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出车上所有的货物还有女人,我们可以考虑不动手,让你们安全的通行!”黑衣壮汉中,一名独眼龙中年男子目光微眯,有些忌惮的望了一眼面前的火红劲装女子。

    他能够感觉到,眼前的劲装女子实力很强,以他阳实境巅峰的修为,恐怕难以拿下面前的女子,所以他才仗着他们人多,提出这种自认为不太过分的要求。

    劲装女子黛眉微皱,冷冷一笑道:“想的倒是挺好了,以你那仅仅只是阳实境巅峰的修为就想在本姑娘手下抢东西,那你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劲装女子话音刚落,其体内便是爆发出极其强大的能量波动!

    “半步人王境?”感受着劲装女子体内迸发出的能量波动,一群黑衣壮汉顿时纷纷变色。

    领头的独眼龙中年男子也是脸色微变,虽然一开始他也是感受到眼前劲装女子的难缠,原以为此女修为顶多与他相当,却是没想到竟是半步人王境。

    “老大!怎么办?”其中一名壮汉转头望着独眼龙男子,眉头微皱的道。

    “哼!眼前也就那女子实力强点,其他武者根本不足为虑!你们迅速解决掉其他人,记得男的杀了,女的留下,至于此女就由我来对付。”

    独眼男子目光中闪过一丝狠色,随即便是紧紧盯着劲装女子,脚掌一踏便是朝着女子直掠而去。

    “动手!将这些人全部解决掉。”独眼男子掠出的瞬间,便是使用元力大喝一声,声音几乎回荡着每个人的耳畔。

    “嗖!嗖!嗖!”

    见独眼男子动手,其身后数十名黑衣壮汉瞬间化作一道道虚影,朝着车队直掠而去。

    劲装女子脸色一变,她也是没想到自己都已经显露出半步人王境的实力了,眼前的黑衣壮汉居然依然无所畏惧,她实在想不通那独眼男子实力也就阳实境巅峰,为何还如此有自信的动手呢?

    “大家小心!随我一起迎敌,记得保护好身后的人。”劲装女子娇喝一声,美眸流转,有些担忧的望了后方那眼睛水灵的清纯少女一眼,便是直接带着护卫队,迎击黑衣壮汉。

    轰!

    战斗一触即发,瞬间数十名黑衣壮汉便是和车队武者接触在一起,一时之间,元力如樱花般四溢而开,强大的能量余波,仿佛飓风一样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大道一边,卓文和仓木大师则是无所事事的背靠着树干,两人目光中带着一丝感兴趣之色,望着面前颇为激烈的战团。

    “小子!你不打算上去帮帮忙,以你的实力,随手便是能将那群劫匪轻易制服。”仓木大师斜睨了身边颇为懒洋洋的少年,翻了个白眼道。

    “我是懒得多管闲事!半个月来连续赶路也是颇为无聊,现在能够看看这种战斗场面,倒也不错,等他们打完了,我们在上路就好了!”双手抱胸,卓文满不在乎的说道。

    “老夫怎么在你身上看不到一点年轻人该有的血气方刚呢?通常来说,像你这种年纪的小鬼,应该都比较喜欢行侠仗义才是,你反而嫌麻烦。”仓木大师摇摇头,颇有些无语的望了一眼身边的少年,淡淡道。

    微微摇头,卓文并没有答话,反而饶有兴趣的望着面前的战斗。

    砰!

    独眼男子双手猛地捏紧大刀,瞬间便是来到了劲装女子身前,双手猛地一压,大刀快若雷霆般猛地劈下,强大的力量甚至出现了颇为刺耳的气爆声。

    劲装女子冷哼一声,小蛮腰一扭,纤细的玉手便是一勒,其腰间的红色腰带顿时化作一道火红色的虚影,竟是一条丈许长的红色鞭子。

    红鞭犹如火红色巨蟒一般,猛地朝着独眼男子直掠而去。

    轰!

    一道剧烈的炸响轰隆而起,大刀与红鞭瞬间接触,一丝丝耀眼的火星骤然四溢开来,只听铿的一声,两人顿时分开。

    蹬蹬蹬!

    独眼男子倒退五步,大刀猛地一驻地方才停住脚步,而劲装女子则仅仅只是倒退三步,从这一点便是可以看出两者的差距颇为明显。

    “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若是你们还不退去的话,本姑娘今日就要大开杀戒了!”劲装女子俏脸上满是煞气,脆生生的道。

    “不愧是半步人王境的武者,看来不使用那东西还真的有些难以对付你呢?”独眼男子脸上并无惧色,反而目光中透露着一丝兴奋之色。

    说完,独眼男子从怀中取出一枚丹丸,淡淡的道:“若不是遇上你的话,恐怕我也不可能用上这枚丹药,不过只要拿下你们,即使消耗这枚暴血丸,也是值了!”

    “暴血丸?你竟然会有这种丹药?”劲装女子在看见独眼男子手中的血色丹丸后,俏脸顿时剧变,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道。

    暴血丸,是一种能够短时间激发武者潜力,从而换来强大力量的丹丸,服下这种丹药的武者,往往实力大涨,可以越阶击杀比其更强的武者。

    不过这种丹丸的副作用特别大,服下暴血丸后,武者体内一半的精血会被损失掉,到时候犹如重伤一般,根本就无法自由活动,而且其实力也会有所下降,可以说这种丹丸根本就是损人不利己的东西。

    “不然你觉得以我阳实境巅峰的修为,为何会不惧你这半步人王境的武者呢?”独眼男子冷冷一笑,便是直接将暴血丸给吞入腹中。

    轰!

    沉闷的爆裂声骤然自独眼男子体内迸发而出,仿佛无数小炸弹在其体内爆炸一般,随即男子身上便是有着无数血线纵横交错,密密麻麻放入无数血色蚯蚓一般。

    “啊!”痛苦的大叫一声,独眼男子此时脸上满是冷汗之色,不过其体内却是有着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暴涌而出,瞬间充斥着整个空地。

    “那暴血丸倒也挺神奇的,竟然能够直接将阳实境巅峰的武者提升到人王境小成的程度,这等提升的幅度倒是有些惊人啊!”

    卓文目光闪烁,有些诧异的盯在此时实力暴涨的独眼男子的身上。

    “嘿嘿!暴血丸的副作用奇大,这独眼男子倒也有些魄力,居然如此果断的使用这种丹丸,不过等此丹丸药效一过,此人恐怕也要实力大损,想要恢复回来可并不容易。”仓木大师淡淡一笑,随意的道。

    “逼我使用了暴血丸,你们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独眼男子此时双目赤红,嘿嘿冷笑一声,便是瞬间消失在原地。

    “好快!”劲装女子俏脸大变,玉手一挥,火红的鞭子犹如火蟒一般,沿着刁钻的角度,猛地朝着独眼男子直掠而去。

    “哈哈!服用了暴血丸的我,实力已是不亚于人王境小成的武者了,以你那区区半步人王境的修为也想阻挡我?”

    独眼男子猖狂的大笑,竟是完全不躲避劲装女子的红鞭,右手猛地一抓,竟是直接将红鞭抓在手中。

    “现在可轮不到你嚣张了!”独眼男子冷笑一声,握着鞭子的右手猛地一拽。

    劲装女子只感觉手中的红鞭传来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随后她的身体便是不由自主的朝着独眼男子倒去。

    “该死!”劲装女子咒骂一句,体内元力一迸发,便是想要收回红鞭,此时她骤然发现红鞭中的那股力量尽数散去,身形不由得一踉跄。

    眨眼间,只见一道虚影猛地出现在劲装女子面前,随即在女子的目光中,便是浮现独眼男子那张颇为狰狞的面孔。

    轰!

    独眼男子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打算,右拳青筋暴起,强大的元力猛地暴涌而出,随后狠狠的一拳打在女子那平坦的小腹之中。

    砰!

    劲装女子犹如飘零的落叶般,猛地倒飞而出,重重的落在地上,在划出足足有十几米的距离后,女子才狠狠的撞在一颗树干之上,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神色顿时变得萎靡之极。

    眼见车队最强的劲装女子,竟然被独眼男子击败了,与黑衣壮汉们作战的车队护卫们,顿时士气大损,瞬间便是被黑衣壮汉剿灭的所剩无几。

    “彤玉姐!”在劲装女子倒在地上之时,车队中一直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清纯少女顿时忍不住惊呼起来,那如水般的大眼睛此时已充满了浓浓的水雾,让人看了生出怜惜之情。

    “文倩,你快走!这地方不安全了。”劲装女子挣扎站起身来,灰败的俏脸上不由得对着那清纯少女叫道。

    “走?你觉得今日你们这些人走得了吗?”

    独眼男子循声过去,也是瞧见了那梨花带雨的少女,狰狞的目光中顿时闪过一丝精芒,随即脚掌一踏,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来到了清纯少女的上空。

    右手化拳为爪,猛地探出,抓在那少女瘦弱的肩膀上,便是将其提在手上。

    此时,少女显然已是吓蒙了,竟然不知所措,面对独眼男子的这一抓,根本无力反抗,只是一个劲的流泪,脸上满是惊慌失措的神色。

    “放开她!你可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可是断岩城四大家族的赵家之人,你手里的少女可是赵家家主失散多年的小女儿。”劲装女子俏脸上顿时一急,猛地大喊道。

    原本一边看戏的卓文,听到断岩城赵家两个字眼之时,双目顿时微眯了起来,姑姑的失踪与赵家有着脱不了的关系,没想到这在路上便是遇上赵家之人,看来这还真是有点缘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