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微凉的清晨,一阵微风吹起一地落叶,卓文早早便是起床,在宽敞的院落中开始一丝不苟的演练着拳法。

    卓文和仓木大师所住的这座楼阁面积颇大,乃是仓木大师在断岩城的一处房产,毕竟以仓木大师三品奥术师的身份,身家自然颇为丰厚,在断岩城这种超级城池买上十座豪宅都是没有问题。

    拳风呼啸,空气震荡。

    几套拳法打下来之后,旭日便是缓缓升起,很快便是到了正午时分。

    抬头望了一眼上空的烈日,卓文收拳而立,随即便是龙行虎步的走出了院子,朝着断岩城市中心走去。

    “也该替那裘仇驱除其体内的极寒冰冻了,雷蛟翼毕竟是重要之物,需要尽快的到手才行!”一边走,卓文心中一边暗暗思忖。

    顺着记忆,卓文朝着断岩城街道尽头走去,半晌之后,便是停在了一处颇为不起眼的店铺门口。

    此时,店铺的大门虚掩,四处扫了扫发现并没有人注意之后,卓文便是直接推门而入。

    里面依然是以前的那样的摆设,四周货架上摆满半成品木雕,在店铺深处的柜台上,脸上带疤的裘仇正在专心致志的挥舞着刻刀雕刻着木雕,可能太过于专心,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卓文的到来。

    在店铺之中,还有着三人在浏览着货架上的木雕,两男一女,三人皆是衣着华丽,显然是非富即贵之辈,在三人后面还恭敬的跟着几名全副武装的壮汉。

    在卓文进来之时,三人也是偏头回望了一眼,不过在瞧见进来的只是平平无奇的少年之时,便又是转过头,懒懒的继续浏览着货架上的木雕。

    在三人回头之后,卓文却是打量了三人几眼,其中两名男子模样颇为俊俏,不过却是脖颈高高扬起,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装逼样,却是让得卓文对其评价大打折扣。

    另外一名女子岁数不大,二十岁左右,身穿蓝白色的紧身裙,身材在裙子的勾勒下倒是显得玲珑有致,颇为丰润,旁边的两名男子偶尔扫过女子那诱人的身影,瞳孔深处总能掠过一抹垂涎之意。

    卓文没有理会店铺里的几人,而是大踏步直接朝着店铺深处的裘仇走去,就在他经过前面那三人旁边之时,一只洁白的玉手顿时拦在卓文的面前。

    “嗯?”望着面前忽然拦住自己的女子,卓文眉头微皱,有些满头雾水,他好像根本就不认识眼前的女子啊!

    “裘师傅在雕刻之时,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请你立马出去!”模样俊俏的女子居高临下,颇有些俯视的望着卓文,淡淡的道。

    女子声音轻柔,却语气之中蕴含着一丝霸道和不容置疑的意味。

    “难道他们也知道眼前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裘仇有些不一般?”瞧着眼前女子如此替裘仇着想,卓文不由得心中一愣。

    相比于卓文的疑惑,眼前女子却是满腹的郁闷,她曾听家族长老说过,这间店铺的主人是一位实力极其强大的强者,所以让少女不要随意得罪此人,不然到时候就会将祸患惹到家族。

    由此女子便是认为,店铺主人必然是一位高人,她便是打着拜师的目的,几乎每日过来帮裘仇打理店铺,并且嘘寒问暖,就是希望裘仇能够收下她,并传授她一招半式什么的,不过裘仇对于她的关心毫不在意,每次来都是热脸贴冷屁股,这实在让得颇为高傲的女子接受不了。

    以女子原本娇蛮的性子,被裘仇如此冷淡对待,心中自然满是怨气,不过她的这份怨气自然不会对深不可测的裘仇发,而现在冒然闯进来的卓文,便是被她当做了出气筒。.

    双目虚眯,卓文淡淡瞥了女子一眼,道:“拿开你的狗爪,没看见我要进去吗?”

    “什么?你再说一遍?”女子听得卓文的话语,不由得一愣,仿佛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语气加重的道。

    “做人不要这么贱好不好?骂你一句,你非要听第二遍,这得要多贱?既然你非要听第二遍,那我就满足你吧!我说现在马上拿开你的狗爪,瞪大你的狗眼看看,我现在要进去了。”摇摇头,卓文却是扶额一副无奈样子的道。

    现场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只见女子脸颊白了又青,青了又白,美眸中浮现出一层浓浓的煞气,指着卓文娇喝道:“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可是赵家大少赵又廷的侄女,若是你现在马上跪下来,并且自断双臂,本小姐不会追究你刚才的出言不逊。”

    “又是赵又廷的人?真是麻烦的家伙。”冷哼一声,卓文右手一挥,便是拍开女子的玉手,便要直接进入柜台。

    “该死!你是想找死吗?”女子也没想到卓文居然在听到赵家名头之后,依然我行我素毫无顾忌,当即脸上恼怒异常,玉手猛地一挥,便是挟裹着剧烈的元力,朝着卓文的脊背拍去。

    感受着背后的劲风,卓文目光寒光闪烁,刚才他没直接动手已是最大的宽容了,眼前的女子修为也就仅仅只是人王境小成而已,若是卓文真的出手的话,立马便是能将其废掉,只不过他并没有那般做。

    不过现在见女子得寸进尺,卓文也不再约束,于是肩膀一抖,强悍的元力顿时弥漫开来,随后反身猛地一拳轰出,其空气顿时响起无形的环状气浪,犹如气爆一般狠狠的与身后的劲风轰在一起。

    噗嗤!

    卓文站在原地犹如磐石般一动不动,不过那欲要偷袭的女子,却是如遭雷霆一般,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随后便是如落叶般猛地朝着后方直射而出。

    身后的两名男子见状,立马元力汹涌,便是将倒飞的女子身形猛地接住,不过巨大的力道却是让得两人脚步不由得踉跄不稳。

    “好强大的力量!”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巨大力道,两名男子脸上顿时露出惊骇之色,其望着卓文的目光隐隐有着一丝忌惮。

    “小子!得罪我们赵家可没有好下场,还有裘师傅实力可不是我们可比的,若是你打扰到裘师傅的话,恐怕你会死的很惨。”捂着胸口,女子呼吸变得十分急促,当她看见卓文依然打算走向那依然专心雕刻的裘仇之时,脸上怨毒之色更浓,冷冷的道。

    以她这几日对裘仇的接触,他能够感受到裘仇是个极其冷漠的人,而且其隐藏的实力极其强大,毕竟连他们赵家的长老都不敢得罪这裘仇,实力自然十分强大。所以在看见卓文依然有些作死的走向裘仇,女子脸上却是不惊反喜。

    “看来不需要我们赵家出手了,此子如此嚣张跋扈,一旦打扰到裘师傅的话,必然引得裘师傅不满和愤怒,到时候我就能够亲眼看见裘师傅出手了,哼,此子此次必死无疑了!”女子心中恶狠狠的想道。

    经过女子颇为恶毒的警告之后,卓文只是耸耸肩,来到柜台裘仇面前,一把将其手中的木雕夺过来,嘴中嘟囔的道:“老家伙,还在给我装,难道你不想解除你体内的隐患了吗?”

    望着卓文毫无顾忌的夺过裘仇手中的木雕,女子也是不由得一愣,不过其心中的冷笑却是更浓了,她知道卓文这算是将裘仇彻底的得罪了,以裘仇那冷漠乖张的脾性,必然不会轻饶眼前的少年的。

    就在女子心中不断冷笑,一厢情愿的以为卓文必然会被裘仇当场击杀之时,只见那裘仇缓缓的抬起头,望着眼前的少年后,其狰狞的面庞上竟罕见的露出一丝笑意,这抹笑意可是女子从未见到过的。

    “小兄弟,你果然是守信之人,今日果然依言前来店铺了!”缓缓的放下手中的刻刀,裘仇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郁,浓郁到甚至达到了一种热情的程度。

    店铺门口,在两名男子搀扶下的女子,在看见裘仇脸上那堪称热情的笑容之后,脑子不由得一阵空白,她倒是从来没想到一直冷漠著称的裘仇,竟还会流露出这等热情笑容,这真的让得女子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了。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连裘师傅都对其如此热情……”女子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是颇为苦涩的自语道,与此同时,一股浓浓的不甘之色却是从心中缓缓的升腾起来。

    想来连续如此多日,为这裘仇做牛做马,犹如下人一般伺候着这裘仇,但这裘仇压根就不理会她,但现在这陌生的少年一出现,竟是变得如此的热情,这让的女子心中十分的委屈。

    “心中惦记着那块铁片,自然也想越快达成我们之间的交易越好啊,毕竟我们只是各取所需而已。”卓文懒洋洋的笑道。

    “说的也对!”裘仇颇为同意的点点头,正待要说话的时候,那一直被其无视的女子却是忽然开口了。

    只见女子贝齿紧咬下唇,有些迟疑的说道:“裘师傅……”

    被打断了话语的裘仇,眉头微皱的瞥了一眼女子,淡淡的道:“不用叫我裘师傅,我可从没说要收你为徒,还有以后你也不用来了,我很清楚你心中的伎俩……”

    女子一听,俏脸顿时变得煞白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