驶员,用的是速度最快的青鬃马,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

    利用这一段时间,卓文也是从仓木大师口中了解了许多关于断岩城的基本情况,以及势力分布。

    作为幕秦郡排名靠前的超级城池,断岩城里面的势力分布却是错综复杂,其中势力最为庞大的反而不是城主府,却是那坐立在断岩城的奥术公会分部。

    奥术师的地位原本便是比武者要高贵不少,再加上断岩城的奥术公会的会长乃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四品奥术师,其实力比之断岩城的城主欧阳云图要强上不少,再加上奥术师本身的地位,所以断岩城的城主府几乎被奥术公会压一头。

    不过欧阳云图却对此情况并没有丝毫不满,反而极力较好奥术公会,毕竟谁都知道奥术公会的影响力可是遍布整个大陆的,惹谁都不要惹奥术公会,不然的话,人家随便制作的强大元阵便是能将你的老家给直接一锅端了。

    断岩城除了城主府和奥术公会这两大巨头之外,便是那赵、黄、周、吴四大家族了,这四大家族都是有着半步皇极境的强者坐镇,所以才能够稳稳的成为断岩城除城主府和奥术公会最为强大的四大势力。

    四大家族之下,便是许许多多的小势力,不过即使这些势力颇小,其综合势力也要超过藤甲城的城主府,从这一点便是能够看出,低级城池与超级城池的巨大差距了。

    “断岩城虽说比不上郡都,但其中强者基数依然颇为巨大,小子,你到那里之后可要稍微收敛点,不要太大意了!”马车中,仓木大师颇为严肃的告诫道。

    在远古洞府之争中,卓文表现的太过于耀眼,其实力也是瞬间提升了许多,仓木大师倒是怕卓文太过于年轻气盛,变得骄傲自满了起来。

    “我自然晓得,强龙不压地头蛇这道理我也是懂得。”卓文微微一笑,他也能感受到仓木大师语气中的一丝关切之意,心中微暖。

    唏律律!

    就在卓文与仓木大师相谈正欢之时,疾驰中的马车骤然停顿了下来,巨大的惯性并没有对两人造成丝毫的影响,反而依然稳稳的坐在座位之上。

    “怎么回事?马车怎么忽然停了?”仓木大师眉头微皱,声音中有些不悦的说道。

    车帘缓缓的拉开,只见驾车老者竟是全身颤抖,有些哆哆嗦嗦的说道:“两位大人,前面站着数十名手持大刀的壮汉,我们好像遇上劫匪了!”

    “劫匪?”眉头微皱,卓文透过车帘的缝隙,确实看见了马车前面数十步开外,正站着数十名双手抱刀的壮汉,不过这数十名的壮汉却并没有朝着卓文这边看来。

    顺着这些壮汉的视线,卓文倒是看清了那道路尽头,竟是一座座的马车,在那些马车后面则是一堆堆的货物,显然这是颇为庞大的车队。

    此时,数十名身材壮硕的壮汉,手提宽背大刀,目光戏谑的凝视着面前的车队众人。

    这队车队足有五十多人,数量比之黑衣壮汉要多上一些,不过其中大多都是手中毫无兵器的普通人,真正有着武器,全身身披铠甲的武者仅仅只有十几名。

    显然这些武者应该便是车队的护卫队,不过让得卓文颇有些诧异的是,这些护卫队的领头,竟是一名身着火红劲装的女子。

    女子大约二十岁左右,有着小麦般的健康肌肤,容貌虽然不算绝美,却是透露出丝丝的英气,为其平添了一份气质,不过此女的身材却是颇为火爆,前凸后翘,在火红劲装的勾勒下,竟是散发着颇为诱人的气息。

    除了此女之外,车队中另有一人却是引起了卓文的注意,那便是被众多护卫护在中心的绿裙少女。

    少女大约十三岁左右,肌肤白里透红,那双如水般的大眼睛有着一丝丝雾气氤氲,有着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这位清秀少女给卓文的感觉却是犹如邻家妹妹一般,总想着上去呵护她。

    “小子!这车队里倒是有不少年轻貌美的女子哦?看你也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要不要来个英雄救美呢?或许里面就有女子以身相许也说不定呢?”脑海中顿时响起小黑那特有的淫笑声,让得卓文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嘿嘿!我倒是懒得管闲事呢,至于英雄救美,我觉得你是想多了吧!护卫队的那领头的女子,实力不错,起码也有着半步人王境的修为才对。而那些黑衣壮汉实力都不是很强,恐怕那女子足够应付了。”耸了耸肩,卓文心中暗暗的回道。

    卓文和仓木大师的到来,倒是引起了这边对峙的两支队伍的注意,车队众人见有人前来,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不过在看见来人竟然仅仅是一位须发皆白的糟老头以及一名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后,脸上的喜色顿时凝固了下来。

    “老头、小鬼!你们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不然的话,我们刀下可不留人哦?”黑衣壮汉领头的中年男子,忽然举着大刀,恶狠狠的对着卓文和仓木大师叫道。

    两人相视一眼,仓木大师面无表情,而卓文则是耸耸肩,随即两人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一边,竟是真的打算不多管闲事。

    虽然知道眼前两人即使加入也帮不了丝毫的忙,不过红衣劲装的女子在看见两人如此干脆的退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依然让得她颇为不悦,其布满英气的眸子中满是轻蔑和不屑。

    “两个懦弱没用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