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遗留的妆奁
    深吸一口气,在裘仇严苛的目光下,赵庆天苦涩一笑,便是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枚玉简,右手一挥,便是抛给卓文。

    “这里面记载的便是玉石淬体诀,卓文小友收好!”

    右手一翻,卓文便是接过玉简,随即毫不客气的使用精神力探查玉简中的内容,待到确认确实是炼体法门之后,卓文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

    而且从这玉石淬体诀的介绍来看,这门炼体法门威力也颇为的强大,练到最深处犹如玉石一般坚硬,据说可以硬抗高级灵宝的威力,不过其修炼却是颇为的苛刻,竟然是需要大量的皇元丹。

    皇元丹对于皇极境以下的武者来说,十分的珍贵和稀有,即使一些晋级的皇极境武者,恐怕身上的皇元丹也不会很多,所以这也造就了皇元丹有价无市。

    不过卓文倒是不担心,毕竟他在远古洞府内足足获得了十多万的皇元丹,如此众多的皇元丹足以帮助卓文将这玉石淬体诀修炼到比较高深的地步。

    “裘大人,玉石淬体诀我已经交出来了,您看是否能够放了我了。”赵庆天也是瞧见了卓文嘴角的一抹笑容,轻嘘一口气,便是小心翼翼的对着裘仇道。

    “滚吧!下次若是再让我看到你想要对卓文小友不利的话,老子把你们整个赵家都连根拔起。”裘仇抬起右脚,便是踢在赵庆天的胸膛上,让得后者倒飞而出,随后便很是滑溜的离开了院落,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

    望着那灰头土脸溜走的赵庆天,卓文只感到有些好笑,随后便是对着身边的裘仇一拱手,颇为庄重的道:“此次多谢裘前辈了,若不是前辈出手的话,恐怕小子还真的凶多吉少。”

    “那倒未必吧!方才我见那赵庆天欲要出手杀你之时,你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绝望,反而显得分外平静,想必你手中还有一些底牌才是!”裘仇忽然有些意味深长的望了卓文一眼,微笑的道。

    卓文神色一凛,却是讪讪一笑,眼前的裘仇观察的倒也细致,在那千钧一发时刻,竟然还能留意他的神情。

    “小子!听奥术公会那几个老家伙说,你会参加五天后的奥术大典么?”裘仇瞥了卓文胸前的奥术师徽章,忽然开口道。

    “对!听说此次奥术大典的奖励极其丰厚,所以小子不才也是希望试试,看看能不能夺得好的名次。”耸了耸肩,卓文颇为平淡的道。

    “能在这个年纪达到二品奥术师,说明你的天赋很不错!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此次的奥术大典很不简单,听说幕秦郡中排名靠前的几个超级城池的奥术公会分部都是派来了各自的精英前来,可谓是天才云集,恐怕你很难在此次奥术大典中取得好名次。”

    听得裘仇此言,卓文也是微微一愣,随即洒然一笑道:“原本我前来便是想要见识见识一下奥术大典的,至于能不能取得名次,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毕竟我还年轻。”

    “好!有些胆识,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你!五日后的奥术大典,老夫十分期待你的表现。好了,我先走了,还有几个朋友在等着我呢!”说完,裘仇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卓文的面前。

    望着空空如也的地面,卓文却是无奈的一摇头,这裘仇前辈还真是神出鬼没啊,不过卓文也是从那赵庆天的只言片语中,也是有些了解了这裘仇身份不简单,竟是曾经断岩城的第一人,岂不是说裘仇的实力比那奥术公会的会长枯崖大师还要恐怖了。

    “卓文你……”赵玄武带着赵文倩来到卓文身边,神色有些迟疑,显得吞吞吐吐。

    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实在太震撼了,他们赵家的老祖宗赵庆天居然被那忽然出现的裘仇暴打一顿,然后更是当面对着面前这少年下跪道歉,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的赵玄武头脑发晕,感到不可置信。

    “伯父,文倩姑娘,既然赵又廷的事情已经解决,那我也就不再久留了!”卓文对着赵玄武两人一点头,便是打算直接走人。

    这次赵家之行,虽说查出了姑姑的下落,但那结果却是让得卓文颇为的愤怒,他也是没想到他的姑姑竟然被赵又廷当做鼎炉修炼秘法,最后还尸骨无存,这种无力感和愤怒已经让得卓文不想再呆在这赵家了。

    “且慢!”忽然赵玄武在身后叫道。

    “什么事?”冷冷的盯着那将自己叫住的赵玄武,卓文的语气中已是带着一丝冰冷。

    赵玄武神色一凛,随即便是苦涩一笑,他也能够理解此时卓文的心情,叹了一口气,便是从乾坤袋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匣子,道:“这是当年眉瑾唯一留下的东西,多年以来我一直保存着,既然你是她的侄儿,那么便是物归原主吧!”

    手掌有些颤抖的接过匣子,卓文眼中的戾气也是缓缓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丝柔和,微微一点头,卓文道:“多谢!”

    说完,卓文便是带着匣子,直接离开了赵家……

    “爹!你说卓文大哥会不会有事啊?他姑姑的遭遇实在……”赵文倩望着那远处有些落寞的身影,心中却莫名的有些痛,不由自主的问道。

    “放心吧!卓文小友乃是意志坚定之辈,可不会做什么傻事!不过眉瑾能有这样一个天资绝艳的侄儿,想来九泉之下也能含笑了吧!”赵玄武目光颇为复杂,喃喃的道。

    ……

    “什么?你现在打算回藤甲城?小子,断岩城距离藤甲城可是有着半个月的路程,你一来一回便是要花一个月时间,而奥术大典可是只有五天的时间了,难道你不打算参加奥术大典了吗?”偌大的阁楼中,仓木大师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的少年,不由自主的大喊道。

    “仓木老头,你放心吧!奥术大典我自然会参加,不过这妆奁乃是我姑姑唯一的遗物,我不想再让我姑姑在受这漂泊之苦了,只有将其带回家族的宗祠内,我姑姑的灵魂才能得到安息。”站在大厅之内,卓文脸上满是坚定之色。

    在得到赵玄武所给的这妆奁之后,卓文脑海中便是涌入了如潮水般的记忆,这些记忆都是关于一名开朗活泼的美丽女子。

    那时他还年幼,这位女子便是一直陪伴在他身边,逗他玩,逗他笑,安慰他,照顾他,即使父亲失踪,他的修为无法提升成为废物,但这个女子却一直都在保护着他。

    这名美丽女子便是他的姑姑卓眉瑾,一个视卓文如亲子的女子,也是卓文当时最为依赖的存在。

    “小子,以你的速度,就算不吃不喝,不分昼夜的赶路,恐怕也不太可能在五天内回到断岩城,难道你就不能等奥术大典结束后,在将这妆奁带回卓家吗?”仓木大师颇有些气急败坏的道。

    他可是很清楚卓文现在的精神力境界的,他相信以卓文此时的精神力境界,即使得不到此次奥术大典的冠军,进入前三名倒是有着很大的把握,他可等着卓文在奥术大典上给他好好的争光一把呢,哪想到会出现这等麻烦事。

    “我的速度虽然不行,但皇极境的强者却是可以!”说着,卓文便是取出一枚玉符,随即毫不犹豫的将其捏碎,一股无形的波动顿时从玉符中扩散而出。

    “小子!你在开玩笑吗?整个断岩城拥有的皇极境强者,有一个巴掌就能数的过来,这些皇极境强者个个高傲得很,你觉得你能说得动让这些强者送你回藤甲城一个来回。”仓木大师白了卓文一眼,有些嗤之以鼻的道。

    不过仓木大师刚说完,一股犹如山岳般的巨大威压蓦然笼罩在整个的院落,甚至周围的空气都是整个逆流起来,仿佛无数水蒸气在蒸腾一般。

    “好强的威压!这股威压?难道是皇极境强者?”感受着忽然降临而来的巨大威压,仓木大师面皮一抖,随即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尖声大叫道。

    嗖!

    一道身影瞬间破空而来,几个闪掠间,便是降落在院落上距离卓文不远处的地面。

    眉头微皱,裘仇有些诧异的望着有些平静的过分的院落,便是转头望向卓文疑惑的道:“卓文小友!老夫刚离开没多久,你就捏碎了玉符?还有看你这样子,也没遇到什么危机啊,你又为何要捏碎玉符呢?”

    仓木大师却是嘴巴微张,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的裘仇,他能够感受到眼前中年男子身上所散发而出的巨大威压,这股威压已经远远超过一般的皇极境强者了。

    他曾经有幸见过断岩城的城主欧阳云图,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二轮皇极境的强者,实力滔天,但现在的仓木却是感觉到,当初的欧阳云图身上的气息甚至还不如眼前男子的十分之一呢。

    也就是说,眼前的中年男子实力至少是三轮皇极境以上的实力。

    “天哪!卓文这小子是什么时候认识这么恐怖的强者?此人的实力恐怕已经不在枯崖大师之下了吧?”仓木愣愣的望着不远处那气息恐怖的裘仇,心中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4fob