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地王境武者!”赵彤玉樱唇微颤,美眸直直的定格在不远处的少年身上,不由自主的惊呼道。

    贝齿紧咬下唇,赵彤玉有些复杂的望着不远处的少年,地王境武者即使是在他们赵家都是身居高位的存在,根本就是她仰望的存在,但眼前的少年年纪比她还要小,却是达到了这等恐怖的境界,这让的她内心颇有些不是滋味。

    “小兄弟,有话好好说!在下赵辉,乃是断岩城四大家族的赵家之人,想来你也听过我们赵家的名头,看在我们赵家的份上,希望小兄弟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在下。”独眼龙男子双脚猛地一抖,脸上冷汗一丝丝流溢下来,不住的往后倒退。

    “我说过,机会只有一次,既然你没把握住,那么……”微抬头,卓文目光冷光一闪而逝,脚掌一踏,整个人化作无数虚影,瞬间便是来到独眼男子身后,右拳猛地轰出,带着无数的气爆之声,骤然轰入男子后心处。

    噗!

    无数血雾顿时从独眼男子周身逸散开来,男子双目一突,目光中闪过一丝悔意,随即便是直直倒在地上,鲜血不断的逆流出来。

    “……那么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电光一闪,卓文便是再次出现在刚才的位置,淡淡的盯着已是倒下的独眼男子,神色冷淡。

    修炼了风雷六翼的雷蛇翼后,卓文的每一步便都能带动一丝电光,速度更是堪比天王境武者,若是全力施展的话,那等速度几乎皇极境以下无敌,这也是为何独眼男子根本就捕捉不到卓文身影,便很干脆的被其击杀。

    周围数十名黑衣壮汉不由得呆愣住了,在看见独眼男子瞬间被击杀,皆是神色惊慌,转头便是四散逃逸了开去。

    “想走!”望着四散逃逸的数十名黑衣壮汉,卓文目光微凝,脚下一蹬,便是无数电光闪烁,震耳般的轰鸣声顿时平地炸起,而卓文便是在原地留下无数虚影。

    砰!砰!砰!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无数的惨叫声顿时此起彼伏,随后那数十名欲要逃走的黑衣壮汉,仅仅只是跑出十步左右,便是直接停顿了下来,随后便是诡异的全身迸发出无数血雾,直直的倒在地上,彻底死绝。

    “好快!”望着眨眼间,数十名黑衣壮汉被卓文瞬杀,赵彤玉却是苦涩一笑,现在卓文一出手,她便是体会到地王境的武者到底有多么的强了。

    而且她甚至感觉到卓文的实力,比他们赵家的那些实力在地王境的长老都是强悍不少,不知道这是否是她的错觉。

    解决掉黑衣壮汉后,卓文平静的走向仓木大师,淡笑的道:“仓木老头,我们走吧!”

    仓木大师颇有些惊异的看了卓文一眼,刚才卓文的速度也着实让得他惊艳了一把,若他预料不错的话,恐怕刚才卓文所表现出的那种极速已是不弱于一般的天王境了。

    不过他也只是认为卓文在远古洞府中,有了不少的机遇,所以也没将其放在心上,微微一点头,两人便是打算回到马车上继续赶路。

    “彤玉姐,你没事吧!”在卓文出手之后,赵文倩便是被独眼男子放开,此时她的脸颊上还带着两道泪痕,来到赵彤玉身边,将其扶起颇为担忧的道。

    “我没事!”赵彤玉勉强一笑,随即望着那即将离去的少年身影,贝齿一咬,喊道:“二位,等等!”

    而身边的赵文倩也是美眸流转,如水般的大眼睛直直的望着卓文的身影,刚才少年信步闲庭般的出手解决掉独眼男子以及那数十名黑衣壮汉的场景,至今还留存在她的脑海中久久不散。

    原本赵彤玉的实力在她看来已是很强了,她没想到眼前岁数只比她大几岁的少年,实力竟然比赵彤玉还要强许多,再联想到少年刚才出手杀敌的身影,她的眸子中不知不觉有些一丝崇拜在缓缓的升腾。

    脚步一顿,卓文转身,饶有深意的望着面前的赵彤玉和赵文倩以及两女身后依然生还的众人。

    “二位可是前往断岩城,不如我们一同前往断岩城如何?”赵彤玉略微迟疑一番,最终还是开口道,不过其俏脸上却是有着一丝忐忑。

    她很清楚身边的赵文倩乃是现任赵家家主的私生女,多年一直在外漂泊,最近才找到,不过家族大少赵又廷却是将自己的这个妹妹视为耻辱,根本就不欲其回家族,所以赵又廷必然会在半路截杀。

    独眼男子一群人便是赵又廷所派来的杀手,今日若不是卓文出手的话,赵彤玉很清楚,他们今日肯定要栽在这里了,他知道赵又廷肯定不会罢休的,想要安全的前往断岩城,唯有高手压阵才行,而现在最好的人选莫过于眼前的卓文了。

    “答应你们之前,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既然是断岩城四大家族的赵家人,那么你们是否听说过一个名叫卓眉瑾的女子?”直直的望着眼前的俩女,卓文目光微凝,漫不经心的问道。

    “卓眉瑾?我并没有听过,我们赵家好像并无此人。”赵彤玉一听,俏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摇头道。

    “是么?”卓文目光闪过一丝失望。

    “卓眉瑾?这个名字我好像曾在我娘口中听过。”就在卓文以为问不到丝毫的线索时,一道怯怯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哦?你听过这个名字,那你知道她的下落吗?”微转头,卓文直直盯着赵彤玉身旁的赵文倩,目光炯炯的道。

    感受着卓文热切的目光,赵文倩俏脸一红,水眸不由自主的瞥向别处,不敢与卓文对视,双手有些紧张的搅在一起,轻声道:“这个名字我只是无意间从我娘亲嘴里听过,好像这个卓眉瑾以前和我爹还有我娘有些关系,至于具体细节我也是不太清楚。”

    “你爹和你娘?那他们现在在哪儿,卓眉瑾乃是我的亲人,此行去断岩城我便是为此而来的,希望这位姑娘能够帮在下问问。”卓文目光真诚的道。

    听得此言,赵文倩眸子一黯,微叹的道:“我娘逝世多年了,而我爹则是现任赵家的家主,若是你想知道卓眉瑾的下落的话,恐怕需要去问我爹了。”

    “赵家家主么?”望着目光黯然的赵文倩,卓文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看来自己那姑姑的下落不太好查,必须要找那赵家家主了。

    思索一会儿,卓文一点头道:“既然顺路,那么便一起去断岩城吧!不过我倒是有要求,等到了断岩城,我就要求去见你们赵家家主一面,有些事情我需要问问他。”

    “自然可以,文倩毕竟乃是现任赵家家主的唯一子嗣,家主对其也是颇为宠爱,这点要求自然能够达到。”赵彤玉颇为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赵家大厅,一名年纪大约在三十岁,鹰钩鼻的男子,目光颇为阴沉的望着下面跪着的一名下人,冷冷的道:“你是说此次刺杀赵文倩那杂种失败了?赵辉身上可是有着一枚暴血丸,服下暴血丸的赵辉实力完全可以媲美人王境小成,这样的实力还无法解决掉赵文倩一行人?”

    “护送赵文倩的护卫,最强的也就是那赵彤玉,实力仅仅只是半步人王境而已,应该完全不是实力大涨的赵辉的对手才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鹰钩鼻男子乃是赵家大少赵又廷,此人心狠手辣,城府极深,而卓文的姑姑卓眉瑾的失踪便是与此人有着莫大的关系。

    大厅,跪伏在地上的黑衣奴仆全身颤抖,有些哆嗦的道:“是一名少年干得,当时我在远处看见那名少年瞬间出手便是将赵辉杀死,甚至眨眼间便是将其余下数十名的手下皆是击杀,手段极其的狠辣,属下断定那少年实力起码在人王境圆满,甚至是地王境。”

    “一名少年?那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既然年纪轻轻便是有着人王境以上的修为,绝不是无名之辈。”赵又廷目光闪烁,脸色更加的阴沉了下来,他没想到半路上居然还会杀出个程咬金出来,破坏了他的计划。

    “那名少年是个生面孔,应该不是我们断岩城之人!”黑衣奴仆小心翼翼的道。

    赵又廷一听,冷哼道:“怪不得敢坏我们赵家的事情,原来不是我们断岩城之人,吩咐下去,让紫廷卫队长赵无极过来找我。”

    黑色奴仆一听,顿时一惊,紫廷卫乃是赵家的一支颇为强大的护卫队,其队长赵无极乃是赵家有名的高手,实力已是地王境圆满,在赵家地位颇高。

    黑色奴仆知道,赵又廷恐怕要派出这支队伍前去对付赵文倩等人了,应了一声便是退出门外。

    “大伯啊大伯!你的家主之位必然是我的,你以为你找回你那杂种女儿赵文倩便是能够牵制住我么?你未免将我看得太低了,今日我便是先杀你那杂种女儿,他日我便将你解决掉,从而彻底的掌控整个赵家,自此谁也阻挡不了我的脚步。”

    望着逐渐离去的黑衣奴仆,赵又廷双目虚眯,嘴角浮现出一丝丝的冷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