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铺面积很是窄小,四面有着一排的残破货架,在这些货架上面都是积累了不少的黑灰,一个个做工颇为精致的木雕却是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货架之上。

    四处浏览着货架上的木雕,卓文脸色却是露出一丝奇异之色,因为这些木雕虽然雕工很精致,但却都是半成品,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怪不得此店生意惨淡,原来摆放出来的木雕都是半成品,即使雕工多精致,也没有人愿意购买半成品的东西回去吧!

    店铺最里面,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手拿刻刀,神情专注的雕刻着手中的木雕,对于卓文的到来压根没理会。

    虽然有些诧异店铺老板的态度,不过卓文也没太在意,耸了耸肩,便是仔细感应着蓝色铁片的异动,他能够感觉到在进入店铺之时,那蓝色铁片的动静幅度也越发的扩大。

    “看来风雷六翼其中一个篇幅必然在这店铺中,就是不知道到底放在哪里?”抬头环顾着四周货架,卓文心中暗暗的道。

    “咦?”就在卓文经过一处不起眼的货架之时,他注意到在此货架的边角竟是有着一丝蓝光闪烁。

    移开货架边角的木雕,卓文目光精芒一闪而过,一枚幽蓝色的铁片竟是出现在视线之中,而且卓文能够发现这枚蓝色铁片表面竟是有着一条蛟龙的图纹,显然这里面记载的应该是风雷六翼中的雷蛟翼了。

    “看来此次来断岩城真是来对了,竟然这么快便是找到了风雷六翼的第二块残篇。”拿起蓝色铁片,卓文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喜色,喃喃自语道。

    “小子!你运气还真是好啊,雷蛇翼得到没多久,便是找到了雷蛟翼,看来这风雷圣符注定与你有些缘分啊!”小黑的声音此时不由得在脑海中响起。

    卓文笑了笑,笑容中有着激动和喜悦,小心翼翼的握着铁片,感受着铁片表面传来的冰冷触感,卓文强行压抑着体内的激动之色。

    而此时,店铺中的那名中年男子,终于是处理完手中的木雕,不过他依然没有抬头,有些沧桑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开来。

    “你是要购买木雕吗?”

    听得男子的询问,卓文笑了笑,行到柜台前,将手中的蓝色铁片递到男子身前,颇为客气的道:“店家,你们这里还有这种铁片么?”

    听得卓文的问题,中年男子拿着刻刀的手骤然一颤,微微皱眉,便是抬起头,目光在卓文手中的铁片扫过,目光中闪过一丝莫名意味。

    望着出现在眼前的面孔,卓文不由得愣住,这张面孔的右半边脸竟满是疤痕,可以说是满目苍夷,若是不知情的人,骤然看见这张面庞,必然会吓一跳。

    中年男子双目虚眯,冷淡的盯着卓文,淡淡的道:“小友为何会问起这铁片之事?难道你曾经见过类似的铁片?”

    闻言,卓文目光闪烁,笑着摇摇头道:“我曾经在拍卖会中见过类似的铁片,当时只是觉得不凡,不过可惜的是价格太高,所以也就放弃了!今日在这儿看见如此类似的铁片,所以才好奇有此一问。”

    风雷圣符毕竟是天地至宝,若是被人知道铁片中蕴含着风雷圣符的秘密的话,恐怕卓文就要举世皆敌了,甚至这铁片也就轮不到他得到了。

    饶有深意的望了卓文一眼,中年男子冷淡的道:“没了,这枚铁片只是我无意中得到的,而且我能感觉到这块铁片是残缺的。”

    望着中年男子不咸不淡的回答,卓文也是不由得有些无奈,只得继续道:“老先生,你可愿将这枚铁片出售,我愿意高价购买。”

    “不卖!”中年男子不在理会卓文,而是低下头继续雕刻,语气中充满了不容置疑。

    卓文也是没想到,眼前的中年男子一口回绝,双目虚眯下来,不论如何,这枚铁片他是势在必得的;修炼了雷蛇翼之后的卓文,可以感受到风雷六翼这等功法的不凡和强大之处,仅仅只是雷蛇翼便是让得他的速度在皇极境之下无敌。

    若是在将那雷蛟翼学会的话,恐怕那等速度已是风驰电掣,可以媲美一轮皇极境了吧!到时候即使是皇极境武者亲临,恐怕都不一定能够杀死卓文。

    就在卓文心绪万千之时,小黑的声音骤然在心中响起:“小子!这中年男子不简单,你可不要冲动啊!”

    闻言,卓文心中一凛,有些奇异的问道:“难道这看似普通的男子是个高手?”

    “恩!若我所查探的没错的话,此人原本实力应该是皇极境,不过他的体内还有着另一股力量在不断的压制着他的元力,让他的实力只能维持在半步皇极境的程度。而且此人的战力绝对超过一般的半步皇极境,你在他手中根本掏不了丝毫好处。”小黑暗暗的道。

    “哦?竟然是皇极境强者,真没想到在这座不起眼的店铺内,还隐藏着这样的高手?”目光闪烁,卓文也是不由得心中讶异。

    中年男子忽然抬头,凝视着面前有些不甘的少年,冷笑道:“小子!不用再打我这铁片的主意了,我并不稀罕钱,也不怕你强抢!因为在我看来,强抢是最为不明智的行为。”

    摇摇头,卓文却是淡淡一笑道:“若是我能短时间内,帮你恢复实力,难道你也不愿意将这枚铁片出售给我?”

    “咔擦!”清脆的声音顿时响起,中年男子手中的刻刀竟是被其捏断。

    只见中年男子瞳孔微缩,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少年,道:“你是什么人?竟然能够看出我体内有伤?”

    他体内的伤势十分隐晦,即使是同为皇极境的武者都不一定能看出他体内竟还有伤势,只是眼前平平无奇的少年,居然瞬间便是点出他的伤势,这让的中年男子心中又惊又喜。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治好你身上的伤势,让你重新恢复巅峰实力。”

    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卓文脸上充满了自信,刚才小黑便是查探过眼前男子体内的伤势,竟是发现男子体内一直压制着他实力的那股力量竟是一种地阶寒气,这种寒气与地火相对应,都是颇为难缠的能量。

    这也是为何眼前男子实力明明是皇极境,但却反而被体内寒气力量所压制。

    不过拥有冰炎圣符和两种地火的卓文来说,中年男子那如同跗骨之蛆的冰寒之气反而变得十分的简单。

    “老夫凭什么相信你?虽然你有些眼力,可以看出老夫体内的伤势,不过这种伤势连老夫都是没办法,难道你这小小的地王境小鬼有办法!”中年男子很快便是清醒过来,面色不善的望着眼前的卓文,冷冷的道。

    “你体内一直压制你力量的恐怕是一种冰寒之气,而能够解决掉寒气的也就只有天地奇火了!而我刚好便是拥有这种奇火……”

    说着,卓文脚步一踏,无数的九天焱雷炎顿时从其身后暴涌而出,最终凝聚在其右手手掌心,化作了一团雷电和火焰共存的蓝色雷火,在其手心不断的熊熊燃烧着。

    “这是……地阶火焰九天焱雷炎?”中年男子凝视着卓文手心的幽蓝色雷火,脸上的神色变得十分精彩,不由得惊呼出声道。

    “看来你也是认出我掌心的九天焱雷炎了,以这种火焰之力,恐怕足以解除你体内的那股冰寒之力了吧!”卓文也是瞧见男子脸上的惊骇之色,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

    怎知中年男子却是摇摇头,道:“你年纪如此之轻便是拥有九天焱雷炎这等地火,想来你的背景很不简单!只是可惜的是,老夫所中的冰寒之力乃是极寒冰冻,是地阶寒气中最为恐怖的一种,恐怕单单九天焱雷炎根本就无法消除吧!”

    “极寒冰冻?”

    卓文一听,瞳孔顿时猛然一缩,极寒冰冻他听说过,这也是一种地阶寒气,不过极寒冰冻的威力却是凌驾于所有的地阶寒气之上,其威力几乎无限接近于天阶寒气,在所有的地阶能量中属于霸主级的地位,九天焱雷炎与之相比确实差了不少。

    “所以说你还是放弃吧!除非是天火或者两种地火,不然的话,我体内的极寒冰冻的寒气根本就无法除去。”中年男子嘴角露出一抹苦涩之意,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

    “天火我身上确实没有,不过两种地火我倒是有……”

    微微一笑,卓文左手骤然一挥,一朵青火莲花顿时浮现在其左手掌心之中,在青火炼火的周围无数青色火星如飘雪般围绕着莲花旋转,看上去绚丽而多彩。

    砰!

    中年男子左手一僵,其手中的半成品木雕顿时滚落而下,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一手托着九天焱雷炎,一手握着三千碧莲炎的少年,全身竟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九天焱雷炎和三千碧莲炎?你居然身上同时怀有两种地火,你……”中年男子感觉自己有些语无伦次,只是怔怔的望着面前微笑的少年。

    这一刻,他忽然有些看不透眼前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