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强的气息!”瞳孔微缩,卓文不由得转头望着那不远处的裘仇。

    只见此时的裘仇端坐在地上,一股股强悍的气息不断的从其体内迸发而出,仿佛此刻在他的体内有着一只洪水猛兽正在苏醒一般。

    砰砰砰!

    一道道螺旋形的气浪以裘仇为中心,不断的朝着四周扩散弥漫,店铺中的货架在气浪的作用下,瞬间化作了齑粉,就连卓文也是不由得连连倒退。

    “这股气息根本不是一般的皇极境强者可以散发开来的?难道这裘仇原本实力真的这么强吗?”脚掌猛地一踏地,卓文便是强行止住身形,目光忌惮的望着那无数气浪中心的裘仇。

    “小子!你猜测的不错,眼前这裘仇的实力恐怕达到了三轮皇极境的程度,而且看其模样貌似有了一丝感悟,很可能在短时间内实力达到四轮皇极境也说不定。”小黑的声音蓦然在脑海中响了起来,让得卓文不由得为之愕然。

    “竟然是三轮皇极境,这裘仇到底什么来历?这样的实力在这个断岩城根本就是碾压般的存在,恐怕即使是那断岩城城主欧阳云图都不太可能是这裘仇的对手吧!”卓文目光一凝,有些惊讶的道。

    武者境界一旦达到皇极境,其每一轮的晋升都是犹如登天一般,十分艰难,而且每晋级一轮,其实力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据卓文所知,断岩城城主欧阳云图的实力也就二轮皇极境,不过这样的实力在裘仇这样的三轮皇极境强者面前,根本就是被暴打的对象。

    “哈哈!十年了,极寒冰冻足足折磨了老夫十年了,终于今日这该死的寒气是彻底的除去了。”裘仇仰天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快意和解脱。

    明明是绝世强者,却是在极寒冰冻下被限制住实力,这种有些畏手畏脚的感觉,确实让人感到憋屈,而且这种情况还持续了十年,这也难怪裘仇在得到解放之后,能够如此肆意的大笑。

    “卓文小友,此次多亏了你的帮忙!若不是你的话,老夫甚至还要受那极寒冰冻的折磨,甚至这一生都无法摆脱!所以请受老夫一拜。”回过神来,裘仇忽然脸色肃穆,认真的打量了卓文一眼,便是在后者惊讶的目光举头一拜。

    “裘前辈不必如此多礼吧!我们之间乃是正常的交易而已,毕竟我也是从你那儿得到不少的好处。”卓文将其扶起,颇为不好意思的道。

    毕竟眼前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皇极境强者,如此强者竟是恭敬的拜自己,卓文反而感到有些怪怪的。

    “老夫的性命岂可儿戏?虽然我们之间确实是一场交易,但十年以来也就只有你驱除了我身上的极寒冰冻,所以老夫依然欠你一个人情。”

    说到这里,裘仇屈指一弹,一枚玉符化作一道流光,射入卓文的掌心。

    “这枚玉符中含有老夫所炼化的挪移阵法,若是你遇到危险的话,尽管将其捏碎,到时候老夫便是直接来到你身边,帮你解除一次危机。”

    卓文一怔,望着手中的玉符,脸上不由得露出狂喜之色,他知道这枚玉符代表着眼前这三轮皇极境一次协助。

    三轮皇极境的武者,在整个青玄皇朝都是处于顶尖的实力了,能够得到这么一位强者的人情,对于卓文来说无疑是极其幸运的事情。

    “多谢裘前辈!”笑眯眯的收起玉符,卓文颇为感激的一拱手道。

    “谢就不用了!”摆摆手,裘仇忽然转头望着周围一片狼藉的店铺,微叹道:“十年时间了,真没想到十年时间竟过得这般快,我也是该离开此地了!”

    目光复杂的打量了四周的货架,裘仇忽然右手一挥,周围散落的半成品木雕顿时悬浮而起,随即便是在裘仇力量之下,纷纷化作了齑粉。

    做完这些之后,裘仇再也毫无留恋,脚掌一踏,便是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卓文小友!若是有遇上什么麻烦事,立马捏碎玉符,老夫必然随时恭候驾到。”裘仇一离开,卓文耳畔便是响起了裘仇的传音。

    望着离去的裘仇身影,卓文眼中也是蕴含着一丝复杂,他也是没想到自己随意在一间小店中,都能碰见裘仇这样的隐士高人,只是到最后他还是不知道这裘仇到底是什么来历。

    “不想这些了!现在雷蛟翼已是到手,先回去看看能否参悟,明日还要前往赵家找赵文倩去见见他们赵家家主,姑姑的事情也不能耽搁了!不然回去的话,不好向爷爷交待。”摇摇头,卓文低声嘟囔一声,便是直接离开了店铺……

    漆黑缓缓降临,仿佛黑龙压境遮住天空一般,整个世界都是陷入了寂静之中。

    阁楼内,卓文目光微沉,盯着手掌心的蓝色铁片,脸上露出思索之色,喃喃自语道:“得到铁片中的雷蛟翼功法,应该也是需要用雷电之力刺激才行!”

    说着,卓文右手便是充斥着无尽的雷电之力,呲呲的灌入手中的铁片之中,果然,铁片很快便是发生了反应,随后无数有雷电所组成的字迹便是化作一道光幕,浮现在半空之中。

    首先入眼的便是雷蛟翼三个大字,接下来便是密密麻麻的关于雷蛟翼的修炼之法,有着雷蛇翼的修炼经验,卓文领悟这雷蛟翼倒是飞快……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便是一夜过去,这一夜,卓文基本都在参悟雷蛟翼,只是可惜的是,雷蛟翼的难度比雷蛇翼要高上许多,所以到得现在他也仅仅只是领悟了点皮毛。

    “这雷蛟翼的法门难度比雷蛇翼要难上许多倍啊!看来想要将其全部领悟完全的话,恐怕至少也需要几个月吧!”伸了个懒腰,卓文摇摇头,咂舌不已。

    “蛇化蛟本就不是容易的事情,雷翼中雷蛇翼乃是最为简单的法门,雷蛟翼中等,雷龙翼最为困难!若是天赋不够的话,雷龙翼根本就不容易修炼而成。”脑海中顿时传来小黑冷笑的声音。

    耸了耸肩,卓文没有理会小黑的讥讽话语,而是大踏步推开大门,便是走了出去,他曾与赵文倩约定两日后便是前去赵家做客,今日已经是第二日了,卓文决定前去赵家登门拜访,顺便打听一下他姑姑的下落。

    走出院落,卓文远远便是看见仓木大师正领着两道人影缓缓走来,让得卓文诧异的是,仓木大师脸上却是流露出颇为恭敬之色。

    目光微移,卓文便是将注意放在仓木大师身边的两人身上,其中一人看上去四十多岁,两鬓发白,脸上总是带着和煦微笑的中年男子。

    另外一人却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不过当卓文的目光移到女子脸庞上之时,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惊艳之色。

    此女身材修长,眉眼清澈如幽林曲径中的清泉一般,清冷而又高傲,精致的面庞,细长的秀眉,一套如雪般的轻纱将其凹凸有致的娇躯紧紧的勾勒着,与她那裸露在外的肌肤相互映衬,更是让得女子多出了一丝难以掩饰的冰冷风情。

    若是单单望着此女,总会被其身上散发出来的若有若无的冰冷风情所吸引,让得男人不由得想要将这冷艳美人彻底的征服后,让其冰冷的脸庞上为自己绽放出最为真挚的笑容。

    此女的容颜虽说比不上慕辰雪,但其身上那股特有的气质,却总是散发着颇为诱人的感觉。

    “仓木老……老师!”卓文走向前去,刚想称呼老头之时,却是看见仓木大师不断的想自己使眼色,不得已,卓文只得临时改了称呼。

    “卓文!这位可是断岩城奥术公会的会长枯崖大师,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四品大成的奥术师,就连断岩城城主欧阳云图都是不敢对其有丝毫的不敬。”见卓文如此给面子,仓木大师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郁,连忙一指身边的中年男子,对着卓文介绍道。

    “枯崖大师好!”在四品奥术师面前,卓文可不敢有丝毫的傲气,而且眼前的枯崖大师还是一名四品大成的奥术师,其实力和地位已是不弱于一般的王侯了,这等身份,卓文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他就是你赞不绝口的卓文吧!天赋确实很不错,小小年纪便是有着二品大成的精神力,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几年,此子倒是有可能达到三品奥术师了呢!”枯崖大师慈眉善目的,微笑的打量了卓文一眼道。

    仓木大师听得此言,自然笑的合不拢嘴,毕竟奥术公会会长的夸赞可不是那般好得到的。

    “精神之道可不是那般容易修炼的,他能够在十七岁达到二品大成,天赋确实不错,不过想要在二十岁之前达到三品,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恐怕他有可能直到二十岁都卡在二品大成,无丝毫寸进也有可能。”那面庞清冷的女子,忽然斜睨了卓文一眼,冷冷笑道。

    “雪乃!休要放肆!”枯崖大师脸色微沉,语气不悦的道。

    “老师,我说的可没错!十五岁我便是达到二品圆满,但从二品圆满晋升到三品小成,我可是花了五年的时间!难道你认为,眼前这小子天赋比我还高么?”名为雪乃的清冷女子,娇哼一声,彻底无视卓文,凝视着枯崖大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