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吱!

    大门推开,一道身穿紫色铠甲,面色冷峻的中年男子,步伐平稳的来到大厅之内,单膝跪下,恭敬的道:“属下赵无极拜见主人,不知主人叫属下有何事?”

    “无极!赵辉刺杀失败了!”赵又廷目光闪烁,淡淡的道。

    “赵辉竟然失败了,属下记得主人曾赐给他一枚暴血丸,有着暴血丸的逆天药效,他也完不成任务么?”赵无极眉头微凝,有些惊疑的道。

    “赵文倩被人救下了!听说乃是一名少年,其实力据说在人王境圆满以上,你应该知道我此次叫你前来的目的吧!赵文倩决不能留,你去将他们全部击杀,提着赵文倩的人头前来见我。”赵又廷语气平淡的道。

    “人王境圆满么?主人放心,属下一定会完成任务的,不过是人王境圆满的小鬼而已。”赵无极脸上颇为自傲,抬头傲然道。

    “嗯!由你出手,本少自然放心,记住决不允许留下活口,本少要来个死无对证,只有这样,我大伯即使怀疑我也根本拿我没办法。”赵又廷冷冷一笑道。

    “遵命!我们紫廷卫想来不会失误,主人尽管放心!”

    深夜,繁星点点,寂静的密林深处,一缕篝火冉冉而生,在漆黑的夜幕中,显得颇为的耀眼。

    篝火周围处,已是围绕着众多的人影,一行人说说笑笑,气氛显得颇为的融洽。

    卓文和仓木大师默默地坐在篝火之处,仓木大师却是最先开口道:“大约还有五天便是能够抵达断岩城,小子,奥术大典的时间也快到了!在奥术大典到来之前,你得先去奥术公会注册奥术师身份,从而拿到徽章才行。”

    “嗯!不过我倒是听期待那所谓的奥术大典的,一直都是待在藤甲城,我倒从未见识过外面的世界呢,况且我也是很好奇那奥术公会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嘴唇蠕动一番,卓文淡淡的道。

    “卓文大哥,你们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吧!这是我亲手烤的兔肉,你尝尝看怎么样?”清脆如黄莺般的声音响起,赵文倩不知何时,已是来到卓文旁边,其纤细手掌中的兔肉递到卓文面前,目光希冀的道。

    微微一笑,便是顺势接过兔肉,便是尝了一口,只觉得肉质鲜嫩,口感脆滑,竟是十分美味,不由得竖起大拇指笑道:“倩儿姑娘的手艺真是不错,这兔肉竟然如此美味。”

    听得卓文的称赞,赵文倩嫣然一笑,清澈的大眼睛眯成一条缝,脸颊更是变得红扑扑的。

    跟随赵文倩队伍也有十日了,经过这十日的相处,卓文倒是与赵文倩和赵彤玉两人相熟了不少,同时卓文也是在两人口中了解了不少关于赵家的情况。

    从两人的口中听来,好似赵家现在风起云涌,现任家主的在赵家的威望并不是很高,反而那赵家大少赵又廷的威望和势力皆是超过那赵家家主,而派来赵辉刺杀赵文倩的主子便是那赵又廷。

    而赵又廷便是十年前上卓家求亲的家伙,卓文知道姑姑的失踪与此人或许有着深厚的联系。

    “倩儿姑娘,你的眼中怎么就只有你卓文大哥,难道老头子我就是空气了不成?”眼见身边吃的津津有味的卓文,仓木大师眉毛倒竖,有些不悦的道。

    听得此言,赵文倩俏脸顿时绯红,细声道:“仓木前辈,我不是故意的,那个我再给你烤一个吧!”

    说着,赵文倩便是飞一般离开,不过其俏脸上的红晕却是久久散不开,仿佛熟透的红苹果。

    “哎!年轻又有本事就是好啊,我这糟老头就比不上了!小子,老夫看这小妮子对你有些意思,你不如……”说到这里,仓木大师忽然促狭的道。

    白了身边老不正经的仓木大师一眼,随即不再理会身边龌蹉的老头,卓文脑海中竟是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慕辰雪离别时那深切的一吻,以及那不舍的清眸,目光中迸发出一丝坚定的异色。

    “不知道慕辰雪在嘉神学院过得怎么样了?”微抬头,望着上空漫天的繁星,卓文有些失神的想道。

    清晨,洒下一缕轻柔仿若光辉,卓文一行人收拾妥当后,便是带着队伍浩浩荡荡的朝着断岩城的方向行去。

    蹬蹬蹬!

    当队伍行到一处密林之时,前方蓦然传来颇为刺耳的马蹄声,轰隆作响的响彻而来。

    “停!”

    队伍最前面便是卓文和仓木大师,其后面就是赵彤玉和赵文倩,剩余的便是一些普通人以及还存活的武者,在得到卓文的示意后,所有人都是停了下来,因为他们也是听见了前方颇为急促的马蹄声。

    声音由远及近,瞬间便是来到了众人的视线,只见一道道骑着紫色大马,身着厚重的紫色铠甲的身影,急速而来,最终在距离众人十米开外堪堪停住了。

    卓文和仓木大师相视一眼,脸上皆是露出疑惑之色,不过其身后的赵彤玉却是脸色大变,不由得惊呼道:“竟然是赵家的紫廷卫,赵又廷这个混蛋,为了杀文倩,居然连紫廷卫都是派出来了。”

    而赵文倩此时俏脸变得煞白无比,显然她也是没想到赵又廷居然死心不改,非要置她于死地,贝齿紧咬樱唇的对卓文道:“卓文大哥,紫廷卫乃是赵家的精锐护卫队,个个实力皆是在人王境之上,其中队长赵无极更是地王境圆满的强者。”

    “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无法抗衡他们,所以你还是走吧!此事与你们无关,你们没必要跟着我们送命。”

    赵文倩俏脸上满是苦涩之色,她很清楚赵家紫廷卫到底有多强,虽然卓文的实力确实够强,有着地王境的实力,但紫廷卫队长赵无极可是地王境圆满的实力,其麾下更是有着数十名的人王境的手下。

    这样的一股战力,即使是眼前的少年恐怕都是难以阻挡,而让卓文和仓木大师两人就此离开,显然是赵文倩想来最为明智的选择。

    “放心吧!地王境圆满我还没放在眼里,而且我卓文做事可从不会半途而废,既然答应护送你们到断岩城,自然不会变卦。”转头对着赵文倩微微一笑,卓文轻声道。

    望着身前少年脸上如沐春风般的笑容,赵文倩不知为何,内心却是有着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一种特殊的依赖在内心深处逐渐的攀升。

    “卓文!你可知道紫廷卫到底有多可怕吗?其中赵无极在赵家可是颇有名气的高手,实力极强,修为已是无限接近半步天王境了,听说他还曾在天王境武者的手下逃脱过,总之他不是简单的人物。”

    “况且此刻他更是带来了紫廷卫大部分的高手,这数十名的紫廷卫个个都是人王境以上的实力,这次我们恐怕真的完了!”赵彤玉樱唇紧抿,有些绝望的的道。

    “我知道!我倒是很想试试你口中所谓的高手,到底有多高明?”

    淡淡一笑,卓文右手一旋,一柄数丈长的黑色长枪顿时出现在其手中,脚掌一踏马鞍,卓文身形稳稳落在紫廷卫之前,目光平淡之极。

    “难道他打算一人独挑紫廷卫吗?”赵彤玉美眸一凝,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那一步步走向紫廷卫的少年身影。

    “仓木前辈,难道你不去阻止吗?卓文这根本就是找死啊!”赵彤玉盯着旁边的仓木大师,俏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呵呵!你们尽管放心吧!卓文可不是那种鲁莽之人,而且他的实力也是远超你们的想象,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紫廷卫还真没放在他眼里。”仓木大师淡淡一笑,慢悠悠的道。

    卓文可是创下以一人之力击杀千人人王境武者的记录的狠人,面前的紫廷卫能跟当初远古洞府的那数千武者比?

    “难道他们都疯了吗?还是说那卓文真的有单挑紫廷卫的实力?”对于仓木大师的态度,赵彤玉也有些无奈,紧紧盯着卓文背影,贝齿紧咬下唇。

    紫色大马之上,赵无极眼看着卓文手持长枪,一步步的朝着这边走来,脸上也是不由得露出古怪之色。

    只见卓文站在五米开外,黑色长枪遥遥一指赵无极,清越的声音缓缓的响起:“赵又廷派来送死的?不过我可以给你们指条明路,若是现在掉头,直接滚的话,或许你们还能活命,不然的话,你们怕是要去阎王殿走上一遭了。”

    赵无极以及身后的紫廷卫众人,闻言不由得一愣,目光纷纷集中在眼前少年身上,他们也是没想到眼前仅仅只是地王境小成的小鬼,竟然还能如此嚣张,如此狂!

    “哈哈!这小子看来是脑子有些问题,竟然一个人走到我们面前,让我们滚?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停顿了一会儿,赵无极忽然肩头猛颤,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极其好笑的笑话。

    随着赵无极这一声大笑,其身后的紫廷卫也是哄然大笑起来,脸上纷纷浮现出讥讽的笑意。

    砰!

    一道电光蓦然凭空炸起,赵无极笑声戛然而止,因为一道电丝弥漫的身影一脚踏出,竟是瞬间蹬在其胸膛之上,巨大力量刹那让得赵无极狼狈滚在马下。

    “笑的很爽?继续笑,继续笑一个!”虚影一晃,卓文便是狠狠踏在赵无极胸膛之上,另一只脚速度如风般狠狠的踹向赵无极的嘴巴。

    啪啪啪!

    响亮而又悦耳的踩踏声,不绝于耳的在场上响彻起来,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是呆愣了下来,只是愣愣的望着那被踩在脚下的赵无极,以及那不断踩踏的少年身影……

    寂静的场中,只剩下连绵不绝的踩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