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卓向鼎的话语中,卓文知道姑姑卓眉瑾的失踪很可能就是赵家所导致的,况且当初他的姑姑便是被那赵家强行上门求亲,他可以感受到卓向鼎话语中对于赵家的愤恨和厌恶。

    正是基于这种情况,卓文对于那未曾见过的赵家,自然也没有多少好感,此时见这车队竟然便是那赵家的人马,卓文自然也没有上前帮助的道理。

    “赵家?嘿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赵家的人?你是赵彤玉,乃是赵家护卫队队长赵岩之女,而我手中的这少女名为赵文倩,就是你们赵家家主的私生女儿吧!”独眼男子嘿嘿冷笑,颇有些不屑的道。

    “你们的目的不是我们的货物,而是冲着文倩来的?你们难道是赵又廷派来的?”赵彤玉咳了几声,脸色大变的叫道。

    “反应倒是挺快的嘛!反正你们也是死到临头了,告诉你们也无妨!我们确实是大少爷派来的,在大少爷看来,这种外面生下来的孽种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赵家!进入赵家也只会侮辱赵家的门栏。”

    独眼男子目光凶光毕露,右手猛地一抓,便是将手中的少女一提,惹得少女吃疼的大叫,眼眶中氤氲的泪水此时倾泻而下。

    “住手!你不过只是赵又廷的一只狗而已,有什么资格对文倩动手动脚的?”赵彤玉俏脸微沉,娇喝道。

    “还真是聒噪,现在的你已是砧板上的鱼肉了,竟然还如此嚣张!看来刚才打得太轻了。”独眼男子冷笑一声,身影顿时出现在赵彤玉身前,右脚高高举起,便是狠狠的踏在后者的腹部。

    噗嗤!

    赵彤玉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俏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住手!不要伤害彤玉姐。”少女此时十分的无助,脸颊上两道泪痕触目惊心。

    望着手中梨花带雨的少女,独眼男子目光中闪过一丝隐晦之色,粗大的手掌捏住少女的下巴,说道:“若是你能乖乖的听我的,我就不伤害你的彤玉姐,如何?”

    少女哽咽着,眸子微红,他能够看见眼前的独眼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可怕的光芒,男子的目光让得少女娇躯不住的颤抖。.

    就在独眼男子想要进一步动作之时,一道清越而淡然的声音骤然响起:“既然你们的事情都办完了,可以让道了吧!我们可是足足等了两刻钟的时间了。”

    独眼男子双目微眯,转头望去,只见不远处一位面庞清秀的少年,正打着哈欠的脸上颇有些不耐烦之色。

    “让道?刚才我们的对话,你们两个家伙可都听见了,你觉得你们还走得了吗?”独眼男子狞笑一声,语气中满是不怀好意之色。

    在他看来,卓文和其身边的仓木大师两人,一人只是十六岁的少年,另一人更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两人一看上去便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这也是独眼男子一开始没有对两人下手的原因。

    原本若是他与赵彤玉之间的对话没有被卓文两人听见的话,或许独眼男子还真的不想管这两个自己眼中的普通人,不过既然已经暴露了自己乃是赵又廷派来的人,那么他们不得不对这些知情之人灭口。

    “哦?你的意思是,打算不让我们走喽?”卓文双目虚眯,声音微冷的道。

    “哼!为了保证此事不暴露,自然要让你们永远封口,而封口最好的方式便是死亡!只能说你们今日太倒霉,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见到不该见的人。”独眼男子目光中的杀意逐渐攀升,声音阴寒。

    “说的有些道理!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现在立马跪下来,给我磕一百个响头,我可以饶你刚才对我的出言不逊,记住这是我可以给你的唯一一个活命的机会。”微微一点头,卓文反而神色认真的说道。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变得安静之极,除了仓木大师神色平静之外,其他所有人都是用一种犹如看傻子一般的眼光,望着眼前大言不惭的卓文。

    他以为他是谁啊?一个小小年纪的少年,竟然也敢说出这句话来,难道他不知道眼前的独眼男子,在服用了暴血丸之后,实力已是达到了人王境的程度,这种实力即使是在断岩城也算得上是高手了。

    就连那红衣劲装的赵彤玉,都是愣愣的望着不远处那口出狂言,神色却依然平静的少年,低声喃喃道:“这家伙脑子有问题?竟然还敢说出这种挑衅的话来,难道他是知道独眼男子不会放过他,所以自暴自弃了吗?”

    即使是独眼男子,也是在听见卓文这句有些不知死活的话语后,神色呆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眼前这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居然如此狂,还敢大放厥词。

    “好个嚣张的小子,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说出这种话来!周礼,你把这小子废了,注意不要弄死他,待会儿我还要好好的让他尝尝痛苦的滋味!老子好久没有遇上这么狂妄自大的小鬼了。”独眼男子指着身边的一名身材壮硕的青年,对着卓文指了指道。

    “老大!放心吧,我一定会让这小子好好享受痛苦的滋味的,难得有一件颇为有趣的玩具,我自然不会心急的把他玩死的。”名叫周礼的壮硕青年,脸上露出一丝狞笑,扁平的三角眼直直的将卓文给盯着。

    嗖!

    脚掌猛地一蹬,周礼便是犹如离弦之箭,朝着卓文直掠而去,一只手掌蕴含着炽烈的金色元力,瞬间抵达卓文上空,便是狠狠的对其天灵盖狠狠的压下去,而周礼脸上的狞笑也是越加的旺盛。

    铿!

    只见卓文轻轻伸出一只手,也没见他使出任何的元力,直接将周礼的手掌捏住,接着卓文手腕一扭,只听清脆的咔擦声骤然响起,随后周礼脸上的狞笑顿时凝固了下来,随后他便是瞧见他的手臂此时竟是直接变得扭曲了起来,一股钻心的疼痛袭上心头。

    “啊!”

    撕心裂肺般的惨叫顿时从周礼口中发出,在空地上显得有些凄厉而震撼。

    “聒噪!”

    卓文身体根本没有移动一丝,淡淡瞥了眼身前因痛苦而脸色扭曲的周礼,右手一收,在猛地一拳挥出,便是直接击打在周礼的胸膛之上,巨大的力量直接让得周礼的胸骨凹陷了进去,随后便是直直的倒飞了出去……

    砰!

    重物落地的声音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待到众人发现地面上的周礼胸骨凹陷,双目微凸,竟是直接一击毙命后,皆是不由得倒吸一口亮起。

    而独眼男子瞳孔猛缩,有些惊骇的望着不远处周礼的尸体,周礼算是他手下中实力最强的一名,实力已是达到了阳实九重境,其实力仅仅只是比他平时实力差一线而已。

    但眼前平平无奇的少年,竟然随手便是将周礼这等高手解决掉了,独眼男子感觉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原本有些看不起卓文和仓木大师的劲装女子赵彤玉,此时樱唇微张,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地上颇为凄惨的周礼尸体,以及那不远处神色淡然的少年,她也终于是知道眼前少年为何至始至终都是如此的平静淡然,原来他实力这么强。

    “或许此人能够帮我们摆脱这独眼男子也说不定!”赵彤玉美眸中顿时爆出一抹精芒,其眸子中原本的灰败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满是希冀之色,不过她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丝担忧,“独眼男子毕竟在暴血丸的作用下,实力暴涨,已是媲美人王境,实力可不是那周礼可比,不知道这少年会不会是他的对手。”

    “小子!看来你有些本事,竟然能够一招击杀周礼。”回过神来后,独眼男子脸上满是凝重之色,目光忌惮的望着眼前的少年,他忽然觉得有点看不透眼前的少年。

    “刚才你不是说不想多管闲事么?我现在可以给你让道,你们可以先走。”

    说到这里,独眼男子忽然让开道路,卓文让他有些看不透,而且现在他此行任务也是完成,犯不着得罪眼前实力不菲的少年。

    刚才还扬言要灭口,现在见他实力不弱,反而如此爽快的就答应让道了,这让卓文心中冷笑不已!

    “刚才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你没把握住,现在想让我走,已经晚了!”

    目光越加的冰冷,卓文一步步走向独眼男子,其体内的元力毫不保留地释放而出,一瞬间,整个空地都是陷入了一股强劲的压力之下,那是卓文所释放出来的威压,在这股威压之下,其地上的一些尘土都是开始犹如蒸发的气流般,缓缓上升。

    “地王境武者?怎么可能?”感受着四周忽然凝固的空气,独眼男子瞳孔猛缩,骤然一声大叫,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缓缓踱步而来的少年,一丝丝冷汗缓缓的流了下来。

    他终于知道少年刚才的话语为何如此的张狂,因为他有张狂的资本,眼前的少年仅仅只是十六岁,但却是达到了即使是老一辈都不一定达到的地王境的程度,这样的天赋和实力恐怕也唯有那些超级势力才能培养的出来这种年轻强者。

    这一刻,独眼男子全身颤抖,心中已是懊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