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一处阁楼之内,赵又廷端坐在木椅上,手中端着一杯茶杯静静的品茗着。

    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神色肃穆的白发老者坐在赵又廷对面,眉头微皱道:“又廷,你觉得此次刺杀赵文倩会成功吗?”

    “大长老,你尽管放心吧!此次我可是连我麾下的紫廷卫都是派出去了,我很难想象紫廷卫会解决不了那小小的赵文倩。”赵又廷轻轻茗了一口茶水,淡笑的道。

    “哦?居然是紫廷卫?若是如此的话,那么老夫就彻底的放心了!那赵文倩可是你登临家主之位的唯一阻碍!只有此女彻底消失,那么下任家主之位毫无疑问便是属于你的。”大长老微微一笑,脸上颇为自得的道。

    蹬蹬蹬!

    急促的脚步声骤然从门外传来,惹得屋内的赵又廷和大长老一阵的皱眉,只见一名黑衣奴仆连滚带跑的进入屋内,脸上满是慌张之色。

    “你这奴才越来越不像话了,我与大长老正在商议大事,你竟然门都不敲一下就闯进来,信不信本少直接将你砍了。”赵又廷目光中满是森寒之意,冷冷的望着下方跪伏的黑衣奴仆。

    “主人饶命!奴才有要事禀报,所以一时糊涂才直接闯进来。”黑衣奴仆跪伏在地,瑟瑟发抖的道。

    “要事?可是关于紫廷卫的消息?”赵又廷一听,目光精芒一闪而过,颇为急切的问道。

    “主人所说极是,属下要汇报的正是关于紫廷卫的消息!”黑衣奴仆俯下头,恭敬的道。

    “这件事不用你禀报,我也知道结果!有本少的紫廷卫出马,赵文倩等人必死无疑,恐怕赵无极现在已是提着赵文倩的项上人头在回来的路上了吧!”赵又廷打断欲言又止的黑衣奴仆,满是自得的大笑起来。

    “又廷,此次看来老夫要恭喜你了,除去赵文倩这心头大患,接下来你就高枕无忧了!”大长老长身而起,一拱手,老脸上满是惊喜的笑意。

    “此事大长老你也有功劳,若不是你一直站在我这一边的话,恐怕今日即使赵文倩已死,赵玄武也不一定会甘心的将家主之位传于我。等我登上家主之位,必定不会忘了大长老你的恩情的。”赵又廷心情颇为愉悦,大气的说道。

    大长老一听此言,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跪伏在地的黑衣奴仆,满头冷汗的望着面前自行脑补的两人,略微迟疑一会儿,一咬牙道:“主人,紫廷卫刺杀失败了,而且据探子报来消息,紫廷卫包括赵无极大人全军覆没了。”

    砰!

    赵又廷猛地将手中的茶杯捏爆,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双目一瞪,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的黑衣奴仆,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大长老脸上的大笑也是瞬间凝固了下来,同样将目光聚集在下方的黑衣奴仆身上。

    “据探子消息,紫廷卫已经全军覆没,听说出手灭掉紫廷卫的乃是一位名叫卓文的少年,至于少年的来历还不得而知,只知道此少年并不是断岩城之人,还有……”

    轰!

    黑衣奴仆话并未说完,便是犹如飘零的落叶一般,猛地倒飞而出,最终撞毁门口大门,落在外面的院落中,鲜血如喷泉般不断的飙射而出,双眼一突便是直接毙命。

    缓缓收回手掌,赵又廷脸色铁青,变得十分难看,冷冷的低语道:“卓文?竟敢杀本少的紫廷卫,胆子还真的是够大的!大长老你帮我查查这个卓文,本少倒要看看此人到底是何来历,竟然如此毫无顾忌。”

    大长老脸上的惊诧之色也是缓缓的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凝重,他同样很清楚紫廷卫的实力,既然能够让得紫廷卫全军覆没,说明那名叫卓文的少年很不简单。

    “知道了,我会将那卓文底细查出来的!只是那赵文倩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让她们回到赵家吗?”大长老略微迟疑后,便是再次开口问道。

    赵又廷脸色越加难看,冷哼道:“既然紫廷卫都是失败了,那便没必要再派人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不过即使赵文倩回到赵家又如何?以本少现在所掌控的家族资源,既然软的不行,那便来硬的,家族之位本少要定了。”

    大长老却是微叹一声,他知道赵又廷若是真来硬的话,恐怕家族会风起云涌变得大乱起来。

    极目远眺,望着不远处犹如盘踞的巨龙般的断岩城,即使是卓文都是不由得心中一声赞叹,眼前的断岩城实在是让得卓文大开眼界。

    单单那城门便是由巨大的黑岩砌成,足足高有数十丈之高,铜浇铁铸的巨大城门恢弘巨大,无数的人流仿佛长龙一般进进出出,人声鼎沸,喧闹非常,可以说无论是占地面积还是那繁盛的境况,都不是小小的藤甲城可以比得上的。

    “不愧是超级城池,竟然如此恢弘庞大,恐怕其面积已是抵得上数百个藤甲城了吧!”低声喃喃一句,卓文心中却是泛发出些许的兴奋之色。

    而身后的赵彤玉和赵文倩两女倒是有些奇怪的望着面前犹如乡巴佬一般东张西望的少年,他们实在无法想象现在这犹如好奇宝宝的少年,体内居然蕴含着即使是地王境圆满都是不如的强大实力。

    赵彤玉所带领的车队有着赵家的标志,所以一行人很是顺利的就通过了城门守卫的盘查,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断岩城内。

    进入城内,视线顿时变得豁然开朗,喧闹鼎沸的人声,铺天盖地的扑面而来,城内的那等热闹的氛围竟是比藤甲城要高上许多倍,甚至里面的街道更是宽敞的犹如广场一般。

    “卓文大哥!这一路上多亏了有你,不然的话,恐怕我们在半路上就要遭遇不测了!这一路的奔波劳顿,你们应该也是累了吧,不如来我们赵家吧,我爹一定会好好招待你们的。”卓文倩俏脸红扑扑,转头脆生生的对着卓文邀请道。

    “对!卓文,此次你帮了我们大忙了,若是家主大人知道的话,恐怕会重重赏赐你的。”赵彤玉也是满脸希冀的望着眼前的少年道。

    卓文与仓木大师对视一眼,却是摇摇头道:“抱歉!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现在应该去不了你们赵家!两天后我会前往你们赵家的,毕竟我还要询问你父亲关于我姑姑的下落。”

    听得此言,赵文倩俏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不过还是强笑道:“这样啊!卓文大哥,两天后你一定要来我们赵家,你年纪如此轻就实力那么强大,恐怕我爹也很高兴认识你。”

    “嗯!我会的。”一挥手,卓文便是随着仓木大师离开城门口。

    赵文倩美眸直直盯着卓文的背影,直到卓文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后,才有些失望的收回目光,转头却是碰上赵彤玉正一脸戏谑的望着自己。

    俏脸顿时一红,赵文倩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彤玉姐,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还舍不得你卓文大哥呢?看你那恋恋不舍的眼神,小妮子,你是不是看上那卓文了?”赵彤玉美眸中满是戏谑之意,促狭的说道。

    听得此言,赵文倩俏脸越加的红润,羞恼的低下头低声道:“彤玉姐,你又开人家玩笑了!”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能够感觉到这卓文很不简单,能够在如此年纪达到地王境,甚至还能够轻松击杀赵无极,如此男子又有哪个红颜会不心动呢?即使是你彤玉姐我都是有些心动呢!”赵彤玉忽然美眸复杂的望着远处卓文离去方向,低声喃喃的道。

    “仓木老头,我们现在马上去奥术公会进行测试吗?”跟在仓木大师身边,卓文忽然开口道。

    原本卓文是打算直接前往赵家,去见赵家家主赵玄武询问姑姑卓眉瑾的下落的,怎知刚才仓木大师却是传音过来,让他先前去奥术公会测试后,拿到徽章再说。

    “奥术大典很快便是要开始了,只有身上拥有徽章的奥术师才能参加,若是你不想错过奥术大典的话,老夫劝你还是早点测试的为妙。”仓木大师微瞥了卓文一眼,淡淡的说道。

    听到奥术大典,卓文耸了耸肩,便是不再说话,而是默默跟在仓木大师身后。

    一路上,卓文却是大开眼界,不过就在卓文经过一处颇为不起眼的小店之时,他眼皮蓦然一动,随即他便是感觉到那从远古洞府中得到的蓝色铁片,在此刻竟然开始骚动了起来。

    脚步蓦然一顿,卓文目光顿时爆发出一丝精芒,他很清楚蓝色铁片异动所意味着什么,恐怕风雷六翼中其中一个篇幅就在此处附近。

    “小子!怎么了?”仓木大师也是发现忽然停下脚步的卓文,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仓木老头,你先去奥术公会帮我安排一下测试的事宜吧!我现在还有些事情,等一下我再去奥术公会,到时候直接测试就行了!”卓文一摆手,有些漫不经心的道。

    “你小子,怎么事情这么多啊!那我先走了,你等一下快点过来。”仓木大师也没有怀疑,低声嘀咕了一句,便是先离开了。

    卓文的实力他很清楚,他可不认为卓文会在断岩城中遇到什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